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翻十八下墙
    侯府。

    晏津嵘晃悠晃悠的走着,嘴角噙着一抹笑,脑海中浮现她拂开他手时的羞赧,眼神闪躲又恼又羞的样子真是可爱。

    走着走着迎面撞上晏殊鸿。

    晏殊鸿路过他沉声说道:“晚上出门也不带上个人?”

    晏津嵘呵了一声,偏头回答:“带人出去监视我?我还没傻。”

    “这是为你的安全着想。”

    “呵,不需要。”他不屑的说罢就要走。

    就当他要走过去的时候,晏殊鸿开口说了一句:“我为你物色了一门亲事。”

    晏津嵘笑意沉下去,转过身正对着他,眼里有讥讽,“敢问老侯爷,您为我挑了哪家的姑娘啊?”

    晏殊鸿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悦,皱了皱眉,道:“将军府的千金。”

    “楚童心?那个喜欢池惟闻的假小子?”晏津嵘想到之前遇到楚童心所见的场景,娇纵蛮横,不由的嗤笑一声。

    “那是将门之后。”这些晏殊鸿都未了解到,只是今日楚将军与他商量了一下,夸赞了自己的女儿好一会,他想想觉得也不会差,于是就应了下来说回家考虑。

    “呵,你是想派一个能压制住我的女人来控制我吧。”

    “”晏殊鸿没说话,沉沉的看着他。

    “我和谁成婚不用你来操心。”晏津嵘不在乎的转过身想走。

    “我是你父亲!”晏殊鸿第一次没忍住怒火对他说。

    “呵,你什么时候有过做父亲的自觉!”

    旁边的侍从在父子俩对峙的气氛压迫下大气都不敢出,第一次见老侯爷如此动怒。

    才在心里感叹完,也不知道他们俩又争吵了些什么,突然间就见父子俩动起手来。

    掌风迎面而来,晏津嵘不慌不忙的躲开了两招。

    呵,从小躲到大,他没在怕的。

    两人又过了几招,老侯爷依旧没碰到他,顿时火气更大了,继续追着他。

    两人在掌风中红了眼,一个攻一个躲。

    闪躲间晏津嵘怀里的盒子掉了出来,他一怔,下意识想去捡,可晏殊鸿没料到他会突然停下来,招式来不及收回,赶紧换了个方向,却堪堪打在他身上。

    晏津嵘将盒子拾起的下一秒就被掌风震了出去,肩膀剧透,赶紧想稳住下盘,没想到撞上后面摆着装饰的花瓶。

    花瓶掉了下来,砸到他身上,噼噼啪啪的落了一地。

    晏津嵘跌坐在地上,嘶了一声,撑住地面的手上扎了块碎片,身旁的盒子也掉在地上,里面的海棠酥掉了出来。

    晏殊鸿楞楞的看着,不可置信自己弄伤了儿子,周围的人也楞在那没了动作。

    晏津嵘将手抬起来看了看,花瓶碎片扎的地方沁了些血出来,用另一只手将碎片扯出来,然后扶着旁边的椅子站起来。

    眉眼冷峻,身上衣服被刮破了几道,他面无表情的往门口走出去。

    竹宇等侍从想要跟上去,却被他冷冽的眼神给吓退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出去。

    “津嵘!”晏殊鸿在他身后唤,不是之前那般爆怒,反而第一次带着无措。

    他仿若未闻,甩了甩疼的手,面无表情的往府门口走。

    他轻哼了一声,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到了晚间的街市上,人人都避开他。

    一个冷着脸,衣裳被划破,带着血痕,仿佛混战出来的人,百姓的离得远远的,生怕自己招惹到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走到一片黑暗之地时,他才仿若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一堵高墙。

    他为何走到这了。

    冷了一条路的脸色微微缓了缓。

    想见她。

    小侯爷说见就得见到,退了几步,猛的翻过墙。

    翻了墙,只见平日里只有隐隐约约昏黄灯光的墙角今晚点的灯有些多。

    突然听到有人来的脚步声,晏津嵘赶紧躲到一处暗角,然后看向屋子的方向。

    他只知她平日里待着的房间,这个时辰都睡了,他不知道她在哪一间屋子。

    路过的两个丫环中,有个穿得朴素些的边走边问另一个,“萧儿姐,小姐她半夜不需要侍候的吗?”

