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二姑姥姥
    “哭个屁,镇上距离这里三十多里路,路上和交换的时候不需要时间啊?晚上回不来你们再号丧。”被几个妇女啼啼哭哭弄的整个存在都笼罩在阴霾中,向不怎么说话的三爷爷开了口。

    整个杨家村威望最高的自然就是大爷爷这个村里把手,第二更高的就是平常不怎么说话的三爷爷,他是杨家村的会计,以前全村的工分都要经过他的手的。

    带着妹妹的杨东旭也不禁担心的望着村口,虽然他确信大时代的车轮不过改变。可时代的车轮前进过程中碾死几个先行者也有很大的可能。

    除了不懂事的妹妹中午啃了个馒头,家人都没怎么吃饭,姐姐红影也眼泪汪汪的连上学的心思都没有。

    直到下午两点多车队出现在村口的路上,整个村子好像都活过来样欢呼声。去的时候三个架车子,怕出事没敢用牛车,所以用人拉着车,牛放在村里没动。

    不然旦出事人被扣了还能想办法捞下,牛要是被扣了就麻烦了,这年头什么地方都缺耕牛,这可是村子里的命根子。

    三辆架车子上面,第辆架车子上面全是棉布,成捆的看就是从镇里纺织厂换来的,除了棉布还有些红糖,以及半扇子(半只猪)猪肉,尤其是那颗大猪头尤为显眼。

    “都闪开点,找人做事的时候个比个躲得远,现在往上凑个屁。”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大爷爷看着围上来的村民吼道:“那车布平分,下河捕鱼的人人有份。糖和猪肉拉车去镇里的几家平分,其他人都给我滚蛋。”

    “我们也拿鸡蛋了。”看到布匹和红糖不少妇女听到没自己的家份叫嚷起来。

    “怎么,还翻了天了?我看都是欠收拾,回去让你家男人揍你顿就老实了。”大爷爷眼睛瞪,叫嚷的妇女缩了下脖子不敢在说话。

    拿出烟袋按了按烟锅子里的烟叶点着,美美的吸了两口之后大爷爷再次开口:“都滚回去准备下,明个儿再去镇子里趟,那边路子已经趟出来的,还能再去换换,这次谁家拿出什么东西记账,换回来的东西按账本分配。今天这些东西就按照刚才说的分,谁在多说话以后换东西都没他家的。”

    听到明天还会去镇里换东西,其他没有得到东西的妇女虽然依然眼热,但没有再闹。被自家男人拉回家商量拿出多少东西来换。

    担责任的时候都躲在后面,分东西却冲上前,有几个男劳力面色有些羞红,但因为皮肤被晒的很黑不大看得出来,可他们显然没脸让自己婆娘在这里闹。

    老爸回来了,家人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分到的猪肉大夏天的也不能放,直接扔进锅里煮,弄了几个硬菜,再配上小姥爷换的两瓶酒,杨东旭家重新拨开乌云见明月。

    “明个儿我去区里看看,你去不去?”酒过三巡杨东旭小姥爷说话有点飘,但眼睛却发亮。

    “步子会不会迈的太大了点?”杨爸有点担心。

    “你知道个蛋,你们镇子里就个纺织厂,吃商品粮的加在起不到三百户,八成还都是附近农村过去的,你们村第个吃螃蟹换了好东西,那个屁大点的镇子你们换几次?更何况就准你们杨家村去换,其他村子就不去换了?”相比于杨爸的年轻,平常看似胡混的小姥爷显然更加有眼光。

    “这个......”杨爸有点迟疑,可小姥爷说的话在理,镇上吃商品粮的人太少了,这年月人都节省偶尔换几次还好,常去换东西根本没可能,更别说附近个村子要是看到没出事,也会凑上来。

    “明个儿去换东西你就别掺和了,头汤你喝到已经不错了,再掺和肯定会有人眼红的。明个儿吃完早饭喊上你那个大爹,我们起去区里趟,不带东西先去看看情况。”

    “我大爹不定去吧?”

    “狗屁,那老头比你有眼力的多。都三个孩子的人了,胆子比芝麻都小。”小姥爷鄙夷的看了杨爸眼大拇指掐着小拇指尖比划着。

    “小姥爷我也要去,我也要去。”直在旁边安静吃饭的杨东旭凑了上来。

    因为农村吃饭女的不能上桌,所以小妹和姐姐陪母亲在厨房吃,听到这边的动静姐姐红影也十分意动,毕竟她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姥姥家,别说区里,连镇里都没去过。

