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老道士
    相比于杨家村的孩子的玩具城里孩子的玩具要精致些,洋火皮城里的人是不玩的。他们喜欢玩洋火枪和弹弓枪,然后就是滚铁环。

    这年头你要是能滚上铁环,腰间系着皮带,旁边在挎个水壶,再来双白色回力鞋,戴个军帽,那你绝对够拉风,这可是被评价为神器的几大件。

    现在城里的孩子没有后世的那些娇气,对杨东旭这个农村来的孩子也没什么看不起的,没几天就拉着就拉着杨东旭起玩。

    可杨东旭不想和他们起玩啊,除了弹珠他还有点兴趣,因为大杂院中有几个小屁孩的技术的确让他吃惊,于是就很自然的切磋了几下。事后证明他宝刀未老,然后把赢得弹珠又还给了人家,不然几个小屁孩眼泪就下来了,个没注意赢的有点多。

    对于小男孩拍纸片,竹节人什么的他没什么兴趣。小女孩的踢毽子和翻手绳自然更没兴趣。所以除了前几天为了混个脸熟和大杂院的孩子到处疯之外,杨东旭又开始变的有点独。

    不过即便独后面也跟着个小尾巴——武雪。

    武雪小名叫小雪,今年六岁,比杨东旭的妹妹大岁,比他小岁。扎了两个小辫粉嘟可人的。她的父母都是工人,所以每天从早忙到晚没空照料她。

    平常的时候小雪可以送到托儿所去,现在的托儿所没什么学习任务,就是几个大人看着孩子玩,防止别打架什么的,所以平常也放心。

    可这放暑假小雪父母就有点傻眼了,平常只能拖大杂院里的老人照顾。可老人也有自己的事情做啊,不能总帮你看孩子吧?自家的孩子也都是跟着大孩子屁股后面到处跑着玩的。

    不知道是杨东旭超出同龄人的成熟让小雪有了安全感,还是他刚来没把小雪欺负哭过,没啥心里阴影。总之在大杂院里没晃荡几天小雪就成了他的跟屁虫,在后面旭哥哥,旭哥哥喊得亲热。

    看到小雪杨东旭就不禁想到自己在农村的妹妹,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带着吧。如此在大杂院中混了几天之后的杨东旭牵着小雪的小手出了大门。

    没什么地方好玩,虽然现在城里也出现了些小商小贩走胡同叫卖些东西,可那些东西根本吸引不了杨东旭的注意力。

    四周店铺什么的也少的可怜,不远处火德真君庙旁边到有些摆地摊的,看了几眼没啥意思都是哄小孩的玩意,于是他就拉着小雪跑进了寺庙中去玩。

    庙里住着的不是和尚而是道士杨东旭有点奇怪,不过看到里面供奉的都是道家的神仙啥的就明白过来。

    这个时候的寺庙都不需要买票的,除了几个看到杨东旭和小雪的道士说了几句出去玩去不要在这里乱跑,怕小孩太皮打坏庙里的东西之外,根本就没人管你。

    “啧啧啧,都是好东西啊,要是弄回去过个几十年都是宝贝啊。”看着庙里的香炉,灯盏什么的杨东旭眼睛直放光。

    虽然他不懂什么古玩鉴定,但这些肯定都是真品无疑。这年头的人都实诚,对于神仙什么的心中更是敬畏,自然不会像后世那样弄些虚头巴脑的家玩意来糊弄神仙。

    “旭哥哥,饿......”这间房间跑到那间房间,心里不断想着怎么把这些古董弄回家的杨东旭被小雪扯了扯。

    “额......”光顾着看宝贝杨东旭忘记了时间,从屋檐下伸头往外面看的确中午了。

    不舍的看了几眼那些还没进去的房间,杨东旭只好牵着小雪准备回家吃饭。周义仁对他十分放心,所以钥匙就挂在他脖子上,想吃什么自己回去做,周义仁中午在单位是不回来吃饭的。

    早晨周义仁把早餐给他买回来,晚上从单位食堂带饭回来,下厨次被杨东旭鄙夷他再也没动手做过饭。

    因此杨东旭对自己的生活水平深深的担忧起来。他实在想不明白做饭那么难吃,周义仁在杨家村那么多年是怎么活下来没被自己毒死的。

    “嗅嗅......”刚想牵着小雪的小手离开,股香味就飘到了他的鼻孔中,旁边的小雪也好像个小狗样耸动着鼻子,怪得不饿了,这是问道肉香了啊。

    也不走了杨东旭顺着香味寻了过去,看看能不能蹭顿午饭,反正他们两个小屁孩也吃不了多少,或者大不了给钱嘛。

    离开杨家村的时候杨东旭父母塞给他500块钱巨款。当然这些钱是周义仁放着的,不过只是放着并没有藏着,对于钱的事情周义仁从来不管杨东旭,也知道他不会乱拿。所以此时杨东旭兜里可是揣着两块钱巨款呢吃顿饭问题不大。

    顺着香味杨东旭过了道偏门,顺着狭窄的走道往前面走了段距离,个小院出现在杨东旭的视野中。

    没工夫理会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个偏僻的小院,而且房屋看上去十分破旧。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小院左侧的个小木屋,香味就是从里面飘出来的。而且他还听到了肉在锅里翻炒发出的吱吱的声音。

    来到陌生的小院小雪有点怕,虽然不断闻着肉香吞口水,可却拉着杨东旭不敢上前。

    杨东旭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小手,然后扯着嗓子对着小屋喊了声:“有人吗,饭做好了没有?”

