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翻二十下墙
    池老夫人年纪大了,身子越来越不好了,所以今日早晨池晚莺请安后就留在了老夫人的院里,陪说说话。

    祖孙俩唠了会家常就到了正午,老夫人让她留下用饭,菜才上桌外面的丫环就来禀告。

    “老夫人、小姐,柳姨娘带着柳家的人来了。”

    老夫人的笑淡了一些,吩咐道:“让他们进来吧。”

    池晚莺从未见过柳姨娘的家人,不明所以的看着老夫人突然转变的态度。

    一会丫环就领着人到了她们面前,柳姨娘和一个中年男人走在前面,惟闻和一个姑娘走在他们身后,众人朝老夫人行了个礼。

    柳姨娘上前了一步就要开口,却被身旁的男人抢先:“老夫人好,我是青燕的大哥,近日家中有难,特来请老夫人收留。”

    柳姨娘的脸上有几分尴尬,“老夫人,家兄逢难,确实没地方去了。”

    老夫人眼里有几分明了,并未说好与不好,“上几把椅子,饿了吧先吃饭。”

    丫环们将椅子搬上来后,按理说该是柳姨娘或惟闻坐在老夫人身边,柳康庆却看眼池晚莺,然后将自己的女儿推到老夫人身边坐下,然后谄媚的道:“老夫人,若儿乖巧贴心,让她坐你旁边吧。”

    这回连池惟闻都皱起了眉,“舅舅。”

    柳康庆不懂大户人家的做派,只当池惟闻觉得他们登不上台面,不悦的说:“你叫我干什么,若儿刚来老夫人还没认识她呢!”

    柳棋若笑得乖巧,听从父亲的吩咐就要往老夫人身边坐。

    一直没说话的老夫人抬了抬眸,淡淡的说道:“青燕,来坐我旁边,人老了夹不到菜。”

    柳棋若的动作一僵,看了一眼父亲,然后尴尬的退回去。

    柳姨娘杵在那没动,池惟闻扶了她一把,她回过神来坐到老夫人身旁,柳家父女俩也尴尬的落坐。

    桌上只有柳康庆喋喋不休的讨好声,池晚莺在一旁默默吃自己的,觉得气氛有些奇怪。

    吃饱后坐了一会,老夫人就有些乏了,招手让池晚莺过来。

    “柳家人你不必过多理会。”池老夫人在她耳边低语。

    池晚莺疑惑的看了一眼祖母,迟疑的点点头。

    池老夫人又面相他们说:“你们就暂且在府里住几天吧,我乏了你们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

    柳康庆闻言一喜,乐滋滋的道:“谢过老夫人。”

    下午炎热万分,众人从老夫人院里出来,在长廊的分叉口分开。

    天气太热,池晚莺想快些回院子,便向他们道别,池惟闻心情烦躁,便与自己的娘说要去她院子玩会。

    柳姨娘应了,“早些回来,晚上到我这里用饭吧,晚莺要不要一块?”

    池晚莺笑着摇头:“谢谢姨娘,但是不用了,今晚厨房煮我爱吃的酸甜排骨。”

    柳姨娘失笑,挥手让他们去。

    一旁的柳康庆见状眼珠子一转,拉了拉柳棋若的衣服,小声的说:“去,跟你表姐熟络一下。”

    柳棋若一愣,然后看着几步外的两人,提起裙子追上去。

    “大哥”柳姨娘不悦的说。

    “让他们小辈自己玩去吧。”

    柳姨娘担忧的点头,沉默了一会后犹豫的说道:“你们在府里收敛些。”

    柳康庆一听顿时火大,“怎么着,你还怕我做了什么会连累你?你看看你在府里的地位,与正房差远了,我想拖累你都拖累不了。”

    面对兄长的数落,柳姨娘闭了口,心中苦涩,大哥一直想出人头地,一直在书信中要她与夫人争,可府中安定挺好的,家里关系融洽,她不想打破这种安乐。

    这边柳棋若追上他们俩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有些尴尬。

    “表姐,我能不能也去你院子玩啊。”柳棋若乖巧的说。

    池晚莺看她之前在老夫人院里都是安安静静乖巧的样子,也没怎么反感,“可以啊。”

    柳棋若高兴的笑了笑,然后走到池晚莺的另一边,主动的挽住她的手,甜甜的说道:“我一直听说表姐很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头突然被挽着,池晚莺有些不自在的僵了一下,可又不好意思抽出来,微微笑着说:“若儿也很可爱呀。”

    被夸的人总是很乐意,柳棋若晃了晃池晚莺的手,“我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表姐可要照顾我呦。”

    池晚莺淡笑着,觉得她挺可爱的,正想点头,池惟闻便开口道:“她自己都要人照顾哪能照顾你。”

    “那表哥照顾我也行呀。”柳棋若不在意的说道。

    呵,谁要照顾你。

    池惟闻在心底翻了个白眼,但她怎么说也是母亲的亲戚,不好伤了她的面子。

    “表哥和晚莺表姐很好的样子呢。”

    “是很好,惟闻虽说是弟弟,但平日里很照顾我的。”

    “那以后若儿也会照顾表姐的!”

