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翻十九下墙(捉虫)
    摇曳的灯光映着相拥的两人。

    他下巴搁在她肩上,嘴角微微上扬。

    池晚莺感受到肩膀上他的重量,他的呼吸声都近在咫尺,咬着下唇僵着不敢动。

    池晚莺瞪大了眼,伸手想要推开他,却听到他倒吸了一口,她楞了一下放轻力道轻轻推他。

    “喂你放开我啊。”

    就她那点力气对他来说就是挠痒痒,再放轻了简直像是搭在他胸口一般,再加上娇软软的语气,晏津嵘背对她的眸子里暗涌翻动。

    “不想放。”他声音低哑的说。

    池晚莺没了法子,抵住他的胸口自己身子往后退,对上他的墨眸,轻声道:“但你不能占我便宜呀。”

    声音轻飘飘的,似乎没听出怒恼的意味,晏津嵘轻笑,坐直了低头看她。

    “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如此放心我在你房间。”

    池晚莺将药箱收拾好,沉吟了一会,带着些犹豫说:“可我觉得你不像穷凶极恶的人。”

    说完看了他一眼,又低声说道:“而且我觉得你对我没恶意。”

    要是想对她做什么,不需要等到现在。

    从最开始她就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深闺小姐,他第一次来她害怕惶恐,却不形于色,第二次来她担忧防备,第三次后她渐渐平静,甚至觉得他不来才奇怪。

    “傻姑娘。”他揉揉她脑袋无奈的说。

    要是他真的对她有不轨之心可能她早就“以后不能如此轻信别人。”

    她轻嗯了一声,不适应于他这么近的距离,动了动坐过去了一些。

    晏津嵘失笑,刚想打趣她一句,突然又想到什么,有些不自在的开口:“我与你说一件事,你别生气。”

    她狐疑的看着她,没急着应。

    “你今天给我的海棠酥我才吃了一半,就被我不小心弄到地上了。”他抿着唇低声说。

    池晚莺抬眸看他,就就这件小事为什么觉得他在说重大事件一般。

    “我明日再给你做就是了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给你做。”

    晏津嵘嗯了一声。

    “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做的,虽然可能比不上店里卖的,但一般人还吃不到呢,所以以后你不能再弄丢了哦。”

    她担心被外面的丫环听见,刻意压低了声音,所以这句话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像是她在娇气的撒娇。

    “一定不会再弄丢你的心意。”

    为何听着这句话总觉得有别的意思在里面,池晚莺微红了脸瘪瘪嘴。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会,池晚莺的困意渐渐袭来,托腮的手缓缓的歪下

    晏津嵘看着她昏昏欲睡不由的好笑,身旁一个男人在居然也能犯困,是她太懵懂还是对他太放心。

    在她下巴将要嗑到桌面时,手一伸托住她下巴。

    池晚莺迷茫的睁开眼,下巴被人托在手里,他手心热热的。

    吓得赶紧坐直了,然后慌乱的说:“不好意思我好像睡着了,这么久了追你的人也该也走了,你现在要离开了么?”

    夜里很是安静,晏津嵘看了看自己包扎好的手,略带苦恼的说:“可是我现在翻不过墙了。”

    池晚莺一哽,“那那那难不成你要留在我房里?”

    晏津嵘眼睛一闪,抬头却是犹豫的神色,“可是你的丫环似乎衷心得很,不容易出去。”顿了顿继续说道:“我都受伤了对你也做不了什么。”

    池晚莺仍是犹豫,他坐着都兴许她的反抗不了,她她还是怕的。

    他在心底笑了笑,他也舍不得什么让她害怕,想着虽麻烦了些,看她怎么怕的样子还是离开罢了。

    晏津嵘站起来,凑到她面前故作样子与她说:“既然你不愿收留那我便走吧。”

    说罢笑了笑,转身。

    本来是逗她一下,没想到池晚莺却觉得那声笑充满了失望与无奈,似乎他很伤心。

    一这样觉得后,看着他转身的背影都觉得充满了悲凉。

    心下不忍,池晚莺也不知怎么着拉住了他,晏津嵘被一只冰凉的手拉住,惊讶的回头。

    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拉都拉了,又想到他日日翻墙还久不时给她带些好玩的东西,索性那便这样吧,瘪嘴道:“留你还不成么。”

    晏津嵘也没想到她会留住他,虽然她的挽留他心里很受用,但也觉得留着不妥,要是被有心人发现会对她清誉造成影响。

    “不用了,你快去睡吧。”

    他的推脱让她皱了皱眉,刚刚醒又恨疲劳的身子让她有些烦躁,拉着他往床边走,“都说了让你留下就留下。”

    拉着他走到了床边,将他按到床边坐下,将备用的被窝拿出来,然后居高临下的对他说:“你睡床我铺被窝在地上睡。”

    晏津嵘微仰着头看她:“你睡床。”

    “可你受伤了,不能着凉。”

    “一点小伤罢了,你身子如此弱,睡地上着凉了又得躺床上休息几日。”

    晏津嵘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将面前的人打横抱起,在她勾住他脖子轻呼间,她已经被他轻轻的放到床上。

    “乖,睡吧。”

    池晚莺楞楞的揽着他的脖子,见他将她冰凉的手给拉下来放进被子里,笑了笑将床边的帷幔放了下来,然后窸窸窣窣的铺被子去了。

    放下的帷幔让两人的身影变得朦朦胧胧的,他自然也看不见她绯红的脸和狂跳的心。

    池晚莺捂着胸口想要按捺住突突直跳的心,却发现仍是徒劳。

    啊,真讨厌。

    第二日清晨,床上的人微微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眼,眼神涣散的懵了一会,过了一会才翻了个身坐起来。

    脑子里渐渐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皱着眉掀开帷幔,昨日铺着被窝的地方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

    她呼出一口气,幸好他知道早起,要不遇上萧儿可就难办了。

    可是恍惚想起,她早上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可是她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他大早上会和她说什么呢。

    ######

    侯府。

    晏殊鸿坐在府里的必经之路的书房门口。

    晏津嵘从门口进来,脸色不佳的略过晏殊鸿。

    晏殊鸿看见他却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精神松了下来,再看见他手上包扎着心里又安心了一点点,见他不愿与自己说话便也没开口说什么,任由他从自己面前走过去。

    “爷,您见到小侯爷回家便可以放心了吧,可以回去休息了。”旁边的侍从担忧的说道。

    晏殊鸿捏了捏眉心,眼里干涩得不行,听罢点点头,任由侍从扶着回房。

    果然是老了,一整晚不睡身体就吃不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