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匹夫之怒
    杨东旭似乎没看到丁春秋发怒,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学校记大过我没意见,这件事情的确给学校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但丁侯必须和我一起记。

    至于写检查我是不会写的,当众道歉的话丁侯和我一起我没意见。要是他不去的话,我肯定是不会去的。”

    “你你”丁春胜面色涨红手臂颤抖的指着杨东旭。

    “别你你你的事情怎样相比你也清楚。你侄子是个什么货色你也明白。所以这件事情你要是心眼偏到脚脖子上了,那这件事情咱俩肯定没完。

    还有以后告诉你那个侄子最好少找事,你们家世不错命金贵。我农村来的泥腿子出身,要是你们弄得我毕不了业毁了我的前程。

    只要你们没一下弄死我,那我就弄死你们。我就不信会有警察24小时保护你们,所以只要对我动了坏心眼以后走路给我小心点。

    好了我说完了,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副主任大人再见,各位老师再见。”杨东旭说完很有礼貌的和办公室的人打招呼,然后飘飘然转身离开。

    办公室中格外寂静,几个老师面面相觑一脸的愕然。作为知识分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学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

    轰!

    气的全身发抖的丁春胜直接掀了桌子:“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谁把这样的无赖招进学校的,这样的人进了浙大简直是浙大的耻辱,国家的耻辱”

    看着大发雷霆的丁春胜,几个老师向后躲了躲没有接茬。虽然杨东旭的表现让他们目瞪口呆,但对于丁春胜的评判则是撇了撇嘴。

    杨东旭在怎么样似乎也比你侄子要好,你不也是因为查了几天没找到啥把柄,所以才直接公权私用准备强压吗?如果杨东旭这样的算是浙大和国家的耻辱,那你那个情史无比丰富的侄子算什么?

    从办公司出来杨东旭脸上并没有多大的愤怒,嘴里吹着口哨双手插在裤兜里反而很自在。帮里不帮亲的事情他见多了,也习惯了所以并不意外。

    至于最后威胁丁春胜的话,自然就是随便说说。能吓住对方那大家井水不犯水他乐得清闲,如果对方非要掰扯掰扯。

    去敲黑棍的活杨东旭显然是不会去干的,对方的命金贵,他的命也不便宜。没必要为了几个渣渣毁了自己一生。

    刚离开办公司没几步,杨东旭看到你个女孩气喘吁吁跑了过来。

    “你你没事吧?”

    “没事啊,这不是好好的在这里站着吗?”杨东旭笑着耸了耸肩。

    “学校那边”

    “没事,那个丁副主任要给我记大过写检查,还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道歉。”

    “他怎么能这样,这件事情”

    “没事。”杨东旭摆了摆手。

    “这怎么还没事,记大过对毕业影响很大的。我找校领导说说去。”

    “真的没事,我没鸟他。我说了记大过可以,除非丁侯和我一起记。当众道歉也一样,不然我是不回去的。他们要是敢给我穿小鞋,那我就找机会敲他们黑棍,干掉一个够本,杀掉两个赚一个。”

    “你”虞依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杨东旭。

    作为大学生她知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这句话,可二十年的人生经历各种条条框框,让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以下犯生的事情。

    没错在她看来杨东旭这句话的确有点以下犯上,在学生眼里老师,尤其是大学校领导那可不就是比他们高上一级的存在吗?

    作为好好学生,从小到大都是老师说什么听着,要是让做什么去做。反抗老师已经算是坏学生了,杀人这个距离她实在是太遥远了。她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也是不理智的。可不知道为何听到学校对杨东旭的处理结果,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哈哈,好了和你开玩笑的,放心吧没事,就是把我叫过去训斥了一顿,我皮糙肉厚的脸都没红一下,没事我先走了。”杨东旭笑着对虞依摆了摆手。

    虽然给人的感觉很清冷,但这个女孩听到消息这么着急的跑过来显然人不坏。所以杨东旭觉得不应该吓对方,虽然这是事实。

    他从小跟着玄老爷子到街面上看人,三教九流都接触过。心里年龄也是四十多明白什么是社会,可虞依表面看上去虽然十分坚强有女强人的气质。

    但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女孩,自己那番话和丁春胜说没事,当着几个老师的面说也没事。

