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新的开始 【求收藏推荐】
    燕京那边和周老师直有联系的万书记来信了。周义仁的平反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希望他能在七月底之前回去,有新的工作安排。

    突然出现的意外打乱了杨东旭所有的计划,顿时让他有点傻眼。他虽然直都有感觉,自己重生的蝴蝶翅膀虽然影响不了大时代发展的方向,但可能会产生其他影响。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影响会让周义仁提前两年多调回京里。虽然他现在和自己老师关系很近。周义仁回京不会像上世那样失去了联系,这依然是自己以后能够依靠的大树。

    可周义仁走杨东旭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做,比如说大老六的事情他就是借助自己老师的虎皮和小姥爷商量的。

    种西瓜,以及销售细化,还有明年玉米什么的,虽然对自己父母把功劳都放在自己老师头上有点不忿。可杨东旭心里清楚,正是因为有自己老师在,他做这些事情才能事半功倍。

    周义仁要是离开了,他不说以后会寸步难行,但至少会事倍功半。更重要的是陈为民这条线联系起来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方便,很多事情需要重新规划。

    “不开心?”周义仁放下手里的报纸,看着这几天面色有点不对的杨东旭。

    万领导的信他是三天前收到的,看到信的时候,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或者激动。只是有种心理压着的大石头突然被搬开的轻松。

    心里有没有什么怨恨?有,他周义仁也不是什么圣人,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如果以后遇到了迫害自己的那些仇人,笑泯恩仇他也做不到。

    甚至还会给对方添添堵,要是有机会也会报复下。不过这些都是后事,这些天他想的都是万领导心里提到的那个职位,相对于那个位置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他比得到自己确切平反的消息更加激动。

    “你什么时候走?”杨东旭抬起头看着自己老师,脸上没有了往日没心没肺的活波。

    “舍不得老师?”周义仁笑着看着自己的学生。

    “嗯。”杨东旭还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不谈当初解除周义仁的目的是什么,这将近年多的时间自己这个老师对他真的是尽职尽责。可以说这年多杨东旭学到的东西,比上世上完初中都要多得多。

    如果说因为重生的关系,他脑海中都是些天马行空的思想。那么周义仁的教授,让漂浮在半空中的他脚尖已经触及到了地面,心里格外的踏实。

    现在即便他不用重生的优势,有了这些知识和开阔的眼界,他也绝对比重生前过得好。所以对于自己这个老师,他是打心底尊敬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说你小子太聪明了,要是再跟着我几年,肯定把我的老底给掏光喽。你就当给老师留几样压箱底的绝活好了。再说以后又不是不见了,别的不敢说再活十几年肯定没问题,有机会你可以去燕京看老师嘛。”周义仁伸出手抚摸着杨东旭的头。

    和杨东旭对他的尊敬和感激样,对于自己这个学生周义仁也是打心底喜欢。正是这个学生的出现让他的心再次充满了热情,沉浸在颓废中的他才再次站立起来。捡起那颗年轻报国的心。

    如果没有杨东旭的出现,平反的事情不会改变,只是早几年晚几年而已。但他不可能被调入那个部门,和之前的皖省第书记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或许会回去教辈子的书也不定。

    眼前这个学生的出现,似乎冥冥中牵动了命运的轨迹,让他的生活,他以后的事业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改变。

    “可是我不舍得你离开嘛。”杨东旭扑进了自己老师的怀里,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即便是很体重住着个四十多岁的灵魂,此时也忍不住鼻头的酸楚。

    “我也不舍得你啊,不哭,不哭,你可是小男子汉,哭了会被你妹妹嘲笑的哦。不哭,不哭,不分开,不分开的......”看着在自己怀里痛哭的学生,周义仁眼角也不禁有些湿润。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当年送自己老娘走的时候,心里好像也是这种酸楚。直到此刻周义仁才明白,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眼前这个小男孩竟然成了自己无法放弃的亲人。

    杨家村这几天来了很多领导,先是区里的陈为民,然后是镇里的,最后连省里的领导也过来了。看着那几辆小汽车开进村里,整个村子都轰动了,甚至汽车后面还跟着其他从其他村庄追过来看热闹的人。

    应酬是周义仁最不喜欢的,哪怕他的性格不再像以前那么倔强。可人情来往真的不是他所擅长的。

    还好的是镇里的领导不需要他多说什么,区里的领导有陈为民在。至于省里的都是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人,眼界和知识虽然不同,但很多事情却能够谈到起。再加上陈为民这个学生在旁边帮衬着,和几个省领导的谈话还算愉快。

