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弹弓
    杨东旭的姥爷兄弟三个人,还有个姐姐个妹妹。三兄弟中杨东旭的二姥爷最有出息现在还在部队中当兵。

    如果把中国分为东西南北四个角的话,除了西边没去过,杨东旭的二姥爷在剩下的三角都当过兵,但职位直不高。用杨东旭二姥爷话说就是:“上半辈子竟跟着大部队全中国到处溜达,没占大便宜,也没吃亏。”

    杨东旭太姥姥和太姥爷去世的早,开始没条件张罗门亲事。等条件好起来能张罗的时候小姥爷已经三十多了。

    小姥爷性子硬,不愿意娶寡妇,可在这个十七八,甚至十五六就结婚的年代,谁家还有三十多的大姑娘?

    在杨东旭的记忆中小姥爷直到去世依然是光棍个,过两年等社会渐渐放开,他就在街坊四邻的言语压力下,丢掉现在的工作外出跑船去了。

    挣了些钱,辈子生活水平还算不错,活得在杨东旭看来十分潇洒。就是死的时候可能没有亲生儿女养老送终有些凄惨。

    杨东旭的姥爷只有四个女儿没有儿子,其中他母亲也和小姨是姥爷亲生的,大姨和二姨是姥姥之前逃难带过来的。

    所以除了有些本事的二姥爷自己找了个老婆,杨东旭的姥爷娶得也是个寡妇。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年代很常见,直到小姥爷去世,杨东旭也想不明白他为啥这么坚持不娶寡妇。

    跑到村西头打谷场农具屋杨旭东看见自己小姥爷正在小睡,急吼吼的跑了过去,喊了声小姥爷,三十多岁的小姥爷把杨东旭顶在脖子上开始逗他玩。

    上辈子他和自己小姥爷的感情就不错,尤其是小时候二姥爷家人不再这边,大姑姥的儿子比杨东旭的父亲还大,二姑姥家的在城里吃商品粮般不回来。

    小姨这边第个孩子还是个女儿,至于大姨和二姨那边的儿子小姥爷根本不怎么搭理。所以杨东旭这个小外孙就成了他的心肝宝贝,要什么给什么,比杨东旭的亲姥爷都要宠的多。

    “小姥爷,弹弓,弹弓......”虽然知道自己小姥爷虽然个头有点矮但力气却不小,自己双腿被他大手抓着不会掉下来,但他还是忍不住抱住小姥爷的额头大喊着。

    弹弓!没错这就是杨东旭跑来小姥爷这边的原因。小姥爷不光管着冉油坊的农具屋,平常他是在乡里上班的,做的修理自行车的活计。

    别看只是修理自行车,而不是汽车。这个时候的自行车相比于后世的小汽车社会地位可点不低,哪家要是能有辆自行车绝对是稀罕物。所以小姥爷绝对算是个技术工。

    三十多岁的小姥爷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混子,因为单身因此有点爱玩。民兵大队的枪他都有,但杨旭东显然不能要那个,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要弹弓了。

    弹弓可以说是这个年代小孩手中的神器,弹包无所谓用破布缝在起就能勉强用下,弹弓架用木头的随便找,可橡皮筋可不是那么好弄的。

    这个橡皮筋可不是女孩子用来扎头发的那种橡皮筋,而是截小节用在自行车打气口的橡皮筋,这是制作弹弓的绝佳材料。

    杨东旭的小姥爷自己的弹弓就是用这个橡皮筋做的,他的第个弹弓也是小姥爷送他的。不过那是他已经九岁多的时候了。

    “给,不过你拉不开的。”小姥爷弯腰从自己枕头下面拿出个弹弓出来。

    弹弓边有三条橡皮筋合成六道,两边加在起就是12道。这玩意短距离的威力和子弹差不多,野鸡,野鸭的脑袋能弹弓打爆。

    小手拿着弹弓拉扯下,12道橡皮筋的力量的确不是杨东旭不到六岁的小力气能拉开的。哪怕他是农村孩子平常很猴力气不小。

    不过这个可不是给他自己用的,这玩意是他拿回去让他老爸用的。杨东旭老爸杨如十七岁多点就和他母亲结婚了。

    母亲比父亲大三岁,现在结婚也就八年多,也就说他父亲现在才二十五岁。二十五岁的的年龄在后世能干嘛?大学刚毕业没几年,也就是还在社会上磨炼的年龄。

    在农村这么大的年龄虽然已经做了父亲,但依然有点爱玩的。夏季在河里面游泳同村的人比赛追逐,从来没有少过杨东旭父亲的身影。

    杨东旭上小学每年夏天游泳依然如此,直到父亲三十多岁之后才稳重些。

    当然这个弹弓拿回去可不是给父亲去显摆玩的。而是对付野鸡也野鸭子的,虽然现在野物不少黄鼠狼更是在家里乱窜逮老鼠。可野物即使呆了点,但并不傻,你去抓它,它肯定逃跑的。

