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268失去控制的火车
    “陈锋,快去叫司机,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唐心怡怀疑驾驶室出了问题,急忙大叫。

    陈锋听到了唐心怡的喊话,点了点头,进入了驾驶室。

    驾驶位上的列车长已经倒在了位置上,生死不明。

    这下麻烦了!

    要是列车长死了,谁来停下火车!

    陈锋虽然是特种兵,不过火车这玩意,真心不懂。

    不说他,就是开飞机的唐心怡,都不懂得驾驶火车。

    陈锋大步上前,还好,列车长身上没有血迹,应该试试晕过去。

    陈锋掐着对方的人中,吃痛的列车长醒了过来。

    转醒的列车长,一开始还以为是这群歹徒,吓得半死,不过定眼在瞧,看清楚了陈锋,发现并不是歹徒,长长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口气还没有松完,望到地上横七竖八,死相惨状的恐怖分子,顿时无比的惊骇。

    这可是日国最恐怖的血盟团,一个个狂热无比,制造事端,根本不顾及普通人,随意地开枪或者制造恐怖爆炸,竟然都被眼前

    这个人年轻人全部干掉了!

    特别是当他看到了岗本公三,这个日国跆拳道大师,也被对方打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如此年轻,竟能干掉武术界的泰斗!

    震惊之余,列车长觉得自己今天捡回了一条命,劫后余生的激动,令他的身体都颤抖着。

    他实在是太幸运了,因为这节列车有了这位年轻的高手。

    要知道他很多同事,就是因为血盟团在列车上暴动,最后车毁人亡。

    “您,您是谁?”列车长激动问道。

    “说什么鸟语,懂不懂华夏话。”

    陈锋听不懂,正想出声叫何振东过来。

    不过列车长仰慕华夏文化,在大学就参加了汉语培训班。

    他用汉语问道:“感谢您救了我们,谢谢你。”

    “别先谢,你的火车好像失控了!”陈锋道。

    失控了?

    列车长启动紧急制动,但是发现没有一点效果,火车依然在保持高速行驶。

    列车长马上起身检查,结果脸色瞬间苍白。

    他发现了火车的制动线路已经被血盟团的恐怖分子给剪断。

    这些恐怖分子为什么要剪断制动线路?

    很明显,他们想要火车停不下来。

    列车长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打开了车窗,狂风灌入,顶着狂风探头一看,惊骇愣住了。

    直到陈锋拍了一下他,对方才晃过神来。

    “完了,我们完了!”

    列车长一屁股坐在位置上,面若死灰。

    陈锋一巴掌拍过过去喝道:“什么情况,说!”

    “恐怖分子剪断了火车制动线路,他们调整了轨道,让火车开向另一个轨道。”

    “这个时间点,对面正有一辆火车跟我们迎面而来!”

    两辆火车高速相撞,谁都逃不了。

    列车长哪里经历过这样的绝望场面。

    就是想跳车逃生,以列车现在的速度,跳下去也是死。

    列车长感觉天都要塌了。

    眼一黑,头一歪又要晕了过去。

    陈锋眼疾手快,一把提起了对方的脖子。

    “日国人就是脆弱啊!这心理素质还开列车,在华夏开公交车都难!”陈锋无语了。

    这个时候,唐心怡和何振东也出现到了驾驶室。

    “陈锋,现在列车是什么状况?”唐心怡问道,刚才火车突然的晃动,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方剪断了制动线路,将列车开到了另一条轨道,对面现在正有一辆列车开来。”陈锋简明扼要介绍目前的情况。

    唐心怡愣了一下,眉头紧蹙。

    危险!

    原以为制服了恐怖分子,一切都安全了。

    没有想到日国的血盟团这么凶残,想要让火车相撞。

    一旁的何振东也没有经过了这样的生死场面,吓得面色如土,焦急万分道:“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闭嘴!”陈锋怒喝一声。

    都什么时候,还在一旁添乱。

    唐心怡熟悉机械操作,情急之下问道:“紧急制动在哪里?”

    像火车这种大型交通工具,除了普通的制动,还有专门应对制动失灵的紧急制动。

    列车长也是自己吓怕了自己,完全忽略了这个问题。

    “对,对,我想起来了,列车上有一个临时紧急制动装置。不过好多年没有用过,幸亏您提醒!”

    “只是,制动装置在车外,这么久就不用,应该生锈了,恐怕需要十多个人才能扳动。”列车长在唐心怡的的提醒下,恍然想起

    。

    有句话他没有说出来,这个玩意只是应付检查,从来就没有人用过。

    他也不确保能不能用。

    当然,现在的情况,不管能不能用,都要试一试,否则全车人都得死。

    “快,快去拉住紧急制动!”何振东怕死,他只是文职官员,面对这样情况,六神无主。

    “闭嘴!”这一次是唐心怡出声喝道。

    不管这个怕死的家伙,唐心怡严肃看向陈锋,问道:“你有几层把握?”

    如果陈锋没有把握,唐心怡必须下令直接跳车。

    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以他们的身手,跳车的话,最多只是腿折了,死不了。

    只是一车的人,那就没有办法了。

    不到万不得已,唐心怡不想做出这个抉择。

    所以,她需要陈锋的回答。

    看着陈锋的目光,紧张之中又带着几分希翼。

    刚才陈锋可以直接从车顶走过,除了他其他人根本就顶不住狂风的侵袭。

    恐怕刚爬出窗外,就被狂风给卷走。

    但是,并不代表不危险。

    唐心怡担心陈锋,不想陈锋出事。

    陈锋给了唐心怡一个郑重的点头。

    这是他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

    如果没有修炼灵蛇四字诀,在车顶上行走,还真不容易。

    不过现在嘛,他有信心完成任务。

    “事不宜迟,快带我去!”

    紧急制动在车头跟第一节车厢的连接点。

    列车上打开了车门,强风立即灌入了第一节车厢,呼啸而来,吹得第一节车厢窗帘打在玻璃上,砰砰直响。

    “怎么回事,他们在干嘛?”

    “为什么突然打开车厢门,这是要干什么!”

    “难道是火车停不下来,他们要跳车吗?”

    第一节车厢的乘客顿时议论了起来,恐慌的情绪在漫长,七八个壮男的男子立即围了过去。

    陈锋看到一群人冲了过去,一声大喝:“都特么给我回到座位上,我们在紧急制动,停下火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