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秋种
    第二天大爷爷去区里的时候,顺道给通知了下专员。下午的时候骑着自行车的专员,带着他那个秘书到了杨家村。正在打谷场上陪自己妹妹玩的杨东旭被较近了屋子里。

    “老师这个......”杨东旭进屋的时候陈为民刚好放下手里的纸,面色有些凝重的看向自己的老师。

    “他写的,有什么事情你问他?”周义仁指了指刚进来的杨东旭说道。

    这让面色有些凝重的陈为民脸的愕然,转头看向杨东旭这个小屁孩。

    “些老农说的话,要比你们些长篇大论的书上经验有用的多,况且有志不在年高。”看着自己学生的样子,周义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开口说道。

    “老师,他......这个......”陈为民脸上露出苦笑,想要说些什么发现自己老师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而且手里纸上的字迹也不是自己老师的,看上去的确有点稚嫩向孩子写的,他不禁认真打量起杨东旭来。

    对于自己这个小师弟陈为民也很喜欢,聪明伶俐不说看上去也很懂事。可这个年龄牵扯到五里镇这个有着五万人口的乡镇,他总感觉有些不靠谱。

    “能简单说下你这篇文章吗?”调整下自己的心态陈为民还是选择相信下自己的老师对杨东旭说道。

    不过显然不是选择完全相信,这个问题显然也算是个考题,如果杨东旭连纸上写的什么东西都说不清楚,那就没必要再问了。

    看了眼自己老师的样子,杨东旭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去了,于是在自己的小凳子上坐下。

    “物质是经济发展的基础,简单的来说就是你手里有东西,有商品然后你才能出售,或者和其他人兑换你想要的东西。

    农村的物质基础是粮食,只有提高粮食的产量,才能吃饱饭,吃饱之后剩余的粮食可以喂猪,养鸡等等,这样等猪和鸡长大了可以当做商品出售成金钱,购买其他自己需要的东西......”

    文章里面杨东旭说的很笼统,但很有针对性。他没有去谈什么放开交易市场,如何促进和方面农民相互交易,而是提出如何丰富农民的基础物质。

    粮食是农民最基础的东西,只有粮食足够了,肚子吃饱了。农民才会想获得更多的东西丰富下自己物质生活,等物质生活提高到定程度之后,开始追求精神生活。

    所以促进经济发展首先要做的是让农民吃饱肚子,等吃饱了你不去促进,农民也会自发的形成个市场。杨东旭的整篇文章颇有润雨细无声的感觉。

    而且提出的办法,以及要做的事情都不激进。因为无论是放到前几年的集体劳动,还是现在分包到户,提高粮食产量直都是政策之。

    杨东旭整篇文章的目的虽然是放开经济,允许被这个时代的人称作资本主义尾巴的商人出现,可操作办法却拐了个弯,让人找不出丝毫的毛病来。

    “老师,这个......这个实在是......”听完杨东旭把文章中所有内容都逐分析和讲解,陈为民看杨东旭的目光好像看个怪物样。

    要不是他知道自己老师的为人,还以为这些东西是自己老师提前让杨东旭背好的的。个不到七岁的孩子,拥有如此成熟的思想和才能,实在是,实在是......

    “觉得有用的话,你可以采取些措施执行,其他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周义仁摆了摆手。看向杨东旭的目光带着微笑,显然对自己学生今天的表现很是满意。

    “有用,实在是太有用了,不单单是在五里镇,就算放在整个地区都可以推行,提高粮食产量是每年,不、每天都要喊的口号,我能把这个口号给落实了,不但不会有事情,上级还要给我记功。”陈为民有些激动的说道。

    陈为民匆匆的来到杨家村,坐了不到两个小时又匆匆的离开。

    第二天整个地区都动了起来开始执行个计划——寻找化肥。

    化肥是这个年代稀缺的东西,也是种植庄稼的利器有了它,粮食不想高产都不行。但如何获得化肥是个问题。

    光出去买显然不行,因此周义仁给出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办法,化肥制作并不复杂,也不需要太高的技术,所以把机械弄回来开个化肥厂绝对是双赢的好局面,陈为民也深以为然。

