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卖菜
    进门不由分说把东西放下的小姥爷顶起杨东旭转了圈,对自己这个小外孙他是越来越喜爱了。

    “小叔坐,坐,来了还买什么东西。”杨爸拿出烟招待着小姥爷。

    “给孩子吃的,又不是给你吃的,你说话不算。”小姥爷半开玩笑的说道。

    杨爸笑了起来,知道小叔和自己开玩笑。以前只是时不时的走下亲戚,所以杨爸和杨东旭小姥爷接触机会并不是很多,见面礼貌多余实际感情。

    最近两个月起跑下来,小叔有的时候说话虽然有点不给杨爸面子。但对于自己这边十分照顾他又不傻自然感觉的出来。

    “小姥爷,怎么样了?”杨东旭从自己小姥爷怀中挣扎着下来开口问道。

    “这事有点不好弄,城里农机厂那边我问了没有制砖机,通过李主任的关系,我请了个车间副主任吃饭,把你说的制砖机也和他说了下。机器简单制作出来问题不大,但发动机是个问题,而且那玩意烧柴油,现在柴油可不好弄。还有......”

    听着自己小姥爷的叙述杨东旭不禁有些失望,随即也感觉自己似乎真的想多了。

    现在可不是后世汽车多的都盛不下了,所以个砖胚机要不了小汽车那样的发动机,可在这个自行车都是稀罕物的年代,你哪怕只是弄个马达也是千难万难。

    “你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杨爸瞪了自己儿子眼。

    这半年多来,尤其是最近几个月,他总感觉自己儿子越来越不受控制了,也不是不服管教。而是让他越来越看不透,难道周先生教学水平真的那么高,儿子变天才了?杨爸在心里揣测着。

    “没有出什么幺蛾子,绝对没有。”杨东旭不断摇头。

    相对于自己老师只要你说的有道理,哪怕你只是个六岁多的孩子,他也会和你对等讨论,甚至有的时候可以说的上是请教的典型学者思想。

    杨爸可就暴脾气的多,什么事情稍不顺心,或者感觉儿子太聪明自己这个老子有点没面子,几巴掌就甩在了杨东旭的屁股上根本不讲理。

    “吼什么吼,吓到孩子怎么办?我看旭子以后比你有出息,你才认识几个字,旭子都可以看报纸了还是俄文的。”看到杨爸发火杨东旭小姥爷不愿意了。

    这可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还是如此聪明伶俐的心肝宝贝,怎么能随便被人欺负。哪怕这个人是杨东旭老子也不行。

    “小叔你不能这么惯着他,他都快无法无天了。你说那个化肥好不好还不知道呢,他到好直接要了好几袋往地里撒,别人家地里都种上了麦子,他非要留几块春地说留着明年种西瓜,你说,你说......”

    “你说个蛋,你懂什么。点脑子都没有,种西瓜怎么了。在供销社里你没看到西瓜吗?那个价格比肉都贵还供不应求,有这样的儿子你就傻乐吧,什么懂不懂瞎指挥。”小姥爷脸不高兴的瞪着杨爸,颇有杨爸不高兴就要揍杨东旭的架势。

    “我也没说什么不是,哪几亩地不是也留下了吗。只是之前咱也没种过西瓜,有点心里不踏实。”杨爸弱弱的说道。

    显然他不是被小姥爷的气势吓到了,哪怕小姥爷揍他,也就好像他走杨东旭样不敢还手。

    而是他想到了夏天在供销社中看到的西瓜,就像杨东旭小姥爷说的那样,那西瓜卖的比肉都贵,而且般人还买不到。

    其实这个时代虽然穷生活物资十分匮乏,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穷。有穷人,自然有富人。尤其是城里富人更多,比如说农机厂,比如说供销社的那些领导,生活水平自然都是杠杠的。

    当然正不是杨东旭鼓动自己老爹种西瓜的主要原因,作为过来人他比现在眼界窄的老爹看事情要长远些,即便城里没富人,西瓜该赚钱还是赚钱。

    地里撒上了化肥,虽然不多,但相对于现在亩产也就500斤的小麦而言,明年收个700斤左右是可以预见的。

    杨家村的土地很多,每口人都有将近两亩地,也就说无论大人小孩口人的田地能收千四百多斤的小麦,上交公粮之后剩余的肯定是吃不完的。

    到时候不要钱,斤西瓜换斤麦子绝对的大赚,麦子亩产700斤,西瓜最少3000斤以上,肥水足够了四五千斤也能达到,这么好的赚钱机会杨东旭自然不能放过。

    其实这是个十分浅显的道理,后世有脑子的人稍微琢磨下就能弄明白。总结下来就是物以稀为贵,当麦子多了不值钱的时候,西瓜自然就有了很好的市场。

    要不是年龄还小说话杨爸不怎么听,杨东旭甚至想要把全家的地都种上西瓜,等别人看到赚钱都赶着种的时候,可以改种小麦大豆什么的养养地,再种点别的什么的。只要保持自己种的东西稀有高产,去换人家多余的麦子怎么算都赚钱。

