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周雅出事
    坐在自行车后面,看着上身路上穿着大衣,或者风衣,下身在大冷的冬天穿着大喇叭裤的男男女女们,杨东旭不断的感慨,要风度不要温度果然不是后世人的专利。明明是大阴天眼看就要下雨了,你戴个墨镜几个意思?而且还是贴着标签的蛤蟆镜......

    自从去年《大西洋底来的人》在央视每周四晚上播出之后,原本只是偶尔看到的大喇叭裤和蛤蟆镜好像瞬间在燕京城普及开来。

    喇叭裤和蛤蟆镜杨东旭都用手摸过,因为武爱兵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给自己弄了这么身。喇叭裤的裤腿要多大有多大,的确良的料子硬的让人无语,裤腿不用撑着自己都能站起来。

    尤其是这玩意裤腿开的很大,但上面却很近,屁股蛋紧梆梆的,除了能穿个内裤进去,你别想再穿些保温裤,或者毛裤什么的进去。

    也就说大街上这些穿大喇嘛裤的人,在路边还有积雪的冬季,下半身就穿了条内裤和条裤子,这比后世人都不要命的多,后世大冬天穿裙子的里面还能穿毛裤袜什么的保保温呢。

    不过去掉这个好像重生前看那些抽象派服装时尚的脸懵逼,新的年还是有新的气象的。比如说人们生活物资丰富不少,很多东西购买虽然还需要凭票据,但不用票也能买到不少好东西了。

    回到家中杨东旭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屋子里,也不知道今年开年之后怎么这么冷,还好拒绝了武爱兵这个傻缺让他坐在前面车杠上的提议,不然肯定被冻成冰棍。

    周义仁和周雅还是不愿意搬家,所以三个人还只能挤在大杂院里。要是活多忙不过来,武爱兵就会在杨东旭放学之后把他接到这边来加加班,留在这边过夜等明天早上再送回到玄老头那边泡药,然后吃饭去上学。

    “我已经个多星期没有交作业了,你要是再接活你自己弄,我不伺候了。”扔掉手套样东西熟练的弄起了车条,看到武爱兵进来脸的怨念。

    “最后10辆,最后10辆,然后再给东子弄两辆就不接了,不是我非要接这么多,而是市面上出现抢生意的了,咱要是不接下来,不是便宜了其他人吗?”武爱兵陪着笑。

    人显然都不傻,天下也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当杨东旭和武爱兵这边大赚特赚的时候,有渠道有门路的人自然也开始跟风,毕竟组装个自行车又不是组装小汽车没多大的技术含量。

    所以年后没多久,就开始出现不少抢生意的。为这武爱兵还差点和几个修车铺的人干架。因此组装自行车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武爱兵才不管不顾抢着接活,拿到定钱心里才能安稳。

    “这个做不了,我们可以做其他的,还有离你那个发小远点。”

    改行样赚钱的事情杨东旭和武爱兵说了不下十次了,可这个死脑筋的家伙总觉得路子是自己努力趟出来的,这些人跟风不说,还故意和自己抢生意简直就是得寸进尺,所以就算改行也要多捞点才够本。

    至于他那个发小,就是大纱帽胡同那边已经混起来的混子,江湖人称东哥,在整个东城区都小有名气,还拥有几条街的底盘。

    开年后人们勒在脖子上的绳子终于松了点,可以喘口气,但社会上却有点乱了,街面上无所事事的青年到处游荡,打架斗殴拍板砖的每天都能看到好几次。

    尤其是自行车可以不用票买到之后,群无业青年成群结队,有的后座上还带着个女的,颇有后世飙车族的意思,在胡同里好像被狗撵样骑的贼快。

    像杨东旭这样习惯出门向左右看下才过马路的人,都差点有好几次被撞到。显然最近几个月的自行车事故不在少数。有的时候杨东旭也想,要是那些被撞的人知道市面出现大批自行车是自己带起的会不会来揍自己。

    “放心吧,这个我知道,就是卖几辆自行车,我们给自行车,他出钱,其他事情我不会掺和的。”武爱兵点了点头。

    其实东子不止次想要拉他入伙,毕竟武爱兵当过兵身手不错,有他加入东子绝对可以再扩充下底盘。

    要说每天骑着自行车什么都不干到处晃荡撩妹子武爱兵心不心动。说真的他真的心动,毕竟都是二十大几的人了还是单身,早就开始想女人了。

    可武爱兵知道感恩,他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个蹬板车的苦哈哈,变成现在出门不少人笑脸相迎打招呼,时不时还被喊声兵哥的,知道自己母亲是怎么调养过来不用在床上躺着的。

    再加上每天卖自行车收入的确不少,除了泡妹子之外,东子说的那些好处吸引力不是很大,所以武爱兵还能把持住自己。

    “这次认真的,屋子里的这些零件用完就不弄了,去掉你说的12辆,屋子里这些零件还能组装六辆。完了之后咱们开始做别的。”杨东旭看着武爱兵说道,脸上没有以前的那种不在意十分认真。

    对于武爱兵心里的躁动他自然看在心里,毕竟谁不想出门就吆五喝六被人恭维着,吃饭不给钱自我感觉良好?

