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收敛锋芒
    杨东旭其实不赞成现在出售大白菜的,现在才刚进腊月,距离过年还有段时间呢。大白菜收回家用干草盖着又不会坏,留着等到过年再送到城里肯定更赚钱。

    杨东旭爷爷对卖菜赚钱没啥信心,虽然土地贫瘠,但不知道是不是第次种大白菜的原因,两亩地收了将近四千斤的大白菜。这让杨东旭爷爷高兴坏了,也愁坏了。

    所以现在马不停蹄的开始卖菜,生怕这么多大白菜都挤在年根底卖不出去。其实杨东旭很想说别说这点大白菜,就是后世那个年货丰富的腊月底,把这些总重量大白菜后面加个0也能卖出去。

    家两颗那都是标配,颗起码五六斤,两颗就算十斤,杨家村就能消耗5000斤左右。四千斤的白菜算个屁,拉到城里连个水泡都冒不出来。

    可惜他个小屁孩说话没人听,看着爷爷和老爸卖菜如此积极,而且还很高兴,他就没再给他们添堵。高兴就好,这又不是去年穷的揭不开锅,现在也不在乎那三瓜俩枣的。

    走进周先生的屋内,周义仁正在看信。和他有过交谈的第书记十月底的时候调回了燕京,所以两个人想要见面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只能通信了。

    信件自然不是邮递员送来的,和在后世那个都快被人挤压的无法生存的情况下邮局的服务态度样依然让人无语,更别说眼下当官的都是大爷,国企员工至少也是个大爹的年代。

    现在邮递员送信般都是送到学校去,然后老师安排下看看那个村里的信件,让学生放学带回来。

    或者直接送到镇子里,有你村子里的人去镇里办事邮递员认识招呼声你自己去拿。没招呼到拿信件就在邮局放着,反正有人给你寄信着急的肯定是你,又不是他。你着急自己肯定会去问的。

    看到杨东旭进来周义仁没放下手中的信,而是对着旁边的报纸努了努嘴。沓最新的报纸就放在旁边,是和信件起拿回来的。

    现在周义仁不再是前两年住在牛棚差点死掉的劳改分子,而是让杨家村尊敬的大知识分子。当然如果通过他和区里的专员能拉上点关系那就更好了。

    对于这些周义仁自然看在眼里,对人如既往的和善,对于过分的要求只是微笑不语,那些提要求的人只能脸红的低下头不再说话,现在的人可比以后的人要脸多了。

    在拒接几个拎着礼物上门拜师的家长之后,周义仁这边慢慢的也安静了下来。时不时有村民送来的鸡鱼肉蛋,他也会有选择性的接受些,然后给些回礼,水至清则无鱼嘛,他虽然是个大知识分子,但并不是个老古板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把报纸浏览了遍,也没有什么太出奇的地方。虽然从报纸上些政策报告上来看,国家开始鼓励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甚至能nmg和香港、rb合资经营毛纺厂的合同已经批准签订。

    可混乱年代那席卷整个社会的大批斗,还是让人民心有余悸,即便是国家鼓励,人民依然害怕会不会再来次混乱,所以都在观望,近两年全面发展经济的大浪潮还掀不起来。

    在杨东旭的印象中,杨家村的人出门打工是到90年左右才流行起来的。也就说十年前鼓励的政策,到十年之后这股风才吹到农村。

    由此可见那十年的影响不单单只是表面浪费十年的时间,无形的东西损失更大。要知道建国之后的大生产,大跃进国家挥手下面的人民可是遇鬼灭鬼,遇神杀神的。

    “对自由市场有什么看法吗?”把手中看完的信折叠起来塞进信封中周义仁抬头问道。说的不是汉语,而是俄语。

    当杨东旭把本转头厚的俄文马列主义从头背到尾之后,周义仁不再考他默写和背诵俄文的能力,而是开始和他练习口语。

    “没什么看法,比想象中的效果好,但进步依然缓慢。”杨东旭嘴里说着俄语摇了摇头。

    现在的人们,尤其是农民都有盲目的随从性。当看到身边有人赚钱之后,他们也会跟着去做看看能不能赚钱。

    有聪明的你卖白菜,我卖鸡蛋。不动脑子的窝蜂的全部种白菜卖,这也是中国人的天性,后世有个笑话十分经典。

    在外国公路旁边有个加油站十分赚钱,于是开始有其他人在它的旁边开了个超市也很赚钱,然后又有人在它旁边开了家餐馆生意也不错,慢慢的原本四周荒凉的加油站繁荣起来。

    而在中国在公路旁边开个加油站很赚钱,于是其他人在你对面也开了个加油站,然后有人在你左右两边开了两家加油站,慢慢的......大家起喝西北风。

    不过这种盲从不定都是坏处,比如说现在的盲从就不错。看到杨东旭家赚钱,杨家村的人动了起来,看到杨家村的人赚钱,四周村庄的人跟着动了起来。

    现在物质基础极具匮乏,所以引起不了什么挤兑,又或者打价格战的事情出现,每个人管着自己的小滩事情大家都能赚钱,对于镇子上,甚至城里的市场推动起到的作用都是积极的。

    所以杨东旭才说效果要比想象中的要好。可进步却有点缓慢,因为真正的小商小贩并没有出现,也就俗称的二道贩子没有出现。农民出售东西都是自家的,很少有人收购别人家的东西卖到城里赚差价。