    大家都是成年人,杨东旭知道丁春胜会衡量一下,这件事情应该会不了了之。可和虞依说这些,她显然会当真的。

    “哎,你”杨东旭侧身从她身边离开一段距离之后虞依才反应过来,摆手想要喊住杨东旭。

    “真的没事,不用担心。”杨东旭没有回头,抬手对身后挥了挥,继续优哉游哉的往前走。

    “真的没事吗?”虞依皱起眉头脸上带着疑惑,看了看杨东旭离开的背影,又转头看了看不远处学校领导的办公室。

    根据她这些天打探到的消息,丁侯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杨东旭的。可看杨东旭刚才的样子竟然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显然真的没事。

    这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自己依照调查到消息做出的判断,还是该相信杨东旭。

    很快半个月时间过去,元旦晚会上被同学眉飞色舞描述的戏码也渐渐平息下来。学校没有对丁侯和杨东旭做出任何处分,似乎打算就这样冷处理了。

    这让还想看戏的吃瓜群众很是失望,不过很快他们也没时间继续看热闹了,毕竟期末考试就要到了。作为这个时代的大学生,对于学习的渴望瞬间战胜了八卦心,一个个开始埋头苦读。

    “不应该啊,根据我的了解丁侯好像不是愿意吃哑巴亏的人,更何况他叔叔还是咱们学校教务处的副主任。老四前段时间他把你叫过去真的只是训斥一顿?”把手里的划好重点的教材放下,贺军的脑回路不知道怎么长的,又提起了这件事情。

    “自然不是这么说的,他要记我大过,而且还要让我当众道歉。我说这些处分我都没意见,只要丁侯也照做就行。不然我就闹到校领导那里去,我就不信学校每个说理的地方。他们可能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就没再使绊子。”

    “是这样吗?”贺军皱起了眉头,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或许真的是怕事情闹大,要知道咱们学校的校长听说以前是干纪委的性格嫉恶如仇。这件事情要是闹大了对他们也不好。”

    “行了,别再说这件事情,都过去这么久早就尘埃落定了。老四来帮我看看这段翻译,我总有些拿不准。”马钱恒手里拿着一份英语的经济周刊开口说道。

    开学之后除了溜冰场,英语角是马钱恒几人去的最多的地方,口语虽然还是一口乡土味,但勉强能听得懂。书面上面每个单词都认识,可放在一起翻译,有的时候总感句子翻译的很别扭。于是英语能力很强的杨东旭就成了寝室的小翻译官。

    主要的还是帮马钱恒翻译,贺军有点不思进取,除了把学科考及格,只对玩上心。方敏是个好好学生有学习的机会都活多学一点,但奈何在谈恋爱,课余时间还要分给自己女朋友一些。因此杨东旭的翻译工作给马钱恒做的更多。

    “这一句啊,这一句应该是个专业术语,不能按照单词意思直译的”接过马钱恒递给来的周刊,杨东旭开口说道。

    其实外语中他的英语不是最好的,俄语才是最好的。没办法老爷子不懂英语只会和俄语,所以他的俄语从小就很专业,英语全靠死记硬背。

    不过自从和日本那边漫画牵上线之后,杨东旭想要把握国际局势,就需要多看一些报纸周刊的,如此英语水平就这么慢慢练上来了。这样英语成了他外语中的第二名,法语和德语因为找不到实践的地方,目前只停留在学生口语阶段。

    其实有一点杨东旭和俞飞鸿挺像的,那就是喜欢多学一点东西。杨东旭虽然平常有些皮懒很懒,但对于学习从来不会马虎。

    当然他的学习有点不务正业,比如说他是学历史的,这一学期快结束了古籍看了好几本,但经济和党政方面的书记和报纸看的更多。也就说他爱好十分广泛所以学习东西给人的感觉总有点漫无目的全凭一时兴趣。

    比如说像现在所有人都在准备期末考试的时候,杨东旭却对冬季的西湖格外感兴趣,于是只要不上课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拿着相机到处溜达。

    漫无目的的溜达一圈,然后找个不错的小吃店坐下美美吃一顿是杨东旭最喜欢的生活。

    吱呀!

    一辆小轿车在自己身边停下,杨东旭并没在意继续往饭店走,今天选择的饭店有点大,不是小饭馆。因为溜达一个上午实在是太饿了,杨东旭懒得在钻胡同到处找特色小吃。

    虽然没有在意停车,但从车上下来的人却让杨东旭愣了一下。因为这个人就是杨东旭之前送俞飞鸿的时候,在机场看到的熟悉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