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走亲戚
    周先生住的屋子不小,毕竟放着全村的农用工具和其他杂物小了也放不下。不过以前的工具杂物都是胡乱堆放的,稍稍归整下能腾出不少的空间。

    屋子里除了各种农具之外最多的就是书,几乎占据了整个农居房三分之的面积,书堆前面是个小床被子显得有些单薄,再向前就是各种杂物了。

    自从生产队不吃大锅饭之后,农具房的门口简单用木头和茅草搭建了个简易厨房,几块土坯上面架着口边缘豁口的锅,这就是周先生平常吃饭的地方。

    “哥哥走。”很大但显得拥挤的农具房中响起道稚嫩的声音。

    低头正在认真看和厚厚砖头有的比书作斗争的周先生抬起头随声看去,两个小孩映入他的眼帘中。

    刚jin ru这里杨东旭就被那堆堆的书籍给震撼了,尤其是那些线装书看就有些年份,让他瞬间想到了古董差点流口水。

    而极度的安静让只有三岁的丹丹显然有些害怕,所以站了会儿发现自己哥哥没动静,不禁拉了他下开口打破了安静。

    “出去玩,这里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在这里捣乱小心你大爷爷揍你屁股。”周义仁抬头看了杨东旭眼挥了挥手让这两个孩子离开。

    周仁义的个子很高大,身高米八以上,这个个头放在现在明显是高个。几年的磨难生活尤其是精神上的压力,让仅仅不四十多岁的他头发已经花白,腰也有些佝偻。

    “我能看那些书吗?”杨东旭显然不会因为周义仁的句话离开,反而指了指周义仁身后那堆堆书说道。

    “哥哥走。”没等周义仁说话,身边的小布点又拉了杨东旭下,眼泪已经开始在她的小眼眶中打转。

    显然只有三岁的丹丹没有见过周义仁,被那么大的个子看眼她没有直接被吓哭已经算是坚强了。可就算再坚强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呆。

    “你想看书?”周义仁看了杨东旭眼,然后取下鼻梁上少了根镜腿,拿绳子当镜腿套在耳朵上的老花镜用衣服擦了擦。

    “那个......下次再说。”杨东旭歉意的笑了笑,转身拉着丹丹的小手,抱是抱不动,只能半抱着,边走边嘴里哄着:“不哭,不哭,哥哥会儿给你找糖吃。”

    虽然和周义仁拉关系很重要,但妹妹更重要。前世杨东旭就欠自己这个幺妹颇多,姐姐后来打工认识了远在sc的姐夫嫁到了外地。

    四十多岁还是老光棍的他基本不回家,哪怕是过春节也是几年才回去次。父母差不多都是自己这个妹妹照顾的,现在杨东旭对自己父母的愧疚,都不如对眼前这个幺妹多。看到妹妹都哭了自然是天大的事情,什么拉关系找助力统统靠边站。

    看着哄着丹丹离开的杨东旭周义仁不禁愣了下,虽然他拿掉眼镜之后眼神有点不好使,但杨东旭占的距离并不远,表情大致还能看的清楚。

    所以杨东旭刚才那种苦笑,无奈,但却有无法掩饰溺爱的神情被周义仁看在眼里。这些明显不应该出现在眼前这个不到六岁娃娃脸上的神情,瞬间表现的淋漓尽致。

    就好似个成年人在溺爱自己女儿般,让周义仁时间感觉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急忙戴上眼镜杨东旭留下的只是个背影和农村常拿来哄孩子的话语。

    摇了摇头让有些恍惚的大脑清醒些,周义仁继续低头看书,不过杨东旭的样子却在他脑海中留下了印象。

    糖杨东旭家里显然没有,在这个计划经济时代各种物资都极具缺乏。除了大爷爷身为干部能领到工资待遇好点偶尔兜里会出现几块冰糖之外,全村家里翻遍都找不到几块糖。

    从农具屋出来,跟着大亮那几个小屁孩,从打谷场东边跑到西边,从北边跑到南边,相互追逐你也不知道在玩什么反正很开心。

    牵着妹妹丹丹杨东旭也咧开嘴在笑,但显然不如身边这些小屁孩开心,他只所以跟着跑不是想要重温下童年。而是他这个小身板有点弱全当是锻炼了。

    中午上学的那些大孩子回来,打谷场上更加热闹,不是这个把那个撞到了,就是那个把这个揍哭了,但眼泪还没干会儿又开始在起疯。

    怕自己妹妹个头小被弄哭了,大孩子参与进来之后杨东旭就带着她回家了。

    回到家杨东旭的姐姐正在烧锅准备做饭,这年头小学的作业不多,因为就两本书语文和数学。至于什么英语,思想品德什么的,那是上初中才有的课本,现在的小学没那么讲究。

    甚至英语都不怎么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是中国人,不学外国文,不懂abc,照当接班人......

