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玄老头
    老道士的厨艺真的不是盖的,无论是兔肉,还是两盘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野菜,吃的杨东旭不断的竖大拇指狼吞虎咽的。

    “这是你姘头?”看着胡吃海塞的杨东旭,时不时的停手照顾小雪,老道士端起自己面前的小酒盅滋溜口笑着问道。

    杨东旭差点没有把嘴里的食物喷出去。即便他说话老气横生,还只是个七岁的小屁孩好不好?你个出家人问个七岁的小屁孩旁边是不是自己的姘头,你要脸吗?我还只是孩子啊。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童养媳的我又不是没见过。”看着杨东旭对自己翻白眼,老道士无所谓的继续喝酒。

    老道士的话让杨东旭干脆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埋头吃菜。和这样的老流氓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他的见识的确比后世的人都广的多。

    后世你混的再牛也只能说个青梅竹马,你能弄个童养媳?能光明正大的逛窑子?甚至好阳之风老祖宗都比后世的同性恋开放多了。还有养**啥的......

    吃完抹嘴拉着小雪直接离开,桌子上的狼藉就当是对老道士口无遮拦,给自己幼小心灵种下污秽种子的惩罚了。

    看着杨东旭离开的背影,老大是眼底的神光有些复杂,好像想起了什么愣愣的坐在石墩上杯杯的往肚子里灌酒。

    吃完饭杨东旭不再逛寺庙了,只能看不能拿有点闹心,而且他需要回去点下卯。大杂院在家的大人也要忙自己的事情,不可能时刻帮你照料孩子。

    但现在人心好啊,要是孩子跑出去时间长了,吃午饭都不回去肯定要问问,甚至放下碗筷找找。虽然这个时代自家都吃不饱没有拐卖儿童的,可走丢了也是件大事啊。

    所以在大杂院中大人注意中午少了两个孩子的时候,杨东旭带着小雪进了大门,然后这个爷爷,那个奶奶嘴巴很甜,得到了不少的夸奖。

    用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门,杨东旭拿了张凉席来到院子里的树荫下,躺椅太高级他家没有,有也没有地方放,所以凉席最合适。

    这个时候无论是后海,还是前海,哪怕是最前面的北海公园,都还都是荒草丛生的地方,四周根本没有高楼大厦遮挡,所以树荫底下的风呜呜的。

    中午的大杂院很安静,玩了个上午依然精力旺盛的孩子,此时吃完饭已经跑出去了。至于没跑出的也都在树荫底下,或者自家床上睡午觉呢。

    迷糊迷糊中杨东旭感觉自己身上好像有人给自己盖了东西,眼皮子正打架呢没怎么管,觉睡到了两点多。

    把被单还给了刘奶奶道了声谢谢,洗把脸之后拉着脸上还印着凉席印子的武雪出了门。小孩也不知道是不是用不惯枕头,睡的时候明明枕在枕头上,睡醒的时候却趴在凉席上,脸上印的道道的印子看起来很搞笑。

    东家跑的西家,南边跑到北边,看着个个大杂院,或者小型独门独户的四合院,杨东旭差点流口水,心里的买房计划开始提上日程。

    可怎么劝自己干爷爷花钱买套房子是个问题,依照周义仁的性格有个落脚的地方就不错,买房估计这辈子都没有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可能。

    但在杨东旭看来现在的房子就和白捡的差不多,五百块钱虽然买不了什么大的四合院,小点的绝对能够拿下。500块钱个四合院,放到后世别说厕所,厕所里马桶占的那点位置你都买不到。

    “买房子?这里住着不好吗?”晚上周义仁下班回来,杨东旭把思考了个下午做出的决定说了出来。

    “不是不好,这里挺好的。我就是感觉你以后要长期定居在燕京,咱不是卖个自家的房子更好嘛,以后要是我家里人来也有地方住多呆几天不是。”杨东旭边往嘴里扒拉着饭,边开口说道。

    周义仁放下手里的筷子,也不说话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杨东旭。

    “好啦,好啦,我说实话,我感觉以后的房子会涨价,现在买肯定划算好了吧。”杨东旭很快败下阵来。

    “为什么以后房子会涨价,你有什么依据?”周义仁早就习惯了杨东旭这幅小大人的模样开口问道。

    “很简单的道理啊,谁都想到城里住啊。燕京可是首都,想来的人肯定更多。人多了房价自然就涨了呗。”早有准备的杨东旭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长安米贵,涨价的确理所应当。”周义仁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拿筷子敲了下杨东旭的头:“没事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多想点有用的。那几百块钱我准备先帮你存着,等你以后长大了给你买房子娶媳妇用。”

    以后娶媳妇用?杨东旭头顶群乌鸦飞过,先不说他这辈子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就算是早婚18岁就结婚了。那还有十年呢,十年之后五百块钱别说在城里买房子,单单娶媳妇就不够看。要是三十多岁结婚到了2000年左右,这点钱还不够买个包的。

    其实这并不能怪周义仁没有远见,如果杨东旭不是过来人,谁都想不到几十年之后中国社会会是那么个大爆炸的时代。

    按照周义仁的推理燕京的房价的确会上涨,但自己的工资也会跟着水涨船高的。现在买房子等到杨东旭结婚的时候就成了旧房子,人家新媳妇愿不愿意住就两说了不是?

