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计策 中
    小姥爷在杨东旭家没有多呆,吃完午饭和杨爸商量了下种西瓜的事情,就顶着杨东旭回家了。

    在姥爷家玩了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杨东旭跑去了自己小姥爷家。不是第次和小姥爷睡,所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洗完脚刚上床没多久,原本准备吹灯准备睡觉的小姥爷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小姥爷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小外孙。

    “说瞎话要挨打的,当然是真的。这是周老师告诉我的。”杨东旭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可是件大事,不行我要亲自去问问。”小姥爷脸上神情不断变化,也不管外面已经天黑了,穿上衣服准备去杨家村。

    “老师说这件事情最好看上去别和他有关系,不然以后陈专员那边不好做人。他说就当是我们家气不过报复好了,你这边找人把大老六抓,然后教训他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这件事情最好。”杨东旭赶紧拉住自己小姥爷。

    这要是找自己老师,那所有事情不就穿帮了。他还怎么拉着自己老师的虎皮做大旗。

    “这个......”小姥爷有点迟疑,显然这些话从个孩子嘴里说出来他有点不放心。

    “什么这个,那个的啊。前段时间你不是还说,不要让你碰到大老六,否则你定打断他的腿嘛,现在怂蛋啦?”

    “和谁说话呢,谁怂蛋了。”小姥爷伸手给了杨东旭屁股几巴掌。

    不过被杨东旭这么刺激,再把整个事情回想遍没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小姥爷看着杨东旭:“真的是周先生说的?”

    “那不然是我说的啊?我又不懂这些事情。不过这件事情最好别让人看出来和我老师有关系,毕竟这是接人伤疤的事情,到时候我老师不好做人。”杨东旭把自己小屁孩的身份拿出来用了下,坚定下自己小姥爷的信心。

    “你老师说的那件事情是真的?”小姥爷还是有点不放心。

    “肯定的啊,人又不会跑,不信你可以先去打探下再动手啊。”

    “那行,明天我去打探下再说。这件事情谁都不能说烂在肚子里知道不?”小姥爷叮嘱着。

    “必须的啊,你当我傻啊。”杨东旭扬起自己的小脸翻了个白眼。

    “你不傻,但也不精。”小姥爷拍了杨东旭巴掌,然后熄灯睡觉。

    夜无话,第二天大早小姥爷就起床,早饭都没吃匆匆离开,直到下午才回来。

    “怎么样了?”看到自己小姥爷回来杨东旭急忙问道。

    小姥爷没有说话挑了挑眉毛,杨东旭心领神会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再问。

    吃完晚饭杨东旭继续跑小姥爷家睡,两个人在房间里嘀嘀咕咕半天也不知道密谋什么。大半夜的时候小姥爷起身离开。

    把这个计划在脑海中翻来覆去想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的漏洞。杨东旭依然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虽然小老爷说自己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主要抓住大老六就不会出任何问题,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蹬着眼睛看着门缝外面的月光,杨东旭脑袋乱成了锅浆糊,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在所有人都在睡梦中的时候,杨东旭小姥爷带着几个人借着月光骑着自行车去了五里镇。

    “喇叭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把自行车停在个角落中,个青年握着手里的棍子,有点紧张的吞咽着口水。

    “屁的事情,敢坑我大哥女婿的钱,不教训下我以后在乡里还有脸吗?进去找到人就给我揍,出了事情我担着,我上面认识人你们知道的。”杨东旭小姥爷安慰道。

    几个原本有点怕事的青年瞬间把心放进了肚子里。杨东旭小姥爷认识当大官的这件事、事情他们自然知道,没看到乡长都请过喇叭喝酒吗?

    上面有人只要不打死、打残那就没事。最多就是被关几天,出来之后还是条好汉,而且倍儿有面子。农村的孩子谁还没干过几架啊?又不是什么大事。

    至于赔偿医药费什么的问题,喇叭有钱。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就更不要担心了。想到来大老六的地盘上揍他顿,而且还不会出事,想想都很过瘾。

    杨东旭小姥爷从前面招呼,四五个人直接把关着门的小赌场踹开拎着棍子就冲了进去。大老六般不再小赌场中看着,这是杨东旭小姥爷打听好的。不过他并不是来找大老六的,而是来找歪子的。

