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462候鸟锁定的,给你丢脸的机会。
    唰!

    陈锋发现自己刚收完,三道目光就直接射了过来。

    正是叶寸心,唐心怡和安然,她们登时就睁开了闪亮的双目。

    其实三女跟陈锋的关系都挺密切的,陈锋谁在这里,她们都有些怪怪的感觉,一直都睡不着。

    听到了陈锋的低语,立即问道:“什么情况?”

    “姐,你可以自己感应一下预警。”陈锋淡笑道。

    安然的毛孔被陈锋刺激得敏感起来,注意力一集中,果然感应到了帐篷外有人。

    “有人来监视我们?”

    安然有些惊诧,应该不是敌人偷营。

    楚云飞几十号人在站岗。

    不是楚云飞的人,那便是其他几支特种部队的人员。

    可是他们为什么偷偷摸摸过来,有什么意图?

    “这些人是什么意思,偷窥我们还是想监听我们女兵的情况?”唐心怡也想到了这一点,有几分恼怒,讶异道。

    “管他是谁,偷偷摸摸肯定不是什么好鸟。”叶寸心火道:“我去擒住对方先,不老实交代,就先痛扁一顿。”

    叶寸心不动声色,轻声轻脚,走向了帐篷的门帘。

    砰砰砰。

    叶寸心一出去,变惊动了对方。

    对方想要走,不过被叶寸心拦下,双方在帐篷外交手打斗。

    打斗声惊醒了其他女兵们,众人刚想出去探查什么情况,一道人影嗖的一下,冲出了帐篷。

    这么快的速度还能有谁,女兵们不用看都知道铁定是陈锋这家伙。

    只见陈锋冲出了帐篷,叶寸心和对手近身缠斗,对方的格斗实力不错。

    一时之间,叶寸心也拿不下对方,战斗陷入了绞着。

    陈锋眉头一皱,利用暴起的速度,一个箭步冲到了对方的跟前。

    蟒蛇绞杀。

    双腿如同一把剪刀,凌空一脚,顷刻间将那名猝不及防的龙炎特种兵给绞住。

    陈锋早已认出是龙炎的人,这一绞没有下死手,绞断对方的脖子。

    只是猛一发力,将对方绞飞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尽管脖子没有被绞断,但是龙炎的这名兵特种兵可不好受,脖子疼痛无比,貌似差一点就要断了。

    一下子竟是起不来了身,也够硬气,咬着牙没有发出哀嚎之声。

    陈锋嘴角一扬,假装不认识对手,突然就杀到了对方的跟前,踩了一脚对方的命根子。

    “妈蛋,连女兵帐篷都要偷窥,这都色到什么程度!”

    陈锋小惩大诫,给了一脚暴击。

    啊……

    重要部位遭受重击,龙炎的特种兵也忍不住,发出痛嚎。

    双手捂住裤裆的位置,在地上打滚。

    特种兵的警觉性很强,在寂静的夜晚,嚎叫之声顿时惊醒了所有人。

    一个个持着枪,从帐篷冲了出来。

    龙炎的人早有准备,一听到队友的嚎叫,龙炎第一时间带着手下赶到了现场。

    龙炎的人见到队友捂住裤裆,不由对陈锋怒目而视,若果不是看到楚云飞的人正在赶过来,看着架势就想要跟陈锋动手。

    这情况不用说,肯定是队友被火凤凰的人发现。

    人赃并获,龙炎也清楚,不但拿陈锋和火凤凰一个辙都没有,还会被楚云飞训斥。

    一脸怒意的龙炎忽而露出一抹冷笑,蹲在那名嚎叫的队友身旁,低声道:“你受点苦头,肯定是火凤凰这些人将龙魂给弄淘汰了

    。”

    说完,龙炎将早已准备好的注射器从口袋拿出,瞧瞧扎入在对方的手背,将药水注入对方体内。

    这是一个可以让人进入假死状态的药水。

    龙炎太狡猾了,他这么一弄,还能倒打一耙陈锋和火凤凰。

    药水注入,十秒钟不到,这名特种兵便绷直了身体,躺尸在地。

    “野猫,野猫……”

    龙炎忽然悲痛大叫,而后手指着陈锋道:“你好狠心的,打死了我的兄弟。”

    “作为特种兵没有死在战场,反而死在了自己手的手里,你是何居心,怎么能狠下毒手!”

