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计策 上
    领着妹妹喊着姐姐出了门也没什么地方去,杨东旭只好领着她去了周先生家。好不容易才哄好了,他可不想自己妹妹回去跟着老妈起哭。

    三人刚离开家门们多久,杨东旭奶奶从后宅急忙忙跑了过来,“红影爸,红影爸,你快点去后宅看看,你爹把参军关在屋子里要打死他,你快点过去看看啊。”

    “看什么看,打死才好,免得祸害人。”正在哭的杨妈吼了声,可看到杨爸刚抬起屁股听到自己喊声又蹲了下来。杨妈差点给气笑了:“死心眼啊你,真的打死了日子还过不过了?”

    “啊?哎哎哎.......”杨爸愣了下,反应过来之后撒腿向后宅跑去。

    来到周先生家也没什么好玩的,姐姐红影不会儿被几个小伙伴给叫走了。虽然年初杨家村就愁云密布的,可小孩子的担心来得快,去的也快。虽然不敢大声说话,但很快在打谷场上又玩了起来。

    来到自己老师家杨东旭也不客气,找了个杯子,然后挖了两勺奶粉放进去,看到旁边还有红糖也倒了点进去,然后倒入开水拿根筷子不断搅拌,会儿之后试了下温度不是太烫了,用手端着喂眼巴巴已经看了半天的妹妹。

    周义仁也不说话,脸上带着笑容的看着这幕。看着脸上挂着泪珠偶尔抽泣几下的妹妹,喝了奶粉之后哭脸终于缓和下来杨东旭松了口气,但眼中的目光却慢慢冰冷起来。

    “你打算怎么办?”虽然没有和杨东旭的目光对视,可周义仁总感觉此时的他有点不对劲,于是主动开口问道。

    “什么怎么办?”杨东旭抬头看向自己老师,目光已经恢复了平静,还带着丝的天真无邪。

    “少给我装傻充楞。”仔细打量了眼自己的学生发现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可就是这种正常让周义仁心中更加的不安狠狠的瞪了杨东旭眼。

    “钱都还了,事情不是了了吗,还能怎么办?”杨东旭脸不解的挠了挠头。

    周义仁愣了下,显然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可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你这样认为就好,少给我惹事。”

    “我个小屁孩能惹什么事?”嘴巴裂开杨东旭露出了个天真无害的笑容。

    喂自己妹妹把奶粉喝完,杯子也不刷了直接往自己老师面前放。带着自己妹妹向打谷场走去。孩子们已经热闹起来了,喝奶粉的时候小妹向外边已经看了好几眼。天大地大自己妹妹开心最大,其他的事情先放在边。

    “下手有点分寸。”越想越不对劲的周义仁看着杨东旭牵着自己妹妹离开,不禁开口喊了声。

    杨东旭回头对着自己老师笑了笑,然后带着自己妹妹小跑进了打谷场。没会儿就和其他孩子疯了起来。

    看着打谷场上追着打闹的孩子,周义仁的目光没有离开自己的学生。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不妥来。摇了摇头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杨东旭心里想着报复吗?当然想着,这明显就是个局,而且还是个有针对性的局。不然银山他们几个怎么没有借钱赌?他们自制力真的比杨东旭小叔强?

    显然他们家被人盯上了,夏天向供销社送东西已经有不少人嘴里有怪话。年前卖大白菜又让不少人眼热,于是就有人想要从他们家身上咬块肉下来。

    这口咬的不可谓不狠都见骨头了,杨妈说的家底都嗑光了绝对不是气话,或者装可怜。而是实话。

    向供销社送东西赚钱吗?当然赚钱,蝎子拉屎,独(毒)份的生意在不赚钱就见鬼了。可杨爸和大爷爷几人真的没赚到什么钱。

    他们根本没有做二道贩的觉悟,所以每次去送东西回来之后除了有点小九九给自己多算了不少工钱,其他的钱只要是出力的都分了些。

    出力的人全村轮着来,而送东西的只有他们几个人,所以分的钱要多点,可最后攒了100多块钱真的已经顶天了,大爷爷家分两份钱也就150块钱多。

    杨东旭家有这么多钱还是小姥爷把自己那份多给了杨爸的结果。可惜辛辛苦苦几十年,赌回到解放前。他家的家底的确光了。

    被人坑了这口气肯定咽不下,可怎么报复就是问题了。杨东旭还只是个七岁生日没过的孩子,他出出主意还行实际操作肯定玩不来。

    况且在镇子上也没有什么可用的人,现在杨东旭熟悉的也就区专员陈为民,和进城几次见过面的李副主任。可两个人的关系都在区里。

    既然认识区里的头头陈为民,那从上面往下压能不能把镇里的小赌场给办了?能,的确是能。可这里面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命令禁赌的,可人家照样开赌场,还开在镇里。这后面要是没人撑着鬼都不信。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况且仅仅因为和杨东旭的关系,陈为民还不定下死手,最后赌场被查,可那些开赌场的人虎头蛇尾处理的可能性很大。

