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89直线狙击?我早已不玩了
    陈锋一直故意落在队伍的后面,侧耳偷听着雷战和安然的谈话。

    以他出色的听力,大部分谈话的内容还是听清楚了。

    随后身旁传来脚步声,转头一看安然已经跑了过来。

    “姐,怎么回事?”陈锋放缓了步伐,在原地踏步,等了一下安然问道。

    “没什么事。”安然不怎么想说。

    “怎么,对我也要保密?我们可是过命的交情啊。”陈锋笑着说道。

    确实,在曼谷的时候,两个人就是一同执行任务,那真是一次刺激的大逃亡。

    没有陈锋神不知鬼不觉绑住了敏登,她们不可能如此顺利逃得出泰国。

    安然忸怩了一下,方道:“雷战,雷战让我去当卧底。不过,是要跟他扮演夫妻。”

    “我之前拒绝过他,反正觉得不好……”

    安然倒不是怕任务危险,就是觉得雷战对于自己有想法,再扮演夫妻,不合适。

    说实话,她自己对于雷战也是越来越反感,心里非常排斥。

    如果可以,她情愿跟陈锋扮演夫妻,都不要跟雷战。

    “不行!绝对不行!”

    陈锋一听,马上生怒。

    安然是怎么死的,就是去当卧底的时候,壮烈牺牲。

    虽说现在他穿越过来,剧情有可能因为他,产生了蝴蝶效应,从而发生改变。

    但是这个雷战,其心可诛, 摆明就是想假戏真做。

    陈锋绝对不能让安然去冒这个险。

    安然预料到陈锋会反对,但是没有想到陈锋的反应如此剧烈,显然是很在乎自己的安慰。

    这令得安然心头一暖,被人担心的感受,挺好的!

    “姐,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搞定这个雷战,绝对不会让他阴谋得逞。”陈锋咬牙说道。

    “别冲动,他可是上校,你一个少尉而已,拿什么跟他横。”安然不想陈锋吃亏,劝说道。

    “不就是上校嘛!”

    陈锋发誓,一定要在军衔上压制雷战。

    从古至今,华夏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只要自己在军衔上压过雷战,他就得乖乖听令。

    “和平年代,想要立功,可不容易的。”安然也不是想打击陈锋,只是想说清楚让他别盲目冲动。

    安然的话,陈锋也懂。

    不过他一点都没有被打击,反而自信满满。

    他就不信了,自己这身实力,还能在部队捞不到军功,以后但凡有任务,不管多危险,先抢下来再说。

    到了下午。

    火凤凰的人完成了10公里的武装越野,返回了驻地。

    这个时候,雷战早已走人。

    “队长,我看这个雷战是越来越过分了。”何璐忍不住,不满说道。

    “何止是过分,简直就是得寸进尺。”欧阳倩道。

    “他带过我们火凤凰,这份情我们得承认,但是他整天以火凤凰队长自居,我实在受不了。”天真实诚的田果都对雷战不爽。

    “现在整个火凤凰,就没有一个人受得了雷战,若不是他是我们的队长,谁甩他!”沈兰妮冷笑道。

    “他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队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我回头向司令员建议建议?”唐心怡可是军区特战科的干部,跟司令员关系不错,提议说道。

    “他毕竟是我们的队长。”谭晓琳一直在忍让着雷战,无奈说道。

    “队长个屁!”叶寸心嚷嚷道:“你看陈锋和安然,跑20公里呢,存心就是变相惩罚。”

    “小人,十足的小人,就算要逼安然,也不是这个逼法,还是不是男人,我看他连陈锋一半都不如。”

    “寸心,怎么说雷战都是我们第一人队长,该尊重还是要尊重。”谭晓琳叹气道:“如果再有下次,我直接向旅长提建议。”

    “哼,队长你就是太好说话了,他老是欺负你。”

    叶寸心一跺脚,连午饭都不吃了,跑出了营地。

    安然与陈锋完成20公里越野之后,两人直奔饭堂,随意吃了个简单午餐。

    不过期间,谭晓琳过来了一趟,说道:“那个叶寸心赌气,安然你跟叶寸心关系比较好,等下你去找找他。”

    “这个妮子,脾气就是大,别让她气坏了身子。”谭晓琳摇头苦笑。

    “行,队长,叶寸心就交给我。”

    待谭晓琳一走,安然跟陈锋商量道:“陈锋,你去找下叶寸心吧。”

    “我去?”陈锋微笑道:“她跟我不对路,正在气头上,我怕我去会把她气哭了。”

    “气哭也总比她生闷气的强。”安然掩嘴笑道。

    “成,那我就去气一气叶寸心。”

    对于叶寸心,虽然在训练中总是看自己不对头,但是帮助不少,陈锋点头答应。

    “气哭了,你就负责!”安然下了军令状。

    “是,中尉同志。”

    陈锋走出了营地,直接走去后山。

    砰砰砰!

    后山处,正传来一阵阵的枪声。

    顺着枪声传来的方向,果然看到了叶寸心林子里,自己放着鸽子,自己抬抢射击。

    “雷战……看你往哪躲。”

    “小样!”

    “躲啊,你怎么不躲!”

    “你要是躲得了,本小姐跟你姓。”

    赌气的叶寸心将鸽子当成了雷战,满地都是鸽子,足见其怨念有多么的深重。

    这个模样的叶寸心,老实说,还挺可爱的。

    “就不知道,这些鸽子里面,有没有几个也叫陈锋的。”

    陈锋不由莞尔一笑,大步走了过来。

    叶寸心见到陈锋出现,马上道:“陈锋,你来放鸽子,我要训练直线狙击,达到闭眼感应的境界。”

    这是狙击手的另一个层次。

    叶寸心一旦达到这个层次,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狙击手。

    陈锋眯着眼,笑了起来,道:“直线狙击吗?我早已不玩了。”

    叶寸心诧异地看着陈锋。

    这个家伙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狙击不是直线,难道还有曲线不成。4w34yuoxx91dm3vb7wgcacqesbd1mzysnpeqnfhfolgphrfubdn++upubf8rgz+j

    还真当子弹跟足球一样,还能踢出香蕉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