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玄爷
    “没事老师,刚才突然疼了下,现在好了。”张小阳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打断身边同伴的说话。还狠狠的瞪了想要说话的同伴眼,然后死死的盯着杨东旭。

    在学校里打架找老师,或者打不过告诉家长,这是最让人看不起的事情。自己立威被弄到办公室已经很丢人了,现在再打小报告张小阳感觉自己丢不起那个人。都已经是8岁的小男子汉了,可是很要面子的。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齐学明有点担心的看着张小阳,此时张小阳面色有些苍白额头冒虚汗,显然杨东旭刚才那下不轻。他本能的觉得这边事情似乎有问题,可张小阳都承认不舒服了,他时间想不到问题在哪里。

    “没事的老师,就是刚才突然疼了下,现在已经好了,我回去上课了。”张小阳勉强露出个笑容,随后咬着牙走了几步,缓过劲来之后快速回了教室。

    这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显然知道这几个学生干嘛去了,所以也没说什么放几个人进了教室。

    杨东旭对脸担忧的武雪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回到自己座位上之后先做样子的把语文课本打开。至于讲台上语文老师讲的是那页,那就不必在意了。身体向后靠从桌子抽屉里拿出本厚厚的英文书看了起来。至于刚才的小冲突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最后节课上完,杨东旭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武雪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脸担忧的凑了上来。

    “真的没事,老师都批评完让我们回来上课了还有什么事情?”杨东旭咧开嘴笑了笑,伸手揉了揉武雪的头发。

    皮肤白里透红脸蛋圆嘟嘟有点婴儿肥,扎着两个小辫的武雪说不出的可爱。杨东旭总喜欢把她的头发弄的乱糟糟的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你给我小心点。”眼中带着怨毒神色的张小阳走了过来。

    “张小阳你干嘛?你敢闹事我就去告诉老师。”杨东旭还没说什么武雪好像护小鸡样的瞪大了眼睛。

    虽然她成天和杨东旭混在起,可她和杨东旭点都不样。人长得可爱不说,学习还好,还很听话,绝对的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孩子,还是班上的小班长。

    “哼。”张小阳冷哼声转身离开。

    对于武雪他还是有点顾忌的,不是武雪家里有什么背景。而是学习好还听话的孩子都是老师眼里的宝贝。

    他和杨东旭打架最多就是批评顿,甚至这次老师还有点护着他。要是他和武雪闹矛盾,那挨批的肯定是他,他可不想回家挨揍,自己老子下手可是很黑的。

    “他是坏孩子,你以后离他远点。”武雪好像个小大人样交代着。

    “好。”杨东旭笑着点了头,被个小屁孩维护,这种感觉还真的有点奇妙。

    手拉手背着书包回家,杨东旭很快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小屁孩打架有什么好计较的,虽然张小阳比般的孩子更混账了些。但个四十多岁的人和个小屁孩还真的没什么好计较的。

    回家杨东旭开始老老实实的写作业,不但他写,旁边还有周雅。周雅没上过学,周义仁没教过小学生,对杨东旭的教育显然没办法推广。

    所以就让周雅跟着杨东旭起学,自己时不时的坐下检查,虽然是女孩子,但不识字显然是不行的。

    如此杨东旭可以偷懒了,学校里老师布置的作业,他让周雅写遍,做错什么自己再教边加深印象。

    至于老师批改作业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本比他字还要漂亮的杨东旭作业,突然变成了螃蟹爬样的小学生笔迹,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了。

    可惜好日子不长,当周义仁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不让杨东旭拿着周雅的作业交差。就是每天杨东旭英语和俄文的作业繁重起来,周义仁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本德语书,让杨东旭的生活彻底陷入了黑暗。

    又是个周六杨东旭不用上课,早晨早起跟着帮忙。练完功之后没多久玄老头和周雅就推着餐车起回来。周雅回去补觉,玄老头则是神秘兮兮的让杨东旭进屋。

    玄老头小院**四间房屋,去掉厨房正房正好三间。以前堂屋里面就摆放了个茶几,东屋是他的床,西屋空荡荡的,今天空荡荡的西屋摆放了个不大的茶几旁边是四个小凳子正好套。

    茶几和凳子的样式都很简单,但却古色古香的,表面十分光亮这是长期被人使用的结果,不是机械抛光看上去更加的自然。

    用手指敲敲笃笃的声音很是厚实,杨东旭拎起个凳子试了试,发现凳子比看起来要沉得多,凑近闻了闻发现有股淡淡的清香。

    “这是......”

