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翻一下墙
    敬昌五年,战事暂休,四国各不互扰,其中以瑞国国力最为强盛。

    京城一片繁荣,天子圣明,有五子,皆恭良之人,其二子尤出彩,指为太子。朝堂之上,百官为朝躬尽效力。

    旧历十八,雀儿上了枝头。

    寒冬已过,一阵绵雨淅淅,杨柳依依,便是春来。

    御史府进进出出热闹非凡,今日便是池家老夫人七十大寿,虽晚宴的时辰未到,但有心人早早的就到了老夫人面前献礼。

    池家待客的大厅,并不奢华,木质桌椅经时光的洗礼颜色更深了几分,显得古朴厚重。

    池老夫人坐于首位,端着笑,穿着简单却件件精贵,鬓上霜华满布精神气却是极好的,脸上皱纹都不显。

    池老夫人的两位儿媳妇坐于两旁,厅中的座位已被官夫人们坐满,恭贺祝福不计其数。

    “老夫人,二小姐来了。”门外的小丫头快步走进来传告。

    老夫人一听顿时笑意浓浓,挥手让人请进来。在旁侍候的巧姨不用老夫人吩咐,自行叫人将铺了软垫的椅子搬到老夫人身旁。

    厅里的夫人们心下了然,听闻这池家二小姐貌若仙人,但体态羸弱,极少出府,被池家保护得极好。

    思罢,一丫环扶着一抹俏影缓缓走来,身姿纤细,一袭云锦罗裙,青丝及腰,朱唇微扬,将显出的几分病态压了下去,衬得肌肤白皙,柳眉笑眼,恰好精致,宛若弱柳扶风,娇娇柔柔不由心生怜爱。

    众夫人们皆叹,今日居然有幸一见这二小姐,果真如传闻那般惊艳。

    而那些家里有适龄儿郎的夫人们心里盘算起来,这御史大夫家涵养一向高,这二小姐自然不会差,且又生得如此赏心悦目,娶回家里百利无一害。

    那娇弱的人到老夫人面前行了个礼,唤道:“祖母、娘亲、姨娘。”唤完了人才朝老夫人笑眼弯弯:“晚莺恭贺祖母寿诞,祝祖母身体健康。”

    老夫人笑着站起来,拉着池晚莺的手到备着的椅子坐下,“快来坐,怎么白日里就来了,今日天气不怎么好,等会凉着了可怎么办。”

    “今日祖母寿诞来的人如此多,晚莺也想来凑个热闹。”池晚莺坐下拉着池老夫人的手撒娇。

    扶着池晚莺进来的丫环箫儿将一礼盒递上。

    “晚莺绣了幅百寿图,也不知祖母喜不喜欢,希望祖母别嫌弃了就是。”

    池老夫人打开盒子看两眼,抚了抚绣卷,又是心疼又是欣慰:“喜欢喜欢,也不知你这孩子花了多少心思绣的。”

    “晚莺头两月就开始准备了,就想着给您一个惊喜。”池家大夫人,也就是池晚莺的娘笑着开口。

    “还是晚莺有心意,你看看我家惟闻,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鬼混。”柳姨娘无奈道。

    池大夫人笑了笑说:“惟闻正与惟尧一块接皇子公子们进来,待会就到了。”

    池老夫人颔首,转而向众夫人介绍自家宝贝孙女,“这是我家孙女晚莺,身子不好,让众位见笑了。”

    “老夫人说笑了,二小姐淑华温顺,我们可羡慕了。”

    “对啊,二小姐貌若天仙,咱们今日有眼福了。”

    众夫人笑着回道。

    沈老夫人受着满堂好话,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些个人在算着什么,这些年晚莺虽未曾出过几次府,但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今日碰巧又让这些人见了,也不知过几日提亲的人又有多少。

    老夫人想着想着眉头越深,与池晚莺又说了几句话就催着她回院子,她可看不惯这些个人目光时不时飘到她孙女身上。

    御史府院中。

    池家两兄弟领着一行人进府,后边没来过御史府的公子哥们看着府中的别样景致皆赞叹。

    别人家的府里都是些假山池塘花圃,院子再大就会设些亭子,但这御史府不一般,进府就有长廊,并且四通,长廊周围有大面积空地的才有假山花圃。

    “惟闻,你们府里可真是雅致,不仅有长廊,旁边竟还有两条小渠。”

    在前头领路的池惟闻与兄长相视一笑,有他们才懂的意思,然后客气的回那人:“只是心思花得多些罢了。”

    旁边一身着华贵的男子看了两眼小渠,奇怪的问两兄弟:“我许久之前来的时候小渠不是有流水的,今日为何不流了?”

