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你的读后感
    汉字拼音现在还没有,或者说有但还没有开始在全国普及,所以周先生教授杨东旭认字的方法就是个汉字,个汉字的硬塞。

    即便作为个曾经的初中生,杨东旭也会被每天打手板。没办法这些都是繁体字,根本不是它习惯使用的那些简体字,每天30个汉字,大部分连蒙带猜的杨东旭能认识大半,剩下的就像学生字样记住,天十几个生字总有两个不会的,不会就被打手板,每下手心都火辣辣的。

    再个就是写字,上世杨东旭的字就不怎么好看,后来有了手机和电脑年到头不写个字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更别说沾水用毛笔在木板上写字了。

    所以开始杨东旭的每个字都‘龙飞凤舞’的,要多大有多大。繁体字笔画多,不写大点根本写不下,因此杨东旭的手心开始再次遭殃。

    周先生可没有后世那种孩子还小,可以慢慢来的人性化教育思想。现在人普遍认为小孩就要从小严加教育,就好像棵小树小时候稍微斜点,长大肯定歪了。

    严师出高徒,棍棒之下出孝子在这个年代十分有市场。所以开始周先生就要求很严格,每笔划都必须做到,做不到左手手心直接遭殃,至于右手那是拿来继续练字不能打。

    不知道是真的打出来的效果,还是杨东旭的小手没有后世那像螃蟹爬的样连笔字的肌肉记忆,在经过半个多月左手被打的差点肿成馒头之后,杨东旭的毛笔字多少开始像点样子。

    毛笔字过关,硬笔字也提上了日程,钢笔是不用想了,那可是这个年代知识分子的标配,英雄牌,或者派克钢笔什么的现在都是奢侈品。

    当老师或者当官的弄个别在胸前,那就是知识分子的标致,别两个那绝对是大知识分子。至于别三个......不好意思你是个修钢笔的。

    没错修钢笔在这个年代也是个职业,而且还是专业技能很高的技术工,般人无法胜任的。

    既然钢笔没有,就算有墨水也是奢侈的东西,因此硬笔字练习就用铅笔替代,分钱根铅笔能用好几天,姐姐书包中那些快要捏不住的铅笔头是杨东旭的最好选择。

    三字经开头,千字文压后,每天篇古诗,个月没到就开始上些文言文。些简单化学什么的只教些元素名称和字符,反应公式什么的自己拿书背。

    英语现在在中国可不吃香,首先选择是俄语,哪怕已经和北边那个老大哥闹翻了,现在在中国会俄语的,也要比会英语的多得多。

    背书没有问题,小孩子本来记忆就好,加上杨东旭这个四十多岁的成熟思想,三字经,千字文什么的都是小菜,至于每天篇古诗,要是遇到他本来就会的,那就更节省时间了。

    化学什么的他又不想当什么科学家,周先生也不是这方面的老师,所以勉强背下公式就行,至于各种元素反应分子原子移动神马的,或者化学实验都先靠边。

    俄语成了杨东旭的克星,那种卷着舌头,或者各种颤音,第天差点没有让杨东旭舌头打结。而且周先生这里还没有什么俄语的小学课本,上来就是厚厚的马列主义直接要了杨东旭的老命。

    “把这段念遍。”周义仁指着好像鬼画符样的俄文书籍,点了点其中的个段落。

    杨东旭深吸口气舌头晃动几下,好像体育课做体操之前预热身体样。然后道道犹如二愣子无法控制自己大舌头的发音在屋子里炸响。

    “错了四个字。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周义仁扬起手中的竹板对着杨东旭的脑袋来了四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用再喂牛为主周义仁太闲,或者**年都没有教学生了,教育热情好似火山样的喷发,自从第次答应教授杨东旭之后,杨东旭就开始后悔用当学生这招来拉关系。

    现在如何拉关系已经没时间去想了,每天完成课业不挨揍已经消耗掉了他全部的精力。尤其是看到他的进步,父母竟然送来条鱼,只鸡,馓子和果子在农村属于极高待遇的四色礼之后,他就处在了老师和父母混合双打的模式中。

    “你很聪明,就是不用心,每天脑子中竟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怎么考大学?”每个错误的地方念十遍,发现没有出错。让杨东旭把这个段落在用铅笔头抄十遍,周义仁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杨东旭很聪明可以考上大学,这是周义仁对他父母说的。也是他父母送给周义仁四色礼的原因。

