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翻十一下墙
    渐夏,知了在树上吱吱的叫,天气燥得微微浮起的风都是热的。

    池晚莺坐在屋里看着沈表妹上次来给她带的话本,不知不觉看了一个时辰。

    她动动有些酸的脖颈,抬头看了看外面阴下去的天,有些风雨欲来的意思。

    池晚莺反手捏着肩膀慢慢走到屋门边,估计着一时半会下不下来,方才一直盯着书本,她现在全身都有些酸胀,便叫萧儿陪她出去走走。

    “可是待会就要下雨了。”萧儿看着乌沉沉的天说道。

    “估摸着不会,反正院子不大跑回来就行,若你不放心就带把伞。”

    萧儿想了想还是带着伞陪她出去。

    池晚莺边走边大幅度的动,感觉那酸胀感消了一些才呼出一口气,在院子里转了半圈,池晚莺觉得差不多了变转身往回走。

    谁料夏日的雨就是如此猝不及防。

    倾盆大雨说下就下,没有一丝防备的砸在地上。

    池晚莺被砸了一下,还没反应接连的雨就已经将她的头发打湿。

    “下雨了!”

    池晚莺下意识的用手挡住头顶往院子里跑,萧儿惊叫一声,边跑边将伞撑起来,追上她替她挡雨。

    池晚莺靠着萧儿,两人躲在伞下碎发被粘湿贴在额头上,裙摆也已经湿了。

    “快进去。”

    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屋里,一旁侍候的丫环们见她俩淋着一身雨回来,赶紧给她们擦身子换衣服。

    萧儿快速的接过毛巾擦了擦,然后赶紧吩咐人去熬姜汤。

    池晚莺喘着气让丫环们替她换衣服擦头发,直到换好后依然小口喘气。

    萧儿见了感觉到不妙,替她顺了顺背说:“小姐你可是不舒服?”

    池晚莺呼吸凌乱,头上还有湿气,忍着想干呕的感觉,捂着胸口朝她摆摆手。

    萧儿着急的向旁边的丫环说:“快去叫大夫!”

    池晚莺靠着桌子,心里一直说着没事没事,但是眼睛却渐渐的眯下去,身子一歪倒在桌上。

    屋里瞬间一阵兵荒马乱。

    到接近傍晚时,池晚莺慢慢醒来,她平躺在床上,头很疼,皱着眉唤:“萧儿”

    坐在她旁边穿着素雅的女人闻声走到床前,替她抚开凌乱的头发怜爱的看着她。

    “娘亲。”

    “好些了么?”

    池晚莺声音弱弱的,似猫儿般黏人撒娇:“头疼。”

    池夫人握着她的手想说说她,语气却很温柔:“那为何会淋了雨呢?也不晓得爱惜自己身体。”

    “女儿不知会下雨嘛。”

    “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池晚莺乖巧的点点头。

    萧儿见她醒了便端了汤药上来,池夫人端起来时碰到碗觉得有些烫,又放了回去,“拿下去,有些烫。”

    萧儿应了句是,将汤药拿回去在凉水桶里晃了晃,摸着觉得不烫了便端上去。

    池夫人拿着勺子要喂她,她蹙眉往后躲。

    “躲什么,这么大了害怕喝药。”池夫人无奈的说。

    她女儿自小生病,按理来说喝汤药对她来说是件很平常的事,可她这女儿吧,自小便怕得要命,总得家里人轮番哄着才委屈的喝下去,到如今虽不需要人哄了,但也还是很排斥喝药。

    闻着那一股苦涩的味道,池晚莺咬着下唇不想喝,可她昏得厉害,还有些难受,“扶我起来我自己喝。”

    那一小口一小口的又苦又臭,这不是折磨人嘛。

    萧儿将她扶起来,将枕头靠在她后面,知道小姐怕苦,从桌上拿起一个小碟子到她面前。

    “小姐喝了再吃。”

    池晚莺虚弱的笑笑,端起碗皱着眉灌下去,刚开始几口没有感觉,再后来那味道充满口腔,苦得她身子一怔,喝得更快,喝完赶紧将碗塞给萧儿,从碟子捏起一颗糖含着。

    嘴边里苦涩的药味渐渐被甜味覆盖,池晚莺紧皱的眉头才缓缓松开。

    池夫人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笑起来,真是跟个孩子一样。

    池晚莺委屈的看着她,含着糖口齿不清的说:“真的很苦。”

