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翻六下墙
    “喂!”

    晏津嵘本与好友在闲聊,不料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姑娘家娇娇柔柔的声音。

    往上看,枝叶遮挡的一支树干上,露出女子精致的半张脸,眸子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无助又窘迫。

    见他看到了她,她索性将遮挡的树叶都拨开,贝齿咬着下唇,“你能救我下去么?”

    声音像困在笼中的小动物般咽咽唔唔的。

    那青衣男子见她只盯着晏津嵘看,问道:“你们认识?”

    晏津嵘挑眉神秘一笑,不理会他,转而看向树上:“池姑娘怎么跑树上玩去了,要是我救了你你该如何报答我?”

    池晚莺没想到他还未救她便想着要她报答,话本上的江湖人不是都很讲江湖义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么?为什么她遇到的这个不一样!

    “公子想要什么?”她佯装镇定的问。

    树下的公子见她抓着树干的手都在微微发抖,明明怕得要死还在死撑着。

    他抿了抿薄唇,轻轻一跃到了树上,面前的人屈身在树枝上张着口惊讶的看着他,他勾唇一笑,手从她腿弯处穿过,轻轻使力就将人给抱了起来。

    池晚莺见他站起身打算跳下去,下意识搂住他脖子闭上眼。

    晏津嵘轻跃了几下便将人抱了下来,怀里的佳人还埋在他胸膛里,他头再低一些下巴就能抵在她额头上。

    察觉到他没再动了,池晚莺睁开眼,望进一片深潭,他垂着眼看着她,她一怔,面上迅速泛起绯红,慌张的从他身上跳下来。

    红着一张脸垂头整理衣服,听到身旁的一声轻笑,她羞怯的看他一眼,糯糯的开口:“那个多谢公子相救。”

    晏津嵘笑着嗯了一声,看她耳尖都红了忍不住戏言:“那你如何谢?以身相许?”

    池晚莺猛的抬头见他一副不正经的模样,忍不住恼怒的瞪他一眼,可又是他救自己下来的,自己又不能无礼。

    池晚莺柔声说:“公子既救了我,我定是得报答公子的,可我现在身无一物,公子跟我到府上取可好?”

    晏津嵘笑意微敛,“你觉得本公子缺那些东西?”

    池晚莺一时语塞,那不然还能怎么报答?

    一旁的青衣男子看两人似乎谈得不怎么融洽,开口解围:“津嵘你就别为难人家姑娘了。”

    晏津嵘倏的笑了一声,见她鬓发微乱,一身狼狈的样子也不忍再戏弄。

    “你自己找得到回去的路?”

    池晚莺打量了周围一圈,刚刚与萧儿忙着躲那两人,哪里来得及记路,这似乎都一个样,她当然找不到,但看他们俩一直像是有事要办,不好再麻烦别人,于是硬着头皮说:“找得到。”

    晏津嵘微微挑眉,这么牵强这姑娘是在逞能吧。

    但人家说了找得到,那就随她去吧。

    晏津嵘点头,给她指了个方向:“往这个方向走。”见她嗯了一声他便于青衣男子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池晚莺停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怜,这郁郁葱葱的树林,到底那个方向才是出口啊。

    她只能向着刚刚晏津嵘指的方向一直走。

    过了正午许久,林子里的微风都被炎热给阻断,池晚莺在林子里转来转去都没看见一个人,渐渐的撑不住了腿软得不行,池晚莺蔫蔫的随意坐在地上。

    这林子如此大,得走到什么时候啊,萧儿那边也不知道如何了,祖母没看到自己会不会着急得不行。

    腿酸麻无力,池晚莺靠在一颗树下,一手按着脚踝一手锤着腿,身子早已疲惫不堪,可她不能坐太久,她怕又遇上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突然身后有走路的声音,落下的叶子咔嚓咔嚓的响

