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都是聪明人
    “爹,就算他买咱家的东西,也不用这么客气吧?”站在门口目送杨东旭群人离开,铁爱军不忿的对自己老爹说道。

    想想之前以为对方是来退东西的想要把他们关在门外,他就忍不住阵阵的脸红。

    “你懂个屁,那可是......算了这些事情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你只要知道以后遇到那个老头点头哈腰当晚辈就好,更何况上门是客人,陪笑脸多卖点东西我们又不吃亏。”铁富贵瞪了自己儿子眼。

    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目光短浅爱占小便宜,肚子里有很多弯弯绕却是个没主见的人。这让铁富贵不禁有些失望寻思着是不是给自己儿子找个媳妇。

    这么大的人了再想好好教育也晚了,快点结婚生个孙子,说不定他们铁家还能发达起来。之前因为他们家名声不大好说媒的人都不登门。不过现在城里回来的知青不少,而且都没工作快要饿肚子了,现在寻思个不错的儿媳妇应该是个好机会。

    “爹,你说他们买那些茶几和桌椅回去真的是自己用吗?”铁爱军不知道自己老子已经把他给放弃了开口问道。

    “自己用个屁,他个老道士屋子里放这些玩意干嘛?十有**是看到世道太平了,想要先下手淘点好东西。”铁富贵扯动嘴角露出个笑容,眼中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那咱家......”

    “什么咱家,咱家还没解放的时候把家产捐出去了,在大混乱的年代又被割了次尾巴,没有被送去劳动改造,还能留下这么个小院已经是祖宗保佑了。

    嘴上给我有个把门的,没事少胡咧咧。明天就给我上班去,这次在耍混在厂子里待不下去,回来我打断你的腿。”铁富贵狠狠的瞪了自己儿子眼。

    跟在板车的后面,看到板车上的黄花梨家具因为地面不平的原因,随着板车上下起伏,啪啪作响杨东旭忍不住阵阵的肉疼,那可是黄花梨的大桌子啊,要是磕掉块得损失多少钱。

    路上担惊受怕最后终于到了家,让板车师傅帮忙把大桌子还有几个凳子起抬进小院里。杨东旭开始围着大伙子和椅子上下转悠检查,生怕哪里磕着碰着。

    “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套饭厅里的桌椅有你这么金贵的吗?”玄老头白了杨东旭眼,目光也从桌椅上打量下点了点头。

    不错,都是好物件,虽然年份不如之前那套茶几,但做工都算精细,用料也足,12块钱买下来这套东西很值的。

    “这可都是宝贝啊。”杨东旭用袖子擦了擦桌面上的灰尘,然后坐在把椅子上感受了下,脸上露出享受的神色。

    其实这种硬木的东西做起来并不是很舒服,但文化底蕴放在这里。坐上去之后杨东旭瞬间感觉自己逼格被无线提升了,哥做的不是椅子是身份啊,这种精神上的享受可不是那些舒服的沙发什么的能相比的。

    “玄老头,那家人不简单啊。”在椅子上扭动几下自己的屁股,杨东旭往椅背上靠,挑着眉毛看向旁边的玄老头。

    “那家子人都是老狐狸能简单才怪,他们家祖上就是开当铺的,在民国除了当铺还经营了钱庄简单的人能做这个生意?”玄老头撇了撇嘴,点都没有刚才对铁富贵的客气样。

    “开当铺和钱庄的?”杨东旭愣了下:“那他们家没被抄了?”

    “要不然怎么说他们家是老狐狸呢,当年没解放的时候铁富贵的老爹,那个老铁头在四九城里也是个人物和国民军那边上层都交好的。

    后来国民军败退共产军赢了,那个老头咬牙把全部家产就捐了出来。于是保住了家老小的性命,还弄了个什么长做了几天的官。

    可惜身体不好没几年就死了。到了混乱年代,现在这个铁富贵也是个狠人,还没等人割尾巴,就把几年经营起来的家当又捐了出来,还给街坊四邻修桥铺路的。

    结果很多富人都被打倒扔到山沟里劳动改造,他们家搬到现在那个小院子里关门过日子,以前住那个大院子主动上交了。”玄老头说话语气有点怪,好像是鄙夷,但又带着点敬佩。

    “是个人物啊,可家产都上交两次了他们......”杨东旭点了点头,想起刚才那个脸恭维笑容穿着大褂的铁富贵,他还真的没看出对方是个如此精明果断之人。

    “抄家还有漏掉的呢,主动上交就不能剩下三瓜俩枣的?秀水街知道不?当年那条街都是他们家的,随便藏点东西也足够后辈吃喝不愁的。”玄老头看着眼前的桌椅神色有些感慨。

    当年自己就是性格太硬还太好强了,不知道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结果弄得现在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那这么说他们家还有好东西?”杨东旭的眼睛下子亮了起来。