    “杌子。”玄老头开口说道。

    杨东旭瞪着俩眼睛脑袋的圈圈,他不知道手里的小凳子为啥叫杌子。

    “不学无术老祖宗的东西迟早被你们丢光了。这叫圆杌。般圆杌都是四条腿支撑,底下盘圈而且没有底,下面是空的。这四个圆杌有六条腿,下面依然有个盖,这是以前大户人家才有的东西。”玄老头鄙夷看了杨东旭眼开始解释。

    凳子就叫凳子,还叫什么杌子?杨东旭在心里嘀咕了句,脸上却露出虚心好学的样子,指了指手里杌子成弧度的腿问道:“这个有什么讲究?”

    “你看着花纹像什么?”玄老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句。

    “顶着上下两头的样式有点像是玉如意,不过玉如意不都是头大,头小,而且身子上下起伏好像波浪样吗?”

    “少见多怪,谁告诉你玉如意就定都是个样子的?”玄老头哼了声:“不过这个准确的来说的确不是玉如意,只是借助了如意样式寓意事事如意讨个好彩头。”

    “那这个......”

    “是宫里的东西,年份应该在清朝中期。清朝的时候农民家的杌子都是三条腿的,官家四条腿或者五条腿,王府和皇宫用六条腿,皇帝九条腿的。不过这样的花纹加上紫檀材质,只能宫里用,王爷用了都违例。”

    “好东西啊!”杨东旭猛然拍手,看着手里的凳子就像是看宝贝疙瘩样:“多少钱收的?”

    什么几条腿的规定,什么违例,他听不懂。但皇宫和紫檀木他却是听明白了,凡是能和皇宫沾点关系而且保存好的物件,那以后价值都是蹭蹭的往上翻。

    “有点贵,茶几和四格小杌子成套共十块钱,少了人家不卖。”玄老头咂了咂嘴显然对这个价格有点不满意。

    “不贵,不贵,点都不贵,以后这样的东西翻倍都可以收。”杨东旭笑的都能看到后槽牙了。

    东西贵吗?按理说在这个穷苦的年代,这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东西卖出个工人半个月工资的价格的确有点贵。

    可是放在后世这个价格连这些东西上面的层皮都不够。不说这东西是皇宫里流出来的,甚至不说这事清朝中期的古董。单单是紫檀木的材质就绝对值回票价,而且还大赚特赚了。

    “要是你不嫌贵的话,那边倒是还有几样东西,不过没这套精巧,年份应该是清末的,是个饭桌和几把椅子。”看杨东旭不是开玩笑的样子玄老头说道。

    “也是紫檀木的?”杨东旭愣了下。

    “不是,是黄花梨的。”

    “买,必须买下来。谁家卖?走走走,咱们上门取货。”杨东旭大喜。紫檀木金贵,黄花梨也是好东西啊,句话买买买......

    刻都等不了的杨东旭窜梭着玄老头立刻出发,叫了辆板车,玄老头带路在处胡同中来七拐八抹来到处小四合院中。

    玄老头敲门开门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到是玄老头面色变立马就要关门。但被先步反应过来的玄老头把门推开。

    看着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的壮小伙,再看看身体瘦弱的玄老头,杨东旭时间想不明白,都七十多岁的玄老头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把你老爹的叫出来。”

    “东西钱货两清,当时说好的不退货。”壮小伙梗着脖子说道,但却有点心虚。

    这下对刚才壮小伙突然要关门有些疑惑的杨东旭明白过来,原来他是怕玄老头觉得太贵来退东西的。

    “我通玄买的东西,还没有退货的习惯,哪怕是假的砸了也样。你把你当家的叫出来,前两天看的那几个物件我全要了。”玄老头哼了声有点不喜。

    这个不喜自然因为壮小伙不让自己进门,而是对方竟然以为自己是来退货的。看到玄老头霸气的样子杨东旭眼睛亮,这个老头有故事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辈不懂事,不知道玄爷的名头,里面请,里面请。”个面向有些富态嘴唇上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从堂屋中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的是灰色的大褂,盖到脚面旁边开叉的那种。

    听到中年人对玄老头的称呼,以及话语中的恭维,杨东旭突然感觉玄老头不单单有故事,似乎江湖地位也不低啊,在老燕京被人称‘爷’的人,可不仅仅是因为年龄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