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都要了
    武爱兵脸上露出苦笑,自己哪里能管眼前这个小大人了,无论是在自己家,还是在他家,他说话都比自己管用的多。有的时候武爱兵都感觉自己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还不如个七岁小孩懂得多。

    “他要你就拿给他吧。”被工作人员看的浑身不舒服的武爱兵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这个......”这下轮到工作人员傻眼了,转头看向自己的领导刘胜利。

    看到这幕的刘胜利眉头皱了下,认真打量了杨东旭眼。这个小孩他知道应该是哪个领导家的孩子,武爱兵带他来打过几次电话,隐约从他嘴里听到专员什么的字眼。

    同时他也听说丢掉工作的武爱兵似乎突然走狗屎运不知道搭上那条线,开始卖自行车了。所以刘胜利以为杨东旭就是武爱兵搭上那条线领导家的孩子。

    “要就买给他吧,他又不是不付钱。”李胜利半开玩笑的说道。

    个随手能拿出十块钱的孩子,估计家庭背景不般,而且在家里很得宠。既然武爱兵都不在意,他自然也不想做个坏人什么的。

    80年版的猴票整版是80张,竖着10张,横着8张。面值为8分钱,所以版是6块四毛钱。

    接过邮票看,的确是红彤彤的背景上面印着猴子,至于猴子的种类是什么他看不懂。但他可以确定这就是后世被炒的火热的猴票。

    据说某次拍卖会上整版的猴票,也就是杨东旭现在手里拿着的这张纸,拍出了150万的天价。150万杨东旭不敢想,但就算去掉过度炒作的泡馍,这么张完整版的猴票卖个百万应该还是可以的。

    这么张纸价值百万,杨东旭差点激动的跳起来。现在这整版才6块四毛钱,过个二十多年后可以卖100万,这是翻了多少倍?向自诩数学不错的杨东旭脑袋有点当机。

    “不用找钱了阿姨,你把这些钱都给我换成这样的猴票,要整版的,要是整版的没有了零碎的也行。”

    看着窗口里邮局工作人员把找的钱递过来,杨东旭没有接。而是翻看自己的小口袋塞了沓钱进窗口中,张张都是十块的,少说也有两百块钱。

    邮局中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看着这幕。不是他们没见过这么多钱,邮局其实也是家银行,没可能被两百块钱吓到?可是拿出这么多钱是个小孩,而且都要买邮票,这就不得不让他们惊讶了。

    “小朋友,你这么乱花钱,小心回家你爸妈揍你。”端着茶杯的刘胜利首先反应过来,喝了口水湿润下自己干涩的嗓子开口说道。

    “没事的,我们家的钱,我可以做主。阿姨都给我拿邮票,只要这种哦。”杨东旭回头对刘胜利笑了笑,然后挥着手里的邮票对柜台后面的邮局工作人员说道。

    “这个......”杨东旭如此笃定的话让刘胜利有些迟疑,不禁看向旁边也在发愣的武爱兵。

    “他们家的钱是不是他做主我不知道,反正他身上的钱他能做主这个没问题。”武爱兵苦笑着说道。

    这段时间他见过杨东旭大手大脚的花钱次数太多了,不单单他,还有那个玄老头。每个人只要有时间就出去买东西,不是去商店,或者供销社,而是去胡同里面。

    然后大把大把的钞票撒出去,换回来些只能看不能吃的桌椅板凳,还有瓷器字画什么的。更让他无语的是,有次玄老头竟然花了十块钱买了个刻着龙纹的痒痒挠。卖东西的人说是慈禧用过的,反正他没看出来哪里好玄老头看了下直接花钱就买了。

    这让他心疼了大半天,想要痒痒挠十块钱我能给你买堆好不好,而且都是崭新的,没有人用过的。当时武爱斌在心里大喊着。

    “那个......帮他拿吧。”听到武爱兵这么说刘胜利迟疑下吩咐道。

    既然人家家长都不在意给自己孩子身上装这么多钱随便花,自己也没有有生意不做的理由不是?邮票嘛,邮局有的是,不够再印就是了,根本不怕杨东旭给买空了。

    “哦,好的,好的。”柜台里面的工作人员反应过来,低头把抽屉里的猴票全都拿了出来,数了下只有十张显然不够又去后面仓库中取出来几沓。

    “不用拆开了,这沓是多少?”看着工作人员要把袋子拆开,把邮票张数数下给自己看,杨东旭打断道。

    “这沓是20张,共百二十八块钱,你真的要吗?”直到此时工作人员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杨东旭需要这么邮票。

