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年夜饭
    过年,团圆、欢喜、温馨、热闹......的时刻,中国人赋予了过年太多了的意义,血脉中也承载了太多的欢乐。

    虽然今年不能和家人在起,哪怕是在陌生的燕京城,充足的年味依然让杨东旭脸上荡漾着笑容。

    地上呼扇翅膀挣扎的大公鸡,锅里咕噜噜翻滚的骨头汤,案板前忙碌的身影,门口胡同里追打的小孩,切显得都是那么的和谐。就连神色越来越严肃不苟言笑的周义仁,个上午脸上的笑容也从来没有消失过。

    “你就不能去帮帮忙?”蹲在门口看着小孩打闹嗑瓜子的杨东旭后脑勺被拍了巴掌。

    “帮了,他们不是不让吗?你这个闲不住的人怎么也出来了?”杨东旭向旁边挪了挪给玄老头让个位置。

    今天阳光普照晒在人的身上懒洋洋的,可不知道杨东旭是不是贱脾气。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晒太阳总是感觉不爽利,来到门口好像土鳖样的蹲着却浑身舒爽。

    “哪来的那么多怪话?”玄老头抬手又给了杨东旭巴掌。

    杨东旭没事情干是因为他小,无论是武爱兵母亲,还是周雅,哪怕是平常的严厉的周义仁,都让他边吃东西去,不需要杨东旭这个小屁孩帮忙。

    玄老头没事做,是因为他老了,虽然身体十分硬朗相比于五十多岁的老头也不遑多让。可毕竟是家里年龄最大的,周义仁行人自然不能总看着个老人忙里忙外不是?

    “你小子今年八岁了吧?”玄老头回头看了屋里眼,皱纹中似乎都夹着笑容。

    今天虽然被人嫌弃老了,这不让干,那不让做的,可玄老头心里暖烘烘的。平常冷着的脸今天笑开了花,就是对杨东旭没啥好脸色。

    “要是按照过年长岁,过了今夜12点我就八岁了,要是按照过生日算还差几个月,怎么啦?”杨东旭转头看了眼玄老头,手伸进兜里抓了把瓜子给他。

    最近杨东旭兜里就没少过零嘴,无论是在大杂院这边,还是来到新房子这里。每天都把兜里塞的鼓囊囊的。瓜子壳,花生壳在胡同里乱飞。

    杨东旭乱丢垃圾?不好意思整个胡同里也没看到垃圾桶在哪里?虽然丢在胡同里周雅还是要把属于自家院子这片区域打扫下,但杨东旭比丢在屋子里,或者院子里心安理得不少。

    “你小子收敛点,这么好的日子你要是敢乱来,看我不揍死你。”玄老头瞪了杨东旭眼。

    “喂,我说玄老头,我没做什么调皮捣蛋的事情吧?”杨东旭脸无语的表情。

    “我到想让你和这些屁孩子样调皮捣蛋来着,你眉宇含煞天生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做什么事情之前,多想想自己的家人,和这来之不易的好日子。”

    杨东旭又往旁边挪了挪,决定距离这个又变成神棍的老头好点,狗屁的眉里藏珠必定有福,他重生前眉毛里就有颗痣,还不是做了四十多年的光棍连老婆都娶不到?

    现在又来了个眉宇藏煞,这老头肯定是没见过黑人,等过几年国家开放了又黑人来到燕京城,按照他这个说法所有人黑人都是印堂发黑必定有灾,要是这个说法真的成立黑人早就死绝户了。

    “玄老头我什么时候能练功?”杨东旭眼中带着希冀的目光。

    自从前两天买年货的时候,见到玄老头那动如脱兔的抓贼动作,杨东旭就眼热不已。放开神棍这件事情不谈,眼前这个老头还是有不少真本事的。

    “先固本培元,然后我教你吐纳,之后再熬炼身体。”玄老头蹲在杨东旭的旁边嗑着瓜子,对于刚才的警世之言杨东旭不信,他也没在意,反正他还有好几年能活,只要自己在看着这个小子问题应该不大。

    “玄老头你是不是在唬我,江湖上那些高手不总是说三岁习武,五岁耍刀什么的,为啥我总是泡药?”杨东旭有些不信的看着玄老头。

    想想后世那些名家讲坛,电影电视剧里面那些高手动不动就是从小练武,恨不得说打娘胎里就开始连先天之气,比修仙都牛。

    杨东旭感觉玄老头让自己不知道猴年马月再熬炼身体有点不靠谱。毕竟先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年龄越小可塑性越强,这绝对是有科学依据的。

