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翻十六下墙
    次日,池惟闻带着一包小玩意走进池晚莺的小院里。

    下午外边热到不行,一进她的屋里却感到丝丝凉气,屋子中央的小椅子上放了一盆冰,冒着阵阵凉气,冰上还放着些水果,水果的面上凝着一层水珠。

    “姐,你屋里这么凉快啊。”池惟闻将等下放到桌上然后坐下感叹道。

    “你不是一直知道我屋里凉快么。”池晚莺白了一眼他说道。

    “嘿嘿,外边太热了,我在你这歇歇呗,我昨日还给你选了好多东西。”

    池惟闻说着将他买的小玩意一样一样拿出来。

    池晚莺看着他拿出来的粉色扇子昨天她看见了,她觉得摊上那把碧绿色的好看些。

    他继续掏出一个珠串串成的小狗她昨日也看见了,更喜欢那个兔子

    他和表妹不会昨日走在他们后面吧想想就觉得惊恐,池晚莺不再继续看他掏,默默的拿起一旁的茶。

    然而更让池晚莺惊慌的来了,池惟闻一边将东西摆到她面前,一边无意的说:“我昨日在街上看见一个和你很像的背影,差点以为是你。”

    池晚莺喝茶的手一抖,水差点撒出来,佯作诧异的说:“怎么会是我,我昨日在家呢。”

    池惟闻笑了笑,取笑道:“我又没说是你。”

    池晚莺嗯了一声垂眸喝茶。

    感受到她莫名的沉默,池惟闻以为她不高兴了,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脸色说了一句:“你想去么?”

    池晚莺一脸莫名的看着他,“去哪?”

    “出去玩呀。”

    “不去。”她想以后正大光明的出去。

    池惟闻默默的收回话,心里还是心疼姐姐。

    然后将东西一股脑从包裹里倒出来,然后等着她欣喜的样子,盼切的看着她,“姐你看看喜欢么!”

    池晚莺一怔,轻咳了一声,随手拿起两样看了看,然后“欣喜”的道:“很喜欢!”

    心里却抽了抽,有点想笑。

    池惟闻还傻呵呵的以为她真的喜欢,笑得一脸自豪。

    心里想,他买的时候应凝还阻止他来着,说姐姐可能不会很喜欢,现在他看见他姐这不是很喜欢嘛。

    啊,她的傻弟弟。

    就像他和哥哥每年生辰都送自己华丽的发簪一样,似乎他们不太懂女孩子的心思,但她也不介意,毕竟是心意呀。

    那为何日日翻她墙的人如此知道送什么,哼,定是常送东西给姑娘。

    姐弟俩在各想各的,门外通传的小丫环说医合堂的大夫又来号脉了。

    池晚莺赶紧让人给请进来。

    老大夫背着药箱进屋,微微弯了一些腰拱手道:“池少爷、池小姐。”

    “许大夫您不必多礼。”池晚莺站起推拒说。

    许大夫抚着胡子笑了笑,没再多言。

    池惟闻站起来给两人让出位置,在一旁默默看着许大夫给她把脉。

    池晚莺伸着手让老大夫把脉,头微微低垂,眸子低敛,眼睫颤动,他看着觉得她面色似乎红润了一些,不似以往那样病态的苍白。

    许大夫号了一会嘶了一声,然后又继续号,又过了一会才抬眼看她,她认认真真的坐着,看着乖巧恬静到不行。

    “池小姐身体好了许多,体态似乎恢复了不少。”

    许大夫若有所思的说。

    池晚莺和池惟闻对视一眼,都是很惊喜的样子,“是么?”

    许大夫点头,然后继续问:“池小姐最近可有做些与往常不同的事?或者吃了什么东西?”

    “最近?”她没做什么不一样的事呀。

    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偷偷出去玩了两趟,还有就是某人日日都会翻墙到她院子待一小会儿。

    斟酌着开口:“许是有些兴奋?或是爱走动了。”

    许大夫点点头,“那便是你心情好了,心宽了身体自然也就不感到累了。”

    “所以是与心情好坏有关是么?”

    “对,你只需继续这样下去,身体会渐渐好转。”

    池晚莺淡笑,站起来福了个身,“多谢许大夫。”

    许大夫也宽心的笑了下,她自小就是他看的病,看着她一天天的好起来他也感到欣慰。

    池晚莺亲自送许大夫出院子,许大夫让她回去,还要记得好好调理身体,池晚莺一一应下。

    池惟闻待了一会被池豫章派人给叫回书房去了,不情愿的样子看得池晚莺直笑。

    池晚莺还笑着看他走出去的背影,身旁的萧儿浅笑着说了一句:“小姐最近越发爱笑了。”

    “是么,那以前我是怎样的?”池晚莺转过头,眉眼的弧度还没消散。

    萧儿想了一下,然后认真的回忆道:“小姐以前也尽量让自己静下心,每天弹琴看书,但是奴婢能感觉到您不是真的发自内心喜欢这种生活,您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和人聊天玩耍,和普通的世家小姐一样。”

    “您以前的笑总是淡淡的,似乎笑不到心底,但是现在明显的看得出来您不一样了,似乎是打心底里的快乐。”

    池晚莺淡笑的看着她,她都不知道自己最近变化有这么大,“从来不知道你竟如此了解我呀,那你说说是因为什么。”

    萧儿这回没有这么顺利的说出来,犹犹豫豫的道:“奴婢也不知您自己心里的感觉呀,但不疑肯定是这两件事的其中一件,要不就是从三少爷上次偷偷带您出去开始,要不就是因为那位公子日日来此。”

    池晚莺点点头,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但具体是哪一件事她也不知道,但是应该与他无关吧,他只是来这里而已,久不时带些小玩意,也没有别的举动,她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

    所以定是因为出去玩了两次让她开心了。

    如果真的有用的话她可以去与娘亲说说,娘亲是不会反对让她身体好的办法的。

    明日她就去与娘亲说说。

    池晚莺想着想着似乎忘了昨日是谁抱了他还牵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