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违纪
    房间中陷入了寂静之中,作为过来人平静下来的陈欣基本确定眼前这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小子说的是真的。

    虽然喝太多没什么记忆,但她能确定自己没有被侵犯。至于怎么主动跑到对方床上去的,因为杨东旭这张床靠近厕所的位置。

    昨天晚上杨东旭睡着之后陈欣显然又吐了,于是下意识的跑进了卫生间,吐了之后没回到自己床上直接就近躺在这张床上,于是两个人睡到了一起。

    杨东旭经常和周雅睡在一起,所以有人躺在身边,尤其还是一个女人,熟睡的他根本没什么反应,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睡了一夜。

    “那个你是不是先去洗一洗?”半响之后杨东旭指了指陈欣。

    之前她的头发是盘着的,这也是把她送到房间之后,杨东旭让前台把她外套扒掉去洗,而没有让前台帮忙把她洗一洗的原因。

    可现在陈欣的头发是散乱的,也不知道是睡觉的时候压散的,还是半夜他耍酒疯自己抓的。总之她的头发乱糟糟的,上面虽然没沾染什么秽物,可杨东旭睡着之后她又吐的黄水似乎沾了一些在她头发上,此时她的头发有一撮沾在一起。

    陈欣面色红了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再像之前那么激动,她自然能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这股味道虽然酒劲早就过了依然让她想吐。

    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她竟然主动跑到了对方床上去。虽然这只是一个意外,可想到自己个一个陌生男的睡了一夜,尤其是刚才还被对方抱在怀里,刚才身后被某个硬物顶在臀部,她一时间羞愤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卧槽!”陈欣还在纠结要说些什么,下意识看了一眼手腕上手表的杨东旭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d,怎么这么晚了!有什么不明白的你问前台,总之我没有对你图谋不轨。我赶时间先走了。”

    杨东旭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外套套在身上。

    “你干嘛去?”看到杨东旭慌慌张张穿上衣服和鞋子准备走,陈欣连忙问道。

    “当然是回学校啊,今天期末考试迟到被判挂科就完了。”提上鞋子杨东旭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

    “你叫什么?”

    “请叫我。”杨东旭挥了挥手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口。

    紧赶慢赶终于在考试开始之前冲进了考场。

    “你昨晚这是去哪里了?”考试结束贺军挑着眉头看着杨东旭。

    一身酒气,似乎还有一股女孩的香气,作为有家室的人贺军对这样的气味太敏感了。

    “还能去哪里了,做去了。先不说了,我去澡堂洗一洗。”杨东旭自然之道自己身上的味道不正常。

    和一个酒鬼在一个房间睡了一个晚上,他早晨起来连刷牙洗脸都没来得及,身上的味道要是正常才见鬼了。

    寝室虽然有水房,但冬季的热水基本上都是喝的,显然不能用来洗澡。所以杨东旭跑到寝室拿了一些衣物冲进校门口不远处的澡堂子。

    好好的洗漱一番整个人总算精神了起来,先回寝室把衣服洗好挂在走廊上。杨东旭才感觉到肚子饿了向食堂走去。

    “老四这边。”刚走进食堂想去打饭,不远处有人向他挥手。

    杨东旭点了点头指了指打饭那边,先打了一份饭和几个菜,然后端着过去和贺军回合,不只是贺军在,马钱恒和方敏都在,还有杜薇薇寝室的几个女孩。

    “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一夜没回来?要不是老大说你打了传呼我们差点去报警。”杨东旭坐下之后贺军忍不住问道,显然他的八卦之火还没有熄灭。尤其是早上考试的时候看到杨东旭一副乱糟糟身上还有酒气八卦之火更是熊熊燃烧。

    “别提了,照顾了一个醉鬼一夜,折腾的我差点早晨考试迟到。”

    “俞飞鸿?”马钱恒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前段时间只要没课杨东旭总是和俞飞鸿早出晚归的这件事情全寝室的人都知道。贺军不止一次感慨杨东旭能耐,竟然有信心刚上大一就追一个大学老师。

    “不是,飞飞鸿姐早就回燕京了,是另外一个熟人。昨天恰好遇到了,喝的醉醺醺的我总不能扔下她不管吧?”杨东旭摇了摇头埋头开始吃东西,他是真的很饿不是要逃避回答问题。

    “女的?”贺军神神秘秘的对杨东旭挑了挑眉毛。

    “我说老二,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这么肮脏。”杨东旭瞪了贺军一眼,把‘老二’两个字咬的很重。

