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分地
    把弹弓留下?怎么可能。要是真留下了那自己浪费了那么多脑细胞弄的计划不是都白忙活了。

    “不要,不要......”根本不用酝酿,小手握着弹弓架杨东旭直接裂开大嘴就准备哭。

    “嗨......今天撞邪了,你真的想挨打是吧?”看到儿子如此不给面子,杨爸瞬间火大。

    “不拿,不拿,来乖乖不哭。”杨东旭哭他姥爷和姥姥差点心疼死了,“多大的人了还吓唬孩子,你不想带留在这里,我帮你带。”

    得,老丈人和丈母娘起出手维护,在这里揍这个不听话的小子显然不行。杨东旭的父亲只好横了他眼,提着些姥爷和姥姥装进筐里的果子,还有罐不多见的罐头推嚷几下。抱着脸上还挂着泪珠的杨东旭离开。

    路上杨东旭很乖,不乖不行啊,没有姥爷姥姥的撑腰多说个字就挨打啊。所以路上杨东旭老爹让他走着就走着,实在走不动就去抱自己老妈的大腿,然后让自己老妈发号施令在坐在自己老爹脖子上,轻易绝不靠近。

    “爸,爸......”坐在郁闷老爹的脖子上,老老实实的杨东旭突然拿自己的小手啪啪啪的打着自己老爹的脑门。

    “你是今天不挨顿打作的慌是吧?”手提着筐,手抓住杨东旭身上的棉袄,已经忍了半天的杨东旭老爹准备把他弄下来揍顿,不然总感觉今天气不顺。

    虽然拍自己老爹脑门力气不小,这不无报复的成分在里面。但杨东旭可不想真的挨揍,这个年月揍孩子虽然留手可实打的成分可不少,巴掌下去老疼了。

    “野鸡,野鸡,打,打......”杨东旭毫不客气手抓住自己老爹的耳朵,另外只手把脖子上弹弓拿下来在老爹面前晃悠,指着不远处已经在绿油油麦田中晃悠的野鸡。

    被儿子下揪住耳朵,杨爸差点被疼的他把手里的筐扔出去。但下刻他就按照儿子的指引看到不远处麦田中晃悠的野鸡。

    野鸡没什么稀奇的,就是在杨东旭重生之前回家偶尔也能听到野鸡的叫声。更别说现在的父亲了,可野鸡和弹弓组合在起,他瞬间忘记了揍孩子这件事情。

    “下来。”杨东旭老爹抓着儿子棉袄的手向上撑了下,这下杨东旭没反抗松开手里的耳朵乖乖下来,还很狗腿的把弹弓递给自己老爹,跑到路边准备找好像小石子样的砂浆当子弹。

    不过他老爹比他更快,拿着弹弓几个大步向前,还不耽搁弯腰捡几颗‘子弹’放进弹包中。弹弓杨东旭的老爹是玩过的,而且玩的就是这个。

    虽然他不像杨东旭这样直接黑了自己小姥爷的弹弓,但偶尔来的时候玩下弹弓。杨东旭小姥爷还是给他这个大哥的女婿点面子的。所以他的弹弓技术不错。

    原本悠哉悠哉在麦田中啄麦苗的野鸡,发现有人靠近只是傻傻的看了两眼没太在意。这个两条腿的家伙自己遇到过,不止个来追过自己的,最后都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吃灰,只要自己两只翅膀扇对方根本撵不上。

    当杨东旭老爹距离它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只大公鸡昂着头盯着不远处的两脚怪,杨东旭的老爹已经把弹弓开始拉开,它感觉到了杀意。不好!有刁民想害朕。

    噗噗腾腾......阵鸡飞狗跳,几只野鸡仓惶向着远处的苇子地狂奔,跑着跑着翅膀展飞了起来。

    而在麦地里它们的个同伴好像无头苍蝇样在地上乱扑腾,鸡毛四下乱飞。几个健步上前,杨东旭老爹把按住扑腾的野鸡,只手抓住两只翅膀根部拎起看,野鸡半个头已经没了,显然活不成了。

    “啊啊啊......老爸好厉害......老爸好牛b。”刚才在路上屏住呼吸怕吓跑野鸡的杨东旭挥舞着小短腿快速向麦田中跑去。原本在老妈怀里安静待着的妹妹丹丹挥舞着小手挣扎着也想下来。

    这是只大公鸡,显然看到目标的时候杨东旭的老爸是有选择性的。野鸡中公鸡要比母鸡体型大很多,而且羽毛也更加鲜亮。眼前这只大公鸡重量少说也有七八斤左右。

    “别靠近有血,弄身上怎么办?”听着儿子的叫喊声,虽然感觉词语有点新颖,可无法打扰此时杨东旭老爹愉快的心情。拎着野鸡好像打了胜仗的将军样,对着杨东旭老妈晃了晃脸上的神情十分嘚瑟。

