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翻九下墙
    “凝儿,快尝尝我做的马蹄糕。”

    树荫下,两个姑娘坐于桌两侧,一淑婉一灵动,桌上摆着棋盘,衣袂随意落在地上。

    萧儿将今日池晚莺刚做的马蹄糕摆到桌上。

    沈应凝哇了一声,看着卖相还不错,闻着也香甜,“表姐亲自做的?”

    池晚莺笑了笑,“嗯,你快尝尝看。”

    沈应凝尝了一口,然后惊喜的看向她,“好吃耶,表姐真棒。”

    “好吃么?”池晚莺被夸着心里小小满足了一下。

    却又突然想到那日他说不喜欢,她脸上的欢喜收敛了一些。

    她自己尝着也觉着不错,为何他不喜欢呢?

    “表姐你怎么了?”见她突然不说话,沈应凝好奇的问。

    池晚莺摇摇头,将那情绪抛去,看着许久未动过的棋盘开口:“下棋吧。”

    “好啊。”

    两人下了两局,沈应凝输得不愿说话,棋越下越快,带了些赌气的意思。

    这一局又输了,沈应凝鼓着嘴伏在桌上,“表姐你就不能让让我嘛!”

    委屈得不行的样子,池晚莺忍不住噗嗤一笑,“那还是我的错喽?”

    沈应凝赌气道:“是!就是!”

    池晚莺托着下巴看着她,轻飘飘的说了一句:“那你与惟闻”

    伏着的人猛的抬头看她,惊慌万分:“表姐表姐我不是故意的”

    “我还未说你着急什么,你们互表心意多久了?”池晚莺越过小桌子捏了捏她的脸。

    沈应凝见她眼里只有好奇而无生气,这才放下心来羞红着一张脸轻声说道:“就上次来找你才互表了心意。”

    “哦?”池晚莺拖长了声音,笑吟吟的看她连耳尖都红了的样子。

    “表姐!”

    沈应凝羞恼的叫了她一下,看得她又忍不住发笑,平日里也未见他俩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这不动声色就看对眼了,真是奇妙。

    池晚莺想了想这两人在一块的画面,不知善文善思的惟闻是占上风还是被吃得死死的。

    但是他俩这般家人还未知晓吧,要是知晓也不会让惟闻单独带着将军的女儿闲逛了。

    “凝儿你可得好好抓住惟闻呀,你可不知有多少姑娘盯着他呢。”池晚莺说。

    沈应凝一怔,“他确实很好,有姑娘心悦他很正常,我”

    那磕磕绊绊的语气让池晚莺皱了皱眉,“你不想与他在一起?”

    “想的。”

    “那你就不要有什么犹豫,只要你们互相喜欢,没人能破坏你们。”池晚莺认真的说。

    她不愿看见因为门楣地位权势成为他们的阻碍,她幼时就听她娘亲说过,她与爹爹一个权贵之女一个寒门书生,门第的落差导致他们未能在一起,后来经历了许多,成婚后娘亲娘家不给予帮助也不认娘亲,直到后来爹爹当上御史大夫,她娘家那边才与他们往来。

    且不说沈应凝家里不算寒门,就算是寒门他们家也不会阻拦,已经历离合悲酸,又怎会让自己成为那个阻拦的人。

    “可是我也算不上优秀在如此多貌美的姑娘里。”沈应凝索性将心底的担忧说给她听。

    “我昨日见楚将军的女儿与惟闻说喜欢他。”

    池晚莺故意没说完看她的反应。

    “他如何说?”沈应凝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忐忑不安的问。

    “拒绝了呀,还能如何,所以你得相信惟闻。”

    “嗯。”沈应凝应了一声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池晚莺没再说什么,让她想清楚也好。

    池晚莺任由她想了一会,吃了几块马蹄糕喝了两杯茶,觉得这天气越发的燥热了,额上渐渐冒出细汗,她不在意的拿出帕子擦了擦。

    直到她热到有些烦躁时沈应凝才回过神来,见她热得不行赶紧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表姐我们快进去吧!”

