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武爱兵
    根本不管什么子哇乱叫求饶的话,看到有人来了之后气喘吁吁的杨东旭才停手。眼泪鼻涕大把的张小阳抱着头窝在地上,即便杨东旭停手依然乱叫着,声音尖细充满了恐惧。

    “有本事让你哥放学后继续堵我,只要他不打死我,他堵我次,我到学校里就揍你两次。今天只收次利息,下次揍不揍你看你表现。不要以为不怕老师就多牛,你个被全校通报批评的人都能转学,我揍你即便被开除,随便找个学校也能上。”

    看了下旁边班级中开门的已经来了,几个小学生往自己这边看,杨东旭转身走进了教室,板凳腿又收进了书包中。

    胖揍张小阳顿杨东旭神清气爽,连忙把挂上的门打开进去安慰武雪,刚才大叫的不是张小阳个人,武雪在屋里也被吓的大叫。

    只所以选择胖揍张小阳顿,主要昨天被堵他十分火大。对付这样的小王八蛋你和他说理肯定不行,必须打服了,打怕了,这样他才会躲你远远地。

    不然扯着他哪打架斗殴哥哥虎皮的张小阳,还不知道以后在班里怎么嘚瑟呢。你能指望这个偷看女生上厕所,在学校里还不知道干了多少操蛋事情的小王八蛋变得老实?所以为了以后自己美好的学习环境这顿必须打,而且杨东旭也下了狠手。

    不过他下手注意没有往头上,或者胳膊上招呼,都是打的肉多的地方,这样打不出脑震荡,或者骨折样的大事,但身上青块紫块的少不了的,不然张小阳也不会哭的鼻涕眼泪大把显然很疼的。

    半响之后窝在地上的张小阳才确定杨东旭不再揍自己,爬起来之后教室门都没敢进。用袖子糊了下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撒腿就跑。

    这让武雪不禁担心的看着杨东旭,这个时候在学校喊家长很让学生畏惧的。更何况张小阳可能找他哥去了。

    杨东旭继续安慰着表示没事,张小阳要是喊家长过来,他最多也就是让自己干爷爷来趟,再把昨天张小阳纠集初中学生在路上堵自己的事情说,最多就是批评顿,够不上开除什么的。

    相对于叫家长杨东旭更担心的是张小阳又去找他哥去了。他不是害怕什么,主要是他这个小身板还无法抵挡四五个初中生起揍自己,到时候跑都不定跑的掉,更别说反抗了,顿皮肉之苦已经板上钉钉。

    要是这样的话杨东旭还真的准备和张小阳杠上了。放学路上他哥哥揍自己,那他来到学校杨东旭就揍张小阳,看看到底谁先撑不住妥协,或者直接转学。

    “我住的院里有几个上初中的大孩子,我昨天被堵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他们说要是那个张小阳的哥哥再堵你,他们就去堵张小阳的哥哥。”不会儿学生们差不多都到了,jin ru教室的郭富田没有去自己的座位,直接来到杨东旭的身边小声说道。

    “呵呵,谢了。”杨东旭拍了拍郭富田的肩膀,没想到这个小胖墩还蛮讲义气的。昨天没有逃跑不说,回去之后还知道给杨东旭找帮手。

    胡同里的大孩子虽然不和小孩子玩,但却有很强的底盘意识,只要是自己胡同里的孩子平常和其他人打打闹闹无所谓,只要有大孩子过来欺负他们,那么胡同里的大孩子就会站出来。

    半大的孩子已经知道什么叫做面儿,而且都很要面儿。自己胡同里的孩子被欺负了没人出头,以后出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帽儿胡同里的人。

    至于用不用大孩子帮忙,当然是用了,要是张小阳真的再把自己哥哥叫来堵自己,那必须纠集群大孩子报复回去,光挨打不还手可不是杨东旭的性子。

    甚至杨东旭已经打算好了,只要今天放学路上再被堵,回去之后他就找胡同里那些大孩子说说,然后在买点零食什么的贿赂下。

    明天下午直接逃课去堵张小阳他哥去,他就不信邪了每天揍顿,连打个星期,张小阳那个流里流气的哥哥还敢找自己麻烦。

    到了中午张小阳依然没有出现,也没有什么家长来学校。杨东旭知道叫家长这件事情排除了,只看晚上放学回家如何了。

    现在学生的父母都在厂里工作,所以中午不可能回家做饭。因此学生都是在学校里吃中午饭,也不贵顿饭三毛钱,两毛钱个荤菜,毛钱个素菜馒头免费。

    当然这是年级到三年级学生的价格,四年级到六年级的要四毛钱。毕竟那都是十多岁半大的孩子了,顿馒头至少三四个,免费的话学校肯定亏死。

    吃完午饭继续打弹珠,直到放学也没被叫进办公室。晚上放学的时候杨东旭想要小胖墩带着武雪走,自己个人走。这样要是真的被堵了选择的余地也大些。

    可武雪说什么也不愿意,抱着杨东旭的手臂不松开。小胖墩更是让杨东旭别出校园门,在学校里等着自己回去喊人。

    现在就喊人显然是没必要的,还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呢人喊来结果人家看,嚯!有准备啊,行!今天先放过你小子,我就不信这些人天天都陪着你。