    土坯晒干之后杨东旭家盖了个猪圈,从镇里换了两个小猪仔扔进去。

    在杨东旭看来如果不能大规模的养猪节省成本,农村养猪根本赚不了几个钱,只是把平时看着不起眼的些猪食零碎钱赞起来变成整钱而已。

    当大雾升起,霜降三遍之后人们已经悄然jin ru了寒冬中。

    凌晨两点钟杨爸开始起床,随便洗漱下用凉水激激精神提着马灯,借着微黄的光芒向着后宅走去。

    昨天下午收了车大白菜在杨东旭爷爷家放着,今天要拉到城里供销社去,前两天已经和李主任打过招呼了,那边正好也缺菜不用像计划那样摆摊卖菜。

    相对于夏天那些水产品白菜自然更加耐运输和储藏,架车子两边放上麦秸秆,只要让大白菜不受到大力挤压基本没什么损失。

    这个点起床送菜显然是赶不上今天的早市了,不过无所谓,大白菜在冬天十分耐储藏。上午送到明天再卖依然新鲜,买的人也不会挑什么,哪怕是早晨起床晚上送到都没事。

    不过杨爸显然不想在城里过夜,去杨东旭二姑姥姥家吧他别扭,有李主任安排可以住旅社吧他又心疼钱。

    所以这个点起床出发正好,半晌午的时候到城里,卖掉之后带上钱,买些自己需要的东西,随便对付顿早饭就当是午饭了,天黑之前还能回来赶上晚饭。

    “参军呢?”来到后宅杨东旭爷爷家的煤油灯已经点亮了,右腿有点踮的杨爸老爹正打开门把架车往外面拉。

    “太冷了,他起不来,今天我们去,让他在家睡觉好了。”杨东旭爷爷开口说道。

    “你就惯着吧,看你能惯辈子。”杨爸不高兴的嘀咕声去偏房中牵牛。

    这是杨东旭奶奶从厨房中出来,把几个还冒着热气的大馒头用毛巾抱着,放在个竹篮中里面还有几个腌的咸鸡蛋和个大水袋。

    这个自然不是准备的什么早饭,而是路上吃的。现在刚起床没胃口,可长途跋涉的走着走着就饿了。竹篮不保温要是等到早上再吃什么都凉了大冬天的没法吃。所以走段距离当竹篮子食物还微热的时候估计杨爸两人也饿了,正好吃了顿。

    “路上小心点,卖完东西早点回来。”看杨爸把牛套在架车子上准备出发杨东旭奶奶叮嘱道。

    “知道了娘,外面冷你进屋吧。”杨爸手提着马灯,手牵着牛向前走,旁边跟着杨东旭有点踮脚的爷爷。

    “爸你坐车上吧,我牵着牛就行。”看着自己父亲腿脚不方便杨爸开口说道。

    “没那么金贵,再说这大冷天的坐车上会冻僵的,还是走走好。”杨东旭爷爷摇了摇头。

    虽然以为自己动手术割疮碰到了神经,右腿有点踮,但腿部又没有什么肌肉萎缩其他病症,除了走路难看点右腿和其他人正常腿脚没啥区别。

    对于自己老爹腿脚到底什么情况杨爸显然心里清楚,寒冬大半夜的确极冷,坐在牛车上挨冻确实没有走着舒服,于是抬手把自己手中的马灯吹灭省点油。杨东旭爷爷提着马灯走在前面,他从后面跟着。

    早晨吃完饭杨东旭向着周先生家走去,姐姐红影放寒假了,冬季也没什么活要干,所以他可以带着妹妹,杨东旭终于可以自由段时间。

    走到木匠屋的时候他愣了下,转身推门走进去看,没听错刚才大呼小叫的就是自己小叔参军,此时群人正围在哪里玩纸牌,虽然纸牌很破旧,不是缺了个角,就是只剩下半,可几个人玩的很开心,旁边还有不少人围观。

    “小爹你没去城里卖菜?”杨东旭喊道。现在不少农村人都把鸡蛋什么的往城里送,所以杨东旭不用再遮着掩着。

    “就辆车,两个人足够了,我不用去。”参军头都没抬应了声,同时开始出牌:“对钩,报警,还有张牌,要不要?”

    看了眼自己小爹杨东旭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自己小爹是什么德行他又不是不清楚。肯定是半夜没起来所以才没去,要不是城里许多东西都新鲜,他估计白天也不会去城里,而是躲在这里和人家兴高采烈的玩牌。

    求收藏推荐,已经受到签约短信了,大家可以放心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