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日常翻墙的小侯爷 21.翻二十一下墙
    池晚莺回了院子后池惟闻想叫大夫来给她看看,她牵起嘴角阻止,池惟闻只好叫萧儿给她用药揉了一会,陪着她说话到了晚饭的时间,池晚莺让他走他才走了。

    池惟闻一走,池晚莺就泄了气,蔫蔫的趴在桌上,垂眸捣鼓着帕子包着的碎片。

    她心底有些怀疑若儿是不是故意的,她不想让自己随意的去揣测别人,这样不好,可是当时她眼底的嫉妒真的快溢出来了,让她忍不住往这方面想。

    要是她是故意的那可真是太会装了,明明看着是个很乖巧的姑娘。

    “小姐,心情好些了么?咱们用晚饭吧。”

    萧儿看着天色已经过了平日用饭时间了,怕她饿着小心翼翼的说道。

    池晚莺坐直起来,委屈巴巴的看着萧儿,“饿了。”

    萧儿一笑,赶紧吩咐让人上菜。

    池晚莺蔫巴巴的吃晚饭,比平日里吃的慢了一些,等吃饱天都已经要黑了。

    萧儿带着人下去收拾碗筷,她赖在椅子上不想动,心情不好,闷闷的出神,有点想见他,可是他昨日才受了伤,还没痊愈呢,今日肯定不会来。

    放空了发呆。

    过了一会,有悠悠笛声传进屋里。

    池晚莺猛的一怔,转头看向屋门口,站起来跑出去。

    他明目张胆的站在墙角,那里似乎成了他每次来的位置,手上的伤显然已经重新包扎过了,紫衣华贵,没有昨日的一丝狼狈。

    “今日为何不出来?”晏津嵘见她一人跑过来,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她身后。

    她走到他面前仰着头看他,小声的说:“我以为你今日不会来了。”

    “这点小伤哪有你重要。”晏津嵘颔首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

    那话温柔到不行,池晚莺闷了一肚子的委屈突然就爆发了。

    雾气迷了双眼,池晚莺低着头,不想让他看出来。

    眼前的姑娘突然低头,他奇怪的凑过去,她却推开他扭向另一边。

    她扭头他凑近,反复几次后,晏津嵘往前一步,

    索性把她圈在怀里,低头盯着她,她猝不及防的抬头,泪眼汪汪的就望进他的眼底。

    晏津嵘笑意一僵,她又别开头,抿了抿唇,他刚刚说的话哪里有问题吗?为什么还把人给弄哭了。

    手越过她的脖子握住她的后脑勺,让她对着自己,在灯光下看不清都觉得她眼角红红。

    用拇指给她抹了抹眼泪,低声开口:“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池晚莺微垂着头,流着泪声音若蚊的道:“不是你。”

    “那这只哭花的小猫能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么?”他轻声问。

    或许是他的声音太温柔,或许是她不想让他看见她的窘样,又或许他能给她安全感。

    池晚莺垂着的手猝不及防的抬起,双手搂住他的腰,将头紧紧埋在他胸口,像是突然找到依靠似的。

    晏津嵘为她擦眼泪的手一僵,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试探着拍拍她的背。

    “怎么了,是我太俊朗所以迫不及待扑到我怀里了?”那声音含着低笑在她头顶说。

    她环住他腰的手揪紧了他腰后的衣服,眼泪还在流着,明明不想再哭了,可是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来。

    “好了好了,我们不哭了,让我知道是谁我揍他去。”晏津嵘顺着她的头发哄道。

    她又抽噎了两下,才在他胸口闷声道:“她是个姑娘。”

    见她似乎缓过来了一些,晏津嵘松了一口气,语气也没再这么紧张,“那我把她绑了让你教训她好不好。”

    池晚莺感觉自己眼睛肿了,半眯着趴在他胸口,声音软软的带着哭过的沙哑:“你不能这么粗暴。”

    “好好好,都听你的好不好。”晏津嵘顺着她说。

    “我好喜欢那只玉镯的。”她委屈的说。

    “嗯。”

    他低低的应着她,半哄半安慰的让她自己倾述出来。

    她搂着他的腰,脑袋靠在她胸口,轻声和他一句一句的说事情的经过。

    他一边享受一边心疼,轻轻的抱着她,一边忍不住的想,要是他在旁边肯定忍不住把那个女人扔出去了。

    ?

    萧儿将碗筷收拾到厨房后,回到屋里发现小姐不见了,慌了慌神,急匆匆的跑到墙边。

    结果她看见了什么?相拥的两人似乎在交谈,自家小姐搂着人家的腰,靠在人家怀里。

    萧儿看了两眼赶紧转身,走到路口自觉的站着把风。

    她就知道早晚会出事。

    池晚莺将过程说完后,两人都静默无言,池晚莺觉得站着有些麻了,想要推开他动一动。

    推开了一些却还是被他环着,软软的说道:“你放开,我腿麻了。”

    他以为她又像以往那样回过神来要推开他,没想到她这次没有那副如梦初醒的神态。

    这算不算和她更进一步?

    他松开手,有些担心的扶着她的肩膀,然后握着她的手,将她的衣袖往后推,露出她的手腕,还有红痕留在上面,让人心疼得不行。

    “还疼么?”