    池晚莺无奈的看她一眼,两人携手进屋。

    一进屋里感觉到凉气扑来,瞬间凉爽不少,池晚莺连喝了两杯水才缓过来。

    而沈应凝一进屋就被挂着的走马灯迷住了。

    水清色的基调,周围镂空雕刻,很精致很抢眼。

    “表姐!这个灯好漂亮啊。”

    池晚莺闻言看过去,忽然笑了,“是吧?我也觉得。”

    沈应凝摸了摸,然后拿着看了好一会,“真的好漂亮啊,我回去也要买一盏和这个一样好看的灯。”

    “买吧买吧,让惟闻送你。”

    “表姐~”

    两姑娘互相打趣,院子里飘荡着姑娘的欢声笑语,似乎岁月静好。

    ######

    傍晚的衡阳侯府,晏津嵘挂着一抹笑准备出门。

    “去哪啊。”浑厚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他回头瞥了一眼严肃的男人,语气随意的说:“玩。”

    晏殊鸿见他不正经的样子眉头皱得更深,“你什么时候能干件正事。”

    “用不着你管。”晏津嵘嗤笑一声不再理会他,把玩着手里的短笛踏出府门。

    晏殊鸿在他走出去后叹了口气,背着手望着半暗的天,低语:“夫人,若是你在他兴许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晏津嵘毫无所知的到了一堵墙下,将短笛挂回自己腰间,在袖中摸了摸,然后又翻上了墙。

    坐在墙上看着她屋子的方向,黑暗中有些模糊,却还是朦胧的看见她的笑颜。

    今天怎么如此高兴。

    那一抹倩影逐渐走过来,他就坐在墙头等着她何时能发现。

    “喂!”她轻柔的声音今日有些轻快。

    他一副嫌弃的眼神俯视着她,“你今天很开心?”

    “对啊,怎么了?”她仰着头双眼弯弯。

    笑得有点甜。

    “我还以为你会很无聊,还说送样东西给你玩玩的,看你这么高兴那就算了。”他挑眉一副惋惜的模样。

    “哎——怎么这样啊,你来了就给我嘛!还有啊你能不能下来和我说话,仰着看你好累。”她笑意更深,像是要应证她是真的累低着脑袋揉了揉脖子。

    “娇气。”口上这样说着,人却一跃到她面前。

    “你又带了什么呀?”她好奇的问。

    “好东西。”他淡笑着说,然后从袖中掏出盒子递给她。

    她伸手要接,他却举得更高,她也跟着伸高一些,他却不让她如意的将手伸直,她踮了踮脚还是够不着。

    她执拗的专心抢盒子,他却低头看着她,她只到自己的肩膀,伸手抢东西的时候差一点点就要扑到自己身上,偏偏她还不自知,一心只看到那盒子。

    他心一软,手低了些,她面上一喜,蹦起来拿到那盒子,满心欢喜的打开,里面躺着几个小泥人,还有泥捏的小动物。

    她想问他是不是送她的,但是又怕误了他的意思会有些难堪。

    “送你的。”

    “谢谢!”她把玩着那几个小人,抬头欣喜的说。

    真好哄。

    她一晚上都笑着,眼睛像含了星星一样,看得他都忍不住弯起嘴角。

    “你为什么总是送东西给我玩?”

    “看你漂亮。”他噙着笑说。

    都不带犹豫的,她不高兴的瘪瘪嘴,“如此肤浅。”

    他轻笑一声退后两步跃过墙消失在她面前。

    他总是给了东西给她后没说两句话就走,难道江湖人这么忙的?

    衡阳侯府,晏津嵘躺在床上手里举着一只步摇,脑子里都是她笑着的模样,怎么会有人笑起来这么好看,让人忍不住想让她一直这样下去。

    忍不住想逗她,忍不住想送东西给她。

    他好像有点喜欢她。

    得出这个答案的小侯爷忍不住的笑,晃了几下手里的步摇,发出叮叮当当珠子碰撞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