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翻十下墙
    这几日小侯爷天天往她那跑,有时候遇见人在屋里的时候就在墙上坐一会,看见了人就搭几句话,笑着等到她用手遮着眼睛说着好热跑进去。

    就这样的日子他居然觉得很有意思,这几日连那堆狐朋狗友叫他出去喝酒他都没有去,一没事就在街上晃悠,看见有意思的东西就买回去,等着第二天送给她。

    这天,小侯爷出外“采购”到一半,莫测的天居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他只能在屋檐边等着雨停,那雨却一时半会没停下来,正当小侯爷郁闷之际,突然看到对面铺子里有伞买,于是冲进雨里进了店。

    美滋滋的撑着伞回家,却没想到第二天他一早起来就觉得浑身无力,头还发昏。

    大夫来看说他受了风寒,还开了药。

    他嫌弃了自己一下,怎么像她一样受凉了就会生病,呸,定是他昨日淋了雨而已。

    当天傍晚,照常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在翻墙,可是确实头很疼,他犹豫要不要继续去。

    “小姐,您已经走了两圈了。”您不累么平日走一圈都乏了。

    “”

    她下意识的望向墙头,空无一人。

    不知为何觉得有些不舒服。

    “咱们去那坐会吧。”池晚莺走到墙边的石凳坐下。

    萧儿示意旁边的丫环端茶上来,然后默默候在池晚莺身后。

    一刻钟后,池晚莺饮尽了杯里的茶,将茶杯放回桌上,萧儿想再倒,她止住她的动作,淡淡道不用了。

    她眼神掠过那一处,缓缓收回,站起来准备回屋。

    是不是最近这个时间都能见到他,所以每天都下意识的看看墙头,有没有那个人在带着笑看她。

    或许他今日有事吧。

    她勾了一下嘴角然后恢复淡淡的神色。

    “池晚莺。”

    她瞬间回头,看见他淡笑着翻到她院子,落地时晃了一下,她没注意到。

    提着裙子跑到他面前,“你今日来晚了。”

    语气里微微的控诉掩盖不住。

    “有点事。”

    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今日他语气淡淡的有些奇怪。

    “哦。”

    他刚刚翻过来后有些脱力,现在头更疼了一些,但还是强忍不适的朝她笑了笑。

    “你今日不开心?”她问。

    摇头。

    “嗯那我送你桂花糕吃吧。”她跑回刚刚坐的桌上拿起那个盒子,再小跑着来他面前。

    她今日新学会的桂花糕,突然想着他今日会来就特意备了一份。

    “嗯。”他敛着眼接过来。

    可能是病糊涂了,抬头揉了揉她的头顶。

    她震惊的看着他。

    “为什么咱俩总要送来送去的。”

    “我也不知道呀。”

    “呵。”他今日没有往日戏弄她玩的轻佻,眸子里墨黑一片,“我走了。”

    “嗯。”

    头顶上他揉乱的头发还乱着,她楞楞的摸了摸自己乱掉的头发,这和哥哥摸她的感觉不一样

    翻出去的晏津嵘一落地整个人就往地上倒,与他来的随从竹宇本来在墙角候着,见他倒下赶紧将人扶起来,他紧闭着眼看样子是昏过去了,竹宇一把将人背起来运起轻功将人背回府。

    正巧遇上晏殊鸿回府,竹宇慌了一下,老老实实的等他进府后再进,谁料晏殊鸿突然回头,看清他背上背着的人瞬间脸色发黑。

    “他这是干什么去了!”

    爬人家御史小姐家的墙?竹宇肯定是不敢这样说的,而且知晓这父子俩不和,所以他不敢答话。

    见他站在那不答,晏殊鸿声音更大,“还不把他带进去请大夫!”