    “加上这些散的和沓邮票,你算算多少钱。”杨东旭指了指刚才工作人员拿出来的邮票说道。

    刚才工作人员从抽屉里拿出来的邮票只有张被卖出去了半,其他五张都是整张的。所以最后算了下共163.2元。

    把所有钱算好,猴票和找零全都递给杨东旭,工作人员才松了口气。工作这几年来她是第次遇到这样的交易,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下。

    “我的钱现在不够,你把那沓也给我留着,明天我再过来买,不要拆了开哦。对了,要是还有这样整版的猴票我还要,多少都要,不过只要整版的,这样用掉的就不要了。”杨东旭挥着只剩下半版的猴票说道。

    还要!原本松了口气的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就连武爱兵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他虽然见过眼前这个小祖宗花钱的大手大脚,可以前买的那些东西多少还叫古董,没事你买这么多邮票干嘛?这都是不用的纸啊,弄不好还会被老鼠给糟蹋了。

    “你要这么多邮票干嘛?”武爱兵问出了所有人心里的疑惑。

    “收藏啊。”杨东旭理所应道的说道,也没打算藏着掖着什么。毕竟他不可能把所有的猴票都包圆了吃独食,要是有人有眼光也买来收集,那是人家的本事没什么好羡慕嫉妒恨的。

    收藏!这两个字对于这个年代的大部分来说都是个陌生的词语,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民众,还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些东西。

    “这个以后会涨价?”刘胜利不亏是这个邮局中的小领导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就算不涨价,我也不会吃亏不是吗?大不了以后全家寄信都不买邮票用掉就是了。”杨东旭浮现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句话把想要说什么的人嘴巴都堵住了,没错虽然看似花这么多钱买邮票有点胡来。可的确是没吃亏,毕竟邮票上面标着有价码。虽然不能当做钱币用,可不管什么时候买的邮票,只要是真的贴在信封上就能使用没有任何问题。

    “只要这种?”刘胜利眼中闪过精明的目光。

    他突然想到有个传言,那就是猴票自从发行之后就在不断涨价。不过这个涨价都在外地,燕京猴票十分充足,没有听说过哪里有涨价的。所以这个传言他直当做笑话来听的,可现在看来这个笑话可能是真的。

    “只要这种,当然如果有70年以前的邮票我也收,但只要70年以前的,无论是国内国外的邮票都行。”杨东旭眨巴眨巴眼睛笑着说道。

    对于刘胜利会不会跟风起买,杨东旭并不担心。他有闲钱买这些东西,刘胜利已经结婚需要养家,有没有他对猴票定大涨价的信心,自然不能把钱全都砸进来。

    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刘胜利这边帮忙弄到邮票,大部分会jin ru他的口袋。少部分自己吃进,既然人家这么帮忙,让他沾点便宜也无所谓。

    “为什么只要70年以前的?几年还发行了好几款邮票呢。”刘胜利继续说道。

    “那些我都不要,今年的除了猴票之外我不要其他的,70年以前的只要是邮票都要,无论是整版的,还是单独的,都按照市场价收,有多少要多少。”

    “市场价?”刘胜利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显然没有听过这个名词,不过他却弄懂了这个名词的意思,于是眼中的目光闪烁起来。

    刘胜利不玩集邮,不过身为邮政局个分行的小领导,他身边大部分朋友都是这个系统的,自然有人玩集邮。所以多少听过些消息,比如说68年发行的全国山河片红,据现在说就涨了不少。

    其实买70年以前的杨东旭并不是对邮票很了解知道全国山河片红什么的邮票。而是他太清楚后世发行的那些纪念章,纪念币什么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猴票大涨他可以确定,所以向前推10年,70年以前的邮票以后肯定更加值钱。现在的社会已经开始慢慢发展了,因此有人看到猴票大涨之后跟风收藏邮票的人肯定不少。

    而些部门会不会因为收藏之风加印些东西来赚钱谁都不敢肯定。所以保险起见只要自己能确定的猴票,以及十年以前的邮票,这样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

    和刘胜利约定好明天再去拿邮票,回到家里之后杨东旭继续组装自行车。看到旁边欲言又止的武爱兵开口说道:“别问为什么,我也解释不明白。总之你如果有闲钱的话,跟着收点猴票以后肯定赚钱。”

    武爱兵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看杨东旭的目光带着感激,不是谁都能把这种赚钱的秘密告诉其他人的,更何况杨东旭还教他组装自行车,会组装了修车的技术也自然差不到哪里去,这可是能养活家人的饭碗。

    有收藏和推荐票的书友多点点,据说这样可以变得更帅哦,当然只有投本书有用,其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