    这嗓子不禁把小雪吓了跳,厨房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像是锅铲掉在了地上。下刻个头上顶着道士发箍,穿着道袍的老头从厨房探出头来。

    “你要是管我顿午饭,我就不去揭发你吃肉。”杨东旭控制着脸上的肌肉,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些。

    可他个七岁多的小屁孩能严肃道哪里去?虽然身上的衣服洗得有点泛白,但杨东旭实在无法忍受虱子什么的小动物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在自己家的时候就干净的过分。

    眼下个穿着朴素干净过分的小男孩绝对可以和可爱画上等号,毕竟杨东旭长得也不丑,加上自家生活条件好没有眼下孩子营养不良的瘦弱肤色。

    “揭发你个球,老道信的是正,不是全真,别说吃肉结婚都行。”看到是个两个小屁孩,道士松了口气狠狠的瞪了杨东旭眼,刚才那嗓子可把他吓得不轻。

    这下轮到杨东旭傻眼了,在他眼中全天下的和尚,全天下的道士似乎都是样的,至于信丰的是什么佛,分的是什么教他还真的闹不清楚。看这个老道士的样子似乎不是开玩笑。

    “不知道道长法号如何称呼,出家人慈悲为怀,佛祖还割肉饲鹰,你能不能管我们顿午饭?”吓唬不成杨东旭只好换成了笑脸。

    “那是佛祖,我是道士信的是三清。”老道士无语的看了杨东旭眼把头缩了回去,嘴里不断嘀咕着:“真是见了鬼了,现在小孩都这个样子了?”

    小雪拉着杨东旭的手想要让他离开,虽然肉香的味道很吸引她,可那个老道士看上去好像不是个好人。

    老道士的话让杨东旭不禁有点脸红,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掩饰尴尬。要是对正和全真的区分他不知道情有可原。可是拿佛祖说的话让道士发慈悲就有点尴尬了,这不是当着和尚面骂秃子,脑子被门夹了吗?

    不过作为个心理年龄四十多岁的杨东旭脸皮够厚,既然对方没有直接驱赶,就证明这件事情有门儿。况且那肉香味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他这两天肚子里也正缺油水呢。

    拉着有点害怕的小雪到小院葡萄藤下的石桌旁坐下,石桌上已经摆放了两盘子菜用碗倒扣着,显然这是老道士吃饭的地方。

    看着眼前这个小屁孩没有被吓走,反而旁若无人的走进厨房,拿起葫芦瓢舀了半瓢水,跑到院子里给那个小女孩洗手,自己也洗了洗,老道士瞪大了眼睛感觉今天真的撞鬼了。

    “小孩,你是哪家的?”看着两个小屁孩坐在石凳上,对着盘子里的菜流口水,但没有先吃,老道士端着个砂锅从厨房里走出来问道。

    砂锅里咕噜噜的正翻滚着气泡,里面的肉随着气泡翻滚散发出让人垂涎的肉香。这是锅兔肉,因为杨东旭眼就看到了锅里的兔头。七月份的兔肉虽然不像秋季那么肥,但经过几个月进食青草,也不会像冬季那么柴,吃起来味道还是不错的。

    “对面帽儿胡同的,刚搬过来。”看着老道士手里拿着三个小碗,和三双筷子杨东旭知道自己自己的午饭有着落了。

    可看到桌子上就三个菜他眉头挑了下:“再弄个菜啊,三个菜怎么吃?”

    “吆喝,人不大懂得不少啊,爱吃吃不吃拉倒。”听到杨东旭的话老道士愣了下,随即张开大嘴笑了起来,边笑,边对杨东旭挤眉弄眼像个老小孩样。

    老规矩中有个说法,招待客人上菜不上单数,因为单数菜叫‘瘸腿菜’是招待王八的,不过现在人都穷,所以三个菜还有点讲究的话,五个,或者七个菜不是什么正经的席面都不怎么在意了。

    可三个菜就太明显了,就算再农村,再穷的人家招待客人的时候,随便配个花生米,哪怕是那刚从树上摘的青枣应付下,也都会弄四个菜的。

    “小孩不算客,随便你哪。”杨东旭嘴里嘀咕句,夹了几块没多少骨头的兔肉放在小雪的碗里先凉着,然后拿起自己小碗夹了些菜放在小雪面前给她吃。

    有推荐票的书友帮下忙,点点推荐票拜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