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新环境
    在省城休息了两天,周义仁拜访了几个朋友。第三天才带着杨东旭坐火车回燕京。在去火车站之前,周义仁买了些省城才有的商品,托人送到了成王区陈为民哪里。让他送到杨家村给杨东旭父母,并告诉他,等到了燕京再写信回来,免得杨东旭父母担心。

    虽然有卧铺票,可坐在吱吖吖慢悠悠的绿皮车上杨东旭说不出的心烦。皖省省城到燕京跑了两天夜,这火车坐的差点没把重生前不知道坐过多少次火车的杨东旭给坐吐了。

    到了燕京他不禁有些失望,重生前他没有来过燕京,这次来还准备开开眼界呢。谁曾想现在的燕京老城门楼子到处都是丝毫没有国际大都市的影子。

    周义仁带杨东旭住进了燕大的教职工宿舍,他是走平反的路线回来的。虽然万领导想要给他重新安排工作岗位,但现在他只能回燕大先住着。

    走进这座最高学府杨东旭心中感慨不已,作为曾经是名初中生的他,对于大学有过自己的憧憬,做梦也想到燕大来读书,可惜他连高中都没考上,更别说念大学了。

    周义仁以前住的宿舍怎么样杨东旭不知道,但眼前的教职工宿舍看上去很是不错。虽然不是什么独立小院那么夸张,但两室厅的格局让杨东旭找到了丝现代化的气息,哪怕他们只是住在三楼。

    “周老师要是还缺什么直接和我说,我帮你安排。”领周义仁jin ru宿舍的北大位管后勤的主任很是客气,显然听到了什么风声。

    “秦主任客气了,这里挺好什么都不缺,老校长还在学校吗,晚上我去拜会下,这多年没见了他了。”随意看了看眼前的屋子周义仁有些感慨的说道。

    “老校长已经退休了,毕竟都快八十岁的高龄了,没办法再做革命工作,现在正在家安享晚年呢。现在住在城西他们家老房子里,有空我带你去看看。”

    “哈哈,总是麻烦秦主任怎么好意思,你把地址给我,我自己去就好。”周义仁感谢着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的,正好这几天我也要去看看老校长。你舟车劳顿的先休息吧,旁边有个小厨房可以做饭。要是不想做饭的话,抽屉里有饭票你们可以去食堂吃。食堂位置没变,在哪里周老师应该知道,不用我带路了吧?”秦主任显然很会来事揶揄了周义仁句。

    “哈哈,记得记得,以前放学就往食堂冲,怎么会不记得。要是记错了路,可是要饿肚子的。”

    又和秦主任寒暄了几句,对方十分识趣的离开。周义仁把行李提进了卧室,这个屋子显然最近几天有人重新收拾过,连的床单被罩什么的都是新的,生活用品也很齐全。

    周义仁感慨的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经过这些年的磨砺,他那种学者的死板性格已经松动。在不触犯底线的情况下,也知道退让,或者和光同尘可以让自己走的更远。

    不是回来教学的,有新工作安排,所以周义仁空闲时间很多。第二天带着杨东旭在秦主任的指路下去拜会了下老校长,个头发花白虽然有点老态龙钟,但精神十分建旺的慈善老人。

    第三天有人来接周义仁,叮嘱杨东旭不要乱跑之后,他坐上车离开的燕大。

    在屋里带着实在是无聊,杨东旭锁上门来到了楼下,在燕大学区中溜达起来。

    燕大的景色非常优美,这个年代整个燕京都看不到高楼大厦,燕大校园中自然也没有,所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古典建筑,还是山水环绕的那种,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这个时代天还是蓝蓝的,水还是青青的,七月份燕大的空气中似乎弥漫着花香。

    走了没会儿杨东旭就看到个大湖,看到大湖的第眼杨东旭眼睛猛然亮,随后脑海中第个闪现出来的念头就是——这里能不能钓鱼?

    走上湖中的亭子,看着真的有鱼在里面缓缓游动很是懒散,似乎砖头下去就能闷到条大鱼,看的杨东旭心里更加痒痒。

    还好理智告诉他这里是最高学府燕大,同时亭子里被打扫的很干净,附近也没看到砖头什么的趁手武器,这让他不禁有些失望。

    溜达到上午回家看看周先生还没回来,于是自己拿着饭票去了食堂。虽然个七岁的小屁孩跟着群学生排队打饭十分显眼。

    不过燕大的教职工也有有孩子的,所以最多只是以前没见过被多看几眼而已,其他的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吃完饭杨东旭又变的无聊起来,没有漂亮妹子陪着个人逛校园显然是很没意思的事情。有心去图书馆看看,可惜没大人带着管理员不敢放个下屁孩进去,你要是在里面捣蛋把书撕了怎么办?

