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重头再来
    如果人生可以再来次你会选择怎么活?投资房地产先定个小目标赚它个亿?努力学习从小打基础,利用自己先知先觉考取公务员正确站队,从此指点江山走上人生巅峰?或者积累资金杀入股票市场成为代股神世界首富......

    现在杨东旭告诉你如何选择,刚才想的规划都是扯淡,现在如何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是对个不到六岁的孩子来说。

    所以之前说的切和杨东旭没有丝毫关系他还只是个孩子,个脸懵b处于极度震惊中的孩子,颇有鬼上身中了邪的意思。很快咕咕叫的肚子,把他拉入了现实世界中。

    重生了......这是杨东旭的第个感觉。

    狠狠的掐了自己把,疼,很疼,还很饿,道寒风吹过屁屁凉的感觉和他童年的记忆重叠在起证明这切都不是假的。

    杨东旭是个国企员工,作为个地地道道的70后农村孩子,他进砖窑厂背过砖,利用家里的几亩地做过菜农,后来赶上金饭碗有编制的人才下海打拼的大浪潮,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做过点小生意。

    比如说很有先见之明的学过修理自行车和些电器,可却都没有什么进去精神和长远目光跟着时代发展不断进步没几年就被淘汰了。

    最后几经周折进了家国企成为名光荣的流水线工人,四十多岁的人了依然光棍条农村俗称‘刮了条子’。

    其实杨东旭活的还行,这不上半年拼命表现,下半年请假弄了身二手装备冒充头老驴,和人家学着去徒步旅行,结果刚上山没多久个队员失踪,

    搜索过程中看到棵大树后面有亮光,从树前走到树后,还没看到亮光是什么,他好似跨越了时空回到了自己童年时期。

    “真的重生了......”把土胚房里里外外跑了个遍,冲出门看着四周的竹林和熟悉的大枣树杨东旭的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极度的狂喜好像有点,微微的悲伤也有些,眼睛湿润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心中瞬间犹如翻到了五味瓶般。

    “旭子,旭子....”几个流着清鼻涕的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呼喊着从路口跑了过来。

    所有孩子身上都穿着棉裤筒子,脚踝上面有根绳子扎着防止漏风,至于开档的地方如何防风暂时没人考虑这个,破旧的棉鞋隐约可以看到大拇哥,上身棉袄袖口时不时用手把鼻涕甩边之后照着鼻子来把充当抹布......

    “你们去哪里玩?”杨东旭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眼前这几个都是儿时的伙伴都算是自己的堂兄弟,但都不是很亲的那种。准确来说整个杨家村的人都有点沾亲带故,爷爷那辈差不多都是个爷爷的,不然就是爷爷的爷爷肯定是个爷爷的。

    “‘藏嘛嘛’你要不要起?”

    藏嘛嘛是农村的土话就是捉迷藏的意思和摸瞎子起算是童年时期的两大王牌游戏。

    农村玩藏嘛嘛人很多,主要是孩子多每家少的都有两三个,多得甚至五六个。农村孩子七八岁才上学,有的甚至九岁才上学,上学之前自然就是玩了,幼儿园托儿所什么的杨东旭上初中的时候才听说过,现在影子都看不到。

    人数多自然不能个人找其他人藏,而是两人组先手心手背,然后手心的队,手背的人队。队藏队找,农村地方大,草垛,树上,田野中,要是老鼠洞够大也可以钻进去,所以来回几次之后个下午的时间很容易过去。

    “旭子,谁让你出来的,不是不让你吹风吗?赶紧进去,你们自己玩,等几天旭子好了再和你们玩?”个大嗓门从远处传来,几个小伙伴哄而散。

    远处个子不高,身体稍胖的农村妇女抱着个三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个皮肤黑油个子不矮,但身体却有些瘦的男劳力(农村对结过婚或者成年男子的称呼)。

    妇女自然是杨东旭母亲冉永英,男的是他父亲杨如西,怀里是他小妹丹丹。在这个没有什么计划生育年代杨东旭还有个姐姐。

    姐姐红影前天去了姥姥家还没回来,妹妹丹丹在家有点闹腾,杨东旭前两天重感冒差点烧成肺炎。

    早上吃了药就睡了,母亲怕妹妹吵醒杨东旭所以掩上门抱出去和同村的人家长里短串门子去了。

    父亲这个时候回来显然是生产队闲着没事三天两头就召开次的总结大会结束了,主要是生产队中午不管饭所以絮絮叨叨个上午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从去年开始大锅饭就结束了,每次吃饭的时候这个碗里多点,那个碗里少点,我碗里太稀,你碗里都是稠的每天都有矛盾。