    等到秋天开始播种麦子的时候,化肥厂有没有成立杨东旭不知道,五里针拉回来好几大汽车的化肥杨东旭是清楚的,因为杨家村的人也去领化肥了。

    没错是领不是买,这个时候的农民对化肥还有点不是那么信任,要钱估计没人去买。就算是领回来也是强制性使用,村长必须监督撒入地里才行。

    “周先生啊,这些刺鼻的粉末真的有用吗?”蹲在地头上大爷爷有些担心的问道。

    庄稼可是农民的命根子啊,把那些刺鼻的粉末撒进农田中就能提高好几百斤的小麦产量,他怎么看怎么都不靠谱。

    “放心吧,这可是秘方样的好东西,虽然因为少提高的产量有限,但明年肯定比今年打的粮食多老哥哥。”周义仁笑着安慰道。

    “不要多,只要不少就行。”大爷爷咬了咬牙露出个难看的笑容。

    秋收之后杨家村慢慢停止了进区里出售水产品,黄鳝和泥鳅已经开始猫冬了,河里的鱼经过个夏季的捕捞数量减少,需要休养生息下。枯泽而渔不是现在农民想要过上好生活的选择,所以切交易都开始缓缓暂停下来。

    不过今年可以过个肥年已经可以预见了,交完公粮之后,每家的粮仓中剩余的粮食都不少。虽然无法做到天吃三顿干的,但配上些红芋干和其他杂粮勉强吃饱还是能做到的,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能混个半包。

    只是看到往地里撒的化肥大爷爷有点糟心,不知道明年会怎样。

    秋种完了之后农村的人都闲了下来,过了几天看到麦苗绿油油的长了出来行市很好,原本提心吊胆的农民终于把心放进肚子里,然后开始用模子做土坯准备盖个偏房,或者猪圈什么的。

    土坯的制作很简单,把泥中掺入些麦糠,或者碎麦秸秆什么的,填入模子中砸实在,随后取掉模子把宽约尺长两尺左右的土坯放在地上晒干,最后当做砖头用盖房子。

    砖瓦房对现在的农民来说还是奢侈的东西,土坯房是农村的主色调。看到土坯杨东旭不禁想到了红砖。现在农村讲究些的家庭用的是般青砖,不大部分还在土坯盖房子,红砖是城里人才能用得起的好东西。

    红砖的烧制其实没有多少的技术含量,只要弄个砖窑控制住高温就行。想想下雨自己家就漏水,土坯房子用不了几年不是开裂,就是墙开始歪,杨东旭感觉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

    “哥,姐夫来了,爹让你到后宅去下。”从田里回到家里没多久,杨东旭的小叔隔着墙头喊道。

    对于这个小叔(父亲的弟弟)两世为人杨东旭都没有什么好感,用句话总结自己这个小叔就是吃啥啥在行,干啥啥不行,整个蛀虫。

    可爹娘爱老幺的传统哪里都有,虽然自己这个小儿子有点不正混,这几年提的几门亲事没多久都被退亲了,甚至这两年就算是托人也没人再说媒,可杨东旭的爷爷奶奶还是把他捧在手心里。

    “我去看下。”杨爸尴尬的对自己老婆笑了笑转身出了屋。

    “哼,刚过几天舒心日子就不认识自己是谁了?”杨妈冷哼声当做没看到自己小叔子。

    夏天的时候几次去区里交易没出事,于是有不少都动了心思。毕竟杨东旭家虽然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可扛不住街坊四邻犹如间谍样的打探啊。

    所以杨东旭家和村长家发财的消息就不胫而走,虽然畏与大爷爷的威严没人敢说什么,但有不少也偷偷去了区里好几趟,可惜找不到门路,于是开始上门准备搭伙。

    其中自然有杨东旭这个小叔,还是爷爷带着亲自上门谈的。可是交易的事情杨爸只是个送货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杨东旭小姥爷和大爷爷在处理,供销社的门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所以杨爸无法做主结果把大爷爷和杨东旭的小姥爷都请来说了下。大爷爷到没有说什么,可杨东旭的小姥爷当时就翻脸了。

    指着杨爸的鼻子就吼了起来,说他如果愿意退出爱让谁进来谁进来。为此杨爸和杨妈还吵了架,和杨东旭爷爷***关系更加恶化。秋收的时候杨东旭爷爷奶奶隔着地沟帮其他不相干的人收庄稼,也不过来帮杨东旭家收下,弄的两家人个多月没说话了。

    其实杨东旭的小姥爷不是想吃独食,而是去区里交易虽然没出问题,可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活怪话了。有几次去李主任家送东西差点被退回来。

    这个时候不想着闷声发大财还拉人入伙想不想再做下去了?好,今天你拉弟弟进来交易后多分了点东西,那大爷爷家是不是眼红心里不平衡,会不会也拉个人进来?

    你拉个人,他拉个人,别说秋季交易差不多停了,就算最忙的时候这么大的队伍李主任那边敢让你进门?根本就不长脑子,这是小姥爷对杨东旭老爹的评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