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处分?
    “嗯嗯嗯,明白就好,以后记得改正。”丁侯鼓励的拍了拍杨东旭的肩膀很有师哥范,心里却在想,还以为你小子有几把刷子呢,原来就这点小手段。

    杨东旭受教的接过乐谱,十分认真的看了一眼似乎在学习师兄的指导,可下一刻却惊叫出声来:“哎呀师兄,不好意思,这不是王生明星唱的那首《donl break y heart》配乐谱子。

    这是第二首舞蹈配乐的谱子,也不是鼓手的谱子是贝斯手的。王生说我打鼓打的不好,你也这么说。我对打鼓都没信心了,所以我决定以后准备学贝斯。

    而且太喜欢《donl break y heart》所以把名字写在了这个上面,这一张,这一张才是《donl break y heart》配乐的谱子,丁师兄重新给我点出来,我太笨刚才没记住。”

    最怕空气瞬间安静,此时格外的安静。手里有话筒的杨东旭声音可以说响彻整个大礼堂,连犄角旮旯里躲着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噗嗤”

    终于有人看着郭天瑞的连从白到红,然后转白之后又转黑之后忍不住打破了寂静,随后哄堂大笑。

    “笑什么笑,安静安静。”说话不是脸都发紫的丁侯,也不是主持人或者学校领导,而是杨东旭。

    看到声音慢慢安静下来,杨东旭继续开口说道:“笑什么笑,没看我再向丁师兄认真请教问题吗?我都打七八年的鼓还这么差,你们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狠狠的瞪了哄笑的台下观众和几个台上捂嘴的同学,杨东旭又换成了一副认真好学的样子把手里的谱子递给了郭天瑞:“郭师兄,是这一张,这一张上面的歌名不是我写的,也是鼓手配乐的谱子。”

    轰

    “哈哈,我忍不住了,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哎呀呀,这个同学怎么这么坏,没看到郭师兄的脸都黑成锅底了吗?”

    “不行了,不行了,这是晚会最后的小品节目吗,d,我眼泪都笑出来了。”

    “太坏了,这个学生太坏了不过真的好好笑,你看看郭师兄的脸,都快变川剧的变脸了。”

    巨大的声浪差点没有把大礼堂的屋顶给掀翻了,不少反应慢的同学愣了半响,随后反应过来,看了看杨东旭,又看了看丁侯,距离近的同学捂着肚子别过头躲着丁侯,其他没忍住的差点没笑趴在地上。

    砰!

    丁侯把手里的话筒狠狠砸在了地上,他一米七不到的小个子,虽然在这个年代算是及格身高,可和杨东旭一米八几的个子比起来太柔弱了,往杨东旭身上砸他显然不敢。所以只能砸在了地上转身挤开人群离开,这个最后致辞显然辞不下去了。

    “好了,好了别笑了。晚会结束了,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丁师兄一个学经济的不懂乐谱很正常,这有什么好笑的?我学了七八年的打鼓,刚才不是还打错了吗?正常,正常,都散了,都散了。哦对了,善后的同学记得找丁师兄把摔坏的话筒报一下,这可是公家财产。”

    杨东旭站在台上客串了一把主持人,挥着手让大家赶紧都散场。几个学校领导看着杨东旭面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最后看着四周哄闹的学生,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哈哈太坏了,老四你实在是太坏了,蔫坏蔫坏的那种。我都不知道该说你小子什么好了。”马钱恒拍着杨东旭的肩膀,差点被把嘴里的啤酒吐出来。

    “就是,你都没看到丁侯离开时候的那面色,额头上多个月牙都能演老包了。”贺军也大笑着拍着桌子:“早就看那个小子不顺眼了,不就一个学生会的副会长吗,屁大一点的官儿,整天人五人六的这几天准备晚会的时候好几次差点没忍住动手想揍他。”

    “那你怎么不揍他,我看他也不顺眼,总是又是没事来纠缠静姐。”白鹭开口说道。

    “他纠缠张静?不是说他在追那个咱们大一新生虞依吗?怎么又追张静了?”贺军瞪大了眼睛。

    美女在哪里都是稀有资源,而男人对于这种自有自愿的霸占都很贪婪。这就好像自己班级里的漂亮女生被别的班级男生泡走了,同班男生总会莫名的同仇敌看一样。

    贺军虽然已经结婚了,目前也没找个小三儿的打算。可两个寝室自从认识之后经常一起吃饭活动很是熟悉,猛然听到有人要追张静,而且还是自己十分讨厌的丁侯,贺军眉头挑起整个人都不高兴了。

    “是在追虞依啊,但也要追静姐。”