    “萧儿已经帮我涂过药了。”

    晏津嵘眸子深了些,又不敢碰到她红肿的地方,他都舍不得唐突的姑娘居然让别人给伤着了。

    “我的姑娘今天受委屈了,明日我给你带好吃的东西安慰你好不好。”他的声音几分宠溺几分哄诱。

    “好。”

    倾述出来后,她心情好了不少,眼睛一瞥发现他衣服上一块深色的湿渍,反应过来是自己造成的后眼神闪躲,心里乱成一团。

    想到自己之前问他为何对自己如此好,他是如何回答的因为她貌美?

    抬眼看他,这人一笑总是带着轻佻和不正经,似乎生来就是风流倜傥的人,也确实适合江湖这让人不拘之地。

    她怎么突然忘了呢,她是体弱的深闺小姐,他是肆意江湖的侠客。

    刚刚缓解的情绪又压了上来,胸口闷闷的,池晚莺似不经意的开口,“你会一直留在京城吗?”

    晏津嵘闻言诧异的看着她,忽然笑了,“你想我留下来吗?”

    她咬着唇沉默了许久,抬起红肿的眼睛楚楚的看着他点头。

    “我本是觉得江湖万分美好的,但是看到你后,却觉得江湖连你的万分之一的比不上。”他手抚着她眼角的泪痕说。

    不似之前那般哄诱,不似平日那般轻佻。

    池晚莺红了脸,心里悸动,羞的低头不敢看他。

    娇羞的样子都这般好看。

    ######

    第二日池晚莺一早就被人唤去见老夫人。

    她平日里都是两三日才去一趟的,如今第二日就唤她,定是与昨日的事有关。

    待池晚莺到后,发现除了上早朝的爹爹,家里人和柳家父女都在老夫人这。

    敛下眉微微福身,行过礼老夫人就叫她坐到自己身旁。

    屋里很安静,池晚莺坐下后一会,柳姨娘唤了她一声:“晚莺。”

    池晚莺疑惑的嗯了一声。

    柳姨娘接着愧疚的说:“姨娘为昨日若儿的事给你道歉。”

    昨日惟闻到她院子里用晚饭,等吃饱后大哥和若儿走了惟闻才与她说了这件事。

    她又是愧疚又是对大哥和侄女的无奈,但她是柳家出来的人,毕竟以前大哥虽不愿,但还是听了爹的话供她一口饭吃。

    大哥这次是将家产全赌光了才来投靠她的,她知道大哥打的什么主意,她想劝,但是大哥不听她的,现在侄女做了错事,她也只能替他们担着。

    池晚莺平日总带着笑,今天却脸色不太好的抿唇不发一言,听了柳姨娘的话后柔柔的笑了一下:“姨娘这是道的什么歉,姨娘人好,晚莺才不怪您呢。”

    这话却是真的,她和家里哥哥弟弟都要好,柳姨娘也对她很好,她绣工很棒,经常绣些东西让惟闻带给她。

    “晚莺不伤心,祖母让人再去寻一块,做个一样的玉镯。”老夫人心疼的摸着她的手道。

    池夫人温柔的笑了笑,道:“当年寻那暖玉花了多大功夫才寻到您又不是不知道,如今晚莺大了,身体也好了,那便不寻了吧。”

    池夫人话里有话,女儿受了委屈她心疼得很,又不好直接对她们做些什么,所以让柳家父女知晓那玉镯的稀有,又能体现她们的善解人意。

    在池家人各自聊了一下后,柳棋若被柳姨娘和自己的父亲压着向池晚莺道了歉。

    池晚莺没什么表情的淡淡点头,柳家父女的态度真是不掩饰的,柳父的害怕和柳棋若的不情愿都明晃晃的摆在脸上。

    她们在池府的日子似乎还很长如果小小的“帮”她一下应该没人怪她吧?

    池晚莺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她这么珍惜的东西被人弄碎了,那人还一点歉意都没有。

    她既然在池府里暂住,那就得守这池府的规矩。

    池府的规矩是什么?就是池晚莺呀。

    商量的结果就是,池晚莺可以出府了!

    池晚莺在她娘心疼的和她说完后惊讶到不行,她娘担心她心情不好,所以就同意了她上次和她说的,让她出去,但是前提得池惟闻带着才能出去。

    所以

    “姐,咱们先进来用个饭再去玩成么?”池惟闻苦着一张脸对前面的人说

    “你都带我进来了才问我?”池晚莺瞥他,然后跟着他上楼。

    池惟闻讪笑一声,然后说:“反正以后你就能出来了,我先带你见见世面,先去我好友的雅间蹭个饭。”

    池晚莺无奈的撇撇嘴,可是她不熟啊。

    前面的池惟闻停在一间雅间门口,伸手推开门让她先进去,“姐,进来。”

    池晚莺忐忑的踏了一步进去,屋里的男子们诧异的看向她。

    其中一个身穿紫衣,旁揽了两位美人,看见她之后动作僵住。

    昨日还抱了她!今日左拥右抱!

    池晚莺咬着唇跑出去。

    “晚莺你听我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