    池夫人含笑点头。

    池晚莺瘪着嘴,撑着床自己躺下控诉的看着她。

    “汤药确实是苦。”池夫人无奈的补了一句。

    池晚莺这才眼睛弯弯的朝她一笑。

    母女俩说了说话,池晚莺听着听着困意袭来眼皮渐渐撑不住

    池夫人替她盖好被子,温柔的看了一会,吩咐萧儿好好照顾她便走了。

    ######

    “小姐刚刚真可爱,居然如此怕苦。”

    “小姐自小便怕苦啊,而且一生起病来就虚弱到不行,看着那样子就心疼。”

    两丫环从屋里端着东西出来,一边走一边闲聊。

    在拐角的晏津嵘眸子暗了暗,这么说她是生病了?

    他在墙上坐了许久都没看见人影,索性进来瞧瞧,结果就听见小丫环们在说她。

    很可爱?

    他有些好奇她委屈着喝药的样子,肯定很可爱。

    她本就身姿纤细,又病了也不知会瘦成什么样,想到她躺着床上柔柔弱弱的,那笑眼都变成了楚楚可怜。

    他心底有些被压着难受。

    她屋子周围下人多,他不敢靠近,也没办法看她一眼,若有所思的翻墙回去。

    翻过墙却不是回府的方向,小侯爷一路皱着眉进了蜜悦行。

    正在准备打烊的小二看见他赶紧出去招待他,然后被他严肃的神情吓了一跳,小侯爷今日为何如此严肃,莫不是来找麻烦的?

    战战兢兢的开口问:“小侯爷您这是?”

    晏津嵘目光凌冽的看着那小二,小二僵着不敢动,到底是怎么惹到了这位爷。

    “你们这最甜的东西是什么。”

    小二想了想恭敬的答:“蜜饯。”

    “蜜饯?”晏津嵘眉头更紧了,“带我去看看。”

    “是。”小二小心翼翼的招待,生怕一不小心惹毛了他。

    蜜悦行专卖甜食,许多小姐夫人们都爱来这买吃的。

    晏津嵘走了一小段后,眼前突然略过一排甜点。

    甜点?

    她会做马蹄糕,应该是喜欢吃甜点的

    小二看着他不走了,战战兢兢的看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位不会在想着如何找他们店的麻烦吧!他可听说上次有一家店里的小二将水溅到了小侯爷身上,惹到小侯爷不高兴,后来这家店被小侯爷找人砸了,那店主只能受着,谁惹得起侯爷啊。

    “这些甜点每样一份包起来。”晏津嵘语气冷淡的说。

    “全部?”

    晏津嵘冷冷的看他一眼。

    “好嘞好嘞,您等等。”

    小二麻溜的包好,拎着一个大纸包到他面前,双手递给他。

    “侯爷您要的甜点。”

    “嗯。”晏津嵘接过来,在怀里掏出一张银票给他就拎着大纸包走了。

    小二结果银票楞着,他还以为小侯爷是来找麻烦的,原来没事,平日总是一脸倜傥笑容的,为何今日突然冷着脸。

    晏津嵘出了店后快速的往池府赶,终于到了她院子外,他想了想,翻墙过去,躲着下人到了她屋前。

    晏津嵘躲了一个无人的拐角,打量着周围有些苦恼,这么多人要怎么给她送进去,就在苦恼之际,萧儿刚巧从屋里出来。

    “你怎么在这!”萧儿拐过弯被他吓了一跳。

    “嘘,这是我给她买的糕点,拿给她。”晏津嵘将手里的大纸包塞到她怀里。

    萧儿皱着眉捧着,一脸防备。

    “我若要害她那是轻而易举,不必费如此力气。”晏津嵘睥着看她。

    萧儿想着小姐天天盼着他来,要是知道自己在中间阻止了什么,她一定会生气,罢了,让小姐看看再说。

    “小姐还未醒,等会拿给她。”

    晏津嵘点点头,东西到了他就放心了。

    希望她看见的时候会笑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