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翻十五下墙
    “你为什么把我丢在那。”

    他喉头发出一声轻笑,抱紧怀中的人,似无奈似安慰的在她耳边说:“我哪里敢,丢了我自己都不敢丢下你。”

    池晚莺在他怀里动了动,他以为她要推开他,便松了松环住她的手,却没想到她动了动就没再继续,然后有些娇横的对他说:“我不管,你带我出来的就不能丢下我。”

    仿佛溺水之人抱住了一根横木。

    虽然没这么夸张。

    她居然没有推开他。

    晏津嵘在心里乐,然后轻拍她的背,无奈着说:“好。”

    尾音微微上挑,像是带着些宠溺的意味。

    腰间的手和背上的轻拍仿佛将池晚莺的意识拉了回来。

    怎怎么他们靠得如此近!

    慌张的抬头,他低眸笑着看她,近得她感觉得他一动就可以吻在她额头上。

    猛的将他推开,语无伦次的说:“你,你为什么抱我!”

    怀里一空还被冤枉,晏津嵘道:“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扑过来的。”

    池晚莺回忆了一下,脸色一白。

    好像确实是她自己害怕,然后向他跑来,他还接住了自己,那她还要感谢他?

    “那你也不能一直这般对我啊。”

    晏津嵘挑起笑,“哪般?”

    她涨红了脸,虽说在夜里不明显,吞吞吐吐的说:“就是抱着我啊!”

    说完她自己觉得羞赧,生着闷气转身往外走。

    晏津嵘抱臂在原地看着,等到两人之间有一些距离了后,才悠悠开口:“你现在不怕了?”

    池晚莺猛的停住,感觉周围的黑一下子蔓延,张牙舞爪的向她袭来,心下一抖,站在原地回头眼巴巴的看着他。

    晏津嵘轻笑一声,本想再逗逗她,却看见她眼底的慌张和害怕,想也没想的迈步过去。

    不逗了,等下一不小心弄哭了可不行。

    他心疼。

    两人并肩往外走,他这回老老实实的走在她左边,久不时的抬眼看看她。

    走了一会终于到了灯火通明的地方,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池晚莺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几个路口问:“我们往哪走?”

    “都可以走。”

    “往哪里最热闹呀?”

    晏津嵘指向最右边的那条路。

    “那咱们走这里好不好?”

    她询问他的意见,见他点了头才脚步轻快的往前走。

    周围的人是越来越多,打量两人的人也越来越多。

    众人只看见一个长得娇巧貌美的姑娘好奇的看看这看看那,眼睛似水一般亮晶晶的,身旁的俊朗公子噙着笑视线未离开过那姑娘,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年轻人。

    池晚莺迟钝的感觉到周围的打量,拘谨了许多,然后扯扯他的衣角小声道:“周围的人在看我,要是认出我来该怎么办。”

    “你不是从未出过门么,这些人都是觉得你美才看你,他们可不认识你。”

    “哦。”她想了想觉得有理,反正她未出过门,怕什么。

    她一直走在人群里,看见有趣的东西也只是靠近一点点看一下,直到看见一家挂着走马灯的小摊。

    那小摊上挂的灯都点上了,色彩不花俏,比较素净,有几盏偏黄色,像信笺的颜色,看着觉得古朴敦厚。

    忍不住走到小摊旁边,摊后的两人老人一个在招呼客人一个在乐呵呵的看着,一见有个水灵姑娘凑近,那闲着的老人问:“小姑娘想看什么?”

    “您这里的灯很漂亮。”池晚莺笑着对老人说,然后一低头发现这摊上居然还摆着一些木簪。

    那些木簪全是纯木做的,没有像其他人卖的那样在木头上加些其他珠饰,只在簪头雕刻了些小花纹,简单又素雅。

    “你喜欢?”身后的人问。

    她拿起一支仔细看看点点头。

    那老人看了晏津嵘却很惊喜,赶紧拉过在招呼客人的老伴,说:“这就是上次给我银票的那个年轻人。”

    那老婆婆惊讶的打量了一下,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也是面善的,于是笑着说道:“公子上次的银票付那盏灯绰绰有余,我们把钱剩下的钱还您吧。”

    老人从摊下的盒子里掏出一包银子要还给晏津嵘。

    晏津嵘没接,将那袋银子推回去,“大爷拿着吧,她喜欢您这的东西,留着帮她付钱。”

    在一旁看着的池晚莺有些不好意思,她听出来了,上次送她的灯肯定是在这买的。

    她出来的匆忙,确实没带银子在身上,连些值钱的物件都没有,所以她这一路忍着想买东西的**。

    她扯扯他的衣角让他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没带钱,你可不可以先借我,等回去了我再还你行么?”

