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破房子
    叮叮当当中距离80年的春节还剩下三天,没有电视,更没有什么春晚,但这个时代的年味就是比后世的足。

    大街小巷原本躲躲闪闪的小商小贩突然变得大胆起来,过年嘛谁不想挣钱办点年货,上面的人也会明白自己的难处不是?

    原本安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胡同,再次响起了叫卖的声音。糖人、剪纸、面团......整个燕京城瞬间好像活了过来。

    杨东旭这几天很忙,忙的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年底大采购是中国人的习俗,而被采购的对象自然不单单只是年货。

    没钱的怎么也要弄身新衣裳,新年新气象不是。有钱的那能卖的就多了,只要是供销社中有的,而又不要票的,那简直就像放抢样看到什么都往家里拉。

    自行车自然是家家户户采购的重点,年后走亲戚骑着自行车带着老婆孩子过去,那绝对是倍儿有面子。所以胡同里总是不断响起车铃的声音,不是前面有人挡着按车铃让对方让道,而是吸引下四周街坊领居的目光,然他们知道自己也是‘有车族了’。

    带着狗皮帽子的武爱兵推门进屋,阵寒风袭来,让只穿着毛衣的杨东旭哆嗦了下,但手里的工作没停不断个个往轴承里按着钢珠。

    “还差多少辆?”杨东旭头也没抬的问道。

    “21辆。”脱掉手套扔在旁边,武爱兵拿过旁边的扳手开始把大件组装起来。

    “上午不是差18辆你刚送出去两辆吗?”杨东旭歪头看着武爱兵。

    “那个......送过去的时候,买车的人朋友看到了,所以又订了几辆。”武爱兵尴尬的笑了笑。

    “再重申遍,不准再接新活,再接你自己弄,你想累死我还是怎么的?”杨东旭等着武爱兵。

    这个家伙简直是要钱不要命,杨东旭虽然理解这个年代的人对赚钱的那种热情,他对赚钱也充满了热情,可你为了赚钱把大年30都占的满满的不能过年,这就没必要了吧?

    “他们年后要,不急的。不接了,年前绝对不接了,就算年后的也不接了。”武爱兵陪着不是。

    这个年代的人还是没有安全感,做什么事情都有点患得患失。所以武爱兵想趁着这个买卖现在似乎没什么太大风险的时候尽量多卖车,哪怕那天不让卖了,自己手里也有积蓄了不是。

    “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杨东旭狠狠的瞪了武爱兵眼,对于他嘴里的保证不抱任何的希望,从腊月十几号的时候就开始听这种保证,结果订车的人依然越来越多,这个家伙怕对方反悔还收了定钱,弄的杨东旭只能埋头苦干。

    “找到了,说下午吃了饭就过来。不过我们不是有个厨房了吗?为什么还在偏房中弄个锅灶?”武爱兵不解的看着杨东旭。

    院子里的除了三间正房和三间偏房之外,偏房对面还有个厨房,如果厕所也加上共是八间房子。

    平常厨房没人用,唯开火的东西就是此时房间的煤炉子,食材什么的都是在玄老头那边处理好的,带过来扔进铁锅中番乱炖就成。

    作为曾经四十多岁的单身汉厨艺是对个真正宅男最基本的要求,所以杨东旭的厨艺还不错。不过重生后他显然变懒了很多,再加上身边还有玄老头这个比自己还会吃的,自然就懒得动手。

    “再弄个锅灶有再弄个锅灶的用处,让你和你母亲过来起过年的事情你说了没?”杨东旭懒得解释,地锅鸡这样的美食,到时候他们吃到就知道在屋子里弄个灶台,又不当厨房用具体是干嘛的了。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武爱兵有些意动。

    在家里过年只有他和他母亲两个人,两个妹妹都已经嫁人了要等年初三才会过来走亲戚所以在家待着也挺无聊的。

    “有什么麻烦的,你娘俩不来,我们就不过年了?玄老头到时候也会过来,你们再过来正好起热闹热闹。我这边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又不差你们那口吃的。”杨东旭开口说道。

    “那行,到时候我带我娘过来。”武爱兵之前推脱并不是什么矫情,而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毕竟这年头谁家都过得有点紧吧不是?可杨东旭都把话说的这个份上了,要是不过来显然是不识抬举了。

    下午过来了两个泥瓦匠,没有在房顶开个洞弄烟囱,而是在后墙上开了个洞把烟囱引了出去。两个泥瓦匠的手脚很利落,原本杨东旭以为明天还要再来半天的活,他们个下午就全部搞定了。

