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疯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杨东旭的蝴蝶翅膀效应,在他大量收购猴票的个星期之后,燕京城的猴票开始大涨,下子从原本面值的8分,变成了毛收购,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收购。

    没过两天价格就从1毛蹿升到了1毛5,如此大幅度的涨价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之外。于是猴票更火,连带着以前的其他邮票也跟着涨了不少,时间收藏邮票之风大有席卷全国的架势。

    场大雪悄然覆盖了整个燕京城,推开门看着白茫茫的片世界,杨东旭打算不去大纱帽胡同那边组装自行车了,这么大的雪道路清理出来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走过去的话也要老半天还不如不去。

    大杂院的孩子在父母各种叮嘱,甚至提着耳朵教训中,依然忍不住跑到外面对着雪地踩两脚,或者偷偷把挂在房檐上的冰条往嘴里塞,凉凉的感觉即使挨顿打心里也十分满足。

    “要不今天就不过去毛纺厂那边了吧,路上肯定不好走。”泡在药桶中,杨东旭对忙里蟒王的周雅喊道。

    “都做出来了,不去怎么行?咱家自己又吃不完。再说你怕麻烦不去,肯定也有人怕麻烦不去的,我们可以卖的更好不是吗?”周雅擦下额头的汗水干的更加起劲。

    现在的周雅要比以前活泼了很多,眉眼也彻底张开终于有了十六岁姑娘的样子。虽然身体发育还不完全,但已经是个诱人的美人胚子。这段时间有不少上门说亲的,都被自己干爷爷给拒绝了。

    有天玄老头喝多了,十分嫉妒的说了句周雅肯定不是周义仁亲生的。对于这点经常和玄老头顶嘴的杨东旭深表赞同。虽然周义仁是他干爷爷的,可他也实在想不通他怎么可能生出周雅这么漂亮的女儿来。

    “你迟早懒死。”自己懒,还想拉上别人不让干活,玄老头对于这种事情深恶痛绝,给了杨东旭巴掌。

    “我也没说不卖啊,我只是说不去毛纺厂了,我们可以拉到路口去卖啊。咱们家的包子好吃,在哪里不是都不愁卖吗?”杨东旭撇了撇嘴。

    “不行的,今天出摊的人肯定少,我们再不去那些叔叔阿姨没有早饭吃怎么办?”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周雅摇了摇头神情很是认真。

    “好孩子。”玄老头夸赞句,回头又给了杨东旭巴掌。刚走进院子里的周义仁看着自己女儿脸上的父爱怎么也藏不住。

    虽然自己没有给女儿个幸福的童年,甚至很多年没有陪伴在她的身旁。可自己女儿如此懂事听话,让他格外欣慰。

    “毛纺厂不是有自己的食堂吗?”又被打了巴掌的杨东旭不忿的喊道。

    结果迎来周义仁不善的目光,得,杨东旭把头埋进了药桶里不说话了。再说自己就变成十足的坏人了。他看这个时代的人很笨不知道变通,可不得不说这种不知道变通有的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没会儿武爱兵就到了,自从和杨东旭学组装自行车之后虽然不用早起,但他每天依然起来很早过来帮忙,有的时候会帮着周雅起卖包子。等那边收摊回来之后,带着杨东旭去大纱帽胡同那边院子里开始工作。

    在药桶里呆的时间够了,杨东旭爬出了药桶,阵寒风从窗户缝中吹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嘴里不由得骂道:“狗屁的武功,练了都快半年了,阵寒风出来依然哆嗦的不行。”

    每天早晨杨东旭都充满了怨念,尤其是jin ru冬天之后。每天早上从温暖的被窝中起来,他就已经做了番激烈的思想斗争。

    来到小院里先被扭成麻花不说脱衣服跳进药桶中他又要挣扎番,最后药水凉了爬出来把身体擦干穿衣服又要遭番罪。这个年代可没什么空调,屋里温度几乎和屋外温度样的。

    “迟早被这种功给练死,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练瑜伽呢。”打着哆嗦把衣服穿上杨东旭嘴里抱怨着。

    半年多的练习让他身体的柔韧性极佳,什么反手摸肚脐,后背摸耳朵的都是小菜碟。他甚至能让后脑勺贴着屁股蛋子,怎么样没见过吧?这要是个女的肯定能解锁很多姿势,杨东旭不止次充满怨念的这么想。

