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张小阳
    天还没有大亮的时候,小院中的玄老头和周雅已经忙碌起来,晨风有些微凉,两人依然穿着单衫。锅底下的木柴噼里啪啦作响,整个小院蒸汽滚滚。

    周雅做事很认真,也很卖力。只要每天能吃饱穿暖,有件自己的事情做,她对生活就格外的满足。

    玄老头这些天有些疲惫,现在没有绞肉机,所有肉馅需要他自己拿刀点点的剁,凌晨两点钟就要起来忙碌。不过相对于以前生活的单调,此时的他活的更加的精神。

    秋末的夜已经开始变长了,六点多的时候东方天空才出现朝霞。整个燕京城此时好像响起了无声的闹铃,寂静了夜的城市慢慢的变得喧闹起来。

    在小院的锅灶上蒸半个小时,然后抬到餐车上。般这个时候周义仁已经到了,周雅这段时间虽然开始慢慢发育,但毕竟身体还有点弱。几个大蒸笼摞在起她抬起来还有点吃力。

    “选个时间休息几天,哪有天天这么忙的,把人熬坏了怎么办?”周义仁看着急忙披上外套努力推车的女儿有些心疼。

    女儿已经来了很长段时间了,可父女俩没有好好谈过次话。每当哈周雅单独相处的时候肚子话的周义仁不知道怎么开口。

    其实他很想知道自己在心里明明说让自己前妻那边等几天,自己回去接女儿,女儿却声招呼都不打自己跑来了人,而且路上显然吃了不少苦。并且对于家里的情况个字都不说。

    周义仁心里有疑惑,他想弄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可是他这边改革研究室里的工作千头万绪根本抽开身,这件事情只好暂时压在心底。

    “不要,我白天可以睡觉。”看了眼自己父亲周雅摇了摇头。

    她能感受到眼前这个大男人对自己的疼爱,那遥远的模糊记忆最近段时间也不断在她脑海中闪现。可他们分开太久了,就像周义仁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父爱样。她也不知道如何和这个疼自己的父亲相处,两个人之间似乎隔着层无形的薄膜。

    “那这样颠倒时间长了对身体也不好。”周义仁语气中带着心疼的责怪。

    站在旁边的玄老头没有插话,目光在周义仁和周雅身上来回转了几圈,眼底的神色有些复杂。随后似乎被人发现什么低头推车。

    毛纺厂是附近最大的个国企,员工三千多人是附近最热闹的地方,四周的街坊邻居都以进毛纺厂为荣,因为进了毛纺厂就相当于拿上了铁饭碗衣食无忧了。

    太阳已经出来毛纺厂的大门打开着,不过人影稀稀疏疏并不多还没到上班的时间。来到自己经常摆摊的位置把推车停下周雅看了下两边。

    右边个头发花白的阿婆对周雅笑了笑,只是笑容有点尴尬,侧身想要挡住自己身后那个铁桶,可惜身板小铁桶大怎么也挡不住。

    “丫头想和粥吗?我放了红枣的味道很好。”阿婆对周雅说道。

    “不用,不用的。”原本发愣不知道想什么的周雅连忙摆手拒绝,然后低头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

    虽然很相信杨东旭的话,但真的有人在自己旁边摆摊卖粥的时候周雅也说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

    有点生气,但好像又不是那么生气。阿婆的神色有点尴尬,周雅感觉自己更尴尬。连另外边卖烧饼的摊位也不敢看了。

    渐渐毛纺厂门口开始热闹起来,步行的骑自行车的人来人往,生意如往常的好,旁边阿婆和另外边烧饼夫妇的生意也不错。毕竟吃了这久的肉包子,即便是肉包很好吃时间长了也有点腻,有了烧饼配上粥就多了种选择。

    “丫头家是哪里的呀?”经过个早晨的忙碌三个摊位上的人似乎不再那么尴尬,阿婆边收拾东西边开口问道。

    “前面帽儿胡同的。”额头上流着汗也顾不得擦的周雅回答道。

    “看你这眉眼今年有十五了吧?”

    “十六了。”周雅甜甜的笑了笑。

    “长的真俊,有对象没,要不要阿婆帮你介绍下?我们胡同里有不少俊后生。”阿婆显然是个热心的人。

    “不用,不用。”周雅连忙摇头,脸颊红的有点发烫。而且心里有点发慌似乎怕被人听到这件事情。

    “害羞什么啊,我和你说丫头......”