    所以杨东旭准备先检验下自己今天揍张小阳的成果,就算被堵了在大街上随便喊两声问题应该不大,只要不被对方拖进小胡同里就行。然后.......然后就开始逃课堵张小阳他哥去。

    路上武雪和郭富田都心惊胆战的,杨东旭虽然表现的淡定,但眼睛也是不断的环顾四周,毕竟没谁谁想找揍啊。

    直到家也没什么事情,三个人都松了口气。杨东旭变得愉快起来,看来自己出手的成果还是不错的。在等两三天如果还没人堵他,那这件事情就算安稳了,以后张小阳肯定不会再对自己炸毛。

    心情愉快晚上杨东旭吃饭都多了半碗,夜无话第二天继续上学。

    连几天杨东旭都没看到张小阳也没人堵自己。直到周五那天张小阳才来了学校,看杨东旭的目光唯唯诺诺的。杨东旭知道这篇翻过去了。

    卖包子生意依然火爆,虽然旁边多了个卖包子的摊位,还多了其他几个卖早餐的摊子,周雅这边因为‘老字号’分量足味道好每天依然是最先卖完的。

    只是玄老头那边对于组装自行车的事情,似乎还没找到人,让杨东旭有点失望。周六不用上课杨东旭带上武雪出门,来到胡同口叫了辆板车儿,今天准备跑远点的地方看看。

    比如说南边景山前街的故宫杨东旭都来燕京好几个月了,还没有去看看呢。今天正好去开开眼。

    “咦,叔叔好巧啊。”刚走到胡同口杨东旭看到个拉板车儿的青年,正是那天在路上正义声吼让他免了次挨揍的人。

    “是很巧,你也住这里?”青年看浓眉大眼的左边脸颊上有道疤,看上去挺凶的。但阴历十月份已经有点寒的早晨,只穿着短袖额头见汗,显然刚干完份体力活的他坐在板车儿上给人感觉很是诚恳踏实。

    “是啊,进胡同北边第三个大杂院,叔叔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杨东旭好奇的问道。

    “刘奶奶住的那个院子是吧?”青年点了点头说道:“前两年在当兵,刚退伍回来没多久。我住胡同东边般都是在那边拉活很少到这边来,你自然没见过。今天不用上课,你们准备去哪里玩?”

    今天不用上课,但杨东旭和武雪身上都背着小包,副准备长途玩耍下的样子。青年随口问道。

    “去故宫那边看看。”杨东旭回答道。

    “路有点远啊,走,上来我送你们过去,只不过你们知道路回来吗?”青年看了看眼前这两个不大的孩子。

    “知道的,知道的,上个星期我和我妈妈刚去过。要是不知道路的话我可以问嘛,或者叫板车儿也行。”粉嘟可爱的武雪小手伸进兜里挥舞着两张毛的钞票。

    “哈哈,知道就好,来上来我送你们过去。说个点儿,要是那个时间段我没事,去接你们也行。”青年笑了起来黑黝的皮肤衬托下那口大白眼很是耀眼。

    坐在板车儿中杨东旭和青年聊了起来。

    青年叫武爱兵26岁,和武雪是本家,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啥亲戚。以前是野战军当兵的,去年还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荣获二等功。父亲去世得早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不过都已经嫁人了。

    前两个月接到母亲的病危通知急忙跑了回来。后来母亲虽然抢救过来了,但身体却垮了,他只要办理了退役在家照顾母亲。

    按照他的军功虽然是突然退役,也能给安排个不错的工作。只是半个月前厂长家里的个亲戚在厂子里对个女员工耍流氓被他撞见打了对方顿,还扭送去了派出所。

    即使没有出现女员工面对厂长强大威慑诬告他的戏码,但他把厂长得罪了是事实。虽然没有被直接打击报复辞退,可工作中开始被穿小鞋。于是他受不了那个鸟气干脆辞职,自己捯饬了辆板车儿开始拉人拉活挣点苦力钱。

    路上谈谈笑笑很快到了故宫北门神武门,下车之后杨东旭要给钱,武爱兵摆了摆手骑车板车儿离开,说下午有空再来接他们,显然是个热心肠的好青年。

    穿过神武门就jin ru了故宫,也就是旧时候所称的‘紫禁城’,这个时候门口虽然有警卫室,但并不收门票,你想进就进随便看根本没人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