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挨揍
    “听我指挥,听我指挥,大将和我推这头竹竿,小五和大亮推另外头。快点,快点......”看着竹竿先是动了下,随后在冰窟窿上不断晃动杨东旭扑上去压住。

    四个小屁孩两个人边,撅着屁股贴着冰面开始推竹竿。竹竿本来就是圆的还很粗,几个人的小手只能握半,所以不存在冰面和竹竿夹住手指头的问题。

    四个小孩子虽然年龄都不大,可农村的孩子皮实,四五岁爬树掏鸟窝的事情常干所以力气不小,加上冰面没什么阻力,推着竹竿跑了段距离,条黑鱼从冰窟窿中被拉了出来。

    “拐弯,拐弯,往岸边跑。”感觉后面猛然轻,面色憋的通红的杨东旭站了起来。

    大亮几个小孩脸上露出喜色欢呼声,四个人抬着竹竿的两端撒腿向岸边跑去,黑鱼在冰面上拖着和他们起跑。

    到了岸边心脏砰砰跳的杨东旭才松了口气,回头看了眼黑鱼双目放光。身青黑色的黑鱼和他的腿样粗,至少有个六七斤的重量。

    “你们三个看着,别让它跑了,我们继续钓。小心点,别让它打到了。”不用杨东旭动手,停下来之后黑鱼自己就把没有倒刺的钩从嘴里吐了出来,在冰面上不断拍打着。

    冰面很滑,拍打几下黑鱼开始在冰面上滑行准备找个洞逃跑,不过岸边都被冻的嘎嘣结实它显然逃不走。可这条鱼的力气可不小被打下像自己妹妹这样的小孩肯定被打哭。

    让几个小的看着黑鱼别跑远了,要是跑远就用脚踢回来,踢脚就跑别被反击了,杨东旭四个人回到了冰窟窿的位置。

    有了第个收获大亮几人忘记了回家会不会挨打,已经沉浸在了从未有过的冬季钓鱼兴奋中,挨打抛在了脑后。

    不知道是河里的鱼是真的多得泛滥了,还是冰窟窿附近的空气好,以及这些肉食鱼已经逐渐开口准备吃东西了。

    不到半个小时杨东旭几个人弄了四条黑鱼和三条鲶鱼上来,这还不算有两条脱钩跑的,其中最小的也有三四斤的重量绝对的大丰收。

    “大将只有个人,那条最大的黑鱼归他,第二大的黑鱼和最小的黑鱼是我的,第三大的鲶鱼和第二小的黑鱼是大亮家的,中间两条差不多给小五家。”抬头看了眼太阳,杨东旭拒绝大亮再去找个癞蛤蟆钓鱼的提议开始分鱼。

    虽然大亮和小五几人对大将那条十多斤中的黑鱼很是眼热,不过看到自己家有两条鱼加起来比大将那条大的多也没说什么。

    “旭子哥,我不敢拿。”十分高兴分到最大条鱼的大将,想要去拿那条大黑鱼,结果大黑鱼拍打几下尾巴差点没打在他的脸上,大将说话开始带着哭音。

    “额......”杨东旭不禁有点挠头,他现在可不是大人,这些鱼最小的也有三四斤,这群下屁孩中最大的是自己,还不到六岁,十几斤的活鱼显然无法弄回家。

    想尝试弄线从鱼鳃中传过去,然后让大将拖着回家,看到黑鱼那口狰狞的牙齿,再看看自己的小手杨东旭放弃了,他可不想做九指神丐。

    原本杨东旭想的是弄到鱼悄悄的进村,或者几个小孩拉着鱼回去,大人也就看几眼,眼红的说点风凉话而已,可现在看来收获太丰盛了,不得不叫家长。

    “小五你跑得快,去木匠屋把大爷爷喊来吧,让他弄个绳子,或者那个大袋子过来,这个没办法抱回去。”杨东旭无奈的说道。

    “他们知道了会不会分我们的鱼?”大亮吸溜下自己的鼻涕十分担忧。

    “没事,分的话我把我的给他。”杨东旭摆了摆手让小五快去。

    只所以个大爷爷喊自己家长杨东旭自然有自己的考虑。大爷爷可是村长,虽然还有几个太爷爷在,但他说话却是言九鼎。

    最重要的是杨东旭知道这个大爷爷为人很刚正,虽然平时遇到调皮捣蛋的孩子,不管是谁家的屁股上都要挨上两巴掌,弄的小孩都有点怕他,可大爷爷心不坏。

    所以这个时候喊大爷爷过来最多屁股上挨几巴掌,但鱼肯定不会丢。要是叫家长过来,先不说大冬天跑到河中心钓鱼顿打跑不掉,说不定鱼还会被放回河里。

    就算不放回河里,大人带着鱼回去,即便说清楚鱼是他们这些小孩抓的,街坊邻里的怪话也肯定不断。毕竟这个年月人的胃里都缺肉啊。

    “快点去,要不然三强过来肯定把我们的鱼全部抢走的。”看到小五有点犹豫杨旭东不禁催促道。

    “那你们看好鱼,我去喊大爷爷。”想到三强小五迈着小短腿爬上了岸,然后小腿好像风火轮样向打谷场跑去。

    三强是西宅的,按辈分和杨东旭几人的父亲是辈的,他们应该喊叔叔才对。

    可三强是个混子,尤其是前两年他那个不生孩子的媳妇跑了之后,连生产队上工都不去了,整天和邻近几个村子里的混子偷鸡摸狗弄的人嫌狗厌的。所以杨东旭这辈稍微懂点事的小孩没人喊他叔。