    他嗤笑了一声,她以为他不信自己,赶紧说:“我真的会还的。”

    “我带你出来的就得负责到底,再说了,帮你付钱我很乐意。”

    池晚莺笑了笑,低头选木簪,心里想着回去一定还他。

    两位老人看着他们,也笑了笑,年轻真好。

    池晚莺挑了半天,最后在两支木簪面前犯了难,一个精巧漂亮一个简单大方。

    侧了头问想他,没想到撞到他的视线里。

    咦,他在看她?

    嘴角弯了下,池晚莺将手里两支发簪给他看,问:“这两个哪个好看?”

    晏津嵘视线从她身上转移,看向她的手里,确实都挺好看,“两个都买了吧。”

    她却摇摇头,“只要一个。”

    喜欢的东西一个就好,多了反而会不珍惜。

    晏津嵘又看了看两支发簪,右边的简单些,她今日头上没有什么发饰,这应该会衬得她出尘。

    “右边。”

    她眉眼弯弯的道:“好。”

    她想让老人帮包起来,他阻止,拿过她手里的木簪,敛着笑给她插在发间。

    他眼光真好,果然很漂亮。

    眼前的姑娘眼角带笑,一身青裳,发间就单单插了这根木簪,确实素雅出尘。

    “公子眼光真好,姑娘戴上更美了。”老婆婆笑着夸赞。

    池晚莺羞赧的笑。

    两位老人再次将剩下的钱还给晏津嵘,他仍然没要,说是以后还会来,先留着付钱,两位老人推不过,便应下了,热情的让他常来。

    池晚莺和晏津嵘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紧紧跟着他,生怕自己走丢了,突然天空砰的一声巨响,池晚莺被吓了一跳,却见空中一朵绚烂的烟火绽放。

    “好漂亮。”她扯着他衣角让他看,他低低的嗯了一声。

    烟火炸裂的声音太大,池晚莺没听见他的回答,转头看他,没想到一回头看见不远处熟悉的身影,娇躯一震,拉起身旁的人往另一个方向跑。

    池惟闻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烟火,正想感慨一句,一低头看见前面有个身影有点熟悉,皱着眉想看得更清楚,那身影却消失在人群中。

    沈应凝见他盯着一个方向看,疑惑的问他怎么了。

    他也有些疑惑,不确定的说:“我好像看见我姐了。”

    沈应凝惊讶的也看向那个方向,看了半天也没见到,“你看错了吧,表姐怎么可能在外面。”

    池惟闻也觉得是,可是那个身影真的太像他姐了,“兴许是我看错了。”

    “嗯,那要不我们先帮表姐把小玩意给买了。”

    “好。”

    两人不疑有他,一块给池晚莺挑东西去了。

    晏津嵘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跟着她跑了,因为她牵着他的手。

    那笑意都快溢出来了。

    看着她在人群中钻来钻去,他有些怕她累着,于是开口道:“慢点跑,你不累么。”

    池晚莺喘着气回头,确定看不见自家弟弟后才在路旁停下来,松了一口气。

    她额头冒出了汗,他皱眉用袖子给她擦了擦,“跑这么急做什么。”

    “我看见我弟弟了。”

    “看见就看见,他又不会吃了你。”

    她皱着眉用手拂开他为他擦汗的手,瘪着嘴说:“不能让他看见。”

    他瞥了她一眼,没再说话,握紧了她的手往前走。

    池晚莺一察觉到赶紧抽出来,瞪着他,在他轻佻的准备开口时抢着说:“我知道这次又是我拉的你,不用你提醒。”

    柔柔的声音让他听着总觉得她受了委屈。

    “呵,走吧,请你吃东西。”

    接下来的一路相安无事,直到池晚莺吃不下了两人才打道回府。

    只是在翻墙时被某人抱着,池晚莺咬着下唇心里却很愉悦。

    他走时她真诚的道了一句谢,他轻笑着翻墙回去。

    回了侯府,路过书房时,晏殊鸿在屋里问他,“去哪了?”

    他心情好,没和他斗嘴,笑着答了句:“陪姑娘玩。”

    小侯爷心里满足,今日是和她接触最多的一天,他们来日方长啊。

    晏殊鸿在屋里无言,终于舍得要找个媳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