    从东门出来杨东旭想去中关村看看,重生前就听说那个地方怎么怎么牛,好像距离燕大不是很远步行就能过去。这年头也没什么拐骗孩子的,所以个人上路他也不怕。

    可是到地方的时候他就后悔,中关村现在还没有影子呢,现在的中关村就是块大坟地,而且还都是太监的坟地,看的杨东旭阵阵的蛋疼。

    七月份的燕京虽然夜里还有点凉,可白天热的不行,走了几公里路的杨东旭身臭汗,回去刚洗漱完周义仁开门走了进来。

    “去哪里玩了?”看着刚洗完澡的杨东旭周义仁问道。

    “就是在校园中逛了逛,你工作安排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工作安排好了?”周义仁嘴角含笑问道。

    杨东旭很想说就你脸上那闷骚的笑容,如果不是工作安排好了,而且安排的你十分满意,你会笑的如此淫荡?

    “猜的啊,你今天出去不是因为安排工作吗?”为了避免挨揍杨东旭没把实话说出来。

    “小鬼精。”周义仁伸手揉了揉杨东旭的头:“安排好了,改革研究室副主任。”

    “什么级别啊?”杨东旭随口问道,同时眼睛也亮了起来。

    “你眼里就知道级别,我现在只是想做事,给个科员也会干知道不?”周义仁对着杨东旭的头拍了巴掌。

    杨东旭直接翻了个白眼,心里嘀咕着:“说的好听,现在让你去扫大街你会干?”

    “暂定的是副处,上面声音还不确定,等情况明朗了,应该还会提升半级吧。”周义仁边说边脱掉外套,今天要去见领导说以穿的比较正式,这大热天的里面的衬衫都湿透了。

    周义仁的话让杨东旭眼睛亮了起来京官高级啊,副处比下面的副厅级干部都要牛。以后要是再提升半级前途无量啊。

    周义仁洗完澡换了身副拉着杨东旭的小手开始逛校园,七八年没有回来,他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回忆,不断的指着四周熟悉的地方给杨东旭介绍,说说当年自己在这里的青春年华。

    第二天周义仁正式上班,杨东旭又开始闲的蛋疼。原本以为燕京是个有意思的地方,谁曾想闲得无聊。

    不过这种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三天之后周义仁的工作住处安排了下来,属于特事特办这边刚安排下来,那边就可以拎包入住了。

    新的住处在地安门大街的帽儿胡同,不远处有个火德真君庙,往南边走过了金锭桥就是前海,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雾霾,站在金锭桥上放眼看去湖心岛遥遥在望啊。

    周义仁新的住处就在帽儿胡同个大四合院里,这是个三进的大院子。不过地址上标注的四合院此时已经变成了大杂院,私搭乱建让四合院失去了原本的风情,不过还好卫生不错挤就挤点吧。

    正房和厢房什么的不用想了,早就住上了人。所以安排在正房旁边的耳房里面,耳房面积较小,不过只住他们两个也算宽敞。

    进了大杂院这几天好似萎了样的杨东旭就兴奋起来。不说大杂院比学校热闹,爷爷奶奶孩子大堆有人玩。

    而是这可是四合院啊,老四合院啊。现在要是能买下这么个四合院,他就算辈子什么都不干以后也是吃喝不愁。

    况且地安门大街是什么地方,就算重生前杨东旭没来过燕京,连帽儿胡同门朝那都不知道。可现在他十分清楚啊,这可是内城,因为故宫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

    什么什么是内城?这里以后就是妥妥的市中心,而且还是在什刹海,不远处就是前海,说是海景房都行,黄金地段绝对的黄金地段啊。

    大杂院里虽然住户不少,不过都是在个大院子中。所以新搬进来用户,来了什么样的人很快就会在院子里传开。

    不久之后周义仁被平反的大知识分子刚被调回燕京工作,以及杨东旭这个干孙子的身份就被打听的清二楚了。

    个老头带着个干孙子并不稀奇,这年头当时被打倒流放到下面劳动改造的人家破人亡的很多,没死已经算是周义仁命大了。

    没死肯定是在乡下遇到了好人家照料这是很容易推理出来的事情。而现在平反调回城里来了,为了报答当初照料自己的恩人,认人家的小孙子为干孙子,带回城里上学照料,让人家小孙子将来更有出息些,也是可以瞬间脑补的故事。

    所以虽然来的时间虽然短,个知道感恩的大知识分子,以及个活波嘴甜的小男孩,很快就融入了大杂院的生活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