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115炸毛的狂暴气息
    “陈锋,究竟是什么格斗术,这么吓人吗?把我们寸心都吓成什么样了。”何璐好奇问道。

    “连我都好奇了,陈锋你不会又研究什么新套路吧。”唐心怡笑道。

    “能有什么套路,来来回回就是哪一脚。”唐笑笑不以为然道。

    沈兰妮也接话道:“陈锋的格斗术就是在腿上,注意的 话,是可以防得住。”

    沈兰妮看向陈锋道:“陈锋,这是你被动的地方。当然,你的力量惊人,也不是谁都能防得住。”

    “如果我这个练习成功了,力量翻倍。”陈锋自信说道。

    其实力量翻倍只是陈锋的笼统说法。

    从10属性暴增到20属性,打出的力量,就不是翻倍这么简单。

    10属性跟20属性完全没法相提并论,它们之间的转换,更不是简单的乘以2。

    谭晓琳脸上浮现了浓浓的兴趣道:“陈锋,你什么时候练习成功了,给大家表演一下。”

    陈锋拍着胸脯道:“行!到时候我让大家知道,什么叫做胸口碎大石。”

    “啧啧……好狂暴的信心啊。”唐心怡揶揄道。

    “我来拿锤,我就不信砸下去,你不吐血。”唐笑笑打趣道。

    “陈锋,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敷衍我们,随便拿几块豆腐往胸口上撞。”欧阳倩嬉笑道。

    “不信?”陈锋扫了一眼众女,道:“我只能说到时候,小心有人惊掉眼珠子。”

    “这口气,陈锋我发现你信心爆棚了。”

    唐心怡说完,上前,用手捶了几下陈锋的胸肌。

    这不锤不知道,打下去才发现,硬邦邦的,这种硬又不是完全坚硬如铁,还带着惊人的弹性。

    仿佛有一股反震之力。

    “哎哟,这身板,还真是胸口碎大石的好体魄,指不定你还真的能完成。”唐心怡道。

    说完,唐心怡又用手捏了几下。

    叶寸心看不过眼,道:“唐心怡,能不能别这么女流氓。”

    “呵呵,有心吃醋了。”唐心怡眯着眼笑道。

    “队长,你就不管管吗?”叶寸心见唐心怡手还不放开,将谭晓琳拉出来。

    “好了,都别闹了。”谭晓琳道:“既然陈锋这么有信心,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结束晚饭。

    陈锋走回房间。

    他边走边分析,这个豪猪狂暴技能,炸毛、狂吼,是最好的爆发方式。

    不过,也不需要最强,也许爆发十多属性,没几个人受得了,这种狂暴的力量。

    “明天继续训练。”

    陈锋要尽快掌握狂暴一击,最好拳拳都能打出狂暴之力。

    第二天起床,陈锋还担心着安然是否愿意陪练。

    毕竟安然不同意,其他人更加不会。

    是以,一早陈锋就是堵安然。

    不管是死皮赖脸,还是软硬兼施,说什么也要让安然继续帮忙训练。

    结果无语了。

    陈锋看到安然左手提着防爆盾牌,右手拿着一个不求人,抓痒痒的竹抓子。

    “姐,你这是……”陈锋将后面的话顿住,他是想在问安然是在防狼吗?

    “全副武装。”安然眨了眨眼笑道:“这可是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的办法。”

    “怎么样,是不是很失望啊,呵呵。”安然得意极了。

    陈锋还能怎么说,安然不愿意其他人更不愿意。

    虽然这样的效果差点了,但总好过没有人帮他按摩。

    “姐,没看出,其实你心思挺多的。”陈锋道。

    “找打!”