    “瞎说什么呢。”张静有些羞恼的拍了白鹭一巴掌。

    “这不是耍流氓吗?”老实的方敏一脸愕然,这种事情显然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好了,好了,别提他了。经过旭子这么一闹,他估计没脸再来骚扰张静了。”杜薇薇摆了摆手终止了这和话题。

    作为她们班级的班干部,杜薇薇和学生会接触的最多。所以也听说了不少消息,丁侯耍不耍流氓她不是很清楚,但的确是个人渣,听说来到浙大三年他谈了七八个女朋友了。还有两个因为他退学的,据说是因为怀孕没脸在学校里呆才退学的。

    这么人渣还能做学生会副主席,他的背景杜薇薇也听说了一点,于是嘱咐杨东旭说道:“旭子,你这一次算是把他得罪死了,以后做事别这么莽撞。”

    “咋滴,他还想闹事怎么的?旭子今天是被拉去临时帮忙的,他故意找茬不说还不准被人反驳了?浙大是他家的?旭子不要怕,他要是敢炸毛,直接揍他丫的。”杨东旭还没说话贺军抢先说道,这个应该古板守旧的历史老师,有着和专业截然相反的脾气,能文青也能干架。

    “知道了薇薇姐,不过我也不怕他,我一不加入什么学生会,二不缺课外宿的。他要是不嫌丢人继续找茬的话,那就再掰扯掰扯。”杨东旭对杜薇薇表示的感谢,然后和贺军碰了一杯。他虽然不喜欢惹事,但并不代表他拍事儿。

    再说就丁侯那个没脑子还喜欢算计人的家伙,他要是认真一点分分钟玩死对方。不是用他现在的身份和人脉去对付对方。单单是玄爷教他的那些东西,就足够让对方生死两难的。

    杨东旭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腼腆、爱笑、阳光的大男孩,但一肚子的腹黑可不比那些阴谋家差,他这些年不怎么用这些手段,可并不代表他不会用。

    接下来几天丁侯并没有来学校,连上课那边都请了假,显然是感觉丢人要消失一段时间。而杨东旭从一个无名小卒瞬间成了学校中的名人。

    如此套路当场打脸的戏码,不说在现在是绝无仅有的,但在校园中绝对是极其稀奇的。所以他一瞬间就火了,不过还好的是现在不是网络时代。

    很多学生只知道自己学校里出了这么一个牛人,但这个牛人长什么样子却不知道。这让杨东旭省去了被人当大熊猫看的烦恼。

    就在杨东旭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自己只要提防一下丁侯报复的时候,一道流言开始在校园中蔓延。

    “你是不是在追虞部长?”一天杨东旭刚回到寝室就被贺军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个问题。

    “哪里听来的谣言?”杨东旭一脑门子的问号。

    “现在学校里都这样传啊,说丁侯只所以找你茬就是因为你也在追虞依你们两个是情敌。”贺军煞有其事的说道。

    “我要是说我被拉去帮忙是第一次见虞依你怎么看?”

    “真的假的?”贺军有点不信的看着杨东旭。

    相对于丁侯个人小心眼因为在台下杨东旭不给他面子怀恨在心,然后才让自己请来的艺人王生,以及最后致辞来给杨东旭上眼药的戏码。

    两个人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为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争风吃醋,进而大打出手的戏码无疑更符合吃瓜群众的口味。并且丁侯追虞依那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毕竟一个是学生会的副会长情史很是丰富,一个是大一新生虽然能力很强,可这才第一学习就做了学生会的部长,这里面显然很有故事啊。

    八卦是不分男女,不分年龄,更不分时代的。所以这个流言一出原本经过一段时间算是沉寂下来的元旦晚会冲突,一瞬间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你就是杨东旭?你怎么做学生的?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浙大校风造成了多大影响?”丁春胜肥胖的脸上不怒自威,眼睛瞪的打打的盯着杨东旭。

    杨东旭微微低着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办公室旁边还有两个老师看着这一幕,但都没有说什么人。

    “这次事情记大过,回去给我写一份检查,明天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公开道歉。”看着杨东旭不说话,丁春胜冷哼一声继续说道。

    原本以为多大能耐,没想到叫过来自己几句话就吓住了多方。

    “还站着干嘛,还不给我出去?”看着杨东旭好像吓傻了一样站在原地没动,丁春胜吼道。

    “说完了?”杨东旭淡淡的看着丁春胜,不等对方说什么开口说道:“你是学校的领导,所以你说话的时候我不打扰你,现在你说完了,那我也说说。”

    啪!丁春胜大怒猛拍了一下桌子:“这是学校对你的处理结果,容不得你讨价还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