    咔嚓咔嚓。

    子弹上膛,龙炎这些人的枪口全部对准了陈锋和叶寸心。

    “小子,跪下,否则老子一枪毙了你!”

    “跪下,打死野猫,你就拿命来赔。”

    “我们龙炎与你们火凤凰,不共戴天,此仇必须要报!”

    愤怒的龙炎特种兵厉声喝骂起来。

    其他几支特种部队,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龙炎的人已经躺在地上,看样子应该是跟火凤凰的人动起手来,被对方出重手打死。

    都是华夏军人,不管起什么冲突,打死人就是大大的不该。

    孟非那些人看着陈锋和火凤凰众女目光都冷冽了起来。

    陈锋没有出声,女兵们的枪口也对准了龙炎的人,双方对峙。

    叶寸心可是看到陈锋一脚踩下的对方的命根子,这一脚那是踩得相当解气。

    只是人死了,性质就不同了!

    “难道真的打死了?”叶寸心暗自嘀咕,心里却替陈锋担忧。

    “干什么,都给我放下枪!”

    楚云飞带人冲了过来,将对峙的双方人员给隔开。

    “有人来鬼鬼祟祟摸来我们火凤凰帐篷,现在还恶人先告状,龙炎你搞清楚状况再说。”叶寸心不爽道。

    楚云飞瞄了一眼地上的特种兵,正是他刚才见到的那个称去解手的龙炎特种兵。

    “他是去解手,只不过是路过你们的帐篷。”龙炎厉声道:“我们可以理解,都是特种兵,反应过激动手正常。”

    “但是,你们是什么意思,都是同袍,怎么能下狠手,将人打死!”

    死了?

    楚云飞皱眉,上前去查看,伸手一探鼻息,一点气息都没有。

    楚云飞看向陈锋等人,目光冷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火凤凰杀了人,而且还是一同执行任务的成员,这件事必须要严肃处理。

    “夜幕之下,我们看不清楚,以为是敌人,出手自然重了一点。”叶寸心替陈锋辩解道。

    陈锋冷笑而起,刚才自己的力道可是有所保留,特种兵又不是软蛋,怎么可能一脚就结果了对方。

    他大步上前,暗自候鸟磁场感应。

    第一形态是感应,第二形态是锁定。

    锁定的功能,可以感应对方的气机。

    这名特种兵还有气息,不过很微弱,但足以说明他没有死。

    这事陈锋觉得有蹊跷,十三只瞳孔在观察着对方,果然发现了蛛丝马迹。

    对方的手背上有一个细小的针孔。

    毫无疑问,龙炎刚才蹲下来的时候偷偷做了手脚。

    陈锋嘿笑道:“你既然想要做小丑,我就给你一个丢脸的机会。”

    “打死同袍,你还笑得出来,要是在战场上,老子一枪就毙了你。”龙炎义正言辞道。

    “装,给我装!”陈锋朝楚云飞道:“楚队长,这家伙被人注射了药水,现在是在装死。”

    龙炎暗自一惊,表面不动声色反击道:“血口喷人,其心可诛。你们火凤凰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也要给我的兄弟一个交代。

    ”

    “是不是血口喷人,让楚队长检查一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陈锋气定神闲道。

    楚云飞仔细检查,发现了手背上的针孔。

    这下楚云飞瞪向了龙炎,质问道:“马上给我解释,为什么会有针孔!”

    龙炎没有丝毫脸红,睁着眼睛说瞎话道:“他被踢中的命根子,痛得不行,我们这是给他注射止痛药水。”

    “陈锋,你为什么下如此重手!杀人灭口吗?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龙炎反问。

    楚云飞不是三岁小孩,这事他心里明亮得很,冷笑起来道:“我知道你的外号,九头鸟龙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