    安然扬起竹抓子轻打向了陈锋。

    打闹了一下,安然解释道:“谁让你昨天占我便宜,田果都说了,我都窘得没脸见人。”

    “姐,你就是想多了。”

    “我哪里想多,不知道是谁,按摩按摩就……”安然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得得,训练吧,时间不等人。”

    匆匆吃过早餐,陈锋和安然便去了后山的小树林。

    田果看着离去的两人,眼珠狡黠一转,她想到了昨天安然湿漉漉的胸口,感觉此处必有蹊跷。

    旋即,田果蹑手蹑脚,跟在他们的身后,打算一探究竟。

    刚入后山,一直在前面走的陈锋忽然停下了脚步。

    候鸟磁场定位第一阶段的感应之下,陈锋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

    当然具体是谁,他察觉不出,只是知道有人。

    他低声在安然耳畔道:“姐,有人在跟踪我们。”

    安然想要回头,马上被陈锋叫住:“别回头,一回头就惊动对方了。”

    “甩开她。”肯定是火凤凰中的某一个,安然不想引起大家的误会,提议道。

    “嗯,先越野,甩开对方。”

    陈锋和安然相互一视, 马上迈步狂奔。

    田果的速度自然是追不上陈锋,平时追上安然不成问题。

    只是她伤口还没有完全痊愈,剧烈跑动的话,会牵动伤口。

    田果不愿意放弃,追了一段路,随后肋骨处传来微痛,吓得她马上放弃。

    “可恶!”

    田果不爽哼了一句。

    越是这样,她越觉得陈锋和安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追又追不上,只能无奈返回。

    ……

    安静的后山。

    陈锋还没用收起候鸟磁场定位,探索了一阵,没有发现跟踪人员。

    “姐,可以开始,那人没有跟来。”陈锋道。

    安然点了点头,开始另类的按摩。

    只见她盾牌卡在了身前,这样胸口就不会跟陈锋的背部接触。

    手中的不求人竹抓子,抓着陈锋的腹部,代替着按摩。

    陈锋哭笑不得,这算什么按摩,挠痒痒吧。

    他抗议道:“姐,这玩意没用,你还不如找个按摩棒。”

    毕竟是挠痒痒的,确实效果差了点。

    安然丢下了竹抓子,道:“今天你还不行,我不管了,反正今天是最后一次。”

    “嗯,就最后一次,放开手脚来给我按摩,我要打出狂暴一击。”陈锋胸有成竹道。

    “不行,盾牌不能丢!”安然坚持。

    “这个随你便。”

    盾牌卡在身前,这次安然没有这么多顾虑了,双手揉捏着陈锋的腹部。

    顿时,一股暖流从腹部传来。

    陈锋已经练习了三天,对于练习狂暴一击,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悟。

    待肌肉松弛,陈锋争分夺秒开始练习。

    砰!

    一击重拳,轰在了树干之上。

    这可是一颗半米粗的大树,打得一阵摇晃。

    安然都吓得感觉大树会不会倾倒,砸向他们。

    呔!

    呔!

    呔!

    ……

    每喝出一声,便是一拳。

    三天的练习,陈锋已经找到窍门。

    那种微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仿佛呼之欲出。

    “就是这种感觉!”

    陈锋突然出声道:“姐,你先后退,我要玩真的了。”

    安然心中一喜,刚想问陈锋是不是掌握狂暴一击了,不过又怕打断陈锋的感悟,静静走到了一旁。

    闪亮的妙目,好奇又带着期待,看着陈锋。

    她也想知道,这个全力爆开的狂暴一击有多大的威力。

    呔!

    陈锋运力,吼出一声。

    这一声如平地惊雷,震得安然耳朵都嗡嗡作响,更是惊起了林子不少飞鸟。

    怒吼一出,全身炸毛,汗毛根根倒竖。

    一拳打向了树干。

    拳头还未打向树干,击中在空气的时候,便爆出一阵空气爆鸣声,仿佛打爆了空气。

    “拳力够足的。” 能用拳头打出空气爆鸣,即便是特种兵中的格斗高手也不多,安然惊讶自语,睁大了眼睛。

    下一刻。

    拳头打在了树干之上。

    陈锋并没有收手,保持着出拳的姿势。

    “没反应?”

    安然疑惑,就在下一秒。

    咔嚓。

    树木传来断裂的声响,继而哄然倒塌。

    轰隆。

    半米粗的大树倒地,引发了一阵轰隆的炸雷声。4w34yuoxx92girmzgje2sskqtsfjspxq+cu+cscxmc/0t9golex8gizuavlfopdx

    远处的安然都懵了,目瞪口呆,旋即蓦然发出一声惊悚的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