    于是生产大队长挥手按工分领口粮,拿了粮食自己回家煮饭去,免得为了个两个饭粒怪话不少,时不时还来上架。

    被撵回屋里父亲烧锅母亲开始做饭,面条加白菜帮子是开农村饭食的主题,油水少的可怜这还是刚过完年没多久时候的待遇,平常吃面条点油星都没有。

    和自己头大小差不多的大腕杨东旭塞了碗才算有点撑。拿个干净的碗当茶杯又吃了包药不会儿杨东旭又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农村孩子皮实,虚弱两天之后几碗饭下肚又开始活蹦乱跳。

    杨家村说是个村子,不如说是几个四四方方的大宅子,这个宅子可不是个大院子的意思。

    而是四周挖壕沟,前面只留下个三四米可以供牛车过去的出入口。壕沟宽四五米两米多深,年四季水不干成了条天然的防护颇有护城河的感觉。

    被壕沟围在中间四四方方的区域就叫宅子,个宅子里面住的基本上都是个姓氏的人,要么就是个爷爷的,要么就是爷爷是个爷爷的。

    杨家村不小,共有四个宅子,杨东旭家所在的宅子在南边,所以叫做前宅,然后是后宅,东宅和西宅。

    后宅是最老的个宅子,后来因为人口多儿子结婚后要分家,慢慢有了东宅,西宅和前宅。所以后宅人的辈分普遍比其他三个宅子的高。

    “旭子来洋火皮,来真的不来假的干不干?”早晨就着酱豆干掉整个发面馍灌了碗稀饭,在母亲的喊声中刚牵着三岁的妹妹走出屋宅子里的几个小屁孩就跑了过来。

    南宅有大约二三十户人家,大点的今天开学都去学校了,所以寨子里还有十几个像杨东旭这样没上学的小屁孩。

    来洋火皮就是玩洋火皮的意思,洋火皮就是老式火柴盒外皮分开后的纸片,个火柴盒上下刚好能分两张洋火皮出来,图案各种各样的都有,颜色鲜**案漂亮的属性珍藏版,只拿出来给你看看不会拿出来玩。

    洋火皮有图案的是正面,没图案的是反面。正面向上反面向下,叠拿在起往中间折下,然后用力摔在地上,叠在起的洋火皮砸在地上弹起,落地后反面向上算是摔的人赢的收起来。

    然后在手不触摸洋火皮的情况下扇风从洋火皮旁边扫过,用风把正面洋火皮扇成反面算是赢得收走,没扇过来失败换对方来。

    手可以触及地面,但不能把棉袄扣子解开敞着带风辅助这是规则。至于来真的就是动真格的谁赢是谁的。

    假的就是谁有洋火皮拿出来,然后平分起玩,人多的话手心手背分成两队,剪刀石头决定谁先开始,直到队把另队洋火皮赢完结束,想玩继续分重新开始。不玩了谁拿出来的洋火皮还是谁的。

    “洋火皮有什么好玩的,我们去河里走冰凉去不?”虽然扇洋火皮是杨东旭小时候的绝技,扇遍杨家村无敌手,上学更是把同学赢到哭。

    可作为个身体中装着四十多岁年龄的人,回忆下儿时大杀四方的战绩还行,现在还玩他还真的拉不下那个脸。

    “不去,我妈知道会揍我的。”大亮摇了摇头,其他小孩跟着他摇头,还偷偷的看杨东旭身后。

    杨东旭身体僵,随后忐忑的回下头,发现自己母亲没出门松了口气。这个时候是过完年的正月,温度开始上升。

    不过今年显然比往年冷,虽然过了三九四九冰上走的时间,但距离杨家村不远的刺槐河依然冻的嘎巴的走人没问题。

    群小屁孩去冰上玩,显然是家长禁止的,尤其是没有其他大人看着的情况下,逮住次顿屁股炒肉肯定少不了的。

    “走,去那边商量。”杨东旭大手挥,颇有带头大哥的意思,带着五六个小屁孩牵着自己妹妹向宅在外面走去。在家门口商量很有可能还没走,就被老妈揍顿,所以还是躲远点规划的好。

    出了宅子就是片竹林,大人这个时候都在忙着家里的事情冬天又不用下地所以四周没什么人。杨东旭带着大亮等几个小伙伴蹲着围成圈。

    “大亮想吃鱼不?”杨东旭挑了挑眉毛,副大叔诱惑小女孩去看金鱼猥琐模样,而且大亮还是个五岁的小男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