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双杀
    做什么虽然有点眉目,不过却不能立刻开始。这个时代没有手推的那种早餐车杨东旭必须想办法做个。

    这玩意简单,虽然没有液化气罐,也无法用电。所以包子要事先在家里蒸好放在餐车上,然后弄个小点的煤球炉子在餐车里给蒸笼中的包子保温就行。

    餐车容易只要有个底盘就行,餐车其他部件随便用木条就能搭建起来。连杨东旭这个不是学机械设计的人,拿着铅笔头三两下就把整个餐车的图纸画了出来,还是标上比例尺的那种。

    就是蒸包子的地方有点麻烦,在大杂院中显然不行动静太大,也容易招眼。再说大杂院里也没有那么大的锅灶蒸包子,最后杨东旭只能把目光放在了玄老头这个小院里。

    “不行,说什么也不行,答应帮你卖包子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不准把握的小院弄得乱七八糟的。”选老楼瞪着杨东旭,大有言不合上去就是巴掌的架势。

    “这不是帮我,也是帮你自己不是?咱不弄个早餐车怎么赚钱,不赚钱怎么买房子,没房子怎么给你养老,怎么买那些古董字画,怎么.......”

    “得得得,遇到你小子我算上了贼船了。”玄老头打断掰着手指头在哪里数着的杨东旭。

    杨东旭立马从刚才的唐僧变成了个小儿童,咧开大嘴笑着:“放心把玄老头,听我的肯定没错的,赚的第笔钱咱什么都不做,先买个大房子,免得你在这个小院里憋屈。”

    “我死了,你能挖个坑帮我埋了就行,大房子我就不想了。”玄老头看着杨东旭,不知道想了什么神情有些萧索,随后开始大怒。

    杨东旭竟然要他把葡萄架拆了,这可是他的命根子,他把几株葡萄伺候成眼前这覆盖小院的规模他容易吗。

    “暂时的,只是暂时。这些葡萄架太碍事了,先不说上面那些虫子会落进蒸笼里,单单下面搭个锅灶,上面放上蒸笼这葡萄架太矮了挡住了不是?

    再说旦在下面烧火水汽上升什么的,这葡萄架迟早也会被烤死的,还不如现在给它们挪挪地方。放心只是移开不是砍了,等我们买了四合院整株连架子都给你移植过去成不?”

    “你就是个混账东西。”玄老头咆哮着。

    蒸笼容易,老燕京有的是卖馒头的,蒸馒头的蒸笼和蒸包子的没区别都能用。院子里的灶台找了个泥瓦工就好,胡同里不缺这样的手艺人。

    私底下接生意他们可能顾忌,但给邻居帮忙还能混顿带肉的午饭绝对的心满意足了。可推车的底盘的那两个轱辘有点让人犯难。

    这年头好像带轮子的就是珍贵的玩意,问了很多人给出的意见都和买自行车差不多。毕竟那也是钢圈的,不是以前木头结构的自然稀奇。

    最后找了半天,还是刘奶奶给了主意跑到废品站找到了个锈迹斑斑报废的。试了下虽然样子有点糟践,不过中间的那条杠和轴承都没事,上点油把缺的车条加上,车胎找了个大点的自行车修理店终于搞定了。

    带着这玩意坐车回家?算了,有个力气还不如推回家。以前在农村推着这种架车子底盘轱辘到处跑的记忆太多了。把架车子放平,车把上再架上这样这么个底盘轱辘,瞬间改造成人力四轮小汽车有没有?

    “这玩意的确轻巧。”木架的餐车没多重,即便地下还坐着两个保温的煤炉子也没多重,不上坡下坡的话,周雅这个瘦弱的小女孩都能推着走。

    “和面和肉馅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我和雅姐只负责包。”把底盘轱辘从三公里之外自行车修理店推回来的杨东旭气喘吁吁灌了杯茶。

    “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什么劳累的事情都有我来做,赚钱却是你个小王八蛋的。”玄老头把手里的餐车丢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话不能这么说啊,你还准备让我给你养老送终呢,我是小王八蛋,那要我送终的你......”

