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不省心的小叔 上
    79年的冬季没有去年那么冷,除了腊月初连着下了好几场大雪之外,再也没有什么雨点落下来。因此农村的土路经过半个月的风吹日晒已经干燥,这让镇里的集市更加热闹,妇女提着竹篮,丈夫顶着孩子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颜。

    七八斤的猪肉,半筐萝卜,几颗大白菜,再杀只鸡,腌了好几个月的鸡蛋鸭蛋拿出来。即便是再抠门的人年底也都开心采购年货。

    今年杨家村过了次肥年,并且来了次少有的冬捕,每家至少两条大鱼,再加上杨爸几人从城里供销社换回来的菜籽油,把鱼块剁好裹上面粉似乎不用像往日那样小气,炸炸也不错。

    农村人有年底有祭祖的习惯,妇女带着女孩在家剁饺子馅包饺子,老子带着儿子趁着天还没彻底黑下来,带上火纸全村老少爷们都到墓地中烧纸祭祖。

    年三十晚上只烧纸,随意放几挂鞭炮算是给祖宗提个醒,告诉他们过年了准备起来‘捡钱’了。

    杨东旭屁颠颠的跟着自己老爹,自己亲老太爷,太奶奶坟上杨爸亲自点燃火纸,放的火纸也多些,然后开始个坟头个坟头丢火纸每个都要意思下。

    鞭炮点燃噼里啪啦的,所有人向后退来到整个墓地的前面,辈分最大的站在最前排,然后是第二排第三排,每排站着的都是辈分样的。鞭炮放完所有人跪下磕三个头,先给自己祖先拜个早年。

    头磕完最后面小屁孩轰的声冲了过去,在大人叫喊,时不时屁股上还要挨上几巴掌,或者几脚中,捡些没有炸开的鞭炮。

    没炸开的鞭炮里面还有火药,剥出来连城条线点燃,瞬间出现的火光让小屁孩们大呼小叫,这是过年农村孩子最喜欢玩的游戏。

    杨东旭也冲了过去捡了两个之后就停手了,捡多捡少无所谓重在参与嘛。

    跟着老爹回了家,把捡回来的炮给自己小妹玩也算有了交代。看着老妈和姐姐在包饺子,杨东旭撸了撸袖子想要帮忙,被老妈从厨房撵了出来,忘记洗手了小手太脏差点挨打。

    被妹妹拉着他把炮剥开,让后用火药给她‘呲花’看,两个小鞭炮很快完成了自己最后的使命。

    “去你爷爷家喊下,看看他们来不来前面过年?”杨妈对着杨东旭喊了句。

    年到头虽然和爷爷奶奶家都不怎么对付,不过过年了所有成见都要放下来,哪怕平时关系再不好的人,过年时候遇到还要相互点头问声好呢,更别说还是亲人了。

    “哦,知道了。”杨东旭牵着自己妹妹小手出了家门。

    父母已经和爷爷奶奶分家单过,小爹参军还没有结婚。所以每年去后面喊下爷爷奶奶要不要过来大儿子家过年就成了杨东旭的任务。虽然每次任务都会失败爷爷奶奶不会来。但任务的流程必须要走下。

    “去周老师哪里也喊下。”刚出门没几步后面又传来老妈的声音。

    “知道啦。”杨东旭应了声。

    爷爷奶奶如既往的拒绝,不过今年笑容浓郁不少,还给杨东旭和妹妹兜里抓了大把炒花生,嘴里塞了冰糖。

    剥颗花生米吹掉上面薄薄的果衣,杨东旭把微黄香脆的花生仁塞进了嘴里吃着糖还没不满足的妹妹嘴里。

    周先生也拒绝了和杨东旭家起过年,来的路上他已经猜到了,哪怕今年是第次喊周先生去过年。

    晚上的年夜饭十分丰盛杨东旭吃的满嘴流油,终于有种后世过年大吃顿的感觉。就是没有电点着煤油灯烟气太大让人不喜。

    吃完饭杨妈收拾东西,几个上学的小女孩来找姐姐红影玩。

    “把他们两个也带上。”看着杨爸要出门,杨妈喊了声。

    杨爸皱起了眉头,显然这个时候他不想带孩子。他是准备去打谷场木匠屋打牌的,年到头也就是过年这天他才能放开手玩把,况且今年腰包还这么富足,自然要好好玩下,带孩子过去旦小孩闹,根本没办法玩牌。

    “我不去,我在家里玩。”杨东旭摇了摇头,拉着眨着大眼睛的小妹把玻璃球拿了出来。

    原本皱着眉头的杨爸脸色瞬间变成了笑容:“旭子最乖了,爸赢钱明天给你买糖吃。”

    杨东旭翻了个白眼,上世从有记忆起年底杨爸都会玩牌,至于赢过没有,肯定有。但大部分都是输了回家和自己老妈吵架,所以对于老爸的承诺他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

    “别玩太大。”杨妈又叮嘱了句。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和他们玩会儿‘跑得快’兜里就拿了两块钱。”杨爸摆了摆手。

