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66安然的感动
    陈锋也不客气,将西瓜金佛摘下。

    刚好,敏登醒来。

    他想起来,陌生人进入了房间,一拳将自己砸晕。

    动了一下手脚,骇然发现自己被装入了麻袋之中。

    第一反应,自己被绑架了!

    敏登眼中流露出狠色,声严色厉喝道:“你是谁,知不知道我是谁,马上放开我,否则……”

    敏登还没用意识到是火凤凰的最新一次抓捕,在他看来,华夏军人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潜入他的根据地抓人。

    而且也不能有人能潜入他守卫森严的别墅。

    刚想到这里,恍然发现,自己不就是在别墅被人抓到了这里吗,整个人脸色惨白。

    敏登说的是泰语,在陈锋听来,就跟鸟语差不多,反正听不懂。

    “乖乖睡觉,聒噪什么!”

    陈锋一拳,砸入了麻袋当中。

    晃荡一下。

    敏登脑海嗡的一阵轰鸣,继而又晕过去见周公了。

    安然一边开车,一边也留意陈锋的举动。

    包括他摘下金佛。

    不过安然什么都没有说。

    陈锋也没有说金佛一事,而是直接跟安然道:“姐,你跑了大半个晚上也累了,我精神着呢,我来开车吧。”

    陈锋那是精神焕发,不像有假。

    安然确实也很累了,她是强打着精神开车,其实眼皮已经在打架。

    安然点了点头,停车换人。

    她闭上了双目,不过脑海想问起了金佛一事。

    “这家伙也贪财?”

    按理来说,陈锋家里这么有钱,没必要在乎这些小钱。

    不过也不能片面认为,有钱人都是视金钱如粪土,反而社会上,越是有钱的人,越见不得钱。

    通常有气节,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都是清贫之人。

    骨气这玩意,就像草,越是风吹雨打,越是能傲立霜雪。

    如果是普通人,贪财也没什么。

    但是他们是特种兵!

    执行任务,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不能贪图钱财。

    通常他们的敌人不是毒枭,就是恐怖分子,或者华夏的叛徒……等等。

    不管是哪一种身份,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积累了庞大的财富。

    一个人如果贪财,很容易因为金钱的诱惑而叛变。

    安然不希望陈锋是这样的人。

    这可是有前车之鉴。

    华夏曾经有一支地方武警系列的特种兵部队,长期跟毒枭打交道。

    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就私自放跑了一名毒枭,因为对方给了他三千万的买命钱。

    最后他放跑了这名毒枭,但是事后毒枭以此作为要挟,逼着在透露消息,以至于在一次清缴行动,包括他在内,全军覆没。

    想着想着,身体困乏的安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安然醒来,一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一点。

    顿时,自己都吓了自己一条跳。

    竟然一觉睡了六七个小时。

    她不由看向了开车的陈锋,不由心里有些心疼起陈锋。

    他可是跟自己跑了一夜,还扛着目标任务,现在更是连开了六七个小时的车。

    就算是铁打的人,都吃不消。

    安然知道陈锋是为自己好,道:“怎么不叫醒我。”

    “我见你睡得太香就没叫你。”陈锋淡笑到

    “换我来,你抓紧时间休息。”安然说道。

    “不用!”陈锋摆手拒绝道:“我没事,精神好得很。”

    经过了三次万物净化改造,这点强度的作业,陈锋基本上感觉不到身体有什么异常。

    就是长时间开车,有些犯困而已。

    “陈锋,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铁打的人!体力也太变态了吧。”安然又一次被陈锋可怕的体能给吓到。

    特种兵经过了锻炼之后,格斗、射击这些方面都会有长足的进步。

    体能虽说也会增长,但是却是最先达到瓶颈,仿佛到了身体的极限,很难再增长。

    以陈锋这等恐怖的体能,便是军中的兵王,在体能这一块,也胜不过他。

    陈锋笑了笑道:“姐,你继续睡吧。”

    安然吐了吐舌头,肚子发出了咕咕的抗议声,窘迫道:“肚子饿,睡不着。”

    “那我等下看看有没有路过什么店铺,停车卖点东西给你。”

    安然看了一下车外的环境,哪有什么商铺可言,公路两边都是山。

    “这段路估计是没有东西吃了。”安然喝了口水道。

    突然。

    陈锋如同变戏法一般,从怀中掏出小西瓜大小的金佛,递给了安然。

    “姐,饿了就勘勘这个,解解眼馋。我见你喜欢金佛,这个大金佛,送给你。”说着,陈锋一手将金佛送给安然。

    “给我的?”安然愣了一下。

    “你不是喜欢金佛吗,我可不爱好这些。”陈锋似乎不在意金佛贵重与否。

    砰砰。

    安然的心脏大力的跳动了几下。

    原来,这家伙一直心里在惦记着我!

    安然很是感动,眼眶都泛起了一层雾气。

    安然也不是惦记着金佛的价值几何,她在意的是陈锋的性格。

    她一开始以为陈锋在摘取了金佛之后,没有跟自己说,欲要占为己有。

    其实就是拿点敏登的东西,也不算违反纪律。

    只是贪墨这些东西,滋生贪财的**,总有一天会在这方面吃大亏。

    可是。

    没有想到,陈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这种感觉,安然不知道怎么说,就是觉得有股东西将胸膛塞得满满当当。4w34yuoxx92m+1mplj6xyseom3m6o32jx22fxnz6hw4suzuc8hcqtswur0

    “谢谢,陈锋。”安然略微哽咽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