    可除了柔韧性之外,练了这么长时间的功,他没有发现其他的点好处。哪怕让力气涨涨,对付比他个头大的小孩不吃亏也行啊,可力气就那样,最多就是其他孩子反应灵敏些。

    前两天玄老头开始教他吐纳,差点没被自己给憋死。身体扭成麻花原本呼吸就不怎么顺畅。吐纳的时候还需要分几长几短的吸气,几长几短的吐气,吐的他直翻白眼。

    更让他无语的是教吐纳的那天,玄老头十分严肃外加严厉的告诉他,开始吐纳之后十八岁之前绝对不能破身,不然轻则散功,重则半身瘫痪。

    要不要这么坑?练了没啥效果我就忍了,你对个七岁孩子说不能破身几个意思?你个老玻璃。再说农村十五六岁结婚多得是,他老爸十七岁结婚都算晚的了。

    你让我十八岁还要当处男这样好吗?要知道他可不是真的七岁孩子,他的心理年龄两世加起来都超过五十岁了。

    而且重生前他并不是处男,尝过男女滋味的。你让他在营养充足身体正常发育到十八岁,还要保持处男身,你知道有多难吗?可无论怎么吐槽,他现在已经无法下贼船了,只能往坑里填土准备自己把自己给埋了。

    “胜利那边想要见下你。”吃完早饭玄老头又不知道跑哪里去打听消息去了,周雅回家补觉,院里只剩下了杨东旭和武爱兵。

    “见我干嘛?”啃着包子,喝着小米粥的杨东旭愣了下。

    “猴票涨到3块了,他想问我们要不要买了?”武爱兵看杨东旭的眼神有点怪异。

    他实在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小屁孩看事情的目光怎么这么准,他说猴票会涨,结果没多久真的涨了,而且还是大涨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涨到了3块让很多人都傻眼了。

    八分钱张的邮票现在3块张,之前谁敢想,谁能想到这步?而他也在杨东旭的建议下买了几张整版的。据说现在整版的猴票已经被炒到400了。

    杨东旭买的那套房子独门独户的小院也就才480块钱吧?400块钱就买那么多张纸,武爱兵感觉这些人都疯了,要不是杨东旭提醒他早就把手里的猴票给卖了,要是这些人疯劲过去了,猴票卖不掉怎么办?

    “不都说不要了吗?”杨东旭不解的问道。

    其实他也没有想到猴票会涨这么快简直就是天,甚至个小时个价的往上翻。所以在猴票涨到2块钱张的时候杨东旭果断收手了。

    张整版的当时已经要400块钱,有这么多钱杨东旭买点老物件,或者直接去买个小院子,也比买猴票赚得多,所以自然就不掺和了。

    更何况他手里的猴票没拆封的就有二十多沓,零散整版的也有三十多张,再加上五毛,或者块多张收回来的老邮票,杨东旭已经很满足了,没必要吃相太难看。

    “不是,主要是......”武爱兵吭吭哧哧的不知道怎么说。

    “他是想问现在把手里的邮票卖了会不会亏对吧?”看到武爱兵的样子杨东旭眼中露出明了的神色。

    这么高的价格自然有很多手里有猴票的人坐不住了,其中就有刘胜利。可看着行情还在大涨,他又有点拿不定主意,所以这段时间不断跑武爱兵家里骚扰他。

    “不急着用钱的话就留着,肯定不会吃亏的。”也不等武爱兵回答杨东旭继续说道。

    “还能再涨?”武爱兵有些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巴,现在这个价格他都感觉那些收猴票的人疯了,还能再涨,拿到这些人还没疯够?

    “反正张整版到最后换辆高档小汽车没问题。”杨东旭随口说道,不过说到这里他不禁顿了下。

    这个时候张整版的猴票虽然换不来小汽车,可卖了之后买个小院子不成问题。现在卖了屯房子似乎更赚钱。

    不过提醒刘胜利留着手里的猴票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不能让他把猴票卖掉,再和他起屯房子,所以对方到底怎么选他最多提醒,看刘胜利自己的造化好了。

    “那......那我那几张,不是......”

    “留着反正不吃亏,或者卖掉买房子也行。不过这句话不准对外人讲。”杨东旭嘱咐了武爱兵句。

    “我们家的房子够大了,不用再买了,我还是留着吧。”武爱兵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

    对于武爱兵不想买房子的事情杨东旭并不强求,反正光凭他手里的猴票,只要以后不铺张浪费,已经足够武爱兵富足的过生。

    况且武爱兵人品过关,以后杨东旭会把他带在身边的,只要武爱兵跟着他,有他口吃的就不会少了武爱兵的,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情斤斤计较。

    闲着也没事,吃完饭武爱兵带着杨东旭深脚浅脚的去前海那边的草地上看人撵兔子。人是不能去撵的,谁知道前面大雪下面是不是个被杂草遮住的水坑,人掉下去上不来怎么办?

    狗就没这个担忧,就算掉进去也会自己爬上来,就算爬不上来它的主人也会过去把它救上来,更重要的是在被大大雪覆盖的草地上狗能追上兔子,人可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