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380田果的购物欲,雪参当饭吃
    0万,这数目大去了。

    像她们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钱。

    回过神的田果,嘴上啧啧不停,眼神上下打量着陈锋,含笑问道:“这是自己赚的?还是偷的?”

    陈锋一个当兵的,能赚这么多!

    田果自然会有所怀疑。

    钱肯定是陈锋赚的,山本一夫和那个啤酒妹,白送了他几千万。

    只是陈锋也不解释,爽快道:“你明天就去采购,给我选最好的,不要在乎钱。”

    “我就说嘛,肯定不是赚的,要不然怎么会一点都不心痛。”田果笑呵呵道。

    “我一个当兵的,每个月也有粮饷,有钱也没地方花。”这是陈锋的大实话,他真找不到花钱的地方。

    反正这些钱留着也是浪费,还不如用到刀刃上,让女兵们都补补。

    田果嘿嘿笑道:“你说的,那我可不跟你客气了。正好,我觉得我也需要补补。”

    田果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得意地离去,末了还不忘说起训练的事,要求陈锋训练自己,否则就跟队长告发。

    翌日。

    田果一早就跟谭晓琳请假。

    “队长,我今天要去采购,就不跟队训练了。”

    谭晓琳诧异,问道:“你昨天不是说没钱,怎么今天就弄到了经费?”

    田果满是笑意,得意道:“陈锋这个土豪赞助的。”

    谭晓琳蹙起眉头,女兵们里面也有几个土豪,唐心怡和叶寸心家境都不错。

    往日队里经费紧张,她们都有跟谭晓琳提过,说可以无偿赞助。

    不过都被谭晓琳拒绝,不是她清高,而是不想开这个头。

    毕竟当兵的为国效力,无怨无悔,也不图荣华富贵,但是再让女兵们自己掏钱,谭晓琳过不了自己心理这关。

    谭晓琳刚想拒绝,让田果将钱还给陈锋。

    田果见到谭晓琳这幅略带严肃的神情,马上就猜到队长的意思,先堵住对方的话,道:“队长,你就别担心了,人家还有半箱自

    珠宝呢。”

    谭晓琳还想说,田果再次抢先道:“用陈锋的话,他也没地方花钱,这些钱放着也只是发霉。”

    “不说了队长,我赶时间。”田果堵完了话,小跑离开。

    她掌握账务最清楚了,想要向军区要钱,这一套程序走下来,特种兵估计都结束了。

    再说了,军区一个大摊子,也没啥钱。

    申请个几万块,也就能买到上好的人参须,人参的话,商家连看都不给看。

    谭晓琳看着田果跑远了,只能摇头。

    不过陈锋确实不差钱,那半箱珠宝要是变卖的,上亿不好受,大几千万跑不了。

    还别说,这么多钱,这小子天天呆在军营,还真没地方花钱。

    “算了,就当欠那小子的吧。”

    ……

    基地后山的小树林。

    安然全身发抖,手臂汗毛炸起,接着舒张的毛孔,仿佛在用力的呼吸,全身舒坦,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安然知道,这是自己在陈锋的长久刺激下,毛孔和身体都已经习惯了无名电流的刺激。

    可是,这有一个很严重的后遗症。

    那就是自己又想伸手抱住陈锋,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似乎越是被陈锋刺激,就会越强烈。

    “完蛋了!”

    安然慌乱不安。

    这要是自己真的鬼使神差抱上去,陈锋会怎么想自己?

    一念及此,安然轻咬着嘴唇,极力的克制内心这股冲动。

    “姐,你已经习惯了炸毛,身体可以了。”陈锋淡笑道。

    “这么快,那是不是可以进入实战环节了。”安然略带着小激动问道。

    陈锋摇头道:“实战还没那么快,接下来,我们就是脚跟脚的接触。”

    “姐,你先脱鞋子。”

    安然眉角微扬,嗔道:“你小子,不知道女人的脚不能随便暴露的吗。”

    “天气热,满大街都是穿超短裙和高跟凉鞋的女人,这不是很习以为常的事!”陈锋不以为然道。

    “那不同,反正不能随便暴露,谁知道你要弄什么。”安然道。

    陈锋知道安然的性子,解释道:“姐,只是脚板对脚板,没说让露大腿。”

    “在说了我又没有抓来玩。”

    “哼,敢情你还想抓来玩。”安然娇喝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我可是会打人的。”

    幸亏田果不在,否则又在啧啧说两人在打情骂俏。

    安然在陈锋的劝说下,最后还是脱下了鞋子。

    安然的脚似乎有些敏感,这刚跟陈锋的脚板碰在一起,自己便咯咯笑了起来,马上挪开。

    “姐,你就不能认真点吗?”

    “呵呵,太痒了,我忍不住会笑。”

    “你再这样,我真要抓你的脚,挠到你麻木为止。”陈锋恐吓道。

    “好吧,我尽量。”

    咯咯……

    陈锋无语。

    安然也太敏感了吧,一个下午都没有进入正题,还在磨合当中。

    时间飞快流逝。

    结束了一天训练,安然穿好了鞋子,眼角还有残余的泪花,保证道:“明天,明天应该可以吧。”

    “但愿吧。”陈锋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

    “我这手是要废了。”

    “甩狙太难了。”

    “也就只要陈锋那个变态说一点事都没。”

    叶寸心一直在抱怨着。

    她可是吃够了甩狙的苦头。

    “行了,吃完饭再抱怨也不迟。”沈兰妮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等等,吃饭前,也开开胃。”

    田果打断了想要开动吃饭的众女,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一瓶瓶的酒。

    不是白酒,而是褐色的,里面还泡个一株人参,很明显就是药酒。

    田果神采飞扬,得意道:“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一个大型拍卖,这些可都是雪参泡的药酒。”

    “雪参挺贵的,这得多少钱才行?”唐心怡乍舌问道。

    “不贵啊,一瓶才十万,我见便宜就买了一箱子。”田果回道。

    田果的口气,震住了女兵们。

    短暂沉默了两秒,轰了一下,女兵们沸腾起来。

    “哪里来的钱啊,一箱子,这得多少钱。”

    “我的天啊,一瓶十万还不贵,那你告诉我,什么叫贵!”

    “败家啊,一瓶十万都舍得买!”

    “田果,你就实话告诉我们,是不是你失踪的二爷爷,突然让你继承百亿家产。”

    田果不以为然道:“就花了几百万,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说着,田果将卡递还给陈锋,笑嘻嘻道:“下次再给我,花大钱的感觉真心爽!”

    陈锋笑了笑,接过了银行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