    “大叔,你们的活真的没说的。”弄了把秸秆塞进锅灶中点着,烧了会儿之后屋里点烟尘都没有,杨东旭对干活的泥瓦匠竖起了大拇指。

    “小东家满意就好。”泥瓦匠咧开嘴露出微黄的牙齿。

    活既然十分满意,锅台椭圆造型更是看的十分舒心,没说的10块钱的张整票子递了过去不用找了。

    两个泥瓦匠推让了几下,发现杨东旭真的给,而不是什么客气。脸上的笑容更浓很大方的说以后有什么活再找他们给打折的。

    泥瓦工这边刚出门玄老头走了进来,不由分说拉着杨东旭就出了门。武爱兵脸不情愿的看了眼组装半的自行车,只要关门落锁跟在了后面。

    位置有点远在西长安街新华门对面的东安福胡同里。武爱兵自己骑着自行车,杨东旭和玄老头坐在板车上吭吭哧哧半天才到。

    院子很大,光看们就知道很大,大门的门槛都到杨东旭这个七岁小屁孩的腰部了,门口的两个大狮子很是武威。

    玄老头指着大门介绍说叫广亮大门,只比王府大门稍低点。能住在这里面的人再过去非富即贵,毕竟在过去门口的石狮子不是谁想放就能放的。

    可大门虽然气派,但却遮挡不住破败,进了宅门之后更是如此,穿过垂花门到第二院杨东旭眼中的失望就更浓了。

    院子很大,真的很大,四进的大院子有花园,有假山,还有个小池塘这不叫大,还要怎么大?虽然没有什么亭台楼阁和王府媲美,但占地至面积少3000平米以上。

    可就是太破了,院子里到处荒草丛生,能从里面撵出来兔子的那种,更别说其他蛇虫鼠蚁了,厢房基本上都倒了,就算没倒也是危房不能住。

    正房倒是没倒收拾下勉强或许能住,可住在这样的院子里晚上闹鬼,有啥狐狸精也不是没可能,不看宅子外面,单看这宅子里面比起荒郊野外的破庙没啥区别。

    溜达圈杨东旭行人回到宅门口倒座房,也就是四合院第排屋子的南房中,这是整个四合院唯能待人的地方,而且只有间。

    这是房主也就是穿着老式大褂个六十多岁老头的住处,里面各种乱糟糟的,睡觉的床,厨房,甚至尿盆什么的空气那叫个酸爽。

    “这房子能买?重修边都够我们买个差不多房子的吧?”杨东旭看了玄老头眼也没遮掩,直接开口说道。

    房主老头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笑了笑,玄老头的面色也有点难看,虽然有外人在没有伸手给杨东旭巴掌,但说话没客气:“要不是这么破还轮到你来卖?”

    玄老头虽然说话不客气,但杨东旭心里还是赞同他的说法的。就是因为太破所以政/府那边没安排人住,不然早就变成大杂院了。

    也正是因为太破这个房主老头在平反之后这座老宅子又还给了他。老头开始是没有像把祖宅卖掉的,不然也不会把大门修下。

    可他忘记了自己不再是以前那种腰缠万贯的土豪,家里也不是清朝的大官了,所以大门随便修下他的腰包就见底了。再加上其他些原因,他才准备把宅子卖掉。

    “多少钱?”杨东旭后头透过打开的门又向后面的宅子看了眼问道。

    “五......三千,三千就好。”房主咧开嘴露出掉了几颗的牙齿用手指头比划了下。

    这个破房子卖这么多钱贵吗?点都不贵,就算杨东旭不打算重修,放在这里几年之后间房子的地皮也不值这个价。

    可这个价格放在现在就多了,三千块钱足够杨东旭买套三进的大院子,而且还是随时能住的那种。

    杨东旭看了玄老头眼,发现玄老头神游外物根本没回应自己,他知道讲价的事情玄老头不准备参与了。

    “这样您也别说三千了,我也不坑你,照现在的行情2000块钱,你要是觉得行咱就去办手续,不过年后你得搬走,我准备把这里大修下。”

    老头看了看玄老头,看了看武爱兵,显然对旁边站着大人,却让个小孩子来和自己谈价格有点奇怪。

    “是他出钱买房子,他虽然年龄小,但家里的事情能做主,和他说样。”刚才闭口不言的玄老头似乎看出了老头的疑惑开口说道。

    杨东旭看了看老头又看了看玄老头,觉得两个人之间可能有关系。不然以玄老头挑剔的目光不会带他来看这么破的房子,即便他说过不管房子好坏,只要地方够大都行。

    不过玄老头既然路上没有和自己说,杨东旭也不打算问。他只要确定玄老头不会坑自己就行,再说这么大的院子别说三千,就算刚才老头想说的5千块钱拿下来也不亏。

    “这样吧,我也不多要2200块钱,可以的话咱们现在就去办手续,我也立刻搬出去,正好年根了,我回乡下过年,不用等到明年。”老头嘬巴下嘴巴不舍的看了眼慌败院子咬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