    两兄弟还未答,一身着紫衣的男子把玩着手里的折扇,嘴角上扬,漫不经心的说道:“莫不是你们御史府连水都供应不起了?”

    问为何不流水的三皇子皱眉看着他:“阿嵘,不可胡言。”

    池惟尧看了一眼有些轻佻的公子,眉目清朗:“御史府自是”

    还未说完,便听见小丫环的惊呼声,池家两兄弟心下一惊,赶紧闻声跑过去。

    “小姐!小姐您醒醒啊!”萧儿半抱着昏过去池晚莺,轻轻晃着她,人仍未醒,萧儿半抱着她腾不开手,焦急的唤身旁的丫环:“翠儿快来,将我袖中的药瓶拿出来。”

    池惟尧常年习武所以比池惟闻动作快些,一过来就看见自家妹妹又昏倒了。

    池惟尧一手将妹妹揽到自己怀里,一边从怀中掏出个玉瓶,将塞子抽出,一股清凉弥漫,池惟尧将玉瓶放到池晚莺鼻下让她嗅嗅,见她眼睫颤了颤才移开。

    “晚莺。”池惟尧轻声唤。

    怀中的人眉头皱了皱,艰难的睁开眼,气息微弱,喃喃开口:“哥哥”

    “好了乖,哥哥带你回去休息可好?”

    池晚莺轻声应了,敛下眉头有些忧愁。

    池惟尧轻松的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匆匆而来的弟弟,“我带晚莺回去休息,你先领着皇子他们去大堂。”

    池惟闻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家脸色惨白的二姐,她朝自己安抚的笑了笑,他一叹,点点头。

    她又让他们担心了。

    她自幼体弱多病,常年卧床养病,后来父亲寻了名医给她调理身子,就不太生病了,但身子这么多年的亏损一下补不回来,导致她经常动不动就昏倒。

    家里的人都知道她这毛病,所以与她亲近的人、伺候她的丫环,都会带着一小瓶药,以备不时之需。

    池惟尧横抱着她往她的院子走,在长廊路过一行人的时候停了一下,抱歉的向他们颔首。

    池晚莺埋在哥哥怀里,感觉到停了下来,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恍惚瞥见一堆人,美目微顿,又趴回哥哥的胸膛。

    待池惟尧抱着她走出去好远后,一行人仍目光炯炯的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从前只听闻池家二小姐体弱貌美,却从未见过,今日却让他们惊艳了一回,从未见过如此娇美的美人,她一皱眉你就想献出一切去使她开心。

    “阿闻,你二姐可许了人家?”其中一个家境不错的公子问道。

    池惟闻挑眉看着他,“未曾。”

    那公子满意的点点头,估计在盘算着上门提亲。

    看见这些贵公子们的眼神,池惟闻默了默,心里不是滋味,怎么这么多臭男人在想着他二姐,这可不行。

    “我记得刚刚有人问我,为什么小渠今日不流水,我现在来告诉你们,因为”他顿了顿,“我二姐体弱,夏日里日头毒辣,会热到我姐,所以修了长廊,而边上环水会凉爽些;今日有些凉,要是环水湿气太重,我姐受不住。”

    池惟闻说罢一笑,看着他们:“简而言之,这长廊与水渠是为我二姐建的你们有何人也能为我姐做到如此再来提亲吧。”

    众人咋舌,许多人收回了念头,这池家也太宠女儿了,专为了一人就修如此精致的长廊,他们可比不上,要是娶回家去,那还不得供着。

    池惟闻见众人吃惊,满意的领着人进去。

    直到皇子公子们看不见身影,倚在柱后的紫衣男子才收回了眼神,倏然一笑,站直身子,慢悠悠的朝一处走去。

    长廊边上,一支精致步摇躺在地上,骨感分明的手将它拾起,拂了拂,将粘到上面的烟尘擦去

    那人嘴角噙着笑,把玩着手里的步摇,即使金钗滑落,美人也未黯色一分。

    一丛一丛的花色交映,绿树摇曳,微风一动,落下的叶子飘飘然交叠到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