    还没说完杨东旭立刻跳起来逃跑,玄老头有点恼羞成怒了。

    “迟早被你个小王八蛋气死。”玄老头指着杨东旭左右看着寻找鸡毛掸子,或者扫把等武器。

    “消消气,消消气,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知道不?”看玄老头似乎真的有点急眼了,杨东旭只好恬着脸凑过来赔不是。

    半响之后玄老头才把气喘匀了,右手点了点杨东旭的额头。

    杨东旭只能在旁边陪着笑,他实在不明白玄老头这段时间怎么啦。难道被自己干爷爷突然多个女儿给刺激了?平常都是他用话把杨东旭堵得抓狂的,最近几天战斗力直线下降啊。

    “包子馅怎么调,像平常我们吃的那样?盐好说,可其他那些调料我可没多少了,那玩意做出来需要时间。”享受着杨东旭狗腿子样的捏肩捶腿玄老头说道。

    “怎么可能像我们平时吃的那样,我们吃的那些包子5毛钱个卖出去我都嫌便宜。连外面的面皮也不用弄的太薄,大口下去弄咬到肉馅已经算是良心了。

    所以发面的时候不要过了发酸,或者没过发硬就行,不用往里面添加什么东西了。肉馅盐别放多了就好,普通的调料放进去增加鲜味就成,其他的无所谓。”杨东旭连忙说道。

    像平常玄老头专门做的那些包子?怎么可能,那可都是精品,杨东旭准备当杀手锏的底牌,怎么可能上来就当路边摊的普通换色卖?

    “这样不是弄虚作假吗?”玄老头皱起了眉头。

    “什么叫弄虚作假?只要我们用的面粉是好的面粉,不是那些发霉的,肉用的的确是猪肉,不是什么老鼠肉,味道稍微比那些食堂里面的好点,那就是真的。你还真想把每个包子都做的像我们吃的那么精细啊,累死你天也做不出来几个啊,毛五个我们赚什么?”

    “什么老鼠肉?你要是敢做这些亏心的事情起打断你的腿。”

    “比喻,比喻,就是个比喻。我要是那么做以后还怎么开饭店?”杨东旭连忙安抚。

    “你准备开饭店,那个现在允许干了?”玄老头缓了口气。

    “这段时间你不是也出去打听了吗,你心里还没底?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先卖包子,等有人看到我们卖包子赚钱跟风上来,我们就加点秘方继续卖包子。

    等其他人味道也提升上来的时候,我们钱就应该赚的差不多了。然后就开个饭馆,早晨呢就卖我们平时卖的那些包子,不过也出售那些精品包子招待些贵客。

    这可是精品包子,而且还是贵客,所以包子的价格肯定比普通的包子要贵不是?然后在配上些味道不错的各种粥什么的。你说坐在里面喝着粥吃着精品包子的人,看外面那些买普通包子只能带走吃的人会不会感觉很有面子?”

    “你千万别去当官。”玄老头转过头看着给自己捏肩的杨东旭。

    听的杨东旭脸懵逼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不是讨论如何让包子卖的更好吗,和当官有个毛的关系啊。

    “不然你肯定个奸臣。”玄老头继续说道。

    杨东旭愣了下,随后心里窝火啊。自己怎么就成奸臣了?自己最恨贪官好不好?重生之前只是那些官二代运气好挑事的时候没遇到自己。不然让他伤的比自己还要严重信不信?

    “以后也不要经商,不然肯定是个奸商。”玄老头补充道。

    douekill,哎!我说老头有完没完了?你还真的把自己当神棍了?我才七岁,你是怎么看出我以后定是个奸臣或者奸商的?还能不能起好好的玩耍了?

    杨东旭要上学,所以卖包子这件事情只能交给玄老头和周雅了。两个人凌晨就开始忙碌,等到天微微两的时候包子蒸的差不多了,连带着蒸笼起弄到推车上。

    蒸笼下面也有口锅里面放着热水,锅下面则是已经打开气口的煤炉子。这样蒸笼里的包子还在继续蒸着,就算里面有几个没蒸透的,推到毛纺厂门口这段路上也能让它彻底熟了,不会出现什么没蒸熟的事情发生。

    推车上架上锅,锅里还有水,上面放着蒸笼还有几百个包子显然不是周雅这个小女孩能推动的,于是玄老头和周义仁会帮忙推过去。

    周雅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这个明明对自己很好,但却有些陌生的父亲总是不那么亲近。每天早上帮着推餐车,然后再去上班,成了周义仁为数不多能和自己女儿拉近关系的纽带。

    只所以愿意拿钱给杨东旭这样胡闹,除了因为他的工作需要做个试验之外。还因为他终于看到有事情做的女儿露出了少见的笑容。

    所以这段时间杨东旭只要提出什么要求,把周雅的名头冠上去,在自己干爷爷这里可以说是畅通无阻,比以前费事解说半天周义仁才能同意省事多了。

    原本杨东旭以为玄老头忙起来之后,自己就不用练功的。谁曾想依然没有逃出魔爪。除了前两天玄老头不放心周雅个小女孩在哪里买东西,让杨东旭自己练之外。

    没几天他就把餐车送到地方就回来继续看着杨东旭练,等他完成每天的功课泡好药桶去上学,他再去毛纺厂那边看会儿,包子卖完就和周雅起把餐车推回来时间点都不耽搁,上午还能补补觉天好精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