    “我爷爷来接我了,阿婆再见。”周雅不等老阿婆说完拉着餐车快步离开,不远处正向这边走来的玄老头看到这边动静加快了脚步。

    “这孩子,都十六了害羞什么啊。”阿婆嘴角含着笑,越看这个勤劳的小姑娘越是满意。

    快步走过来的玄老头接过推车,向后看了眼,然后又看了看周雅。

    “怎么啦,他们欺负你啦?”早晨来的时候他发现多了两个摊位有点不放心,在这里多呆了会儿,怕周雅年龄小吃亏,结果被周雅赶了回去。

    “没有,没有的。就是多说了几句话,生意还是很好很快就卖完了。”周雅连忙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看着周雅似乎因为忙碌而红润的脸颊,玄老头没有再说什么,身体前倾拉着推车开始回家。

    杨东旭微抬着头目光成四十五度角看着天花板,在他的面前班主任齐学明口水横飞,伸着手指头指指点点。

    在他旁边三个小男孩站在那里,两个低着头不敢看老师,最左边的那个侧着头看着杨东旭脸色十分得意,如果不是眼角块淤青有点碍眼,此时他的神情还要嘚瑟几分。

    “不要以为学习好就可以闹事,这是哪里,这是学校,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齐学明声音很暴躁,显然很生气。

    当了老师之后齐学明就像焕发了第二春样,尤其是教师队伍中有几个和他同龄的女同事之后,他每天都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自从上次自己想要在杨东旭面前树立下作为老师的威信,结果闹到校长那里不了了之之后,他就感觉同事看自己的目光似乎有点不对劲。

    尤其是那几个自己仰慕的女同事,似乎和自己说话都没有以前亲切了。这让齐学明心里十分窝火。

    而今天这股邪火有了发泄的渠道,大半学期过去了,学校里虽然不时有孩子打打闹闹,可像今天这样恶劣的他还是第次遇到,更关键的是打架的另方是他最讨厌的杨东旭。

    不单单是他恼火,其实杨东旭也很无语。你说我都低调的坐到最后排角落里了,班上除了邻居小雪,自己连个朋友都没有,竟然还有人找自己的事情。

    找事的理由也格外奇葩,个刚转学过来的学生,刚来没多久就收了两个狗腿子,然后想要再班级里也树立下自己的威信。

    其他同学看上去都是乖乖孩子分量不够,于是特立独行的杨东旭在他看来有点吊,于是就拿他开刀了。然后三个打个,没多久几个人就被喊到了办公室中。

    “人记次小过,期末三好学生评选取消,下次再犯把你们家长都给我叫过来。”训斥了半天齐学明似乎感觉自己老师的地位提升了不少,关键是铃声响了要上课,于是让杨东旭几人回去。

    听到取消三好学生评选取消张小阳脸上得意的笑容更甚。自从去女厕所偷看被发现被迫转学之后,他这辈子都别想得到了三好学生了。

    显然这个处罚就是冲着杨东旭去的,这让他第次感觉嘴巴不断嘚啵嘚的老师竟然这么的顺眼。

    听到自己三好学生评选取消,杨东旭眼皮子也没动下。三好学生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吸引力。你见过个四十多岁的大人和幼儿园小朋友抢小红花的吗?

    他现在只想让老师别搭理自己,别说取消三好学生评选了,就算不让他参加期末考试都行。如果能让他退学那就更完美了,正好再玩几年年龄到了直接上初中好了。

    “以后你给我注意点,见了我喊大哥,不然还揍你。”出了老师办公室张小阳推了杨东旭把威胁道。

    距离老师办公室门口还不到米呢就开始威胁,显然张小阳在他以前的学校不是般的操蛋。

    砰!双手搭在张小阳肩膀上个膝撞过去,这次杨东旭真的有点火了,拳头都不用了直接上膝盖了。

    “以后给我注意点,看到我绕道走,不然见你次揍你次。”杨东旭伸手在张小阳脸上拍了拍。

    你不怕老师,不怕开除,弄的好像我怕样?个八岁的小屁孩,在他面前玩混的,这绝对不能忍。

    “还躺在地上干嘛,没听到上课铃响了吗,要不我们再去老师办公室待会儿?”看着张小阳握着肚子躺在地上,杨东旭又用脚踢了踢,这比刚才拍脸连侮辱人。

    “干什么呢,杨东旭你又在干什么?”拿着教材刚出门的齐学明看到这边的状况大声咆哮起来。

    “报告老师他突然肚子疼,可能是中午吃坏肚子了。”杨东旭大声的喊道,说完向后退了两步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样子。

    “吃坏肚子了?”齐学明愣了下大步走了过来,他虽然看杨东旭不顺眼,但他不相信杨东旭会在这件事情上骗自己,毕竟张小阳就在地上躺着呢。

    “老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