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145 吼!
    “医生,她没事吧!”女兵们围了上前。

    陈锋将叶寸心送到了军区医院。

    医院给叶寸心做了全身检查,医生看下了片子道:“受伤的部位主要是腹部,都是外伤,内部没有形成明显淤血,修养几天就行

    。”

    “谢谢医生!”

    “太好了,寸心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女兵们长长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焦色缓和不少。

    “队长,我要回部队修养,我不想呆在这里。”叶寸心已经醒了过来,提出道。

    “不行,老老实实给我呆这养好身体。”谭晓琳一口回绝。

    “队长,我一个人在这里不自在,田果伤也没好,我们一起有伴。”叶寸心坚持道。

    平时其他人都去训练,基地就田果一个人,田果也觉得闷得慌,见到叶寸心提议,马上拉着队长的手,好说歹说。

    谭晓琳无奈,加上叶寸心是外伤,也就同意了叶寸心回基地修养。

    陈锋将叶寸心抱上了军车,一路上叶寸心乖巧得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在即将昏迷的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一道影子凌空浮现,抱住了自己。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陈锋的怀中,她知道,那个人就是陈锋。

    脸颊贴着陈锋的胸膛,强力有的心跳声,让她俏脸微微发烫, 这一刻,她觉得陈锋的胸膛格外的温暖。

    回到了火凤凰基地。

    陈锋将叶寸心放在了床上。

    女兵们开始为叶寸心上药。

    特种兵因为长期训练,身体的抵抗身体很强,不容易遭受内伤,不过皮外伤,那是常有的事。

    可是。

    当她们掀起了叶寸心小腹上的一脚一角,顿时看到一片乌黑的淤青,而是肿了起来。

    这是雷战拳头和膝盖撞击的结果。

    不单这里,就是手腕和小腿骨上也都出现了不少的淤青。

    “我看着都替寸心心疼,这下手也太狠了。”上药的何璐痛心道。

    “哼!雷战真不是男人,竟然下这么重的手。”曲比阿卓略带着怒气道。

    “小鸡肚肠的男人就是这样,故意拿叶寸心开刀,向我们显摆嘚瑟。”沈兰妮不爽道。

    “真不要脸!”唐心怡转过了头来看向安然:“这样的男人绝对不能嫁,谁嫁了铁定是倒了八辈子霉!”

    “雷战就不是个东西,我们陈锋比他好一百倍,嫁人就选陈锋这样的,准错不了。”唐笑笑道。

    “陈锋,明天对战雷战的时候,不要留手,把他揍成猪头。”田果也恼怒道。

    “我绝对不会让雷战还能站的起来!”陈锋冷声道。

    对于雷战,谭晓琳也是一肚子的怒气。

    可是就在刚才回来的路上,范天雷给了她电话,在电话中明确传达了旅长的指示。

    “陈锋!”

    陈锋疑惑,不知道队长为什么叫他,看向了谭晓琳。

    只见谭晓琳严肃道:“旅长下令了,明天你跟雷战,前提是不能打死他。”

    “我也很不爽雷战,不过我们不能学雷战这样,对于自己人下狠手,算什么本事。点到为止,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是了。”谭

    晓琳叮嘱道。

    “行!”陈锋冷笑道:“绝对不打死,那我就将他打残!”

    “打残更好,就让他躺在轮椅上修养几个月!”

    “到时候我们故意去看他,怎么说也是我们的第一人队长兼教官。”

    “送玫瑰的,祝福他单身一辈子!”

    “这主意够损,不过我喜欢!”

    陈锋明显已经动怒,以他的实力,教训雷战应该问题不大。

    女兵们都笑了起来,特别的解气。

    “疼!”

    叶寸心闷哼了起来。

    药水刺激到伤口,叶寸心疼得全身颤抖,特种兵都有挨打训练的,可见雷战下手多狠。

    “何璐,要不要给她打一针止痛针。”田果问道。

    “还是忍忍吧,打多了止痛针不好,影响她的神经反应。”何璐不建议打,毕竟一个狙击手最重要的就是反应神速。

    “太疼了,安然有没有什么办法转移疼痛。”叶寸心伤口传来阵痛,疼痛难忍,抓着一旁安然的手问道。

    安然也是没辙,无奈摇了摇头。

    “你们给我说说什么八卦啊,好笑的事情吧,我要修炼疼痛转移**。”叶寸心道。

    “就说说你们吧,我想听呢,你们下去都去干嘛了。”叶寸心很关心这个问题,似乎都忘记了喊疼。

    安然理了一下思路道:“我跟陈锋去看电影,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们在电影院遇到了一个无赖,霸占着位置不肯走。”

    “直接出手不就得了,特种兵收拾一个瘪三,还不是小菜一碟。”叶寸心道。

    “现在是法制社会,女孩子不能动不动就动手打人,何况我们还是军人。”

    “我拉住陈锋没给他出手,结果陈锋用那个吓我们的办法,直接将那小子吓得大小便失禁。”安然笑道。

    “还别说,陈锋很吓人的,我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呢。”田果心有余悸道。

    “看完电影,你们就没去找个小旅馆,开开房什么的?”唐心怡打趣道。

    “我再说一遍,我跟陈锋清清白白的,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安然瞪向了一个个掩口而笑的女兵们。

    ……

    下午三点。

    闵南军区最强兵王的最后一战,如期举行。

    擂台下,已经整整齐齐占好了各个作战队伍。

    雷战最先上台。

    因为上午的事,战士们对于雷战心存鄙夷,没有一个人鼓掌和喝彩。

    但是陈锋一上台。

    哗然一下。

    掌声和喝彩声顿时响起。

    这样子,倒像是大家都希望陈锋可以收拾雷战。

    阎王看到陈锋从容上台的样,那种愤怒虽然在克制,不过还是能感受到其中的寒意。

    阎王摇头,朝身旁的老狐狸和小蜜蜂道:“做好救人的准备吧。”

    两人摇头叹息,事已至此,又能奈何了。

    台上。

    自己上台没人鼓掌,陈锋一上台就喝彩声四起。

    区别的对待,让雷战不爽,脸色黑了下来。

    他不由出声讥讽道:“小子,向我老老实实鞠三个躬,我可以给你认输的机会,否则……”

    雷战冷笑了起来,安然的事,已经让他怒火中烧,这一战,陈锋不认输的话,他绝对不会让陈锋还能站着走下台。

    突然。

    事先毫无征兆。

    陈锋早已长长吞了一口气,吞吐的气流利用豪猪狂暴技能,逼在毛孔表层,顿时,汗毛竖起,如同栗子,却又没有发泄出来,

    狂暴气息带来喉结咕咕滚动,他张口了口,如同狮子吼一般,朝着面前的雷战怒吼一声。

    吼……

    这一声平地炸雷,实在太恐怖了,雷战根本就想不到。

    如虎啸山林,威势惊人。

    顿时,底下的战士们都觉得平底响起一声惊雷,耳朵嗡嗡振鸣,短暂失聪!

    这……这是狮子吼吗?

    惊骇的众人,不由在脑海升腾起这个想法。

    底下的战士们都如此,擂台上跟陈锋距离不到两米的雷战,那是首当其冲。

    这声怒吼,如同狂风灌耳,耳朵出现了嗡鸣声,震得他耳膜生痛,仿佛耳膜被怒吼冲破了一般。

    “不好!”

    雷战大惊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