    “两块钱还少,你还想要多少?”杨妈哼了声继续收拾碗筷。

    ‘跑得快’是种纸牌的玩法,大王小王,三个2和个a去掉,四个人三个人都能玩的纸牌游戏。

    般情况下出的只剩张牌为‘报警’不输,把也就分钱两分钱的,只要不是运气太背,两块钱足够杨爸输到天亮的。

    其实分两分也不算小了,要知道前段时间杨东旭爷爷卖大白菜也就分钱两斤,到了挨年根儿了才涨到两分钱三斤。

    不过今年杨东旭家有点家底,就算两块钱全输了,杨妈也只会不高兴说落杨爸几句,吵架应该不会。所以杨东旭也不在意,陪着自己妹妹接着微黄的煤油灯光在床上玩弹珠。

    “旭子我去你婶家坐坐,你在家陪小妹玩被乱跑门我从外面挂上不锁。”收拾好东西杨妈对趴在床上的杨东旭说道。

    “我去,我去玩。”丹丹把手里的玻璃球丢掉,咕噜噜从床沿上顺了下来,张开双臂让杨妈抱。

    “粘人精。”杨妈瞪了自己女儿眼伸手抱了起来,看向自己儿子,发现他个人玩玻璃球也很开心,抱着女儿转身出门。

    听到关门的声音,杨东旭停止了玩耍仰面躺在床上,看着房顶条条垂下来的灰条子开始发呆。具体在想什么他也不知道,脑袋片空白。

    看半天眼睛没有焦距的杨东旭开始回神,起身把煤油灯吹灭,屋子里陷入了黑暗中。闭着眼睛重生之后的幕幕开始在他脑海中回放。重生之后的事情回忆完了,杨东旭不由得想到重生之前的生活。

    “要是有台电脑就好了,再不济来台小霸王学习机也行啊。”杨东旭嘴里嘀咕着。

    脑海中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知不觉他睡了过去。

    模糊中杨东旭感觉有人在喊自己,迷迷糊糊中他也不知道是回应了还是没回应。随后身上的衣服被脱掉,翻个身往被子里拱了拱舒服的吧唧着嘴巴,屁股上挨了巴掌,杨妈给他掩了掩被角。

    睡得正舒服的时候杨东旭很不情愿的被老爸叫醒,时间差不多了可以接新年了,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开始噼里啪啦了。

    刷牙洗脸烧锅,然后放鞭炮,捡了些没炸的留给自己妹妹玩。饺子吃了两颗,馍馍实在不想吃,咬口放下就算吃了。

    然后直迷糊的杨东旭拒绝了几个提着马灯去其他门前捡炮仗的邀请,脱了衣服又钻进了被窝里。

    要是重生前或许接年的时候他会倍儿精神,捡炮仗跑的比谁都快。可经历过重生前各种擦炮,摔炮,甚至买盘鞭炮自己拆着玩的事情。现在去捡炮仗显然没睡觉重要,反正刚才捡了些够自己妹妹玩会儿的任务完成继续睡觉。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杨东旭又被拉了起来。杨妈姐姐红影和妹妹丹丹可以继续睡觉。他要和杨爸去拜年了。

    杨爸辈分虽然不低,但杨东旭爷爷奶奶还在,再加上上面还有其他门的太爷爷,太奶奶,所以现在拜年的人还轮不到上杨东旭家门。

    打着哈欠被父亲牵着走进爷爷***家门。

    平常对他不怎么疼爱的奶奶抓着花生,还些糖果往他兜里塞。杨爸在旁边怂恿着让杨东旭给爷爷奶奶磕头拜年。

    “参军还没起?”看着磕完头杨东旭被自己老妈抱进了怀里,杨东旭小叔去依然没出现,杨爸向里屋看了看开口问道。

    “昨个晚上就被银山他们几个叫去了,接年都没回来,说是去镇子上玩了。”杨东旭奶奶开口说道,语气颇为自豪,似乎有人上门找自己儿子玩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哪怕银山现在也是个刮了条子。

    “大过年的往镇上跑个什么劲?”杨爸嘀咕了句。

    又说了会话接待了几波到杨东旭爷爷奶奶家拜年的同村人,杨爸带着自己儿子,跟着拜年的大军四个宅子都转悠了圈。

    然后回家抱上纸和鞭炮继续去祭祖,相比于头天晚上这次规模要更大,也更加的热闹。鞭炮噼里啪啦的作响,坟前的黄纸能烧半天。

    “你要是烧着衣服,回去等着挨打吧?”看着自己儿子被几个小伙伴拉着跑到坟地里捡炮仗,杨爸喊了声。然后紧赶几步来到自己老爹面前:“参军还没回来?”

    “没,谁知道野到哪里去了?”相对于杨东旭奶奶对小儿子的宠溺,杨东旭爷爷对自己这儿小儿子有点恼火。

    尤其是年前段时间几千斤的大白菜基本上都是杨爸帮着起卖掉,自己这个小儿子总是偷懒,还不断要钱让他更加的不满。

    “银山回来了没?”杨爸问了句。

    “好像也没有。”杨东旭爷爷目光在人群中看了看摇了摇头。

    刚出坟地宅子里急冲冲的跑出来个人,近点看不是银山是谁。

    “七爷爷,旭子爸,快点回去,快......打......打人了。”急跑过来的银山喊道。

    “什么打人了,说清楚?”杨爸愣了下。

    起上坟的同村听到村子里可能出事了,于是大家都加快脚步向村子里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