    池晚莺浑身寒颤,僵着不敢动,感觉那人步步逼近自己,她慌张的扶着树站起来,硬撑着不适向前跑。

    晏津嵘跟了她一路,看她一直在绕圈子,这才走了一会就坐下来休息,忍不住出来,结果还没靠近她,她站起来就跑,连看都没有回头看。

    他无奈的一笑,还没等他再跟上去,才跑出两步的姑娘轻呼一声摔倒在地上。

    晏津嵘一惊,赶紧走向前扶起她。

    池晚莺腿软摔倒的那一刹那就觉得她完了,身子被一双大手从后面拉起来,她忍不住泪眼朦胧。

    面前的人开口说话,没有她印象中的粗犷声音,反而是很有磁性带着无奈的声音。

    “是我,你跑什么啊。”晏津嵘扶她起来她身子无力的靠着他。

    池晚莺愣住,抹了抹眼泪看清原来是他,带着哭腔委屈的说:“怎么是你啊。”

    “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在绕圈子,你自己走到天黑都走不出去。”晏津嵘扶着一瘸一拐的她到树旁坐下。

    自小她就被护着,第一次如此无助。

    许是刚刚才被惊吓,无助时刚巧见到一个可以救她的人,又或许是他的话让她更委屈了,池晚莺终于忍不住的抱膝低泣。

    晏津嵘无奈,这姑娘缩着小小的一团,还这么爱哭,他有些招架不住。

    过了一会见她仍然埋在臂弯里,他不由的心想女子是不是水做的,眼泪流不完的?他又没有哄过女人,对着她有些手足无措。

    他就不该一时好心怕她一个姑娘家出什么事的跟上来,这是给自己招了个大麻烦。

    晏津嵘在一旁少有的沉默,突然摸到自己身上带着的九连环,灵机一动,故意弄出大的动静,她带着泪痕好奇的抬起头,他一笑,手法迅速的开始解九连环。

    池晚莺眼睛红红的抵在膝上,默默的看着他解,眼前的男子嘴角带着一抹笑,似乎解这九连环对他一点难度都没有,不过一会他就将九连环给解开了。

    池晚莺瞪大了眼睛看他,声音有些沙哑的说:“你怎么解的啊?”

    晏津嵘不屑的说:“这么容易谁不会解。”说完他见她瘪嘴才反应过来,将九连环迅速上回去,递给她。

    “给你玩。”

    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他直接递到她面前。

    池晚莺接过来,坐直身子摆弄九连环,拨弄了好一下,发现在他手里这么好解,一到自己手里如何都解不完。

    瞧见她闷着头专心解九连环,晏津嵘笑了笑,估计她休息够了,于是起身开口道:“我们走吧,我送你出去。”

    池晚莺同意,然后将未解开的九连环还给他,他瞥见她对这饶有兴致的样子,本想说送她玩,话到嘴边却成了——“借你玩几天。”

    “喔那个,你能不能走慢些。”池晚莺小跑两步拉住他的衣袖问。

    “嗯?嗯。”晏津嵘走得像散步一般的步子更慢了。

    后来的一路中,走得超慢的两人中途休息了三次,池晚莺感觉到他的不耐,可是她真的很累啊,她似蔫巴巴的小媳妇一样跟在他身后。

    直到前方一片喧闹传来,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

    晏津嵘挑眉回头说:“来找你的人?”

    池晚莺又仔细听了一次,确认没错后朝他点点头。

    晏津嵘转身,“那你去吧,我走了。”说罢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喂,你不与我到府上了么!”

    晏津嵘朝后摆摆手。

    池晚莺张着嘴,眼看他就要消失在拐角,赶紧大声喊道:“谢谢你!”

    等众人找到池晚莺,见她一人站在那,手里拿着个九连环一直向后看,老夫人与萧儿迎过去检查她有没有受伤,看到她只是鬓发与衣服有些乱之外其他的都没事,终于放下心来。

    看到家人的池晚莺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死撑着继续走了,她腿一软倒在萧儿怀里。

    有气无力的说:“萧儿你没事吧?我撑不住了,你能不能扶我下去,回去我让你休息几日。”

    萧儿扶着脱力的她,“小姐这是说什么胡话,萧儿扶您本就是分内的事,不过小姐您再撑一会,到了山下就可以上马车了。”

    池晚莺紧闭着唇点点头。

    在路上,她与老夫人说是一个公子救的她,见有人来接她他便走了,老夫人听了赞扬了他一番,说如若灾遇见得好好感谢人家,池晚莺点头。

    好不容坚持着下了山,萧儿将她扶着进了马车,还来不及与老夫人说一声不用担心她,结果一挨着软垫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