    周义仁还没有出发,他的行李已经出发了,除了这些年他自己抄录的那些笔记之外。其他的书将会运回燕京大学。

    这些书当年是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帮他从燕京大学运出来的,现在运回去也算是物归原主,没有辜负当年那些老朋友的嘱托。

    分别的时刻总是来临的太快,在周义仁刚把屋子里的书清空。第二天接他的小车就到了。京九线还没有开通,所以成王区没有铁路。他需要坐车去省城,从哪里返回燕京。整个杨家村的人都来送行,杨东旭哭的不行。

    不过他不是在周义仁怀里哭,而是在自己母亲怀里哭。经过几天的商量之后,周义仁成功说服了杨东旭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包括姥姥姥爷。他将带着杨东旭去燕京读书。

    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还是去燕京那么远的地方。即便是平常杨东旭捣蛋就随手揍他的杨爸,此时也是眼睛红红的。

    “不哭,不哭,我们旭子要好好学习的,以后考上大学,接我和你爸也去城里看看,去坐坐汽车好不好?”杨妈边流着泪,边安慰着杨东旭。

    考大学,是周义仁让杨爸杨爸同意杨东旭跟他去燕京最重要的理由。不管经历怎样的混乱年代,对于知识分子农村人项都是尊敬,甚至敬畏的。

    虽然心里不舍,可关系到自己儿子的前程。杨东旭的父母不得不放手,就连杨东旭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也都跟着劝。最疼杨东旭的小姥爷心里也是十分不舍,但也同意让他去燕京。

    那可是首都啊,辈子都不定能去次,更何况杨旭要是能够考上大学,那绝对是杨家祖坟里面冒青烟了,放在古代那就是天子门生。说不定几辈子都是老实巴交农民的杨家,以后会出现个大官也不定。

    再说周义仁也不是什么外人,虽然是来杨家村劳动改造的,可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大家心里也都清楚,这两年杨家村的生活好了起来,这个老头可不少出力。跟着他去燕京肯定是享福,不会受罪的。

    所以大爷爷,三爷爷,整个村里的老少爷们也都跟着劝,甚至隐隐中还有些羡慕。心里不禁想着要是自己家孩子也能让周先生做老师就好了,这样也可以去燕京念书光宗耀祖,以后说不定也能做大官。

    坐进车里杨东旭趴在座椅上不断往后面看,嘴里哭着差点喊着下车不去燕京了。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家里条件已经不错了,父母和姐姐妹妹都不会在饿着。

    自己的底子还是太差了,必须跟着周义仁多学点东西,不然哪怕凭着自己的先知先觉不会过的很差,但想想后世那个关系社会,他现在必须努力。

    哭着哭着,哭累了杨东旭就在周义仁怀里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的肚子里额的咕咕叫。

    “老......爷爷。”从床上爬起来,接着微黄的灯光,杨东旭在外间看到了周义仁。

    离开村子里的前天,杨东旭爷爷做主,再加上大爷爷做了见证人,杨东旭认了周义仁为干爷爷。这让和亲人分离的七八年突然有了个自己喜欢的孙子的周义仁高兴的老泪纵横。

    万领导给自己干爷爷的家信杨东旭没看,不过陈为民和他说了些情况。周义仁父母过时的早家里有兄弟三人,二哥在饥荒年间饿死了,还剩个大哥。

    当初被打倒的时候,为了不连累妻子,他直接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把妻子和8岁的女儿送回了农村。算算日子他女儿几年应该快16岁了。

    不过在他妻子回乡下第二年就带着女儿又嫁了人,那个年代大人都很难养活自己,更何况个妇女还带着个孩子,娘家也没有多少粮食可以接济。

    这个消息周义仁早就知道了,这也是他看上去老的这么快的原因之。不过女儿活的好好的没有饿死,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安慰,没有在哪段磨难的岁月中发疯。

    周义仁虽然看着显老,但他才40多岁,还没有杨东旭重生之前大。周义仁的哥哥现在在国企里面烧锅炉。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但都不在燕京,而是在烟台那边。

    当年因为受到周义仁的连累从企业中的个小领导,变成了烧锅炉的。但国企的福利待遇不错,加上当年为了供周义仁上学,他也是吃过大苦的人,所以家人日子过得紧把了些,但还算过得去。

    “起来啦,饿了吧,走爷爷带你下去吃东西。”看到眼泡有些肿的杨东旭,周义仁脸上露出笑容,先给他洗了把脸,然后抱着他出了门。

    已经签约,求收藏推荐,求所有,幺幺,切克闹,煎饼果子来套,拜托了各位书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