    农村人虽然体力不错,但也不可能在旷野中追的上时不时展开翅膀飞下的野鸡和河里的野鸭。名兵团的枪杨东旭小姥爷虽然能借来玩几天,但显然不能给他父亲玩。

    而且他老爹的弹弓技术可以说百发百中,枪法如何杨东旭就不知道了。至于为了他知道自己老爹弹弓技术高超,自然是因为杨东旭第个弹弓他玩的还没有自己老爹玩的多的原因。

    他都九岁了,自己老爹竟然还抢自己的玩具,遇到这么个不靠谱的爹,他想想都是泪啊。

    玩闹会儿,小姥爷想把弹弓收起来,这毕竟也是他显摆的神器之。姥爷那边已经喊吃饭了。可他要杨东旭就裂开大嘴哭,试了两次之后小姥爷也就放弃了。

    反正杨东旭要等到下午三四点钟才回家的,甚至不回家在这边玩两天都有可能。找机会用糖,或者弄把小木刀什么的就哄下来了,没必要这个时候惹孩子哭。

    吃完午饭母亲抱着小妹去街坊四邻中串门去了,小妹才三岁来到个相对陌生的地方,自然要母亲带着,他这个哥哥可哄不好。

    小姥爷扛着杨东旭去了农具屋那边,不会儿就和同村的个老头插马杠上了,看了眼把弹弓挂在脖子上的杨东旭,身边几个小屁孩怎么哄都不给摸,只能挂在他脖子上看,甚至还挥舞小拳头揍哭个。

    小姥爷这边彻底放心,于是开始全力插马,定要把对面这个小老头赢的满地找牙,竟然敢挑衅自己的插马技术,尤其是杨东旭还特意跑过来给自己小姥爷加油的情况下,即便你是我六叔也不能手下留情。

    “小姥爷,我回姥爷家玩了,快点打败六太姥爷来找我玩。”和几个小屁孩追逐会儿杨东旭对着插马的小姥爷喊道。

    “嗯,我会儿就过去,你别把弹弓弄丢了。”小姥爷头也没抬挥了挥手。

    “我说喇叭(小姥爷小名)这盘你可赢不了。”原本已经输了两盘的嘴里叼着烟袋的六太姥爷听到杨东旭的喊声,以及小姥爷的应答立马就不愿意了。

    原本插马技术竟然输给个后辈他就有点脸上无光,更别说还被个小孩给轻视了。

    “这盘输了又怎么样,你已经输了两盘了。”小姥爷依然不给自己这个同族的六叔面子。

    “小姥爷快跑,六太姥爷输的要打人了。”还没等六太姥爷说话,杨东旭又开始在旁边起哄。

    群在旁边围观的街坊邻里大声笑了起来。

    看到这盘的确没啥希望赢了,小姥爷丢掉自己手里的小棍,准备起身顶着杨东旭四处溜达下,或者去乡里买点糖给他吃也行。自己这个小外孙除了拿着弹弓谁都不让碰之外,说话让他太高兴了必须奖励下。

    “前面不算,你别走,我们再来几盘,我还不信邪了。”看到小姥爷想离开,六太姥爷自然不愿意了。

    “再来几盘都样,今天你还必须信下邪。”屁股刚离开地面的小姥爷又坐了回去。必须要证明下自己插马的技术,看看以后谁还敢质疑自己年轻技术不行。

    看着小姥爷短时间内不可能离开这里,杨东旭咧嘴笑,在几个小屁孩的陪同下向着姥爷家跑去。

    “爸,我想回家。”跑到姥爷住处,杨东旭大声喊道。

    “回什么家?在家吵着要来,来了就又回家,还翻天了你。”杨东旭的老爸毫不犹豫瞪了杨东旭眼,要不是旁边还坐着姥爷,早就巴掌拍到屁股上了。

    “旭子,来来来,姥姥这里有冰糖。”杨东旭姥姥对他招了招手。

    杨东旭的姥姥是个小脚老太太,出身在这个年代显然不好,毕竟大户人家的小姐才裹脚的。

    “不嘛,我要回家。”杨东旭忍着恶寒开始撒娇。

    “还真翻天了你。”杨爸呼的声站起来,伸手就要抓杨东旭过来对着屁股甩几巴掌。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他要回去,你就回去,你打孩子下看看。”直没说话的姥爷瞪了眼睛,隔代亲在这个年代也是很有市场,更何况姥爷只有杨东旭这个大外孙。

    被姥爷瞪,杨东旭老爹自然瞬间没了脾气。不过看自己儿子的目光显然不友善,准备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下这个小子。

    也谈的差不多了,虽然时间还早,但也是下午两点多左右了。让杨东旭去喊自己母亲,他收拾下东西准备离开。

    抱着杨东旭准备走的时候,他老爹看到他脖子上的弹弓愣了下,随后说道:“把弹弓给你小姥爷留下。”

    求收藏和推荐票,这可是新书的命根子,求给位大大奉献下,拜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