    打蛇不死反被咬,既然出手那肯定是棍子敲死,不然给家里留下什么后患以后日子就没法过了。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怎么办呢?等到83年严打?可严打的时候没听说大老六被枪毙啊,好像被抓也没有。这根子有点硬啊。”玩了半天,边牵着自己妹妹向家里走,杨东旭边挠着头皮。

    83年严打的时候杨东旭在上小学三年级,而且已经9岁了,所以记忆很深刻。主要是当时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被抓的些流氓地痞什么的被判死刑之后被拉出来游街。

    所有学校的老师必须组织学生观看,甚至枪毙的时候也让人观看,颇有古代菜市口杀人让人围观的架势。

    当时农民娱乐的东西的确少,因为还是个孩子杨东旭自然不能看杀头,可看的大人多啊。看了杀头之后自然要回来吹牛,谁谁枪没被打死被打了两枪,谁谁谁枪下去头盖骨都飞了......

    无论哪个版本的吹牛中都没有大老六怎么死的,回忆当初游街的经过也没有大老六的身影。倒是严打几年之后,有次镇里赶集有人喝多了闹事砍人,听过里面就有大老六。

    抓耳挠腮苦思冥想直到晚上杨东旭也没想到什么好办,吃完晚饭之后杨东旭望着漆黑的房顶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就开始筹备着走亲戚,这是每年的必备环节。杨东旭爷爷没有兄弟,但也有姐姐和妹妹,所以几个姑奶奶家杨爸要带着孩子走趟。

    然后就是奶奶家那边的老人还都健在,杨爸也要给自己姥姥去上坟,再加上杨妈这边的亲戚。天走家,或者两家,直到大年初八才算消停下来。

    “听说了没?隔壁村召理家的老婆又跑了。”

    “真的假的年前不是刚跑次吗,这才多长时间又跑了?”

    “想男人了呗,她家那个男人又不顶事。”

    “你怎么知道她家男人不顶事,你试过?”

    “呸,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你才试过。”

    ........................

    年后该做的事情忙完,春种忙碌的时候还没开始,村子里的婆娘三五成堆坐在起嘀嘀咕咕开始碎嘴皮子。

    几个小屁孩在不远处追赶者玩游戏,杨东旭牵着自己妹妹就在其中。

    直没有想到怎么去找大老六麻烦的他,这两天把这件事情先甩到了边。每天除了带自己妹妹玩,就是去周先生家学习,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波澜不惊。

    听到几个婆娘突然碎嘴皮子的话,杨东旭突然眼睛亮想到了什么。不再和几个小屁孩追打,牵着妹妹的手就回了家。

    “妈,我要上姥爷家玩。”跑回家刚进屋杨东旭就嚷嚷起来,然后忍着心中的恶寒,跑过去抱着杨妈的手继续撒娇。

    “去去去,闹什么闹?前两天不是刚去过,小心你爸揍你。”杨妈把儿子摆开,嘴里面吓唬着。

    “不嘛,我要去姥姥家玩。”杨东旭继续撒娇。

    “想挨揍了是吧?”杨妈举起巴掌,杨东旭只好跑开。

    去找老爸带自己去姥姥家?杨东旭摇了摇头。

    前两天去姥爷家老爸差点被姥爷揪着耳朵数落通,估计这几个月见到姥爷村里的人都绕道走。这个时候去闹他肯定挨打。

    心里有了办法可没法实行,自己又不能个小屁孩跑过去。现在虽然没有什么拐卖孩子的事情,可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跑过去顿竹板炒肉肯定是少不了的,杨东旭可不想自己的屁股遭殃。

    “算了,也不在乎这天,等着吧。”最后他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带着自己妹妹出门继续溜达。

    这等就等到了过完十五,杨东旭小叔的事情彻底淡了下来。偶尔有人提起也就磨磨嘴皮子怪话少了些。

    十七那天已经等了不耐烦的杨东旭终于等到了机会,不是父母要去姥姥家了。而是小姥爷带了不少的东西来看杨家看看。顺便商量下开春种西瓜的事情。

    “小姥爷,小姥爷。”看着自己小姥爷杨东旭张开小胳膊跑了过去,脸上兴奋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