    拿脚踢着黑鱼不让它跑太远,不会儿大爷爷的身影就出现在河岸上,怀里抱着想挣扎又不敢动的小五,身后还有刚才和他插马的三爷爷。

    “谁领的头,不要命了?”来到河边看着几个趴在那里不动的鱼,又看了看河中心那个冰窟窿大爷爷面色沉了下来。

    几个小屁孩低着头不敢说话,还在大爷爷怀里的小五差点被吓哭了。

    “旭子你最大,是不是你?”把小五放下大爷爷直接把杨东旭抓了过去,还没等杨东旭说话几个大巴掌就落在了屁股上。

    “啊......”虽然想要强忍着,可屁股上激烈的疼痛,不到六岁的身体迅速做出了该有的反应,鼻涕和眼泪瞬间在杨旭东脸上哗啦啦的。

    杨旭东哭,几个被吓的不敢之声的小屁孩个个都哭了出来。尤其是妹妹丹丹看着自己哥哥被打哭哭的最响亮。

    “哭个屁哭,要是掉进去你们都得喂鱼。”大爷爷吼了声,放开杨旭东,小男孩皮实挨两巴掌哭会儿没事,他伸手把唯的小女孩丹丹抱了起来。

    “不哭,不哭,在哭老马虎(农村吓唬小孩的怪兽)就过来抓你了,大爷爷兜里有冰糖给你吃。”抱着丹丹连哄带吓说了几句,大爷爷从口袋中拿出块有点脏的冰糖,在嘴里嘬了几下把脏的部分弄掉,塞进了丹丹的嘴里。

    不知道是被吓唬住了,还是冰糖很甜,丹丹在大爷爷怀里抽搐几下不再哭了。杨东旭也慢慢收声,大亮几个小屁孩显然畏惧大爷爷的威严,于是也不敢在哭。

    “老三收拾下,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教训番之后大爷爷对旁边抽着旱烟袋的三爷爷说说道。

    三爷爷也不说话,把旱烟袋在脚跟上磕了几下别在腰里,伸手捡起地上的竹竿把绳子从竹竿和鱼钩上解了下来分成两段。

    刚才听到杨东旭这几个小屁孩竟然在大河这边抓鱼,把大爷爷和三爷爷给吓的不轻,连忙抱着小五就跑了过来,根本没心思去注意小五嘴里什么绳子和大袋子。

    把鱼串成了两串从竹竿的两端套进去,把竹竿当做扁担扛在了肩膀上。

    “你们几个小屁崽子还站在那里干嘛?还不上去,回去再收拾你们。”看着杨旭东几个小屁孩还站在那里抹眼泪。

    大爷爷对着距离最近的杨旭东屁股上来了脚,没怎么用力不过也让杨旭东身体趔趄了下,连跑带爬的开始像河岸上跑去。

    不用问大爷爷已经认定杨旭东是罪魁祸首,不单单是因为他最大,还因为凿子和锤子就是这个家伙去木匠屋借的不是他还是谁?

    “大爷爷,吸溜......鱼.......鱼......吃鱼......吸溜......”还不是很懂事的丹丹,显然被大爷爷个糖就瞬间建立了好感,虽然还有点抽泣,但已经忘记了对大爷爷的恐惧指着被三爷爷挑着还在甩动尾巴的鱼含糊不清吸溜着鼻涕。

    “鱼,大鱼,回家让你妈给你做鱼吃,作孽哦。”大爷爷布满老茧的手擦了擦丹丹的小花脸摇了摇头。

    这年头就算庄稼丰收人也只能混个半包,小孩子虽然不会太饿着,但显然没多少好东西吃,尤其是肉,回头看了眼那个冰窟窿,大爷爷眼神变得坚定了些,心里显然做出了什么决定。

    回家......显然想多了,杨东旭几个小屁孩直接被带到了木匠屋,随后几个小屁孩的家长赶了过来。

    除了还在大爷爷怀里的丹丹,所有人的屁股都遭了殃。农村教育孩子先不管对不对,打顿再说,对了记忆深刻,错了记忆也能深刻箭双雕。

    “打个屁打,要打回家打去,在这里打孩子给谁看?”虽然刚才揍了杨东旭,但看到几个家长下手有点重大爷爷瞬间不愿意了。

    挣脱父母的手几个小屁孩直接跑到了大爷爷身边,刚才虽然对这个大爷爷有点畏惧。但现在他们清楚在这个大爷爷身边比较安全,至少不会挨打,小孩的思想就是这么简单直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