    “这是肯定的,不然你以为他扔出那套茶几是为了做什么?”玄老头冷笑声。

    “来探路的?”杨东旭眉头皱,随即好像明白过来。

    “你以为这世道上就你个聪明人啊?以后别拽得不行,有些人稍稍动动脑筋就能把你埋坑里。”玄老头训了杨东旭句。

    杨东旭咧开嘴笑了笑也不反驳,以他四十多岁宅男的生活经验和那点脑容量,自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不少可以让他自己往坑里跳,不然他这么拼命的学习是为了什么?

    不过有着对后世卓越的目光,他有很多条路可以走,没必要去走人家挖坑的路。我不跟着你走,这样掉进你坑里的几率就会减小很多吧?

    “什么时候再上他们家淘点好东西。”杨东旭不禁问道。

    “这东西以后真的会值钱?”玄老头没有回答杨东旭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句。

    “必须的啊,过了七八年,不,只要过个三五年,这东西的价值就会蹭蹭的往上涨。”杨东旭拍着胸脯保证着。

    去年中国才和美国那边回复建交,今年改革开放的话题正在不断的被炒热。虽然对于这些老物件什么时候升值的杨东旭不是很清楚。

    不过等过个几年社会发展起来,尤其是香港的那些商人暂时消除对内地的恐惧,在利益的驱使下开始大批的jin ru大陆做生意的时候,这些东西肯定涨价。

    如果说内地人因为大混乱的年代刚过去还心有余悸,有些想法不能实施。香港人那边就少了这些顾忌,毕竟这个时候香港还没回归呢,淘到好东西人家往香港藏,就算再来个大混乱人家也不会少根毛。

    “三五年的话应该还能从他手里淘点好东西。”玄老头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子。

    “什么意思?”杨东旭脸的不解。

    “说了这个世道上比你聪明的人有的是。你目光远能看到太平日子就要来了这些老物件不再是废物而是宝贝,人家会看不到?

    人家祖上就是开当铺的,最早能追溯到明朝的时候。你觉得那个铁富贵是混吃等死啃老本的人?今天要是这些老物件开始大涨,不用等明天半夜他就开始和你抢生意你信不信?”玄老头瞪了杨东旭眼。

    “额......”杨东旭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他还真的没有意识到。

    说真的杨东旭骨子里还是有点傲娇的,虽然他只是个宅男,可是他穿越了啊。嘴上虽然不说平常也十分低调,可他真的有点看不起这个时代的商人。

    可今天铁富贵无疑给他上了课。这个时代的商人或许没有他这个重生者目光长远,但人作为商人本能的嗅觉却格外敏锐,而且有胆量也有手段。

    玄老头这边刚放出收老物件的消息没多久,铁富贵这边就开始拿出东西做试探了。而有这样敏锐嗅觉和目光手腕的人显然不止铁富贵个人。

    他们这边卖个包子也就半个月的时间,旁边就开始有卖粥和卖烧饼的了,估计过不了几天也开始有卖包子的了。你眼光好现在就开始收老物件,就不准人家也跟着收?

    “那怎么办?”想明白这里面的道道杨东旭不禁有点急,他太知道国人跟风的霸气了。往往第个吃螃蟹的人还没把嘴里食物咽肚子里呢,就呼呼啦啦围过来群人了。

    “急什么?还没到火烧眉毛的时候。既然有人开始注意了,这件事情就更不能着急,只能慢慢收。再说这也不是件可以着急的事情,放心吧交给我。不过你确定那些钱都拿来买这些东西?”玄老头眉头皱了起来。

    铁富贵精,他玄老头也不傻,想要掰掰腕子他还没有怵过谁,别说他有三五年的时间可以缓冲,哪怕只有半年的时间,他也能给杨东旭淘到足够的好东西。只是把这多钱都让这里面砸玄老头心里有些不踏实。

    “必须的啊,必须往这里面砸,只要是老物件,材料足够好烧火棍也要买回来。别怕花钱,现在花钱就等于是在赚钱。”杨东旭开始给玄老头打气。

    “知道了。”玄老头点了点头,不过却看了杨东旭眼:“这些东西里有丫头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