    柳棋若一脸天真的说完,在心底嗤笑了一声,别家都是正房与二房不合,这一家子倒是其乐融融,真虚伪。

    池晚莺一所不知,只觉得她确实讨喜。

    又聊了几句,池晚莺手往下垂了一些,手腕上的玉镯漏了出来。

    柳棋若笑着答了她一句,然后不经意间看到她腕上的玉镯,眼神移不开了。

    她手腕细白,腕上的玉镯色泽润滑,面上还雕了小巧的花,一看就是好东西。

    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玉镯,柳棋若不自觉的摸上去。

    池晚莺本在笑着,见她突然不搭话疑惑的看过去,见她眼都不眨的看着自己的玉镯,眼里的羡慕很显眼。

    “若儿?”

    柳棋若摸着玉镯没离开,抬头惊喜的说:“表姐你的玉镯好漂亮啊。”

    闻言池晚莺蹙了下眉,随后松开,纤细的手抚上玉镯,淡笑:“是呀,这是祖母在我幼时送我的。”

    她觉得现在的若儿和刚刚天真乖巧的样子有些不同,眼里的**太重了。

    “表姐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玉镯!”柳棋若一脸兴奋的说。

    池晚莺这回敛了笑意,身旁的池惟闻看着情况不对,赶紧说:“你这不是看着么!”

    “可是我想拿在手上看一会。”柳棋若嘟着嘴说。

    “这玉镯在我幼时就带上去了,现在摘不下来了。”池晚莺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耐着性子说。

    “可是看着还挺松的呀。”柳棋若一边说一边扒着她的手腕,似乎跃跃欲试想要取下来。

    池晚莺这回真的有些不悦了,不是说了取不下来么,突然间手腕一疼,柳棋若不管不顾的想将玉镯往外拉。

    “若儿,你弄疼我了。”池晚莺将她的手拂开,然后忍着疼皱眉说。

    柳棋若被她拂开后不在乎的继续拉上去,心无旁贷的想要将玉镯扒下来。

    真漂亮,她好喜欢啊。

    “柳棋若,快放开!”池惟闻见自家姐姐的手都被挂红了一片,赶紧过来想要拉走她。

    柳棋若一边扒一边嘟囔:“别这么小气嘛,我就看一下。”

    手上被镯子挂得很疼,池晚莺咬着唇推开她。

    谁想她一推,柳棋若死死拉着玉镯却没被推开,旁边的池惟闻也在阻止她,结果三个力道一撞,柳棋若松了手,池晚莺不受控制的往后倒。

    啪——

    玉镯猛的碰到长廊的柱子上裂开。

    被余力所驱,池晚莺的头狠狠的往柱子上撞去,下意识的用手挡,脑袋只是轻撞到上面,没想到玉镯却撞到了柱子碎了。

    三人都楞住。

    池惟闻最先反应过来,赶紧走到池晚莺身旁,扶着她肩膀紧张的问:“姐你没事吧!”

    池晚莺现在才反应过来,楞楞的看着地上碎成几块的玉镯,倏地眸子就泛起了雾气,喃喃的说:“那是祖母送我的。”

    柳棋若在一旁无措的说:“我不是故意的。”语气很是委屈。

    看着她额头上开始泛红,池惟闻蹲下去从怀中拿了块帕子,将碎片捡进帕子包起来,然后交给她。

    “祖母不会怪你的,咱们先回去看看有哪里伤着了没有好么?”

    池晚莺眼里含着雾闷闷的点头,强忍着不哭。

    因为她幼时体弱,祖母寻了好多地方才找到一块暖玉,叫匠人做成玉镯让她带着养身子,她戴了快十年了,从未取过下来。

    如今却这样碎了。

    池惟闻拉着她走,留在原地的柳棋若还想跟上去,池惟闻见了语气不善的说:“你去找舅舅吧。”

    意思是让她别跟着他们喽?

    柳棋若尴尬的停住脚步,背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不就一个玉镯嘛,好像天塌下来了似的,呵,不就碰了一下头,还哭了,博什么同情。

    她没觉得什么愧疚,甚至还有暗暗的快感,要不是她出生比自己好,这些东西她肯定也有。

    柳棋若跺跺脚,转身找自己爹爹去。

    池府说大也不大,却比她们这种平常人家的家里打大了太多,她问了一个丫环方向,才跨进柳姨娘的院子。

    她爹已经在那坐着了,见她只身一人回来不悦的问:“不是让你跟着池晚莺吗?你怎么自己回来了。”

    柳棋若在他身旁坐下,自己倒了杯水,“她不舒服,表哥扶她回去了了。”

    柳康庆这才点头,语重心长的对她说:“如今池府最受宠的就是池二小姐,你好好巴结她,和她玩得好了池家其他人分东西也不好意思不分给你,到时候咱们再让老夫人给你物色一个好夫家,到时候对咱们来说可就是大赚一笔了。”

    柳棋若敷衍的点点头,心里想的是,她刚刚才把池晚莺的玉镯给弄碎了,早知道要讨好她刚刚就应该先忍着,往后要打好关系可要再花一番功夫了。

    但没关系,池晚莺看着挺性子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