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79 突发任务,立刻行动
    “五千万?”

    陈锋看到了银行账户的金额,微微一怔。

    竟然也有五千万。

    真看不出来,这个啤酒女郎这么有钱。

    老实说,超出了陈锋的预料,在他的估计当中,这个啤酒女郎最多也是几百万身家。

    然而陈锋却不知道,山本一夫的行动几乎都是与啤酒女郎一起的。

    而且每次,山本一夫都喜欢一个人行动,完成雇佣人委托的任务。

    不过领到钱,他都会分一半给啤酒女郎。

    也正因为如此,啤酒女郎对于山本一夫越来越不满,感觉自己完全被对方当成了累赘。

    所以在听到山本一夫出事,她便一人出手,偷袭陈锋,她要干掉陈锋,来证明自己比山本一夫强。

    “多少钱?”安然也好奇,凑过来一看。

    这回陈锋也不藏着掖着,将手机递给了安然。

    好多零!

    这是安然第一印象,在慢慢算清楚了一连串的零之后,眼角都在抽搐。

    “这么多吗?”安然惊呆了,妙目都睁得滚圆。

    嘿嘿。

    陈锋收回了手机。

    抓了两个恐怖分子,赚了一个亿,这钱来得不要太容易了。

    安然看着陈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也清楚,这笔钱陈锋不上报也行。

    毕竟,他是靠自己本事弄来的,而且啤酒女郎跟山本一夫一个性质,都不是华夏人,也不属于职务犯罪。

    如果他们是职务犯罪,侵吞了华夏的财产,那这笔钱陈锋拿了,就属于犯法。

    此刻,安然也不得不承认,陈锋的运气未免好得太离谱了,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金条,硬是落在他的手里。

    这时,刚走出烈士陵园的谭晓琳,算是一次参观总结,强调道:“我们特种兵要学英烈们学习,要有坚定的立场,不怕牺牲的勇气,敢于同任何犯罪分子、敌对分子战斗,保卫我们的国家,绝不允许还有外敌的欺辱。”

    “华夏女兵,永不言败,誓死卫国!”女兵们齐声喝道,喊出了火凤凰的口号。

    安然也借这个机会,凑向陈锋正色道:“听清楚队长的话没有。我们都是特种兵,都是军人,身上有使命和担当。”

    “陈锋,千万不能在金钱的面前迷失了自己!”

    “姐,你觉得我家会差这点钱?少说十个亿有吧。

    陈锋认真道:“既然选择了当兵,选择了这条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心中自有一杆秤秤量。大的话,我不会说,但我可以保证一点,我首先得对得起我身上这套军装!”

    “姐信你。”听到了陈锋认真严肃的回话,安然欣慰点头。

    就在众人刚要打车,返回军区的时候。

    谭晓琳接到了军区的来电。

    而且还是范天雷的电话。

    谭晓琳忽然滋生出一股不好的念头。

    “难道陈锋从啤酒女郎身上套出来的信息是真的?”

    黛眉轻蹙,接过了电话。

    “参谋长,我是谭晓琳。”

    “火凤凰全体成员是不是在东海市?”电话那头传来范天雷低沉的嗓音。

    “是的,我们现在刚从烈士陵园出来,正想返回军区。”谭晓琳回道。

    “不用回来,出事了!东海市监狱今天要行刑一名重要的毒枭,结果遇到了狙击手伏击,行刑的军人当场牺牲。”

    “东海警局请求军区立即出动特种兵救援,情况万分紧急,你们马上行动。”

    “以最快速度赶去现场,我已经安排直升飞机出发,驾驶员是老狐狸,武器他会投掷给你们。”

    “是,参谋长!”

    “注意安全,这伙武装分子实力很强,特警都不是对手。”

    “明白!”

    挂断了电话,谭晓琳马上叫道:“所有人集合。”

    军区的突然来电,众女已经猜到肯定有紧急任务。

    只是她们现在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谭晓琳长话短说:“陈锋得到的信息是真的,东海监狱在行刑的时候,遇到了武装分子远程狙击,双方正在交火,我方已经出现了伤亡。”

    “现在马上赶去东海监狱。”谭晓琳下令道:“唐心怡,你去烈士陵园,征用他们一台车辆。”

    “是,队长!”

    唐心怡转身就进入烈士陵园。

    “没有想到,那名女犯人竟然如此老实,全盘托出。”沈兰妮很是惊讶,不由看向了陈锋。

    “陈锋,你是不是使用了美男计,如实招来。”唐笑笑打趣说道。

    “切,就他那样,谁看得上。”叶寸心下巴往上轻抬,道。

    沈兰妮她们还想好好询问陈锋审问的具体情况,一辆面包车从烈士陵园冲了出来。

    唐心怡一按喇叭,摇下车窗道:“女兵们,上车。”

    面包车是华夏农村最火热一款车型宝骏730,七座面包车,不过塞入火凤凰一行人11人,确实有些勉强。

    最后一排位置放倒,硬是坐了五个人。

    陈锋被众女挤在中间,左边是安然,右边是叶寸心,前面一左一右是唐笑笑和田果。

    按理来说,陈锋那是无比香艳,身周都是美女。

    可是香艳有时候也是一种另类的折磨。

    譬如现在,身体紧挨着众女,手臂甚至清楚感受了挤压处传来的惊人弹性。

    陈锋只好强压着内心的悸动,眼观鼻,鼻观心,如同坐定的老僧,老神在在。

    “我们现在距离东海监狱大概有30公里,不算远。”何璐估算了一下距离说道。

    “唐心怡,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加快速度。”谭晓琳吩咐道。

    “队长,那我们的装备呢?”沈兰妮问道。

    坐在副驾驶位上谭晓琳转过头道:“由你跟老狐狸联系,他正在驾驶直升飞机,将武器投掷给我们。”

    “收到。”沈兰妮回到。4w34yuoxx93u5j98gaf+pmwxydl9rgjqkj747nvt0/kkulanbjotihadooerpwj6

    随着沈兰妮马上联系老狐狸,开启了手机定位,将实时定位数据发送给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