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翻十七下墙
    昨日打定了主意,今日池晚莺从老夫人那里请安回来的路上,就碰见了池夫人。

    池夫人见着女儿气色好了不少,觉得昨日许大夫果然没说错,晚莺确实看着脸色红润了一些,笑着也不想以前那样苍白无力。

    “娘亲。”池晚莺快步走到池夫人身边。

    池夫人赶紧向她说:“慢些不急。”

    池晚莺到她身旁挽住她的手,声音软糯:“娘亲今日有空么?”

    池夫人温柔的看着她,“怎么了,遇到烦心事了么?有什么想和我聊的。”

    池晚莺半晃着她的手,瘪嘴撒娇:“有事想和您商量嘛。”

    池夫人无奈的拉了拉她的手,“好好好,去你院子吧。”

    “好。”池晚莺乖巧的说。

    母女俩一边走一边闲聊,池晚莺倒是一句都不提她要说什么,池夫人也不急着问,慢慢和她闲聊。

    待到了她的院子,两人喝了杯茶消暑后,池晚莺在池夫人带笑的眼神下小心翼翼的开口:“娘亲,您觉得女儿现在身体好一些了没有?”

    池夫人点头。

    “那您知道原因么?”

    池夫人摇头。

    池晚莺斟酌了一下,缓缓开口:“许大夫说是因为心情好了,女儿自己觉得是惟闻上次带我出去玩,我我走了一整条街都未觉得累呢!”

    池夫人越听笑越浅,打断了她,“晚莺。”

    池晚莺听懂她阻止的意味,咬了下唇不死心的继续说道:“可是如果我能出去看看能让我心情变好身体也慢慢好呢”

    “晚莺啊,娘不是不让你出去,可是如果出去被磕着碰着出什么意外可如何是好?你身体如此弱,轻轻碰一下就淤青,你叫娘如何放心。”池夫人语重心长的说。

    池晚莺垂着头蔫蔫的听着。

    池夫人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看了看屋子里挂着的走马灯,摆着的泥人,放着的小玩意们,“这些都是惟闻给你带的?”

    池晚莺下意识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走马灯,呵,才不是惟闻带的。

    但她哪里敢说,只能默默点头。

    池夫人眉头皱起,虽然她有些觉得是池惟闻给她带这些,她才心心念着出去,但她又不好说池惟闻,毕竟不是她亲生的,说了怕影响家庭和睦,于是她只能抚抚自己女儿的手说:“你是被外面好玩的东西迷了眼,外面也没你想的如此有趣。”

    “可是娘亲,女儿从未出去过又怎么知道呢?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可是我真的很羡慕其他的女孩子都能出去逛逛,约上一两好友,随意在街上买些零嘴,试试珠钗。”

    她说这些时,由委屈到羡慕,再到对那种生活的向往,甚至在说的时候眼里全是希冀的光彩。

    池夫人终于知道向来乖乖巧巧的女儿到底却什么了,那眼里的光彩就是,那眼睛闪着的光让她将要说出的话收回去。

    她皱着眉在心底思考,是否她们觉得的保护,对女儿来说却是一个困着她的牢笼。

    母女两静坐无言了许久,过了一会儿,池夫人叹了口气站起来说:“待我与你爹商量一下,你先休息吧。”

    池晚莺闻言愉悦的送池夫人出去,商量一下就是说有可能是吧,就算这次不行那她就去求下一次!

    ######

    池夫人走了没一会,池惟闻就来了,顺手给她带来了池豫章从穹州的糕点配方。

    为何池豫章会千里迢迢给她从穹州带几张糕点配方呢,因为穹州是以糕点出名,穹州的糕点好吃种类也多,这次是爹爹得知要好的同僚要去穹州,特意让同僚买回来的配方。

    池晚莺午睡过后才拿着配方研究,过了好一会,让萧儿去准备食材,食材备好了池晚莺就扎进小厨房,一个时辰才笑着出来。

    池晚莺做糕点时向来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看着,所以萧儿和一众丫环在厨房外等着。

    “萧儿,快来。”

    池晚莺拉着萧儿进去,面对着卖相很好的海棠酥不免赞叹了一番,“小姐这一会就做得如此好了 ”

    池晚莺笑得满足,一脸期盼的看着她说:“你快尝尝觉得味道如何。”

    萧儿用筷子夹起一块放进嘴里,嚼两下满眼惊叹的点头,“好好吃。”

    “真的么?太好了。”池晚莺眉眼弯弯。

    两人留了一份自己吃,然后又拿小盒子装了几份,让祖母、爹娘、惟闻都尝尝看。

    萧儿麻溜的装好让那些跑腿的小丫鬟送去各个院里,然后又听见自家小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她说:“萧儿再准备一份。”

    萧儿疑惑了一会,随后看了看天色然后反应过来,“好。”

    池晚莺愉悦的去吃晚饭,吃罢算了算时间似乎今日有些早了,又坐了一会才拿着装着海棠酥的盒子出去。

    慢慢走到围墙边,空无一人,他今日还未来,坐到石凳上托着脑袋等他。

    这边只有零星的一两盏灯,想到那日他带她出去,围墙那边这么黑,他是如何坚持日日都摸黑翻墙的?

    越想眉头越深,觉得太危险,“以后这边的灯点多一些。”

    “是。”

    “为何要点多一些灯。”

    有男子的声音随着风飘洒在这一个角落,带着笑意又洒脱得不行。

    “怕你摔死。”池晚莺今天心情愉悦,没忍住开了个玩笑。

    “哦,知道关心我了?”晏津嵘略带轻佻的说。

    池晚莺轻笑,“我可不想哪天看到墙边躺着一个人。”

    晏津嵘挑眉在她对面坐下,“不会如你所愿的。”

    她轻哼两声,像是小猫哼哼的撒娇一样,看得他心痒痒。

    “呐。”池晚莺见他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于是将一旁的盒子推到他面前。

    “这是什么?”晏津嵘意外的问。

    “海棠酥呀。”

    池晚莺一边说一边打开盒子,“你要不要尝尝看?”

    尽管不是白天,仍看得出那纤细白皙的手,再配上那个透着水一般的眼神,呵,谁能拒绝得了。

    他不爱吃这种姑娘爱吃的甜腻糕点。

    这种想法在尝了第一口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嗯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旁边的姑娘还期待的问他:“怎么样好吃么?”

    “咳,不错。”什么不错,明明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了。”

    姑娘带着笑意尾音上扬的声音飘到他耳里,软糯得让人有股冲动

    “池晚莺。”

    “嗯?”

    “别这样和我说话。”

    “哪样?”她委屈的问。

    晏津嵘站起来抬起她下巴,眼里全是克制。

    我怕我忍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