    “想挨揍是吧?哪里都有你。”杨爸瞪了儿子眼。

    姐姐红影缩了下脑袋不敢再往前凑,回去继续吃饭,蒜苗炒猪肉这个时候似乎比去区里更加诱人些。

    “你揍个我看看!”喝的已经有些脸红的小姥爷瞪了眼睛,把面前盘子里的肉骨头都挑着放进杨东旭的碗里,“以后你再揍旭子,小心我揍你。旭子以后比你有出息,你认识几个大字?和旭子样大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小姥爷的话让杨爸的脸阵红阵青的,可教训自己的是长辈他又不能反驳,端饭走来的杨妈看着自己丈夫的样子想笑又不怕自己丈夫太丢人,于是给了杨东旭巴掌。

    相对于杨爸对小姥爷的敢怒怒不敢言,杨妈要厉害的多。从小她就不是什么好脾气,虽然算不上什么泼妇,可和自己叔叔顶嘴不是次两次的。

    晚上杨东旭小姥爷去大爷爷家坐了会儿,第二天大早扛着还睡眼朦胧的杨东旭带几条大鱼几个人就起出发了。

    区里距离杨家村六十多里路,虽然农村人脚力不错,但也走了到了下午才到。先陪着大爷爷起去了专员家拜访下。

    拒绝了专员挽留,大爷爷和小姥爷几人在房间里不知道商量了什么之后,准备连夜回家。小姥爷顶着杨东旭和杨爸起去了二姑姥姥家。

    “二姑姥姥。”杨东旭甜甜的叫着,对眼前这个稍胖的老太太充满了亲切。

    不管前世和二姑姥姥家那几个势利眼的儿女怎么不对付,杨东旭和二姑姥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只可惜二姑姥姥命不好也不长寿,不到五十岁就做了寡妇没有再嫁,在他念高中的时候就去世了,自那以后他们家和二姑姥这边的亲戚也没有再走动。

    “哎哎哎,我的大孙子。”二姑姥姥把抱起杨旭在他脸上亲了几口:“别站着到屋里坐,喇叭还有小杨,你们今天怎么来了?”

    “来城里有点事,准备明天回去,所以来你这边看看。”小姥爷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相对于杨爸的紧张,他面对自己这个姐姐要放开的多。

    “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永英怎么没来?”二姑姥责怪的看了自己弟弟眼,边帮杨东旭拿糖果,边问杨爸。

    “红影还上学呢走不开,有空让她们来看看您。”杨爸努力咧嘴露出个笑容。

    “时不时的带他们过来城里看看我,你姑父走了,我平常在家也没事,来了又不会少你们口吃的。小旭快上学了吧,要不明年让他来城里上学好了?”二姑姥抱着杨东旭有点不舍得松开。

    年初杨东旭重感冒来城里住了几天院,全程二姑姥都在陪同,那个时候她丈夫刚走没多久。陪护过程中总感觉和杨东旭这个小外孙有缘很是疼爱。

    “不用的,不用的,旭子现在已经开始识字了,教他的使我们村里那个下来劳教的先生,有大学问的,不用来城里。”杨爸连忙摆手拒绝,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个二姑姑说的是真心话,但他却不想占这个便宜。

    吃商品粮的城里人也不容易,更何况杨东旭的二姑姥姥还是个寡妇,虽然孩子都带出来结婚上班了负担不大,但他还是不大想麻烦人家。

    “妈,我回来了,晚上吃什么?”坐在屋里没多久个青年骑着自行车进了院子,在他身后带着个打扮在这个时代很是时髦,看就是城里人的少妇,少妇怀里抱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自行车前面的篮子中放着个小书包。

    “吆,小杨来了,来城里有事情吗?”看到从屋里迎出来的杨爸,杨东旭的大舅舅愣了下,他舅妈的面色也有点不大好看。

    “什么小杨,小杨是你喊的吗?喊姐夫,以后在乱叫就不要进家门。”二姑姥姥直接吼了起来。

    杨东旭的大舅舅比杨爸要小些,以前也就是逢年过节走动下。自从年初杨东旭住院二姑姥姥托关系送礼弄了个病床,而且还垫了医药费之后,大舅舅就感觉自己家这个农村亲亲有点讨厌,连他老婆也是样的嘴脸。

    “没事的,没事的。”杨爸只能在旁边尴尬的摆手。

    “晚上你去和小三睡,让你媳妇和我睡,你小舅和小杨今天要留在这里过夜睡你房间。”狠狠的瞪了自己儿子眼,二姑姥姥转身向屋里走去。

    “那怎么行,我屋子里的被套......”大舅妈想要说什么被二姑姥姥瞪了眼没在说下去。

    “妈,三儿有脚臭,还不讲卫生,我不和他睡。”大舅舅脸的不情愿。

    可说的不讲卫生的时候,目光在杨爸身上打量了下,对于自己的小舅他不敢看过去。小时候回农村玩可没少被自己这个小舅揍。

    “不想和小三儿睡,给我睡马路去。”二姑姥姥放下怀里的杨东旭,目光已经开始冒火在屋子里寻思着趁手兵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