    就连杨东旭家夏天卖的那些水产品,连公平交易都算不上,他们家虽然看似比其他家赚的多点。但也仅仅只是因为有供销社这个渠道量大而已,要是像其他村民那样自己摆摊出售,劳动力的价值不算都会亏本。

    杨东旭不是想要叫什么黑心的二道贩子出现,而是适当的引导。毕竟农民不是真正的商人,只有小商、小贩多了起来市场的流动性才能加快,因为追逐利益商人爆发出来的经济推动力是不可估量的。

    可惜这个年代个投机倒把的罪名,就让所有的商人萌芽胎死腹中,除了个别个家里实在揭不开锅的冒险之外,人们的生活虽然比以前方便自由了些,但这个程度依然有限。

    “你对新设立的特区怎么看?”周义仁沉思下开口说道。

    “我又没去特区看过,也没见过特区发展没什么看法。”杨东旭咧开嘴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周义仁横了杨东旭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的时候周义仁会感觉眼前这个不到七岁的孩子,就好像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智者,对眼下这个时代的发展有着真知灼见。

    可惜眼前这个小屁孩滑溜的像泥鳅样,小事情格外的精明,遇到大事情就装糊涂绝不插手。

    比如说他对五里镇和杨家村的事情十分上心,乐意看到杨家村和四周的村庄都过上好日子。

    可要是上升到成王区他就开始遮遮掩掩了,要是上升到皖省,那就装糊涂,上升到国家直接闭口不言。为此周义仁想过各种办法,可就是无法改变杨东旭这个皮赖的性子。

    麻雀不张嘴比还能掰嘴喂,可喂了之后它还给你吐出来,你有什么办法能让它活下去?

    “今天课业翻倍。”周义仁拿下老花镜用衣角擦了擦,拿过报纸看了起来不再管杨东旭,这是每次遇到杨东旭装傻他能拿出来的不多惩罚手段之。

    已经习惯的杨东旭没说什么,脸上天真的神情不变,拿过本俄文诗集叽里呱啦舌头好像打结样读了起来。

    其实杨东旭也不想耍赖,也想做点什么。可当周义仁的目光越来越亮,和他讨论的事情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尖锐。他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表现的似乎有点过头了。

    你聪明学习能力强这个好解释,你脑袋好使遇到问题可以举反三也说的过去。可你说出的话,给出的意见竟然比市级,省级,甚至国家级的领导人都要牛叉,这个就不正常了。

    杨东旭虽然确定周义仁不会害自己,可其他人却不敢保证。周义仁因为学者性子总想为这个国家,为人民做点什么,突然抓住了杨东旭如获至宝他能理解。

    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他必须收敛锋芒不能表现的太过突出,陈为民可不止次跑过来专门和他交谈,而不是和周义仁交谈了。

    当然杨东旭明白这个道理,周义仁自然也懂。所以他虽然心中急迫,可也只是用这种方法处罚下杨东旭。而不是去逼迫什么,就连陈为民那边他也帮着兜回来不少事情,让陈为民看杨东旭的目光不再像是看个妖怪。

    全神贯注完成今天的课业,从周义仁屋子里出来,杨东旭就跑到打谷场上和群小屁孩疯了起来。

    这是杨东旭收敛自己锋芒的遮掩手段之,过去的将近年中他表现的太独了,太太乖巧了,虽然让父母倍儿有面子,也成了邻居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孩子’,可显然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所以当学校间教室面墙倒了无法上课,让孩子们放假之后。杨东旭也放飞了自我,能不能找回童年的快乐先不管。

    每天不调皮捣蛋的让老爸对着屁股抽几巴掌不算玩,今天不是揍了这个小屁孩顿,就是明天带着群小屁孩揍那个顿。

    混账的性格让他没有再成为邻居嘴里别人家的孩子,原本对他奇异表现有所注意的村民,也渐渐的骂他混账。

    就连周义仁都觉得以前自己是不是太苛刻,眼前这个孩子虽然非常聪明,对很多事情观察入微而且有着敏感嗅觉,可他毕竟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是个智者?因此有些事情他虽然依然会和杨东旭讨论,但不再像以前那样正襟危坐,越来越随意,也越来越多自己开始思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