    “不需要,你只需在门口守着就行,听到动静就进去看看小姐醒了没,如果小姐要什么自然会吩咐你的。”萧儿回答。

    晏津嵘笑了一下,目光紧盯着萧儿的身影,见她领着另一个丫环到了一个屋门口,又吩咐了几句才离开。

    那门口守着的丫环似乎是新来的,心思单纯。

    他蹲在脚边摸到了几块石头,用力往屋的右边拐角处扔。

    那小丫环听到声响身子一抖,警惕的往那边看,空无一人,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然后低着头继续站在门外。

    手一抛,又扔了两块出去。

    那小丫环心一慌,死死站着不敢动。

    晏津嵘继续丢。

    那小丫环想到萧儿说的,院子里一般没什么事,要是有人就大声叫什,第一时间保护好小姐,不远处的侍卫会听得到赶过来。

    想了想小丫环心里也没这么怕了,继续听见声响,怕是有人这么大胆进了院子,于是想过去一看究竟,要是有人好及时发现。

    小丫环转身往声响处的转弯走,晏津嵘看准时机闪身过去,趁着丫环转弯,小心的将门推开一条缝,侧身进去。

    到了屋里,晏津嵘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挺可笑,大半夜的跑一个姑娘家的闺房来干什么,难不成真想当采花贼?

    他只知道现在很想见到她,见一眼就走,真的。

    床上的帷幔落下,鞋子摆在床下,隐隐约约看不清床幔后的姑娘。

    在这寂静的夜里,晏津嵘心跳得很快,慢慢靠近床边。

    还差一步的距离时,他猛的停下来,自嘲的笑了笑,看了然后呢?没用的,看了只会让他更克制不住自己。

    算了吧。

    他退缩了。

    叹了一口气,转身,晏津嵘觉得今天不太爽,还要考虑怎么掩人耳目的出去。

    刚一转身,就听见身后猛的声响。

    下意识回过身,见那姑娘散着长发撩开帘子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两个黑衣楞了片刻,然后池晚莺放回帘子缩回去,晏津嵘猛的走到她身边,她浑身寒颤,刚想大叫就被人捂住了嘴,发出唔唔到声音。

    “别叫,是我。”晏津嵘低下头与她对视。

    她瞪大了眼睛,心怦怦的跳,抓着他手腕试图挣脱的动作也没再继续。

    “不喊了成么?”他有些安抚的问。

    她点头。

    他放下手,坐到她床边,与她泛水似的眼睛对视。

    片刻,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低声说:“你为何要夜闯我闺房!”

    “想看看你。”

    “傍晚不是才看过么?”

    他默默的看着她没再搭话。

    在黑暗中只能模糊的看见他的轮廓,池晚莺有些不自在,于是挪到床边,穿鞋下床,到桌边摸着黑点蜡烛。

    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

    嚓的一下蜡烛被点燃,屋外的小丫环朝里面问:“小姐?”

    “我就点一下灯,你不用进来。”

    小丫环觉得奇怪,大半夜的点灯干什么,但她是主子,她只能听从,“是。”

    借着灯光她回过头,发现他一身狼狈。

    头发是乱的,衣服是破的,还有血迹,赶紧走到他身旁,“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为何还有血啊?”

    突然脑中闪过初次见时他说自己是江湖人,再受平日里看的话本影响,她便以为他去哪家的官里杀人放火,然后却被发现,混战中受了伤慌乱之中就逃到她这里来了。

    “没事。”

    “是不是有人在追你啊,别怕,这里是池府,一般人不敢搜的。”她很认真的说道。

    “有人追我?”

    她奇怪的看他一眼,然后问:“你们江湖人都做如此冒险的事的么?”

    哦,他都快忘记自己是江湖中人了。

    轻咳一声,然后装做虚弱的样子,“有些疼。”

    然后用那只受伤的手碰了碰她的脸,然后吸了一口冷气,迅速把手收回去。

    池晚莺注意到了,从他身后拽过他的手,掰开一看,血色映入眼幕。

    “你怎么手都能受伤啊!”池晚莺轻呼一声,然后拉着他的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不小心。”他气息‘微弱’的说。

    “你等我一下,我找找平日包扎的药箱。”池晚莺说完在屋里翻起来。

    她皮肤娇嫩,稍微碰一下就会伤着,所以屋里是备着药的。

    翻了一会池晚莺拎着一个箱子走到他旁边。

    “伸手。”

    晏津嵘老老实实的将手给她。

    她蹙眉看着他的伤口,然后纤细的手托着他的大手,在箱子里翻了一下翻出一瓶药,打开小心翼翼的撒在他伤口上。

    她帮他包扎的过程中,余光看着他冷峻的下颚,今日他有些沉默,是不是因为受了伤,心下微动,她轻声问道:“疼么?”

    他微微勾起唇角,“你帮吹吹就不疼了。”

    声音微沉,低哑性感,她别扭的说:“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啊。”

    晏津嵘随口一说,也没觉得她会做,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身旁的人微微低下了头,嘟起嘴轻轻的往他手上吹了吹,软糯的说道:“不疼了哦。”

    好可爱,好想抱抱!

    晏津嵘那一刻心都要蹦出来了,娇小的一团就坐在他面前

    将包扎好的手从她手上抽出来,将人往怀里一拉。

    如愿以偿。

    池晚莺被他搂在怀里,懵懵的觉得自己没睡醒,宽大的胸膛很有安全感。

    有点舒服得想昏昏欲睡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