    “冉家的你牛逼,等六哥过来看他不整死你。”阵混乱之后歪子几人被打倒在地上,鼻子流着血的歪子对着杨东旭小姥爷吐了口口水,样子十分嚣张。

    “别乱哄哄,你们玩你们的,我就是找歪子谈点事情,不要去镇子上的派出所啊。不然说不定我到你们家也谈谈。”杨东旭小姥爷看着四周人群哼了声。

    踹开门的时候,有个人又把们关上守在门前,所以屋子里的人并没有跑出去。

    “谈你麻痹,喇叭你摊上事情了,你摊上大事情了。”歪子叫嚣着。

    “那可不定。”杨东旭小姥爷伸手把地上的歪子抓了起来,“说了有事情和你商量,走、到外面谈谈。”

    歪子原本还想反抗,结果背上被人抽了棍子彻底老实下来,被杨东旭小姥爷拉着向外面走去。

    几分钟之后眼睛涨红的歪子又走了回来,这次杨东旭小姥爷没有在抓着他。

    “今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冉家的来和我开个玩笑,你们该干嘛,干嘛,不想赌就滚蛋。但今个这事,谁要是多嘴,自己个儿掂量下。”歪子边擦着嘴唇上凝固的鼻血,边吼着。

    赌场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难道歪子被冉家的打服了,看上去也不像啊。

    歪子自然不会向他们解释到底为了什么,挥手让自己几个手下继续看场子。他脸愤恨的跟着杨东旭小姥爷几个人起离开,留下屋子里群人大眼瞪小眼更加糊涂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外面已经大亮了,杨东旭穿好衣服推门跑了出去。小姥爷还没有回来,这让他不禁担心起来。

    整天小姥爷都没回来,这让杨东旭更加忐忑不安。直到天都快黑了,才看到小姥爷的身影出现在村口他连忙跑了过去。

    “小姥爷你......”看着自己小姥爷杨东旭眼中开始泛起了泪光。

    小姥爷的眼角青了块,显然是和人动手的时候被人打了。

    “把你的马尿收起来,我有没吃亏。”小姥爷把杨东旭抱了起来捏了捏他的鼻子,然后小声凑到他耳边说道:“事情搞定了,派出所那边已经接手了。这下大老六肯定完了,连他上面哪位也不会好过。”

    就像小姥爷说的那样,大老六完了。没过几天就有消息传来大老六被判了死刑,罪名自然就是组织赌博,开设赌场,还有就是威逼良家妇女为娼。

    赌博什么的虽然资金不小,但还不致命。后面逼迫良家妇女为娼把就把他送上了断头台。这个时候虽然没有晚上的妇女保护法,可名声在农村很重要,而且社会风气也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加上上面那位盯着,自然直接送了粒花生米。

    又过了半个月时间,五里镇里个副镇长被带走,最后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总之从此之后这个副镇长没有人在看到过,他们家里的人没多久也都搬到外地去了。

    又过了个月区里个副专员被调走,整个事情尘埃落定。不过很少有人能看出来里面的门道,下面农村人只看到大老六抓大快人心。最多就看到副镇长的事情,再往上就不是他们能知道的事情了。甚至大老六和镇长为何被抓,他们都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杨东旭被小姥爷送回了家。

    来到杨家杨爸对小姥爷更加恭敬,甚至大爷爷都亲自过来和小姥爷说了会儿话,整个杨家村都把小姥爷当做个‘人物’看,这让他黑黝的脸上笑的直泛光。

    “小小年纪出手就要认命,心太狠了些吧?”周义仁目光盯着眼前这个孩子,目光很是严厉,可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有震惊,有意外,还有发现块璞玉的高兴,当然不安也在心中蔓延,总之周义仁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情如此凌乱,即便当初他被送到杨家村劳动改造的时候。

    杨东旭挠着头皮傻笑,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样子看着自己老师。

    “装,你就给我装。”周义仁被杨东旭装傻充愣的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弯腰脱掉鞋子举了起来要揍杨东旭顿,可怎么也下不去手。

    “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你才多大心就这么狠,以后你让我怎么教你?”看着吓唬不成,周义仁放下手中的鞋子,开始走感情路线。

    “事情是我小姥爷做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最多就是跟着起起哄,让小姥爷给我妈出气。你不知道年初那几天时间,我妈差点都气病了。”看着自己老师胸口起伏,显然被气的不清,杨东旭连忙说道。

    “你小姥爷是聪明,可他几斤几两我不知道,你敢说这件事情你没帮他出主意?”

    “歪子老婆和大老六还有镇长都有腿是我听村子里的人婆娘碎嘴皮子说的。我也就是和小姥爷说了下,谁知道这是真的。再说那个大老六坏事做尽被判死刑那是应该的。这和我可没有设么关系。”杨东旭咧开嘴露出招牌式无辜傻笑。

    “要不是这样,你以为我会看着你胡闹,还让为民给你加了把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