    “好了别闹了。”看贺军还想继续挑逗,马钱恒开口说道:“你一会儿去教务处一趟。”

    “怎么了?”杨东旭愣了一下。

    “还能怎么了,丁侯那孙子肯定在寝室那边安插了眼线。以前查寝的那几个人都是吊儿郎当的,很多时候根本不会上楼。结果昨天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排查,认真的都快和纪委大队一样了。”贺军不忿的说道。

    大学生外宿这件事情在这个年代很常见,毕竟这个时候的大学生有不少是结婚的。自己另一半来学校看对象,在宾馆开个房间调剂调剂生活警察都管不到,学校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多问。

    所以查寝这件事情基本上就是走个形式,甚至有不少条件好的学生,入学手续办完就在外面租房子住,寝室一天没住学校也没说什么。所以昨天查寝突然上纲上线,显然是有人在后面捣鬼,而杨东旭最近得罪的人除了丁侯找不出第二个来。

    “他开始用这些小手段了,就证明他拿我没办法。所以应该没多大的事儿,一会儿我去教务处看看,我就不信因为一次外宿他能给我记个大过还是咋滴。”听到是因为外宿的事情,杨东旭开口说道。

    马钱恒几人点了点头,虽然感觉丁侯这件事情做的有点下作。但外宿就算是上纲上线也没多大的事儿,最多就是叫过去批评一顿受点恶心。

    不过几个人显然低估了丁侯不要脸的程度,或者说低估那个被杨东旭顶的下不来台丁侯叔叔不要脸的程度。

    外宿的确够不上大过,可真的恶心人,首先写检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然后还记了一次违纪,违纪这个处分可大可小,尤其是下面没有解释是因为外宿这件小事违纪的时候,很能让人有联想空间。

    这一次杨东旭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因为的确是自己犯错在先让对方抓住了小辫子。让写检查他就写,至于违纪的记录他也懒得计较。

    他毕业之后一不会去给别人打工,二不会做公务员。所以没人审查他大学时候的履历。三他又不要奖学金,所以这个违纪的记录,对其他学生来说可能是个污点,但对于杨东旭来说根本不在意,你记你就记好了,他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所以当他从教务处出来,看到丁侯得意洋洋站在自己面前,斜视看着他的时候,杨东旭直接竖起了中指。

    “还以为这次要记大过呢,结果就一份检查一个违纪。你叔叔有点不靠谱啊,连把我弄出学校都做不到,还副主任呢。”杨东旭双手插兜走到丁侯面前。

    当着他身边几个跟班的面,直接一口唾沫差点吐在了丁侯鞋子上,然后一脸失望的摇着头离开。一副老子都做好动手的准备了,结果你叔叔就是给我扫瘙痒,想动手都找不到理由的样子气的丁侯差点跳尸。

    “给我整死他,老子一定整死他。”丁侯双目喷出怒火,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是横着走什么时候被人把脸按在地上摩擦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农村来的瘪三。

    “猴哥,这小子这么吊,显然是仗着咱们不敢把这件事情在学校里闹大。毕竟这件事情闹大了对你也有影响,你毕业之后要走仕途,你叔叔显然也顾忌这个。”丁侯身后一个跟班眼睛一转开口说道。

    “说点有用的。”丁侯鼻孔中不断喷着怒气。

    “学校里不行,您可以到街面上找人收拾他啊。”

    “在街面上找人?”丁侯愣了一下,这个他还真的没想过。

    主要是虽然情史丰富了一点,丁侯其他地方很注重自己的羽毛,家里已经安排了他一毕业就进办公室熟悉环境,然后从秘书做起。

    即便他家里很有势力,可没有那个领导愿意自己的秘书认识一些三教九流的人,这很影响声誉的,所以对于这一点他家里人提醒过,玩可以但少在外面胡混,所以丁侯对于这一点很注意。泡妞进本在学校里,很少去街面上玩。

    “对呀,从街面上找人收拾他。他再厉害也就是一个农村出来的瘪三,找人教训他一顿,他那点生活费估计还不够医药费的。”

    “这个办法不错,不过光打他一顿我还是气不顺。老子要让他滚出学校。”丁侯咬咬切齿的说道。

    “这个也不是没有办法,咱们可以这样”根本凑近丁侯耳边小声嘀咕起来。

    丁侯越听眼睛越亮,最后兴奋的拍了自己根本一巴掌:“这个不错,就按照这个来。老子要让他身败名裂,和我丁侯作对还想安安稳稳的上学简直痴心妄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