    这段时间杨东旭没去和武爱兵深谈,而且还不断的再说要把组装自行车停掉,就是在试探。看看武爱兵到底怎么选,如果他连这点诱惑都把持不住,那他就好聚好散。不过直到现在武爱兵也没让他失望,这让他松了口气。

    “成。”武爱兵努力点了点头,知道杨东旭这次不是开玩笑,不过他心里显然还是有点没谱:“咱们不做这个,做什么啊?”

    “玄老爷子那边找了个厨子,据说祖上是御厨手底下有真功夫的,这两天不是让你打听旁边大街哪里有什么房子出售吗,就是给开饭店做准备的。”杨东旭说道。

    “那我干嘛?我又不会炒菜?”对于路口夫妻小饭店和大饭店之间没什么概念的武爱兵,对于开饭店显然有点不上心。

    “谁说让你做菜了,你就那两把刷子还不如我呢,让你做菜不出三天饭店就得关门。”杨东旭翻了个白眼:“后厨做菜的事情没你什么事情,收账那边由我姐来,可咱家的饭店不小上上下下二十号人左右才行,这么多人总需要有个放心的人管着吧?”

    “二十号人?大饭店啊,像燕京饭店那样?”武爱兵的眼睛亮了起来。

    虽然在饭店中管理别人,不像东子有那么多小弟样拉风。可大小也都是个领导啊,对于这个武爱兵自然开始上心。

    “做好了,想要做到燕京饭店那样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这需要时间。”想想那些国营饭店除了招待领导,招待其他客人,好像客人欠他钱样的服务态度,杨东旭感觉自己加把力把燕京饭店干下去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有了目标武爱兵干活开始积极起来,脸上的肤色也多了层光亮。这让杨东旭把悬着的心放进了肚子里。严打就是这几年的事情,好歹相识场他可不想看着武爱兵最后吃枪子。

    把剩下的自行车弄完,杨东旭终于开始过上了几天悠闲的日子。武爱兵跟着玄老头到处看房子,也没时间跟着东子胡混,切似乎都在按照杨东旭的规划在发展。

    “怎么了?”刚从药桶里出来,看着有些狼狈的周雅几人,尤其是餐车明显被人砸过杨东旭愣了下。

    “还不是街上的那几个小王八蛋,嘴里不干不净的。要是放在以前我非打断他们腿不可。旁边那几个摆摊的也不是东西......”玄老头脸的怒气,也有点心有余悸,还好这次自己去接周雅早去了会儿,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事情很简单,渐渐长开的周雅自然吸引了不少青春期精力过剩社会上那些无业青年的注意,年后上门和周义仁提亲的都有好几波。

    今天依然摆摊卖包子的周雅眼看着就要收摊了,于是几个小青年围了过去,开始说是卖包子,然后说着说着就开始说处朋友。

    虽然旁边有人没敢做出什么调戏的动作,可嘴里却不干不净的。旁边有人看不过去说了句,被几个面色不善的小青年围就没人再敢往前凑。

    去了早点的玄老头看到这幕自然无法忍直接动了手。他手底下可是就真功夫的,没几下几个小青年就被打的哭爹喊娘,可餐车受到波及遭了殃。

    “人没事吧?”连忙走过去,没管玄老头嘴里对那些平常关系不错出事却躲在边看热闹的摊主咒骂,杨东旭拉了拉周雅的胳膊,拍了拍她的腿脸担心。

    “没事,没事的,就是车餐坏了。”周雅人没事就是有点被吓到了,看着自己快散架的餐车眼睛红红的。

    “餐车坏了我再做个,这次用钢筋做绝对坏不了,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看到周雅真的没事,杨东旭才放下心来,转头看向玄老头:“那几个混子住哪里你知道不?”

    “你想干嘛?”咒骂着的玄老头收住声看着杨东旭。

    “还能干嘛,必须找人揍他们顿,敢欺负我姐,腿打断都是轻的。”杨东旭这次真的火了。

    这是他重生之后很少发火,以前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是笑笑算了。好像乌龟的性子悠哉悠哉的没脾气。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这是那些混子调戏周雅。

    “你可别乱来。”玄老头面色变了下,他丝毫没感觉还是孩子杨东旭这句话是开玩笑,或者是在说大话。

    虽然这半年多来杨东旭真的没惹过什么大事,时不时的他也和些孩子干架。可他太清楚杨东旭的性子平常怎么开玩笑都行,要是认真起来说打断腿绝对不会打断胳膊。

    谢谢迷夜之雨的打赏,同志们自行车生意做不下去了,包子眼看着也没法卖了,急需推荐票和收藏过日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