    所以家里大点的女孩回家之后基本上都是帮着做家务,或者带弟弟妹妹什么的,再大点下地干活是常态。饭才做到半杨东旭的父亲开会结束回到了家中。

    “怎么说的?”杨妈急忙问道。

    “说等等看,看看那边到底怎样再说。大爹分鱼的事情不知道那个王八岛捅到大队(几个自然村上级)去了,昨天晚上就被那个什么大队长叫到大队上,今天上午才回来。”

    “大爹没事吧?”杨妈面色变了下。

    “没事,怎么可能有事,咱杨家村百十户人也不是好惹的,他们要是敢把大爹关起来,三叔他们早就召集人把大队给拆了。说是在大队长家里呆了夜,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杨爸摆了摆手。

    现在农村的家族力量可比以后同姓的同村人抱团多了,基本上个村里人出事,群村里人就冲了过去。上学的小屁孩在学校打架都知道喊同村高年级的人帮忙,更何况大爷爷可是村长。

    关了大爷爷那就等于打杨家村的脸,在这个脸面比什么都重要的年代,拆大队关人的地方都是轻的,弄不好大队长都要挨揍。

    “妈,我想去姥爷家玩?”吃饭的时候杨东旭喊道。

    “去什么去,在家老实待着。”杨妈拿着筷子在儿子头上敲了下。

    这个时候走亲戚可以说是种负担,不是距离太远。而是亲戚家也没有多少吃的,你去趟人家为了面子肯定要招待,这不是给亲戚增添麻烦吗?

    打过之后杨妈放下筷子开口说道:“要不明天你去咱爹那边问问?”

    杨东旭的姥爷在七八里地之外的冉油坊,虽然从小到大杨东旭也不知道那个地方的油坊在哪个地方,可那个村子就叫这个名字。

    相对于杨家村冉油坊要小些,大概只有五十多户人家,不过村子里却有个小学,而且距离乡政、府所在地冉庙很近,杨东旭的姥爷是村子里的村长,家里在十里八乡都很有名望。

    当初他母亲嫁给父亲,算是下嫁。杨东旭的老爸算是高攀,偶尔夫妻两个吵架的时候。杨东旭母亲总喜欢拿这个事压他父亲。

    “行,明天我去问问。”杨爸点了点头。

    相对于杨东旭大爷爷只能和大队长接上话,杨东旭的姥爷可是能和乡里干部说上话的人。乡里显然要比大队高级,消息自然要灵通些。

    两颗白菜条鲤鱼,不要嫌少这已经是大礼了,过年的时候送礼也就两包果子(不是水果,封好的成包大京果等礼品)两包糖。富裕的四包果子,四包糖,再富裕再加些细面馓子就已经是体面人了。

    至于大鱼再富裕的人也不会送,因为家里根本没有鱼。鱼在水里都快成精了,但你就是不能吃。

    看着鲤鱼杨东旭觉得昨天的那筷子白挨了。因为鲤鱼现在和活蹦乱跳呢,这显然不是刚从宅子壕中抓的,而是分给他们家的那条大鲤鱼杨东旭父亲根本就没杀了清理,而是放进了水缸中养着。

    为什么养着呢?自然是母亲早就打算好送给姥爷家的,就算昨天吃饭的时候杨东旭不多上嘴,这两天也要去他姥爷家趟。

    这年头走亲戚只能走路去,村子里虽然有牛车,但那是集体财产显然不能让私人占便宜。

    杨东旭的母亲抱着妹妹丹丹,父亲提着个筐白菜和鲤鱼放在里面用块布盖着。虽然这样的礼品桶扁担挑着更合适可以显摆下。

    可杨东旭父亲显然不想给大爷爷找麻烦,毕竟人家知道是人家知道,你在显摆那就不对了。

    到后宅和大爷爷打了声招呼,让姐姐红影中午回来去他们家吃个午饭去上学。杨东旭没人抱只能屁颠屁颠在后面跑着。

    走了段距离气喘吁吁的杨东旭如愿以偿的骑在了父亲的脖子上,可还没在手提着筐,边顶着他的父亲脖子上舒服会儿,母亲怀里的小妹哭闹起来。

    没办法杨东旭只好下来让母亲背着,小妹丹丹在父亲脖子上坐的十分欢快。小手紧紧抓住父亲的耳朵,在母亲的鼓励下揪的父亲龇牙咧嘴的。

    七八里的路程即便是徒步也不是很远,而且这个时候田间还多那些斜着的小路更是节省距离。看着太阳大约是十点多出发的,也就十点多点就走到了姥爷家。

    刚到姥爷家杨东旭就欢呼声向村子西边跑去,哪里是小老爷的住处,这才是杨东旭要来姥爷家的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