    “是是是。”竹宇被吼得心里一慌,赶紧背着人飞奔进去。

    第二日晏津嵘醒过来时觉得好了很多,有力气了,头也不疼了。

    然后坐起来看见自己在房里,也没更衣,挑了一下眉。

    他怎么到的房里他记得他翻过墙就撑不住昏了哦定是竹宇背他回来的。

    他昨天揉了她的头。

    呵,挺好。

    他平日里只在口头逗逗她,不敢上手,怕唐突了她。

    他恍惚记得他走时她没有生气吧。

    小侯爷暗自窃喜。

    ######

    这日早晨,池晚莺给老夫人请安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池惟闻。

    “这么一大早去哪啊?”池晚莺看他一早就要出门。

    “去找小侯爷他们。”

    “小侯爷?衡阳侯?”池晚莺对京城里的爵侯们不太了解,只依稀听别人提过衡阳侯家小侯爷整日游手好闲是个只知玩乐之徒。

    “对。”

    “你不是与太子、大皇子一块的么?”怎么突然和这种人混在一块。

    “小侯爷其实人不错的,我偶尔会和他出去玩玩。”

    “哦,那你记得早些回家。”

    池惟闻点头应下便出了门。

    策马到了鸿德楼,晏津嵘已经在雅间里等着他了。

    进去发现只有他一人,奇怪道:“今日就咱们俩?”

    晏津嵘心虚的咳了一声,“他们有事来不了。”

    “那真可惜,错过小侯爷请客了。”

    两人插诨打科喝了半顿,直到感觉池惟闻完全放松下来,晏津嵘才作不经意的问:“你觉得女子最喜欢什么东西。”

    “女子?这得看你送谁了,小侯爷这是看上谁家姑娘了。”他玩味的看着晏津嵘。

    你家的。

    “一个貌美的姑娘。”

    “貌美?”他一下就想到自家姐姐,但也没多想,照着他问的想了想她姐姐会喜欢什么。

    认真想了想道:“那肯定爱珠钗步摇这种首饰,美人肯定得华美的东西配。”

    他们家都这样觉得的,所以池晚莺每年生辰都会收到哥哥弟弟的华贵发钗。

    “首饰?”晏津嵘觉得有点不对,每次见她她都穿得素净,发上发簪都没几根,真的会喜欢首饰么?

    “对啊,我和我哥就总是送这些给我姐姐。”

    晏津嵘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池惟闻看着楼下的说书先生又在谈着哪家的风流事,身旁的小侯爷却一副思深的样子,不由的好笑,小侯爷居然少见的认真。

    “小侯爷莫非好事将近?”

    “长路漫漫。”你们家这么宝贝她,怎么才能哄到手呢。

    “您还求着两情相悦?”

    “本侯爷要容貌有容貌,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为什么就不能有两情相悦。”他噙笑着看着池惟闻。

    池惟闻觉得他今日发现了小侯爷不一样的东西,虽然知道老侯爷管他还是管的严的,但没想到他对感情会如此认真,他还以为他会像平日里那般随意。

    所以他好心的提醒:“只是小侯爷您这往日的名声时似乎有些”

    “没关系,她应该不介意。”她都未出过几回府,应当是不知道他的这些名声的。

    “哦?”池惟闻吃了一惊,居然有姑娘会不介意。

    晏津嵘信心满满的笑了笑,“喝酒。”

    ######

    傍晚。

    “你可认识京城衡阳侯家的小侯爷?”

    晏津嵘一怔,震惊的看着她,她知道他的身份了?

    可看她的眼神不像知道的样子,于是故作镇定的说:“认识。”

    “那你觉得他人如何?今日我弟弟说与他约了见面,我听人说那小侯爷整日无所事事只会享乐,我怕我弟弟被他带坏了。”

    晏津嵘脸色一黑,她为什么会听闻这些传言,他早上还说她不会知道

    见他脸色不对,池晚莺一慌,“你为何脸色如此难看,难道那小侯爷是什么顽劣之人?”

    好生气啊,可是又舍不得朝她摆脸色。

    晏津嵘忍下突升的火气说:“那小侯爷没传言那般不好,他是个不错的人。”

    “你与我弟弟说的一样。”兴许一传十十传百便成了谣言吧,“那便随他去吧。”

    今天那顿果然没白清!平日的招呼也没白打,他决定再请他吃一顿!

    “那你一个江湖人为何如此了解京城的人啊?”

    傻姑娘,对他随口扯的身份居然一点也不怀疑。

    “为生计所迫。”

    “你很穷么?”池晚莺听他说完震惊的看了他一眼,“可从你平日的穿着来看不像啊。”

    他嘴角带起风流的轻笑。

    “你居然又戏弄我!我刚刚还同情你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