    在路边的个小壕沟里面,杨东旭老爹拎着野鸡让它头朝下,把鸡血尽量都流出来。然后随意扔了几块土坷垃掩盖下‘犯罪现场’的血迹,把野鸡放进筐里盖了起来。

    前天的分鱼,今天和老丈人的谈话,让杨东旭老爹的思想放开了些。但现在还不能显摆,再说个弹弓就够他显摆的了,野鸡还是藏起来的好。

    “儿子,弹弓我帮你收着。”把弹弓直接揣进自己兜里根本不给杨东旭反抗的机会,这个时候反抗也没用。把杨东旭再次顶在自己脖子上美滋滋的继续走路。

    “多大的人了,还抢孩子的东西玩。”旁边杨东旭的老妈给自己儿子说了句公道话。可惜脸皮厚的老爹装作根本没听见。

    有了武器,再加上杨东旭这个不靠谱的老爹,他的肉食很快丰富起来。野鸡,野鸭,老斑鸠,甚至时不时从草垛中跑出来的黄鼠狼,都是杨东旭这个看到大树都要来两下练习自己弹弓技术精力旺盛老爹的目标。

    有肉垫肚子,再配上农村根本就不缺的大白菜,以及随着温度上升之后的各种野菜。杨东旭的小身板开始点点的往上长。

    每天跟着村子里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到处疯,当做锻炼。时不时去骚扰下农具屋里的周义仁,然后就是跟着父亲河岸上到不断溜达寻找目标。杨东旭每天生活都过得十分充实。

    当夏天到了按照生日来算已经六岁的杨东旭个头长了不少,瘦小的小身板也多了不少肉。虽然不像自己小妹那样小脸圆嘟嘟的,但比起其他营养不良的孩子显然要精神的多。

    麦子收下来入库之后杨家村发生了件大事,准确的来说这件事情在四周的县乡下面的村子里都时有发生。

    当麦子收完,小岗村那边传来的消息去掉上交的公粮,每家每户余粮足够家人吃的之后,很多人都不淡定了。

    大爷爷跑了几次大队,甚至去了镇里,杨东旭老爹也往老丈人那边跑了好几次。于是大爷爷买了挂鞭炮带上火纸,去村子里墓地里祈求下祖宗们的庇佑之后,杨家村也开始分地了。

    既然要分,分的自然不单单是地,农具屋中的那些农具,集体的牛羊,猪什么的。还有田间地头的那些树,四个宅子四周的竹林,甚至就算个小壕沟也要分清楚。

    毕竟这个时候要是谁家少点,多点的,肯定会闹事情。出事引起上面重视要被抓典型的。

    分地人容易按照人头来,统计下村子里总共的人数和田地,看看个人该分多少,只看人头不问年龄,哪怕你是今天出生的小娃娃也有块属于自己的地。

    当然田地虽然在村子四周,但有的地势高,有的地势低,靠河岸的显然更加肥沃,所以不可能家的地连连成大块,好地划分下,孬地也划分下,每样每家人都沾点。至于那些还没开垦的荒地,依然属于全村所有以后再说。

    打谷场四周公家的仓库很快彻底空了下来。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所有东西都分配完毕,毕竟时间耽搁不得,麦子收了之后还要夏种呢。

    “就知道吃,你要那几棵破枣树干嘛,能当饭吃?”看着杨东旭老爹大碗面条下肚,他母亲实在忍不住吼了起来。

    在她看来那些枣树显然没有田地重要,或者换几棵其他树也成,至少能够伐了做点桌椅板凳什么的。枣树的木材虽然不错,但长的却不周正,而且长得很慢,那几棵枣树现在伐了吧怪可惜的,不伐的话她看着窝心。

    “娘们儿懂什么?其他的树有个屁用,我这是给儿子准备的好吧?等他长大结婚了拿那几棵枣树做床多敞亮。”杨东旭的老爹瞪了自己老婆眼。

    旁边正在扒拉饭的杨旭东看了自己老爹眼继续吃饭,两世为人他才发现自己老爹的口才竟然不错。

    明明是死要面子在分树的时候被几个叔叔伯伯挤兑了几句,抹不开脸拒绝于是只能要了没人要的枣树,现在颠倒黑白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

    不过他老爹话语却不假,在农村用枣树做床的确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也有早生贵子的寓意。遇到讲究的人这几颗枣树的确能卖出高价。

    可眼下农村人眼中田地比什么都重要,而且没了地主,大家都知道节省,什么东西凑合下就可以了。拿几棵枣树想要买高价估计还要等好几年之后才行。

    “看什么看,吃你的饭。”虽然低头及时,杨东旭后脑勺还是被自己老爹拍了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