    “狗屁的三岁习武,五岁耍刀?你又不是死士需要从小开始压榨身体。你要是真的想练也成,以后要是个子长不高,过了五十开始要退酸疼恨得剁掉你别怨我。”

    杨东旭仔细看着玄老头脸上每个表情,发现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叹了口气:“那好吧。”

    到底几岁能练武杨东旭真的不知道,毕竟重生前他没经历过这些。不过对于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练身肌肉影响长个头他还是明白的。

    重生前杨东旭的个头是175,这个个子放在他这代人中的确不矮了。可到了2000年之后动不动就看到那米八几的大高个,就不够看了,所以他还是想让自己身高往上在窜窜的。

    别的不说,等上初中,或者高中的时候能打篮球了,个子高点绝对占优势。想想三步上篮,甚至直接灌篮杨东旭心里就有点小激动,撩妹耍帅的必杀技啊,这个必须要有。

    看到杨东旭不再纠结什么时候能练武的事情玄老头送了口气。都七八岁了真的不能练武?显然可以练很多武林高手都是从小开始打基础的这也是事实。

    可杨东旭眉宇藏煞玄老头也不是说着玩的,不让杨东旭提早练武就是怕他年轻气盛别出事。有秘方药力滋养,有了基础再吐纳内修,之后再学些凶狠的招式。

    这是玄老头对杨东旭习武的规划,按照他的想法要是能拖到杨东旭娶妻生子。那个时候性子也能安稳下来,这样有武艺傍身也不会好勇斗狠。

    同时的静心吐纳,也能减少些年轻人的浮躁之气,如此双管齐下。能够消除点杨东旭心头恶煞。

    玄老头内心怎么想的杨东旭并不清楚,不过他也不是真的想练武,想练武的原因也仅仅只是为了耍帅用。作为个过来人他很清楚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的道理,更何况后世西瓜刀乱飞。

    所以想想想要成为个高手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什么的,他根本没那个恒心。因此他根本也没想过成为什么高手。

    他想要的是在学校里有大孩子欺负自己,自己会两手能够干的过对方。等长大陪女朋友逛街的时候,遇到几个对自己女朋友吹口哨的小流氓,三拳两脚全部干掉。

    然后女朋友满眼的小星星,再送自己自己个火辣的热吻,想想都让人流口水。至于安全问题,有钱了还怕没保镖?自己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带着墨镜穿着西服的保镖多拉风,想想都让人......

    锅底下烧着木柴,比普通锅台要宽些的锅边放着各种菜肴,掀开锅盖浓郁的肉香铺面而来,旁边的锅贴也已经熟了,小门关屋里暖烘烘的,大家都脱掉了外套。

    地锅鸡,正宗的地锅鸡,家养吃粮食和虫子的大公鸡,加了玄老头秘方的豆瓣酱,带着肉香后面有点焦的锅贴味道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

    “你小子就是对吃最上心。”前两天没好气的训斥了杨东旭在厢房墙上开个洞,又弄了个灶台简直胡闹的周义仁,此时脸上带着笑容,语气虽然责怪,可无法掩饰他看杨东旭目光中的慈爱。

    “过两天咱们吃火锅,煤炉上架个铜锅总是那么不爽利,用这个不错。”旁边喝着口酒吃口肉,时不时捋下子自己小胡子经常看杨东旭不顺眼的玄老头,第次称赞了杨东旭捣鼓出来的东西。

    “好啊,好啊。”杨东旭举双手赞成,吃过可燃冰煮的火锅,也吃过电磁炉,或者煤气灶煮的火锅,在地锅中吃火锅他还真的没试过充满了期待。

    “就知道吃。”周义仁横了杨东旭眼。

    “来玄爷我敬你杯,多谢你这些日子来对我的照顾。”武爱兵端起酒杯站了起来。

    玄老头脸上带着笑容点了点头和武爱兵碰了个。

    随后武爱兵又敬了周义仁杯,然后是自己母亲,周雅,最后连杨东旭也没有少掉。看着武爱兵如此懂规矩杨东旭却什么都不管吃的满嘴流油,周义仁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直接戳在了他脑门上。

    对于酒桌上敬长辈酒的规矩杨东旭心里自然清楚。此时心里不禁有点埋怨,你们不都是想让我老老实实做个小屁孩吗?我现在个只管吃的小屁孩,又是这个不满那个不爽的。

    合着你们既想让我以后有才,还想严加管教不磨灭我的天性,好像金箍棒那样想大就大,想小就小。这样的要求有点不讲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