    所以现在单位既然给安排了房子自己就先住着,等以后杨东旭结婚了就在附近买套新房。到时候就算燕京房价涨的超出他的预料,那他再添点钱就是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杨东旭自然不知道自己干爷爷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他明白这个时候让干爷爷下把所有钱都拿出来买房子肯定是行不通的,自己想要买房子只能另做打算了。

    于是杨东旭开始领着武雪到处乱窜,看看能不能找到赚钱的办法。他脑子里虽然有很多的赚钱办法,可是没人实行啊。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无比想念自己的小姥爷,要是小姥爷在哪赚钱就无比容易了。毕竟他只是个七岁的孩子,说出去的话根本没人信,很多事情自己做不了的。

    “老头,我给你带了瓶好酒,二锅头喝过没?”不管心里怎么焦急好像无头苍蝇样在胡同里乱转,每天中午杨东旭都会雷打不动准点出现在老道士的小院中。

    开始是蹭吃蹭喝,时间长了老道士虽然不说什么,杨东旭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所以有的时候也会带点东西上门。

    只是让杨东旭感觉好笑的是,每当自己带东西上门,老道士准备的菜肴都是双数,最少也有四个。要是没带东西就是单数,有的时候只有酱豆配馒头,直接把杨东旭当王八招待。

    “老子连贡酒都喝过,二锅头有什么稀奇的,放在以前老子连看看都不带看的。”老道士撇撇嘴,熟悉的之后他嘴里老子,爷爷的从来没有断过,像地痞更多过像道士。

    把手里的二锅头放下,杨东旭就当老道士在放屁。和他斗嘴还是省省吧,他根本就不把杨东旭当个小孩看待。些淫词滥调说的杨东旭这个阅过无数岛国大片的过来人都脸红不已,这就是个标准的老流氓。

    “你的小媳妇呢?”看到只有杨东旭来后面没跟着人,老道士奇怪的问道。

    这个多月来每次杨东旭来蹭吃蹭喝都是两个人,对自己那个小媳妇可都是照顾的格外周到的,好肉都往她碗里夹,自己啃骨头。剩下的头啊,脖子啊,屁股什么的都是老道士的。

    “她妈妈今天不上班,带她去故宫那边玩去了。”杨东旭随口说道:“对了,老头认识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出家太久了,叫什么我早就忘了。你可以喊我通玄,叫声玄爷爷你也不吃亏。”老道士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你咋不叫通天呢?”杨东旭翻了个白眼。

    “你看过《道藏》?”通玄愣开口问道。

    “我看过《封神榜》电视剧版的牛逼不?”杨东旭在心里嘀咕句。通玄就通玄吧。虽然自己没听过道教还有谁和通天教主是辈的,但老道士这么说就这么听着吧,反正也就是个称呼而已。

    不再纠结这个杨东旭向旁边的木盆中看去:“玄老头中午吃什么?”

    “什么玄老头,要么就喊老子玄道人,要么喊老子玄爷爷,什么玄老头!”通玄瞪了杨东旭眼。

    “老子的玄爷爷,那不是太爷爷了吗?”

    “你喊我太爷爷也成啊。”

    杨东旭不再说话,直接给了这个老流氓根中指。心里早就叮嘱过自己不要和这个流氓斗嘴,最后还是没忍住。

    “这是黑天鹅,七月份(阴历)这玩意在养小的肉劲道,就是有点腥,处理不好无法入口。不过我有秘方,今天让你开开眼给你做顿药膳,明天定吃的你流口水。”

    原本杨东旭还以为盆里是黑鸭子什么的呢,没想到是黑天鹅。想想以后中国那么多动物被列入了濒危物种,原来根子在这里啊。

    不过杨东旭显然不是什么动物保护协会的,再说现在天鹅飞的到处都是吃两个吃不绝种了。

    鹅肉吃过,可天鹅没试过啊,黑天鹅肉更没吃过。所以他开始双目放光,“明天才能吃到啊?”

    “屁话,鹅肉不容易熟。药膳火候到了才最有味道,你当这是野菜啊,随便抄抄热水就可以入口。”通玄冷哼声鄙夷看了杨东旭眼。

    杨东旭也不在意,不懂就是不懂,你鄙夷你的好了,只要明天不少了我的吃的就行。

    看着玄老头把黑天鹅清理好,放进个坛子里闷着,坛子表面油光亮彩让杨东旭眼睛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