    只可惜农村人没有长远的目光,虽然希望自己儿子以后能考上大学吃上城里的商品粮。但又不想耽搁田里的那些活,所以每天中午四个小时已经是杨东旭父母挤出来的时间。其他时间他需要带妹妹,不能影响父母下地。

    每每想到自己学生大部分时间不是用在学习上,而是带着个流鼻涕的小女孩,和群小屁孩胡闹周义仁都气不打处来,可现在的农村就这样,杨东旭的母亲可不是小孩子,就连大爷爷在这件事情上都不站在他这边,有气也只能忍着。

    不过杨东旭的确聪明,教了那么多年的书,尤其是在燕京大学教的那些学生,可以说都是当时中国的尖子,也没发现有比杨东旭聪明的。

    那个小孩第天识字,教了二十个生字几分钟的时间就能记住半多?而且第二天几乎能全部记住?虽然写起来不能看,但这和聪明无关。

    于是第二天周义仁教了三十个字,杨东旭又勉强记住,第三天直接上升到了五十个字,个星期不到杨东旭可以自己勉强读些文言文了,如此聪明的学生别说见过,他以前听都没听说过。

    于是各种教学开始翻倍,速度也不断加快,他想看看这个聪明孩子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如果杨东旭知道自己想要先表现的聪明点,给周义仁留下好的印象,怕他嫌自己笨不教自己。结果弄巧成拙课业成几何形式增加会不会欲哭无泪.......

    其实周义仁冤枉杨东旭了,他学习不是不认真,而是很认真了,连吃奶得劲都用出来了。可是俄语他上辈子真的没学过,英语都要比俄语懂些。

    可周义仁显然想不到这个,他只感觉学汉字的时候杨东旭那么聪明,俄语却这么吃力就是在偷奸耍滑。就算汉语发音因为是生活环境的原因学的的确快点,可学俄语的速度总不能像蜗牛和兔子速度的对比吧?瞬间杨东旭的学习变成了地狱模式......手心整天都是火辣辣的。

    等杨东旭抄完俄文,周义仁拿着竹板指了指旁边:“把这些读读,然后说下自己的感觉。”

    周义仁指的是叠报纸,自从个多月前个叫陈为民的地区专员的官员匆匆来到杨家村,周义仁拒绝离开这里说什么事情还不成熟之后。他的生活得到了定改善,报纸个星期也有人送来大堆,那个什么专员也会时不时过来和周义仁秉烛夜谈下。

    专员自然是地区的专员,说是什么把手。镇长,市委书记什么的杨东旭知道。这个年头地区专员什么的他只是知半解不是很懂。

    不过这个专员是周义仁的个学生,来的目的是因为上面错误的高压开始松动,平反些人,大平反的浪潮已经掀起,这些东西杨东旭还是知道的。

    不过周先生出于谨慎考虑,暂时还准备观望下,并没有递交材料,或者联系以前的些同事朋友准备再等等让杨东旭松了口气。

    把所有报纸都看了遍,杨东旭把报纸叠好放下看向周先生。

    “说下自己的感想。”周义仁站起来在屋子里走动几下,伸了伸有些发酸的身体。

    “那个......好像要设特区了。”杨东旭挠了挠头说道。

    “哦。”周义仁愣了下,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几步来到报纸旁边,打开张报纸看了几眼,眼睛开始放光的看着杨东旭开口问道:“你的感觉依据是什么?”

    杨东旭瞬间有点傻眼,他哪里有什么依据?设立特区还是他苦思冥想从脑海深处挖出来的记忆,因为前世他就在深圳国企上班。

    有次国企有上面的人来做检查,于是领导就把所有工人集中起来做了个狗屁不通的知识培训,那个时候的培训基本上都是胡子眉毛把抓,其中就有深圳设立特区的发展史。

    “报纸上不是说要改革发展经济嘛,发展经济就是做生意,做生意肯定就要选个做生意的地方不是吗?”杨东旭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周义仁给他看的报纸可不只是最近的,最早可以追溯到去年年初。所以些大致的事情杨东旭有个印象,只能东拼西凑组织下。

    说真的除了繁重的课业,以及体罚之外。周义仁是个合格的老师,而且是个有长远目光的老师。他的教学从来不拘泥课本,有的时候会延伸到些当时的社会环境,比如说看报纸作总结就是让杨东旭在学习的同时结合下现在中国的实际情况。

    “还有呢?”杨东旭的话让周义仁目光更加明亮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